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往釜山的最后一点人情味

——论叙事空间在《釜山行》中的作用

任苑文 苗新萍

2017年09月01日15:57  来源:视听
 

摘要:韩国灾难电影《釜山行》从2016年6月上映伊始就受到媒体界以及学界的广泛关注。作为一部小成本制作的僵尸片,电影一改传统僵尸片的风格。影片中的恐怖元素相对于传统僵尸片有所减少,而对于社会现实的批判与对人性光辉的宣扬成为了这部影片最为出彩的地方。在影片中,导演对于电影叙事空间的运用让人眼前一亮。叙事空间在这部电影中如同繁盛的绿叶一样,完美地承载了影片的情节发展、人物塑造和情感表达。

关键词:《釜山行》;灾难片;叙事空间;情节发展;人物塑造;隐喻象征

一、对于叙事空间研究的必要性

电影作为一门以讲故事为主要任务的艺术,大家往往把关注点放在文本创作和演员表演上,而忽视了叙事空间在电影中的重要作用。但是“实践的流变和空间的转换,在电影中有着无穷的潜力,而这正是电影叙事的重要条件和基本特征。画面是片段的,依靠剪辑技巧构成完整的时空复合体,创造一种非连续的连续性,画面又是整体展现,能指和所指呈共时性存在,空间语言成为主要语言手段”。①叙事空间作为一种艺术性的空间,它并不是完全等同于我们的生活空间和行动空间,但是它的出现一定是来源于现实社会中的空间。叙事空间的诞生依托的是电影制作者对于社会现实空间的取舍与再创造,是电影制作者认为最具代表性和最适合故事发生空间的取舍、重组和整合,更是创作文本得以在现实中展开的基础,也是演员表演的环境基础。

不管是真实的自然空间,还是虚构的想象空间,电影的叙事空间都承载着社会生活的内容,这是叙事空间得以出现的源头所在。长期受到社会空间的影响,电影创作者的叙事空间是电影创作者对于社会空间认识的具象化表达。叙事空间选择上的成败必将直接影响电影创作的成败。好的叙事空间选择能够为文本的展开提供一个真实或者合情合理的物质基础,能够为人物的塑造提供良好的情感坏境,更可以为电影的情感抒发和表达添砖加瓦。当我们在研究电影作品时,一旦忽视了叙事空间的存在,电影就成了没有地基的空中楼阁,失去了说服力和可信度。

二、叙事空间在《釜山行》中起到关键作用

事件作为不可缺少的主要元素,将叙事与空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叙事就是讲述事件,而事件的发生需要依赖空间,在电影中,空间是电影叙事最重要的元素,而电影的叙事媒介是镜头。所谓电影的叙事空间是指电影的制作者创作或选定的、经过处理的用以承载所要叙述的故事或事件中的事物的活动场所或存在空间,它以活动影响和声音的直观形象再现来作用于观众的视觉和听觉上。简单来说,电影的叙事空间就是指电影的场所或环境。大部分的电影作为一种具有叙事功能的艺术,空间是其发挥叙事功能的唯一载体。具体来说,电影叙事空间是电影中所有客观物质或客观现实所赖以存在的空间形式,以及所有主观情感、内在心理最终视觉化呈现出的空间表现,即包括客观场景的“外在空间”,也包括主观心理的“内在空间”,②但最终都是由创作者选择、再次创作后,通过某种放映方式,以镜头呈现在银幕上。

在电影《釜山行》中,影片的空间设置和剧情以及人物性格的高度吻合让观众更加真切地体会了解故事的起始、发展和结束的整个过程。加之导演别出心裁的空间选择,为影片的感情思想的表达和升华打下了牢靠的情景基础。

(一)空间推动情节发展

电影作为具有叙事功能的艺术,一切构成电影的各个元素都要首先考虑到如何为叙事功能的需要服务。因此,场景空间必须选择最符合故事情节发生的地方。《釜山行》场景空间的选择上,绝大多数的空间都是在列车上进行,踏上列车的那一刻起,他们的命运就紧紧地联系在一起,由于列车开车前上了一位已被感染的女性,因而列车关闭车门,随着列车的启动即故事情节从此展开。

