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卡勒斯"遭遇版权尴尬 出版国外图书得按规矩来

2017年07月20日07:10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出版国外图书还得按规矩来

   还未上市的正版图书。

  上海九久读书人文化实业有限公司(即99读书人)前天通过《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发布了一则启事,称其目前拥有美国作家卡森·麦卡勒斯六本图书的独家版权,近来却发现个别出版机构仍在出版和发行麦卡勒斯的作品,要求这些侵权作品自7月18日起,7日内下架。“这也是国外版权代理机构要求我们做的。”该公司相关负责人说。

  2011年,马尔克斯《百年孤独》独家授权中文版面世,但侵权《百年孤独》依然卖得欢,“新经典文化”不得不动用法律手段维权。

  相似事件又惊人地上演,只是主角换了一个人。

  执念

  坚持购买临近公版期的版权

  去年7月,99读书人与人民文学出版社携手签下美国著名作家卡森·麦卡勒斯六本图书——《心是孤独的猎手》《伤心咖啡馆之歌》《婚礼的成员》《金色眼睛的映像》《没有指针的钟》《抵押出去的心》的独家版权,按照版权合同约定,相应中文简体字版将于今年8月正式面世。

  可是,麦卡勒斯的书在中国市场上已“先期上市”。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今年7月刚刚出版了《心是孤独的猎手》《伤心咖啡馆之歌》《婚礼的成员》《金色眼睛的映像》,这四种卡森·麦卡勒斯作品简体中文版在当当、亚马逊、京东、博库、四川文轩、淘宝等网络销售平台大规模销售,各省市实体书店也均有侵权图书在架;而上海三联书店于2014年和2015年出版的麦卡勒斯作品也仍在各大网店和实体书店销售。“得知情况后,我们已给出版社和相关销售平台发函,要求其立即停止出版、发行上述四种卡森·麦卡勒斯作品的中文简体字版图书,并要求各大网店及实体书店下架侵权图书。”99读书人董事长黄育海说。

  从商业利益角度看,99读书人购买麦卡勒斯作品版权似乎并不划算。今年12月31日起,麦卡勒斯因逝世50周年,其作品将进入公版领域,也就是说出版社将无需支付版权转让费和版税,就可出版她的作品。但黄育海说,公司还是坚持购买了版权,“从钱锺书到苏童,从21次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作家格雷厄姆到心理学宗师荣格,无一不为麦卡勒斯笔下的‘孤独’所深深着迷。她是海明威、福克纳之后,欧美文坛的耀眼之星。”他说,此举完全出于对作家的尊重,“如果憋着等到版权公开期,岂不是太过于算计和商业化?”

  在黄育海看来,如此做法,也是出于对国外出版社和版权代理机构的尊重,“尽管离版权公开很近了,但国外出版社主动找到我们,我们不想驳了他们的心意,于是进行了接洽、签约。”他同时表示,99读书人也有自己的双赢目的,这会使公司获得好的信誉,毕竟公司要和国内其他出版社竞争版权远未到期的作品,以及新作家的作品。

  99读书人主要以引进国外版权为主,每年出版国外图书五六百个品种。“声誉和信誉是我们的生命线。”黄育海说。

  尴尬

  新老侵权图书仍在网上销售

  收到函件后,侵权出版社均表示将尽快处理,各网络销售平台和书店也陆续安排下架图书。但截至昨天,对各大网上销售平台搜索后发现,不少网上书店仍在销售麦卡勒斯侵权作品。

  麦卡勒斯对于中国文青来说一点儿都不陌生,早在1979年,她的作品就通过《外国文艺》面世。而麦卡勒斯作品中文版最早于2005年由上海三联书店出版。2007年,上海三联书店曾出版《伤心咖啡馆之歌——麦卡勒斯中短篇小说集》。著名翻译家李文俊正是这部书的译者,2006年他花了三个月时间进行翻译。“这部书当年为独家授权,是正版图书。”他告诉本报记者。

  上海三联书店总编辑黄韬在接受采访时说,上海三联书店曾拥有《心是孤独的猎手》等四部图书的中文版独家版权,但2015年底版权到期后未再续期,也没有印刷新书。目前,一些网上书店在售图书已下架,但也的确还有网上书店仍在销售。黄韬对此解释,按照惯例,图书版权到期后,库存图书可销售半年。“现在销售渠道较多且复杂,如果让我们一一收回图书,确实难度很大。”

  而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目前所售图书并未拿到授权,其相关负责人说,只因麦卡勒斯作品今年年底即将进入公版期,所以提早推出。

  “惯例”

  “麦卡勒斯”的遭遇并非个案

  看到眼前这一幕,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总干事张洪波有似曾相识的感觉,“这种现象并非个例,甚至说比较普遍。”

  据他回忆,马尔克斯长篇小说《百年孤独》由“新经典文化”花巨资引进独家版权,但2011年出版后,市场上依然有侵权《百年孤独》在售,而这些图书都未获马尔克斯遗产管理委员会授权。“新经典文化”于是起诉了侵权的出版社及网上书店,侵权情况才得以遏制。

  前些年《赫鲁晓夫下台内幕》《导弹与危机》两本书在版权到期后,中文版出版方曾信誓旦旦地说将销毁两千多本库存书。但张洪波后来发现,出版方把两千多本库存书转卖给了别家出版社。库存书全部换了封面,又在书店公开销售,中文版出版方后来被俄罗斯版权方举报到了中国有关部门。

  张洪波总结道,目前引进图书版权侵权情况大致分为两类:一是,国内出版机构根本没有经过国外权利人的授权,就在翻译、出版尚在版权保护期内的图书;二是,有些出版机构通过合法渠道买下版权,专有出版权到期后,仍以库存图书名义继续销售,而且不排除个别出版社偷偷加印。据张洪波观察,“有的出版社往往辩称他们卖的是旧书,并认为按照国际惯例还能发行几年。”但张洪波说,这是完全错误的,根本不存在这种惯例,“合同到期后,库存图书应该销售多长时间,是否需要跟外方结算版税,都要在合同里约定清楚。”但据他了解,不少出版社的合同并未写上相关约定。

  面对种种侵权行为,黄育海呼吁,“保护知识产权,规范中国出版,不仅仅是要打击盗版,各正规出版机构也应该严格自律,自觉遵守相关法律法规,遵守国际出版规则。”他认为,中国对于版权的价值认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记者 路艳霞)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推荐阅读

习近平“4·19”讲话一周年 发生这些改变
  2016年4月19日,习近平在京主持召开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一年过去了,让我们再次重温总书记4·19讲话,看看我国网信事业的新进展、新变化,感受国家的进步、百姓的收获。
【详细】习近平“4·19”讲话一周年 发生这些改变   2016年4月19日,习近平在京主持召开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一年过去了,让我们再次重温总书记4·19讲话,看看我国网信事业的新进展、新变化,感受国家的进步、百姓的收获。 【详细】

独家:传媒界全国政协委员知多少
  2017年全国两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齐聚北京,共商国是。传媒界的政协委员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提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
【详细】独家:传媒界全国政协委员知多少   2017年全国两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齐聚北京,共商国是。传媒界的政协委员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提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