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与冷的思索——论“大女主剧”的霸屏与困境

杨敏娇

2018年03月28日10:50  来源:视听
 

摘要:“大女主剧”在当下荧屏堪称泛滥,然而数量的泛滥无法掩盖质量的参差。当下“大女主剧”的问题基本有三点:乱蹭概念、模式化叙事和精神缺失。“大女主剧”与传统偶像剧的区别在于它以女主人公的成长为故事内核,“成长”主题的永恒性决定了它有更多可挖掘的空间。当下观众需要的是能够立足现实、接地气的女主角形象,这类女主角在真实社会中的成长才能带给观众更深的认同感。

关键词:大女主剧;偶像剧;女性叙事

近两年,“大女主”概念炒得越来越火热,“大女主剧”也成为当下荧屏上名副其实的爆款。此类剧通常“以女主角为核心主人公,以女性成长为叙事主体,以女性视角提出对历史、社会的追寻和思考”。从已经播出的《甄嬛传》《楚乔传》《秦时丽人明月心》到即将播出的《如懿传》《赢天下》《扶摇皇后》等,一大波“大女主剧”席卷荧屏。“大女主剧”何以能够引爆荧屏?其发展遇到哪些问题?又将如何突破发展瓶颈?本文对“大女主剧”的兴盛原因、发展状况以及困境突破进行分析和探讨。

一、“大女主剧”的兴盛原因

“大女主剧”并非近来才出现,在以前不乏以女性为核心人物进行叙事的影视作品。但“大女主剧”这一概念是在近两年该剧种盛行成为一种现象后产生的。“大女主剧”的火爆并非偶然,其原因可以从三方面进行分析:

(一)剧种本身的内涵和戏剧张力

在以往的电视剧市场中,占大多数的是“说好话、做好事、当好人”的“三好”女主角和以单纯善良、天真烂漫为主要性格特征的“傻白甜”形象。

在当下语境中,“三好”女主角以脱离人间烟火、不接地气的特征而难以引起观众共鸣,而一度称霸荧屏的“傻白甜”因其形象单薄缺乏戏剧张力,致使故事模式化严重,难以取得突破和创新。与这两类剧相比,“大女主剧”将侧重点放到女性成长的主题上,围绕女主角的成长成熟进行情节铺展,比此前单纯讲述男女情感的偶像剧在情节性、戏剧性、思想性上更具优势,有着更强的观赏性和感染力。

(二)作者和受众性别变化的影响

与“大女主”相对的是“大男主”。传统文学作品的作者和读者多为男性,因而作品多以男性为主人公,从男性视角来叙事,从而形成了或隐或现、或浓或淡的男权意识。而当下文艺作品的作者和受众多为女性,这种天然的性别立场具体到作品中,则带来了大男主到大女主的变更。

(三)当下女性自我认知的变化

弗洛伊德在《创作家与白日梦》中曾言,激发创作家幻想的愿望有两大类,或者为“野心的欲望”,或者为“性欲的愿望”。反映到影视剧中,以女性为主角的传统言情剧侧重点在于感情,戏剧冲突也多来自感情受阻,一旦冲破重重障碍男女主角走在一起,故事基本就结束了。而以男性为主人公的影视剧,往往以男性自身成长为主线,因而在故事情节性和情怀格局上,后者要远胜前者。当下,随着女性在社会生活中的作用越来越显著,女性有了自己的事业和自我的追求,渐渐不满足于仅停留在“贤内助”“主内”的角色上。反映在观影上,女性观众不满足于影视剧中的女主角仅停留在情感一隅,更希望看到女主角能够承载她们的人生理想与追求,这也是“大女主剧”能够引爆荧屏的心理基础。

二、“大女主剧”的发展现状

“大女主剧”在当下荧屏堪称泛滥,然而数量的泛滥无法掩盖质量的参差。伴随着《甄嬛传》《花千骨》《楚乔传》等剧的火爆,一大批“大女主”题材电视剧如雨后春笋般呈现。但由于我国电视剧编剧界良莠不齐、制作方对剧本的重视程度不够等问题,相当一部分“大女主剧”剧本欠缺打磨,人物塑造单薄;还有个别电视剧为了蹭“大女主”概念的热度,甚至将原本并不具备“大女主剧”属性的作品生拉硬拽到此概念下,种种不足都严重影响了“大女主剧”的观众认知和市场口碑。

