27岁鼻炎患者术后坠亡 百度因医院竞价排名被诉

2017年04月05日07:12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百度因医院竞价排名被诉

  因为一名27岁的鼻炎患者术后坠亡,医院及为该医院提供竞价排名服务的百度公司,被患者家属起诉。

  患者张瑞的未婚夫杨虎(化名)受访时称,张瑞是通过百度搜索“乌鲁木齐鼻炎医院”等关键词寻找医疗信息的,并在检索结果中选择了排名第一的乌鲁木齐爱德华医院(以下简称“爱德华医院”)治疗。张瑞接受手术后出现情绪异常,心理障碍、伴精神病症状,最终坠亡。家属一方委托的司法鉴定意见显示,医疗行为过错与患方死亡后果存在间接因果关系。

  百度医疗竞价排名受争议已久,但百度公司因此被诉的公开案例极为少见。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获悉,张瑞家属共索赔67.4万元,今年3月,百度收到了法院寄出的诉状、应诉通知书、举证通知书及传票。张瑞父母的代理律师称,目前,百度已向法院提出管辖权异议。

  记者3月31日上午联系百度公关工作人员了解相关信息,截至发稿未获答复。

  就诊当天被实施手术

  2016年8月27日,张瑞第一次走进了爱德华医院。门诊病历显示,张瑞主诉“鼻塞,流涕数年”,医生的诊断是,张瑞患有过敏性鼻炎、鼻中隔偏曲、鼻窦炎、肥厚性鼻炎。

  医生当天对张瑞实施了手术。手术记录单记载,中午1点30分至2点50分,医生为张瑞进行了双侧筛前神经阻断术、鼻中隔矫正术、中下鼻甲消融术。当天,张瑞共向医院缴费4000多元。

  杨虎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张瑞以往一感冒就鼻塞、流涕不止,之前没怎么治疗,但婚期将近,她希望能在婚前治好,便上百度找到了爱德华医院。杨虎后来申请公证的结果显示,当在百度输入“乌鲁木齐鼻炎医院”之后,“乌鲁木齐爱德华医院”名列检索结果的第一条,该条右下角标有“广告”字样。

  “普通人总会觉得排名靠前的一定是很好的医院。”杨虎回忆,在该院手术后,张瑞鼻腔很疼,连续3天几乎无眠,后来睡眠有时没超两小时。杨虎称,9月3日,张瑞鼻腔流血不止,急忙送到医院,此后,她还出现恐惧、胡言乱语等症状,常梦见鼻子流血不止,“梦醒后浑身发抖,精神极差”。

  他们开始与医院交涉,一份其与医院工作人员对话的录音显示,张瑞多次称自己精神状态不好,无法正常工作,要求医院给自己买车买房,返还误打进医院账户的200万元,还称“我真的会自杀的”。

  工作人员则建议她放松心情、转移注意力,如果感觉收费不合理,可以与医院协商退回手术费。

  “她当时的精神状态已经有点不正常了。”杨虎告诉记者,张瑞并没给医院账户打过200万元,在开始与医院交涉之后,她始终觉得有人在“监视”她,还担心在医院工作的朋友因此受到牵连。

  手术后半个月,9月13日,杨虎带张瑞来到乌鲁木齐第四人民医院检查精神状况。结果显示,张瑞情绪控制能力弱,脑皮层呈抑制、疲劳状态,心理障碍、伴精神病症状。

  家属认为医院、百度共同造成患者死亡

  到乌鲁木齐第四人民医院的当天,张瑞给身在外地的父亲张阔(化名)打了个电话。张阔回忆,女儿在电话里称“中蛊了”,他劝女儿不要多想,让杨虎带她出去散心。

  第二天,杨虎带张瑞外出游玩,杨虎说,张瑞那天还对他说,“不要出去了,感觉有人在跟着”。

  意外在游玩归来的次日发生。2016年9月15日,杨虎到朋友家取病历,张瑞独自在家。待杨虎取完病历回家,发现“楼下围了一圈人”。警方现场勘验及法医检验结果显示,张瑞系高坠死亡。

  随后,张瑞父母向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人民法院起诉了爱德华医院、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索赔死亡赔偿金52.5万元、丧葬费3万元、医疗费4691元等,合计67.4万元。医院及百度公司今年3月已收到法院寄发的诉状、应诉通知书、举证通知书及传票。

  张瑞家属的代理律师、北京华泰(乌鲁木齐)律师事务所律师洪利说,百度目前已提出管辖权异议。

  张瑞的父母在诉状中认为,在病人就诊过程中,由于爱德华医院诊疗不规范等问题,错误地对张瑞进行手术治疗,造成其疼痛、失眠、抑郁、空鼻综合征等不适症状,并在术后出现不适症状后,未采取善后措施,最终造成张瑞坠楼身亡。

  他们还认为,女儿到该院治疗,系被该院在百度投放的有偿竞价排名(效果相当于广告)引导,因此,系百度与该院的过错行为共同造成了张瑞的死亡。

  此前,接受张瑞家属委托的北京华泰(乌鲁木齐)律师事务所,委托新疆祥云司法鉴定所对此次事件中的医疗过错、因果关系进行评定。

  该所2016年12月作出的法医临床学司法鉴定意见书称,医方诊断依据不足,并且,本例医方应按照鼻炎的分类和程度,采用阶梯式的治疗方式,在阶梯式治疗无效的情况下再采用选择性神经切断术。而爱德华医院未进行阶梯式治疗,即给予患者手术治疗且手术范围扩大,存在违反治疗原则规范的医疗行为过错。此外,医方还存在未尽危险注意义务的医疗行为过错等。

  洪利律师说,他曾咨询过耳鼻喉科专业人士,“对方认为,正常治疗方法应是先开点药,如果没特别痛苦、严重影响到呼吸,不应该手术切除鼻甲”。公开资料显示,鼻甲过分切除,可能造成部分患者烦躁、焦虑、抑郁等症状。

  前述意见书还称,虽然医方存在多项医疗行为过错,但不足以引起患方死亡的后果,只是在诊疗过程中、在医疗行为过错的刺激下,诱发其内源性疾病(精神障碍),造成死亡。因此,医疗行为过错与患方死亡后果存在间接因果关系(诱发因素),医方医疗行为过错参与度为25%。

  意见书尚非最终定案依据。根据司法解释,一方当事人自行委托有关部门作出的鉴定结论,另一方当事人有证据足以反驳并申请重新鉴定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患者死亡与百度之间的关系也还需进一步证明。

  截至发稿,百度方面未就此事回应或公开置评。3月22日,记者致电爱德华医院耳鼻喉科,该科工作人员表示,“医生们都太忙,哪有时间接受采访?主任说了,要是同意接受采访会联系你的”。截至发稿时,记者未获答复。(陈丽媛 卢义杰)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推荐阅读

独家:传媒界全国政协委员知多少
  2017年全国两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齐聚北京,共商国是。传媒界的政协委员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提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
【详细】独家:传媒界全国政协委员知多少   2017年全国两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齐聚北京,共商国是。传媒界的政协委员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提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 【详细】

新闻出版界的全国人大代表您都知道吗?
  新闻出版界的人大代表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议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按代表所在代表团排序)
【详细】新闻出版界的全国人大代表您都知道吗?   新闻出版界的人大代表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议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按代表所在代表团排序)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