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惹怒原著粉 改编丧失"亦舒风骨"?

2017年07月17日07:30  来源:信息时报
 
原标题:改编后的《我的前半生》,为什么让原著粉“炸了”?

近期最热门的电视剧,非《我的前半生》莫属。从数据上看,近期收视率徘徊于1.5左右,豆瓣评分目前7.2分,尽管不能算是国产剧中的佼佼者,也不能说它差。但《我的前半生》的反响口碑,却分为了两个战队。非原著书迷的普通观众认为尚可,是近期值得一追的国产剧;但原著粉以及亦舒粉看到改编成品却要炸了,这哪里是师太的《我的前半生》,改编后的电视剧只不过是挂着同个名字,讲着别的故事。所以,改编前后的《前半生》,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能忍

子君变“作”,衣品教养全没了

亦舒小说《我的前半生》讲述的是生活安逸无忧的全职太太,在三十几岁的年纪突然面临丈夫劈腿、离婚等变故,养尊处优的她因而被迫重回职场奋斗的故事。改编后的同名电视剧,依旧是小说里“离婚女性重新奋起“的故事框架,不过许多细节都变了。

先说说女主角罗子君,虽然小说、电视剧中她的日常都是逛街买衣,同是出手阔绰,但衣品却是截然不同画风。小说中的罗子君,是被姜太太怂恿买些时髦款,仍坚持“我是古老人,不喜欢款式”,认定有款式的衣服不大方,最终挑了两条开司米呢长裤的人。而电视剧里的罗子君(马伊琍饰),着装却像是打翻了调色盘,经常各种红绿紫黄粉等颜色混搭上身,怒刷存在感之余还有点刺眼,着装花费可能不菲,但却不够大气。直至播出10集之后,也即是离婚了,大家才觉得罗子君的衣品慢慢回来了。

外在被原著粉认为不搭,剧版罗子君的一系列所作所为也备受争议。书里时时刻刻保持着姿态好看的她,在电视剧中几乎全面崩塌。罗子君虽然一直是没有工作、没有收入的全职太太,但从书里的描述来看,她并不只负责美貌如花,“家里大大小小的事从不要涓生担心,他只需拿家用回来,要什么有什么。买房子装修他从来没操过心,都由我来奔波,到外地旅行,飞机票、行李一应由我负责,孩子找名校,他父母生日摆寿宴,也都由我策划”;和丈夫一同外出应酬,也从不失礼于他,“打扮得宜,操流利英语”。而看看电视剧呢?罗子君将“角膜”和“脚膜”混为一谈,差点给丈夫指导小孩做功课添乱,持家算不上;而且还终日不安,担心丈夫有外遇,所以对丈夫年轻貌美的同事都充满恶意。最经典的一幕如今已成为网络热议,罗子君跑到丈夫公司大闹,当面扯下她误以为是丈夫外遇的小姑娘身上的项链,过后不仅没有悔意,还说道,“有一天你到了我的年纪,相比你的婚姻和你的家庭,教养是完全不值得一提的东西。”罗子君不仅品位没了,连教养都没了,成为亦舒粉、原著粉心里最大的刺。

剧版还给罗子君安置了一个堪比《欢乐颂》中樊胜美的原生家庭,母亲拿她当“长期饭票”,妹妹一家不断向她索取。所以,这样的罗子君,要怎么“可爱”起来呢?

不想看

子君和闺蜜唐晶陷入三角纠葛

对比小说,改编后的电视剧在人物上做了加减法。比如,原著中罗子君育有一儿一女,但电视剧中仅有一个儿子“平儿”,从而造成离婚后男女方争抚养权的场面。小说中可以说没有绝对男主角,离婚后,罗子君也遇到形形色色的男人,从陈总达,张允信,可林钟斯,到最后的翟有道……但电视剧设定,让她在闺蜜唐晶(袁泉饰)及其男友贺涵(靳东饰)的帮助下重新振作。除了目前疯狂追求她的公司同事、老实男人老金,她接触更多的男人是贺涵。从剧情走向来看,罗子君、唐晶、贺涵有可能将迎来一段三角纠葛。

要知道,原著里,罗子君和唐晶的闺蜜情虽然胜过子君子群的姐妹情,但除了帮助子君调整离婚后的心态,重新站起来,对于各自的感情并没有太过越界。尽管罗子君一早知道唐晶有男友,但这位男友却一直很神秘。而电视剧中,简直要给新增人物贺涵颁个“最佳男友”奖。工作缠身,还频频被分配去处理罗子君的家务事,帮忙照顾她的孩子。难怪有网友调侃,“最好的闺蜜,就是把自己的男友送到你身边,24小时随传随到。”

人物加减,如果是在故事逻辑合理的情况下,相信大部分原著粉还是可以接受的。但是目前贺涵的加入,却有可能让该剧面临三观的崩坏:一个全职太太的前半生都是为了另一半在活,离婚后终寻得独立,又陷入爱上闺蜜男友的困局?“世界这么大,难道就只有闺蜜男友?”“前半生结束了,围绕着男人的后半生又开始了?”

