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海璐:《白鹿原》这样的戏 一辈子可能就遇到一次

罗媛媛

2017年05月11日08:31  来源:华商报
 
原标题:秦海璐:《白鹿原》这样的戏一辈子可能就遇到一次

  昨晚,电视剧《白鹿原》在江苏卫视等播出平台恢复播出。原著中,有名有姓的女性角色只有四个,其中一个是仙草。电视剧《白鹿原》开拍时,张嘉译和导演刘进找到刚生完孩子三个月的秦海璐,请她出山,甚至为了给她留出瘦身的时间,把她的戏份都往后拖。而在秦海璐看来,《白鹿原》这种一辈子也遇不上几次的好作品,不容错过。

  我演仙草是托起张嘉译的

  华商报:你产后三个月就接演《白鹿原》了,为什么这么拼呢?

  秦海璐:我觉得像《白鹿原》这种戏,可能一辈子也就只能遇到这么一次。从我刚开始接触这个项目,就可以感觉到他们(制片方)是真的想干一件事,而不是想挣一笔钱。首先这个题材它值得,第二导演、艺术总监、制片人三个人一起来跟你见面谈,表示了他们的诚意,其实是没有可以推脱的理由,只要剧本不是那种拿着大IP胡拼一个大盘子的东西,是可以做的。编剧申捷剧本写了三年,看完剧本之后我也是非常喜欢,所以就接了。

  华商报:除了需要产后减重,演仙草有什么难的地方吗?

  秦海璐:这个人物本身对我而言没有任何难度,陈忠实先生写仙草是来救治白嘉轩的,对于人物关系配置上来讲,她是托白嘉轩的,从表演上来讲,我也是要托。至于张嘉译要演成什么样子,我要怎么托,我觉得这可能是个难度,我不能托不动他,还不能托错,而且还得把她承上启下的变化、心理过程以及整个人物状态的改变变得合理。我觉得其实这个是张嘉译执意找我的原因,他得找一个人能够应付得了他还能帮得了他。

  华商报:合作对手是张嘉译,你是不是心里比较有底?

  秦海璐:我说实话,如果张嘉译都觉得演白嘉轩这个人物需要人托的话,我心里其实有点没底,因为其实谁的实力到什么程度,我们互相都了解。如果他需要一个人来托的话,我觉得担子会有一点重,分寸比较难掌握。

  华商报:你和张嘉译第一次合作,有没有磨合的过程?评价一下张嘉译的表演。

  秦海璐:好像没有磨合的过程,不过我有点怕他,他比较严肃。我非常清楚地知道白嘉轩和仙草的关系,所以我一般不会给他太多的意见,我觉得他自己顺下来会更好,我会做一个填补。我之前看过他的戏,他很暖,这一次我看到他不一样的一面,有西北男人的直,还有一点狠,所以我更愿意远远地看着他的一种状态,就是女人会对男人有崇拜,甚至希望被征服的感觉。

  仙草对白嘉轩的爱是坚定的

  华商报:那你觉得仙草是一个怎样的角色?

  秦海璐:她是若隐若现但却举足轻重的。她不像白灵、田小娥,有明确的任务,她是一个贯穿始终的人物。白嘉轩人生的关键时刻,他的认知转折,仙草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我个人认为她是体现了中国传统女性优化的一面,是一个大家理想型的妻子的样子。

  华商报:仙草对白嘉轩的爱表达在什么地方?

  秦海璐:仙草对白嘉轩的爱是坚定的,是互相依偎和支撑的,就像那种中国传统的夫妻。开始我也在想,要不要演一些柔弱的部分,可是后来在拍摄的过程当中发现仙草并不柔弱,她有自己的评判标准,当丈夫做的一些事情逾越出大家的期望值和道德标准的时候,她会适当用简单的一句话点醒丈夫,或者是笑一笑,但是不会直接说你这个事情不能这么办,很含蓄。但她是非常有主心骨的这么一个人。

  华商报:剧中另外两个代表性的女性角色你是怎么理解的?

  秦海璐:田小娥代表传统女性生命力的寻找和绽放,然后被大家一点一点“凌迟”,到后来的绝望,一直到最后生命的泯灭,这是一个很完整的过程。我觉得她这个人物生命力陨落的过程是十分圆满的,是一个大家很向往的人,又是一个有悲剧色彩的人,大家可以在她身上看到喜和悲,两个极端的东西。白灵对新鲜事物的渴望和追求,以及她的勇敢,无论是对所谓的事业、爱情,更像是每个二十岁的女孩子想要拥有的那样子的勇气。我觉得三个女人都非常生动,各自有各自的优点,每个人都有自己去发挥的空间,不雷同又相对统一,因为大家都是原上的女人。

  我们尽力了,力求完美

  华商报:张嘉译说到剧要播出的时候就压力很大,编剧也觉得压力大,你的压力大吗?

  秦海璐:我个人觉得压力大在于最终的检验是通过观众来检验的,但是能做到一个作品拍出来后一百个人看一百个人都喜欢吗?不可能的。唯一让我能缓解这种压力的,是我清楚我们尽力了,力求完美,每一个环节都是按照专业的、职业的态度去做。至于到底有多少人喜欢?没办法衡量。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不同的产物,我们的观众却是跨时代的,老中青三代观众看一件艺术作品,是不能达成统一衡量标准的。《白鹿原》这样的文学作品,应该有电视剧这样的艺术形式去呈现。在现有的技术层面我们力求达到最好的综合呈现水平,我们去传达了一个民族传统的东西、中国化的东西,我觉得就够了。

  华商报:这是做母亲之后首次出演母亲的角色,你希望在这部戏上有怎样的突破呢?

  秦海璐:很难有自我突破,我就是希望精益求精,只要不放弃对于细节的坚持,就会让你的作品精进很多,包括每一个道具。其实我觉得作为演员突不突破没有什么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在同一个角色上有更深层次的造诣,其实这个更难。

  华商报:这部戏体验生活的时候你学会了擀面,第一集就有擀面的戏,回家之后还会擀面吃吗?

  秦海璐:会,但是我婆婆不让我擀面,因为我婆婆是西北人,擀面擀得更好。

(责编:赵光霞、宋心蕊)

推荐阅读

习近平“4·19”讲话一周年 发生这些改变
  2016年4月19日,习近平在京主持召开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一年过去了,让我们再次重温总书记4·19讲话,看看我国网信事业的新进展、新变化,感受国家的进步、百姓的收获。
【详细】习近平“4·19”讲话一周年 发生这些改变   2016年4月19日,习近平在京主持召开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一年过去了,让我们再次重温总书记4·19讲话,看看我国网信事业的新进展、新变化,感受国家的进步、百姓的收获。 【详细】

独家:传媒界全国政协委员知多少
  2017年全国两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齐聚北京,共商国是。传媒界的政协委员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提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
【详细】独家:传媒界全国政协委员知多少   2017年全国两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齐聚北京,共商国是。传媒界的政协委员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提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