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食堂》遭吐槽 中国式改编为何"买了电器忘带电源"

杨文杰

2017年06月14日07:47  来源:北京青年报
 
原标题:中国式改编为何“买了电器忘带电源”

  改编自日本著名漫画的中国电视剧《深夜食堂》前晚在北京卫视开播两集。阵容号称请来了半个娱乐圈、导演之一又是曾执导《流星花园》、《白色巨塔》的蔡岳勋——按说在日剧改编引进上很有经验。因此,该剧原本被寄予厚望,至少也应是“水准在线”,没想到昨天观众反馈却令人大跌眼镜:在整体视觉效果明显优于同期作品的前提下,豆瓣评分却只有2.4,甚至有不少直接给了1分,各路评论几乎是一边倒的批评、吐槽。中国版《深夜食堂》成了“尴尬食堂”,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从观众的不满中基本可以总结出中国版《深夜食堂》至少犯了水土不服、植入太多、演员偏差等N宗罪。这其中既有剧组自身的问题,也有引进外来IP一直没能解决的顽疾。

  吐槽一:编剧根本没动脑子?

  剧情:明明是翻拍,为何服装美食都照搬日本?

  在众多不满中,首当其冲的是明明翻拍的是“中国版”,却依旧沿用日版的人物造型、生硬的居酒屋复制。连台词都“料理料理”的,“哪个中国小餐馆的老板把做饭叫料理”,“满屏日本的服装、日本的特色美食,难道中国没有服装没有美食吗?”

  这一点,的确让人很难理解,但截至发稿,剧组并没有出面回应。此前在看片会时就有很多媒体提出黄磊沿用日版造型不合常理的问题,当时导演蔡岳勋的回答是:“其实黄磊身上的厨师服是中国汉唐时期的古装,只是因为日本保留了很多那样的衣服,所以大家一直把它归类为和风。”

  深夜食堂是一位大叔经营的料理店,营业时间是深夜12点到第二天早上7点,所以被称为“深夜食堂”。原版是日本经典电视剧《深夜食堂》,翻拍无可避免会出现情节高度相似的情况,但中日文化毕竟不同,入乡随俗的改编是必备功课,然而观众看了两集却忍不住吐槽“编剧根本没动脑子”。

  日版里,深夜食堂菜牌上只有猪肉套餐和酒,到了中国,改成了大锅菜和酒,排版基本没变。

  日版里,大叔在自己的日本料理店给客人煮东西,所以无论是酱料还是餐具,都是浓浓的日本风。中国版,餐厅布置得跟日本料理店一样,黄磊却给中国顾客做虾仁炒蛋、泡面。“那么问题来了,顾客为什么要到日本料理店里吃中国菜?”

  日版里有一个戴墨镜的客人,常常带一个跟班来吃东西。这个,中国版也有——日本墨镜大叔点的菜是红色的香肠,中国墨镜大哥也要点红香肠,日本老板问墨镜大叔需不需要把红香肠切成章鱼的样子,中国老板黄磊也问客人同样的问题。网友无奈地指出:“请问中国人吃香肠是喜欢插着一根来吃,还是喜欢切成章鱼的样子来吃?”

  吐槽二:在精准广告植入上确实绞尽脑汁了

  剧情:女演员说想吃老坛酸菜面

  在日版里,女演员每次到店里只会点茶泡饭,在日本文化里情有可原,“可是中国人深夜吃东西会吃什么呢?不去大排档炒个菜,也会到路边烤个串吧?为什么要深夜跑到外面吃泡面?”当女演员说出想吃老坛酸菜面时,观众们吐槽成灾自然不可避免了:“编剧不是没动脑子,在精准广告植入上确实绞尽脑汁了。”

  吐槽三:黄磊仿佛和气生财的小商人

  剧情:有原版小林薰脸上的刀疤却没有其清冷的气质

  《深夜食堂》演员号称请了半个娱乐圈,不乏演技派撑腰,走人文路线。在之前的媒体看片会上,播放的赵又廷和拳击手两个故事剪辑版,呈现也非常完整紧凑,很有电影质感。然而整剧的开局却非常不利,吴昕的演技让人出戏,三姐妹故事过于拖沓,连戏缘和人缘都极好的黄磊也没能挽回局面。黄磊近年参加综艺和参与制作都市剧都顺风顺水,但群赞和群嘲往往发生在一念之间,从《麻烦家族》到《深夜食堂》,两部日本IP就轻轻松松将这位“人生赢家”送入票房毒药和风评危机的“黑名单”。

  按照蔡岳勋最初的设想,想拍出有别于原著、日版和韩版的《深夜食堂》,先决条件就是在老板这一角色上做出一定的改动,“我们想做出一个跟日本那个瘦瘦、硬硬、冷冷的老板不一样的老板形象。”然而黄磊的出场,除了造型上的不适感先入为主外,他的表演方式也不被接受。既有原版小林薰脸上的刀疤,又模糊了身上清冷的气质转而走所谓“拯救者”的温暖路线,居高临下地“端着”,让很多观众接受困难,“和日版小林薰有故事的中年男人形象相比,站在招牌下的黄小厨仿佛和气生财的小商人”。

  事实上,中国版《深夜食堂》的制作从技术上可以达到优秀剧目的水准,但观众不但不买账反而对此视而不见,究竟哪里出了问题?这绝对不仅仅是《深夜食堂》一部剧无解的死结。

  著名影评人卓别灵昨天针对这个剧的差评如潮在朋友圈发表评论说:“美剧、日剧、韩剧中,日剧是最没希望翻拍成功的,因为日本人在这个星球上有着独一份的价值体系,低欲望,对矛盾冲突没兴趣,淡淡的解决一切;美剧难翻拍除了文化差异还有价值观和尺度,把《欲望都市》的性去掉,就成了《好想谈恋爱》的不痛不痒;韩国人有着和我们一样的喜欢掐架,喜欢狗血的审美体系,按说应该好翻拍,但也没太多成功案例。为什么?想起史航说过,他们只顾着带回国外先进的电器,却忘了带回来电源。”

(责编:赵光霞、宋心蕊)

推荐阅读

习近平“4·19”讲话一周年 发生这些改变
  2016年4月19日,习近平在京主持召开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一年过去了,让我们再次重温总书记4·19讲话,看看我国网信事业的新进展、新变化,感受国家的进步、百姓的收获。
【详细】习近平“4·19”讲话一周年 发生这些改变   2016年4月19日,习近平在京主持召开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一年过去了,让我们再次重温总书记4·19讲话,看看我国网信事业的新进展、新变化,感受国家的进步、百姓的收获。 【详细】

独家:传媒界全国政协委员知多少
  2017年全国两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齐聚北京,共商国是。传媒界的政协委员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提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
【详细】独家:传媒界全国政协委员知多少   2017年全国两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齐聚北京,共商国是。传媒界的政协委员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提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