列车是一个在大的社会空间中相对独立的小的空间。这个空间是具有强制性的,在客观上把这个空间中的人们强行捆绑在了一起,同时,狭小的活动空间也在客观上强制约束了人们的行动范围。在这样一个封闭性强,旅客分布均匀的温馨安逸环境下,一位女乘务员突然被感染者袭击走进11号车厢中,车厢中的旅客并没有感受到对自己生命的威胁,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大部分乘客在极短时间内被感染,最终只有秀安、石宇、盛京、金常务、尚华等人暂时幸免,没有被感染。而由于危险不断逼迫、吞噬着他们,加之金常务的自私,最终只有秀安和盛京安全抵达釜山,并且获救。

观看电影,我们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电影的叙事场景——车厢的布局也随着故事的推移而变化,这种布局的转变,对情节点的设置和冲突的表现具有重要的作用,同样也是推动故事情节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

首先,狭小的空间会对心理造成压抑,尤其是在颠簸的列车上,每一位旅客都有自己的目的地,尽快达到目的地是他们内心的愿望,所以旅客的心情相对来说是比较焦躁的、不安的。列车所提供的井井有条的秩序和温馨的乘车环境,可以暂时舒缓乘客这种内心的焦急,可是,一旦产生冲突,这种情绪会立刻迸发出来,转移到另一种事或物上。《釜山行》中,当每一位旅客意识到自己有生命危险的时候,矛盾爆发了。

其次,我们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影片中空间的布局也随之发生巨大的变化。起初列车空间的分布是有序的,行李整齐摆放,乘客和乘务人员着装整洁。感染者不仅感染着正常人,同时也感染着车厢环境,感染者的数量增多,打破了原本一切规划整齐的布局,车厢空间环境变得混乱、危险。幸存者在面对关乎自己生命的利益面前冲突更加激烈,矛盾更加集中。一方面,当石宇等人救回亲人返回所谓相对安全的车厢时,金常务连同其他人将他们拒之千里,因为金常务不确定石宇等人是否被感染。另一方面,令幸存者中失去姐姐的老人看到令人心寒的一幕,在绝望中,为僵尸打开了车门。这个时候,影片的叙事节奏也在加快。

(二)空间塑造人物形象

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不同的地方生活着不同的人,他们在性格上是有差异的,各自有明显的地域性特征。同一个人在不同的场合有不同的表现,因此在电影叙事中,对人物性格的塑造必须要考虑到空间的因素,也就是说,人物性格要有明显的地域特征,同时,人物的言行举止及其变化要注意在不同场合是有不同的,或与场合协调相当,或与场合反衬对比。③《釜山行》中,每一位人物的性格都是截然不同的,但是在封闭且危险的空间中,活下去的欲望驱使着他们放弃了对自我性格的掩饰,将自我意识暴露在镜头下。从影片初始阶段,当车上人员意识到危险就在身边的时候,车长通知大家列车无法在天安站停靠。这个时候,金常务利用对讲机咆哮着要求列车必须在天安站停靠,这种不顾大局的激动已经显露出金常务自私的性格。随着危险迫近,金常务拒绝石宇等人与他们在一节车厢内避难的要求。为了自己的生存,金常务先后害死了熙珍、车长等人,此时,金常务的自私被放大到极点。对于金常务自私性格的放大,是封闭而紧张的现实空间对其心理空间造成迅速的挤压与吞噬,当这种压力超出其心理承受极限时,原本就只顾自己的性格演变成了最大化的表象行为。

空间不光可以使人物性格表象化也可以随着空间的变化使人物性格产生变化。石宇在平时生活中是一个只为保全自己的人,为了自己利益而不考虑他人感受的成功基金经纪人。危险来临时,他依旧只想保全自己和自己的家人,甚至直截了当地教导女儿,关键时刻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不必谦让老人。影片高潮来临,石宇却为了身边人的生命和尚华等人不惜一切代价穿过“僵尸”潮流救出被困的幸存者。而在石宇的生命走向尽头的时刻,他依然在为了女儿和盛京的安全着想与僵尸搏斗。在影片最初,石宇处在相对豪华的私人空间里,他所感受到的是物质和金钱所带给他的成就感,并且通过电影开端我们知道石宇平时是很少陪伴他的女儿的,这种重视物质而忽略情感的状况使他成为一个利己主义者。当他身处在列车这样一个封闭的公共环境中,加之生命危险的逼近,石宇自私的性格也被放大。与纯洁无瑕的女儿秀安在这种空间中相处,石安的心理空间中建立了纯真的元素和责任感。卫生间的一通电话,让他意识到自己才是这场灾难的始作俑者。卫生间是空间中的空间,是列车这个公共空间中的一个相对私密的空间,石宇心理空间原有的自私和在公共空间中培养出的责任感激烈碰撞,产生了极大的内疚感,当他离开卫生间再次走向公共空间时,石宇的心理空间中建立了使命感的元素。

