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7万元拍出国产良心惊悚片 "横漂"导演马凯谈心得

袁云儿

2017年06月08日07:55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有想法就去拍,不要怕搞砸”

  马凯在片场忙碌。

  28岁的新导演马凯,曾经为圆演员梦差点拼上一条命,又在横店当过五年“横漂”,拍过四部短片,都没剪出来。最近的大事儿,则是花了7万元拍出一部惊悚片《中邪》,其中两万元还是给因戏受伤的男主角付医药费。

  该片采用伪纪录片的手法,以一对大学生想要拍摄一部关于山东临沂“还人”风俗的纪录片为引子展开,画面虽然简陋粗糙,但惊悚效果一流,颠覆了观众对国产恐怖片的印象。该片刚在戛纳电影节参加过展映,今年将登陆国内院线。从横店到戛纳,这个怀揣电影梦的男孩有什么秘诀?

  秘诀一

  五年疯狂看了三千部电影

  马凯在山东武校读书时,突然萌生要做演员的念头,他偷偷报了一所艺术中专,没想到拿录取通知书那天,出了车祸。“胳膊、锁骨全撞坏了,肋骨断了三根,能活下来就算捡回来一条命。”

  家人心急如焚地赶来,躺在病床上的马凯歪着脖子,半边身体都是扭曲的,却仍在描述自己的演员梦。一听说家人不同意,他一下子急了,立马拔掉针管,想坐起来出去,结果还没站起来,就晕过去了。“家里人吓坏了,从此也不敢说什么了。”提到这事儿,他的笑容里略带歉疚。

  然而,考了两年艺术院校都没考上,马凯只得去北京当群众演员,后来又跟着一个剧组去横店取景,开始了“横漂”之旅。在横店拍戏时,他看到好多电视剧拍得太烂了,觉得“这有啥难的,我也能拍出来。”有的电视剧一边写剧本一边拍,明天要拍哪段戏,剧本都还没影儿。“催着编剧写,一稿就过了,这么仓促怎么会有精品?”

  马凯从小对恐怖片情有独钟,要拍戏自然也是这一类型。然而,一开始拍的四部短片,他全都没剪出来,原因是“很不满意”,“跟想象的差太远”。“比如我想象的画面是一个人在街上走,有景深,有层次。但我一开始不知道,电影不是拍人眼看到的样子,而是要去刻意设计场景、角度,电影中的构图都是有层次的,比如前景是一个人,他左后方可能又有一个人,右后方是一棵树,有延续性。”看别人拍电影好像很简单,自己上手时,马凯就有点懵。

  没接受过专业训练的马凯从菜鸟晋升内行,靠的全是多看片。从2011年到2015年,他说自己至少看了3千部电影。他给自己定下规矩,一天至少两部文艺片。那段时间,他的生活很有规律,每天上午看两部文艺片,下午看电影剧本,晚上还会看两部商业类型片,有想法的时候,他还会写剧本。

  秘诀二

  无钱布景拍片靠朋友帮忙

  《中邪》最初的灵感来源于2013年马凯看到的一篇关于农村算命的报道,他觉得这个角度很有意思,想从中切入。当他看过美国恐怖片《鬼影实录》后,更是被其伪纪录片的拍摄手法所震惊,“原来电影还能这样拍”。

  然而,此前四部短片花光了马凯的全部积蓄。拍《中邪》时,他找到当年在武校时的“老大”孙德强,后者做过电焊工人,也想通过拍短片挣钱。马凯“忽悠”他说,《鬼影实录》成本1.5万美元,全球票房两亿美元,自己就想拍这样的。孙德强问要多少钱,马凯说5万元就够了,孙德强便爽快同意了。

  马凯想将农村风俗融入其中,孙德强就领着他去了老家山东临沂,那里的农村还有类似“还人”“帮人驱邪”等传统风俗。他们专门请了一位“神婆”教学,“神婆”拿着笤帚围着桌子跳,口中念念有词。马凯没见过这种原生态场景,“一下子懵掉了”,并将这些内容原汁原味地写进了剧本里。看过该片的观众评价,这些民俗几乎从未在此前的电影中出现,也成为《中邪》里独一无二的乡土特色。

  2015年11月,《中邪》开机,6个主演,加上场记、摄影、跟机员,还有马凯和孙德强,这11个人,构成影片的全部阵容。他们都是义务过来帮忙的朋友、朋友的朋友。拍摄设备则全靠一台横店租来的摄影机,租金600元一天,共拍了18天。

  片中主要场景发生在农村一个废弃的度假村里,马凯和孙德强根本没钱去布景或者租景,便带着全剧组来到少年时代曾经就读的武校,这里现在早已关张,变成一家养鸡场。孙德强问住房多少钱一天,老板答150元一晚。“当时我就崩溃了!”孙德强说,不是因为太便宜,而是因为太贵。后来才知道,是所有房间加起来150元,他们才放心住下。5万元成本,除去器材、交通、食宿花费,连买个几十块钱的道具纸人都觉得心疼。

  秘诀三

  带演员去坟地体验恐怖感

  条件这么艰苦,马凯居然还有专门的试戏环节。他以前拍短片时,凭印象定了一位主演,结果现场演不出来了,这给了他很深的教训。从此他觉得,不管印象中演员演技如何,都得试戏,还得试剧本中最难的一场戏,如果这场戏能过,那就没问题。

  片中角色大庆有一场哭戏,难度较大。那位演员一开始不知道怎么演,一连练了三四天哭戏,还是找不到方向。马凯便让他去网上搜亲人受伤或离世的视频,看看人家是怎么哭的。演员找了很多视频去模仿,终于演出了真实感。“最后他边哭边用手拍了好几下地,非常有感染力。”那是他们排练的第七天,那位演员说,如果再不行,就真不知道怎么拍了。

  为了让演员演出如临其境的恐怖感,马凯还领着演员去坟地感受恐惧。“晚上将近12点,我先进去。站在中间,血液直往脑袋上冲,周围什么声音都听得特别真切。如果当时突然有个什么东西过来,我肯定毫不犹豫地吓晕过去。”

  《中邪》拍完后,获得去年FIRST青年影展“最佳艺术探索奖”,马凯也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下一部新片,他将和腾讯影业合作,还是拍恐怖片。对于如何能拍出自己的电影,他建议,一定要多看片,尤其是艺术片,还有剧本和书。“再就是有了想法就去拍,不要怕搞砸。”

(责编:赵光霞、宋心蕊)

推荐阅读

习近平“4·19”讲话一周年 发生这些改变
  2016年4月19日,习近平在京主持召开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一年过去了,让我们再次重温总书记4·19讲话,看看我国网信事业的新进展、新变化,感受国家的进步、百姓的收获。
【详细】习近平“4·19”讲话一周年 发生这些改变   2016年4月19日,习近平在京主持召开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一年过去了,让我们再次重温总书记4·19讲话,看看我国网信事业的新进展、新变化,感受国家的进步、百姓的收获。 【详细】

独家:传媒界全国政协委员知多少
  2017年全国两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齐聚北京,共商国是。传媒界的政协委员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提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
【详细】独家:传媒界全国政协委员知多少   2017年全国两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齐聚北京,共商国是。传媒界的政协委员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提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