《我的前半生》不是亦舒小说改编成影视剧的第一部,也不是改编作品中第一部有差评的。在此之前,由亦舒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玫瑰的故事》《流金岁月》,口碑也参差不齐。亦舒小说影视化,几乎是公认的不容易,甚至是不讨好。尽管如此,还是有幕后团队前仆后继地向她的作品伸出改编之手。

篇幅不长的《我的前半生》最终被改编成42集的电视剧,但从策划到播出,前后却历经6年,到底难在哪?日前,信息时报记者分别对话该剧制片人黄澜、编剧秦雯,了解这部《我的前半生》的前(改)半(编)生(史)……让原著粉炸了的改编,她们是这么看的。

第1难

花了两年,找不到愿意接手的编剧

《我的前半生》之前,黄澜曾担任过《大丈夫》《辣妈正传》《虎妈猫爸》等电视剧的制片人。从目前来,《前半生》应该是她最“花”时间的一部。她透露,自己2011年开始着手策划这部剧的改编。以前只是知道亦舒的黄澜,出于工作需求开始去了解她的作品,亦舒作品给黄澜留下的印象是,“每一部都不好改”,但她还是被《前半生》这个故事深深吸引,“我觉得主线非常吸引我,特别励志,离婚之后寻找自我的这个点也特别好,总体来说,有比较适合电视剧化的主线故事。小说里面还有很多有趣的人物。”但没想到,一开始找编剧改编这关就遭遇不少阻碍,中间更经历过签约之后再解约的,“有人会说这个故事挺简单的,我们也不知道能写出什么来。有些人就觉得,对离婚后再战江湖的故事不感兴趣,也很正常。”直到2013年,当时写完《辣妈正传》的编剧秦雯表示愿意接下这个重任。

关于电视剧的主题设定,黄澜、秦雯等幕后主创进行了一段长时间的摸索,从小说到电视剧,如何“做一些新的修订”。黄澜说,“亦舒讲到的是关于女人如何重新寻找自我,我们提出来的《我的前半生》的想法,就是我们回顾自己的过去,然后展望未来,不念过去、也不畏将来。这个主题跟亦舒的书还是有一点不一样。我们宣扬不止是女性,男性女性都想要学会情感独立,找到人生方向,而不是依靠某一个具象的东西,金钱、事业或者婚姻。”被问及原著作者亦舒对于电视剧改编有无指导要求,黄澜表示,“她也都是交给了出版公司,出版公司授权给我们,并没有沟通。”

第2难

打磨三年将故事、人物本土化,

选咨询圈有“私心”

定下编剧后,电视剧《我的前半生》进入三年的剧本打磨期。亦舒的小说是1982年出版,距今已30多年。由于原著背景设置在香港,电视剧也要做出相应改动。所以改编首先要做的就是将人物、故事进行革新、本土化。黄澜表示,“小说描述的更多的可能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香港人的生活状态,跟2010年后的内地还是有不一样的。所以我们把一个养尊处优的太太,写得并没有那么清淡超然,而是一个比较接地气、有个性有焦虑的全职太太。唐晶也没有像原来小说写得那么强大,她也有内心脆弱的地方。凌玲的角色在原著小说里是一个三流明星,我们把她改成公司的同事,就是想去创造一些社会比较普遍见到的人物。”

小说中几个主角在事业上几乎毫无交集,但在电视剧里却被放到同一个圈子,黄澜解释道,“让他们在一个行业中会比较热闹。贺涵成为陈俊生的上司,到后来子君成为陈俊生的下属。这样把人物关系和职业关系做交叉,会更热闹,也是戏剧本身需要出发。”至于把主角的职业划到咨询圈里,黄澜也透露,“我大学毕业时曾经梦想去咨询管理公司工作,虽然未得偿所愿,但对其业务有一定了解,因此提议把职场背景放在咨询公司。”秦雯也表示,“我身边有一些咨询圈的朋友,我了解他们的一些生活。”为此,黄澜和秦雯也去做了很多职业采访,去市场调研公司、咨询公司,找各个级别的工作人员面谈,画公司组织结构图,了解他们的薪酬水平和生活方式,还收集了各种案例的PPT。

第3难

按原著人设写不出42集,上《非诚勿扰》获启发

《我的前半生》自开播后就有不少质疑的声音,其中最汹涌的,就是质疑改编之后的电视剧失去了“亦舒的风骨”。亦舒笔下的女主角向来讲究“姿态好看”,但电视剧中,马伊琍饰演的罗子君,却是一个异常作的“小公主”,势利嘴脸、严防小三等行为看起来与“姿态好看”千差万别。

电视剧改编是否毁掉了原著精神,这是《前半生》最大的一个话题。黄澜认为,文学作品和电视剧的艺术表现形式不一样,所以“我们不可能还在原来的人物关系和定位上做改编,如果按小说容量和人物性格来改写的话,写不了那么长。既不能够符合国情,也没办法做到像我们现在剧中的那么多人物,更没办法更丰满地去展现社会现在不同阶层的婚姻观和人生观。”