(三)空间象征隐喻功能

法国电影理论家马塞尔·马尔丹在《电影语言》中,对隐喻和象征作出了界定:“在电影中,运用象征意味着用一个几号去代替一个人,一个物件,一个动作或一桩事件,使画面产生一种含义,一种是明显的直接的内容,一种是潜在的象征意义的内容,用两幅画面的衔接表达的是隐喻,用一幅蕴藏在画面内部取得的意义,就是象征。”④

《釜山行》中,列车启动不久,车厢内行李物品摆放井然有序,旅客坐在舒适的位置上安静而放松,一名被感染的乘客咬住乘务员冲进车厢中,旅客毫不知情。这暗示着危险正悄悄地威胁乘客的人身安全,打破了安静祥和的空间环境。石宇和尚华穿过僵尸存在的车厢,为了营救自己心爱的人,营救过程中,他们发现,当列车行驶在隧道里,黑暗中僵尸丧失视觉能力,给石宇等人提供了黑暗中营救的机会。列车穿越一个个的隧道,因此他们所处的空间是光明与黑暗相间的,极短时间内,快节奏的空间形态变化,象征着在生命受到威胁时,救助或放弃就在一念之间,而人性也存在于这一念之间。如果石宇等人放弃对幸存者的救助,即使他们最后保住生命,重见阳光,他们的内心也与在光明中可以感知活人的僵尸无异。石宇与金常务最终搏斗的场景是在车头处,他们的搏斗空间看似是开放的,实则是在一排栏杆的阻挡下展开的。栏杆在传统视觉意义中代表着束缚和压抑。在这里,栏杆看似是生命的保障,实际上是对人性的拷问,金常务已经被感染,在成为僵尸的那一刻,自私的性格还是驱使着他拼命地抓住生命的栏杆。最终他被石宇推下车头,生命的栏杆不但没有保住他的性命,反而是在人性的拷问中被鞭笞和被抛弃。在同金常务的搏斗中,石宇不幸感染病毒,但是他没有选择死死地抓住生命的栏杆,选择了自己跳下火车,从而保证了女儿和盛京的安全,也把活下去的机会留给了她们。看似是他主动放弃生命,但当他坠下火车的那一刻,他灵魂中人性的光辉却突破了被栏杆所束缚住的空间。

三、结语

优秀电影的高明之处在于对情感的表达和价值观的传达。如何把情感与价值观具象化,是每一部电影都无法避开的课题。电影《釜山行》对叙事空间的运用,充分体了叙事空间作为组成电影的重要元素之一,它的使命绝不仅仅是为电影情节的展开提供基础。影片叙事空间的选择、造型、排列和结构,是一部电影成功与否的决定性因素之一。适当的空间选择是电影情节合乎情理的基础;精心的空间造型是表达电影感情的基础;出彩的空间排列和结构也会使电影更加流畅,也更具有节奏感。正是《釜山行》的导演对于叙事空间的精妙运用,使这样一部灾难片既符合所有灾难片的要求,同时又展现了人性的光辉。

 

注释:

①郦苏元.中国早期电影的叙事模式[J].当代电影,1993(6).

②曾严彬.试论电影中空间叙事的功能——以“金基德”水上三部曲为例[D].中国传媒大学,2013.

③黄德泉.电影的空间叙事研究——以张艺谋导演的作品为例[D].北京电影学院,2005.

④马赛尔·马尔丹.电影语言[M].中国电影出版社,2006.

(责编:马潇(实习)、宋心蕊)

推荐阅读

庆祝建军90周年 细数那些军队媒体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到来之际,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别梳理那些军队媒体,看看除了大家熟知的《解放军报》外,军队媒体还有哪些?
【详细】庆祝建军90周年 细数那些军队媒体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到来之际,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别梳理那些军队媒体,看看除了大家熟知的《解放军报》外,军队媒体还有哪些? 【详细】

一图看懂2017上半年中国影市
  2017上半年的电影市场延续了去年以来高位稳定、低速增长的总体态势,票房表现总体低于预期,进口片成票房主力。上半年电影市场表现虽然增长乏力,但真正的观影需求开始浮出水面。
【详细】一图看懂2017上半年中国影市   2017上半年的电影市场延续了去年以来高位稳定、低速增长的总体态势,票房表现总体低于预期,进口片成票房主力。上半年电影市场表现虽然增长乏力,但真正的观影需求开始浮出水面。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