黄澜至今也还是认为,“我们保持了原著的精髓——对独立女性的赞扬”,“我觉得亦舒算是香港早年比较提倡女性独立的作家。而且她当年提出来这样的想法非常先进,也启发了很多人。现在我们再回顾,有了更多的想法,也不只在于女性独立,觉得这是一个全性别、全年龄段都要寻找的独立。电视剧后面,(会有)贺涵对于职业的选择,陈俊生的反思,白光的振作。我觉得我们的剧比原小说有更宽泛表现的社会人群,所以主题上面也会更广更深刻一些。”

值得一提的是,黄澜此前一度接棒黄菡在《非诚勿扰》中担任情感导师一职,节目中的一些观察,让她觉得《我的前半生》这个话题探讨很重要,“去《非诚勿扰》时,这个剧本已经基本上快完成。《非诚勿扰》给了我和很多年轻未婚男女沟通的机会,看到社会上大家的一些想法,更加坚定了我对《前半生》的判断。《非诚勿扰》上有一些女孩,依然沉浸在‘嫁一个好男人,是我人生全部的幻想’当中,但也有部分女孩明白‘我首先要找到我自己,才能找到和自己更匹配的男人’。这部剧探讨的话题,在《非诚勿扰》中也是一个讨论的焦点。”

第4难

结尾走向创作时就有分歧,编剧改六稿

除了“姿态好看”的女主变得做作,日前该剧的一辑预告片花,更是让网友炸开了锅。预告片中,罗子君对着贺涵说“我爱你,可是我们不能在一起”,难道离婚后重新振作的罗子君,竟然和闺蜜男友走到一起?不少三观正的观众纷纷表示不能忍,要弃剧了。

对于主角的感情走向,黄澜和秦雯受访时均给出模棱两可的回应。黄澜透露,关于结尾,主创最后讨论时也是各有意见,统一不了方案,“我看网友都很着急,我觉得看剧先享受过程,再去慢慢迎来结局。现在才放了一半,而且结局,我们大家都觉得不是特别特别明确的结局。我们先不着急着道德评判好不好,也不希望观众先入为主,因为结局(而把情绪)带到观剧过程中。”秦雯的说法则是,“我不知道哪里有看到抢了闺蜜男朋友(的情节),大家可以往后面看,慢慢就知道结果了”,“贺涵是一个,我估计90%上的女生都会喜欢上的男性角色。如果他还帮助你的话,我觉得情感的触发是不可以控制的,但是情感发生之后你的处理方式,这个是你可以控制的,所以我们从来没有说过有闺蜜抢男朋友的细节。”关于结局,秦雯透露她改了6稿6个结尾,“因为对于结尾,我们都探索过各种不同的可能性。每个结尾都很长,会涉及到前面的戏。”

三大争议问答

·从无到有,为什么要新加入贺涵(靳东饰)、老卓(陈道明饰)这两个角色?

秦雯:增加贺涵的角色,是因为原小说确实没有一个贯穿的男主角,这对于电视剧来说,是比较难做的,所以我们需要有一个贯穿的男主角。有日料店老板(老卓)的设计,是因为主角他们需要有一个聚会的场所,我们需要有这样一个人。贺涵的位置已经很高了,很难有一个给他去开天窗,跟他疏通的人,就只有陈(道明)老师了。

·从养尊处优变成作天作地,改编后的《前半生》对全职太太充满恶意?

秦雯:我觉得罗子君只是全职太太当中的一个。我身边有全职太太,而且有不同样类型的全职太太。任何一个角色,或者任何一个人,都不能代言整个群体。何况中国这么大,有各种城市,我们只是选取了一个认为比较适合讲故事的人物典型,然后把她的故事讲给大家听,我并不是很有野心地说希望教育大家什么东西。我们希望做一个冷静的、带有同情心的叙述者,可以让大家在看这个故事的过程当中,有各自的体悟,因为任何人都不能代替别人来感受什么东西。

·从全职太太到入职咨询圈,罗子君的职业成长、逆袭之路真的靠谱吗?

黄澜:虽然现实生活中要完成这样质的跳跃是挺困难的,但我觉得就戏剧来看,还是相对自然的。毕竟子君之前受过良好的教育,之后也有这种奋发的精神。另外在职业发展中,也得到唐晶和贺涵的很多教导。其实我们给她的职业规划,也没有特别的困难。有社会经验,有一定的教育背景,还是能完成、胜任的,并没有特别梦幻。(记者 蔡慕嘉)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推荐阅读

习近平“4·19”讲话一周年 发生这些改变
  2016年4月19日,习近平在京主持召开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一年过去了,让我们再次重温总书记4·19讲话,看看我国网信事业的新进展、新变化,感受国家的进步、百姓的收获。
【详细】习近平“4·19”讲话一周年 发生这些改变   2016年4月19日,习近平在京主持召开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一年过去了,让我们再次重温总书记4·19讲话,看看我国网信事业的新进展、新变化,感受国家的进步、百姓的收获。 【详细】

独家:传媒界全国政协委员知多少
  2017年全国两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齐聚北京,共商国是。传媒界的政协委员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提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
【详细】独家:传媒界全国政协委员知多少   2017年全国两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齐聚北京,共商国是。传媒界的政协委员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提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