当下“大女主剧”的问题基本有三点:第一,乱蹭概念。一些电视剧制作方和宣传方为了蹭“大女主剧”的概念热度,强行贴上“大女主戏”的标签。殊不知,一般女主剧和“大女主剧”有不小的差别,如果不顾实际强行贴标签,很可能会导致观众以“大女主剧”的观影期待来要求该剧,从而给该剧带来本不必要的吐槽或对“大女主剧”产生误解。第二,模式化叙事。从即将播出的一系列“大女主剧”的宣传来看,一名女演员加一部IP剧,就构成了当下“大女主剧”的基本要件。IP小说名字各异,但故事轮廓非常相似,除了多以女主角的名字命名,在情节和人物设置上也大多雷同:女主前期是单纯善良的“白莲花”,但在恶毒女配的迫害中迅速成长,从楚楚可怜的“小白兔”蜕变为精明强干的腹黑女,期间收获各路男主男配的好感与爱情。这样的叙事套路散发着浓重的玛丽苏气息,若在内涵挖掘、故事讲述和人物塑造方面再失雕琢,流于平庸,被湮没是迟早的事。第三,精神缺失。很多所谓的“大女主剧”,并没有讲述好女主人公的成长历程,而是新瓶装旧酒,内核仍是老一套偶像剧的玛丽苏,很难突出女主人公的成长与蜕变。“大女主剧”强调的是女性的核心地位,应为女权的一种体现,但一些大女主剧中女主角的成长和成功仍要依靠男性,反而成为对男权的变相屈服,而这与大女主戏的精神内核是背道而驰的。

三、“大女主剧”的困境突破

“大女主剧”本应是极有生命力的新剧种,但在几部成功的“大女主剧”之后人们对正在播出和未播出的“大女主剧”表现出不看好的态度。这种转变一部分是由于新鲜感的消失,观众审美疲劳,但最关键的则在于观众越来越清醒地意识到了当下所谓的“大女主剧”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呈现的玛丽苏偶像剧。加之我国电视剧在制作方面良莠不齐,种种原因使得观众对“大女主剧”的热情被过早消磨。

“大女主剧”与传统偶像剧的区别在于它以女主人公的成长为故事内核,“成长”主题的永恒性决定了它有更多可挖掘的空间。观众早已厌于看荧屏上不接地气的圣母白莲花和天真单纯的傻白甜,需要的是能够立足现实、接地气的女主角形象。因而,“大女主剧”要突破发展瓶颈,可参考以下几方面:

(一)成长

成长的主题在很多男性向小说或改编的影视剧中屡见不鲜,这暗合了弗洛伊德所提出的人的两种本能之一的“野心”。当女性向的“大女主剧”不再将目光集中于对男女情爱的讲述,而侧重表现女性的成长成熟时,“大女主剧”的格局就超出了一般的偶像剧。成长主题具有永恒性,而且结合不同人所生活的时代、身份、性格等有着更多可发挥和可铺展的空间。

(二)现实

只有贴近现实和人们的生活,才会引起人们的密切关注,如此前热播的《我的前半生》正以其刻骨的现实描绘引发观众的广泛讨论。固然,一些架空历史的作品也能引起观众的追捧热情,如《花千骨》《楚乔传》等仙侠剧,但要认识到观众的追捧不光是对剧中所架构的时空的好奇和向往,更主要的是这些看似虚幻背景下的故事,其内核是贴近生活实际的。

(三)精良

不论何时,观众对制作精良的良心剧都是非常欢迎的,如《琅琊榜》,在服装、布景、礼仪等方面都严格遵循历史背景,在精神内涵、故事讲述、人物塑造以及音乐、摄影等方面都精心打磨,表现出了精益求精的匠心精神,也成为观众称道的古装剧标杆。我国电视剧制作数量高产,但在质量方面参差不齐,一些制作方功利浮躁,故事套路、主题虚无、人物扁平,态度不端正,观众自然不会买账。“大女主剧”的突围,不能只停留在一线女星+IP小说的简单组合上,要秉承着匠心精神去打造精品,方能使剧作好看耐看。

(四)混搭

即使有“成长”这一永恒主题打底,同类的故事讲述多了,难免会出现同质化倾向,使观众审美疲劳。所谓混搭,就是给“大女主剧”加上不同元素,如悬疑推理、职场、历史等,使得“大女主剧”有更强的情节性和戏剧性。

作为霸屏一时的热门剧种,“大女主剧”在给予观众观影的新鲜感后,更应该回归本质,切实围绕女主人公的成长历程进行叙述,通过戏剧内涵的挖掘和典型人物形象的塑造给观众以正能量的体验。急功近利的“套路”或“旧酒装新瓶”的做法都会导致观众的审美疲劳,不仅损害了“大女主剧”的市场口碑,还过早透支了“大女主剧”的艺术生命力。(作者单位:运城学院中文系) 

参考文献:

1.路彤.“大女主”戏蹿红 内容欠缺是短板[N].中国产经新闻,2017-08-08(003).

2.毕磊.热播女性叙事电视剧传播动因及特点[J].现代传播(中国传媒大学学报),2017(07):164-165.

3.王彦.清一色“红颜英雄”让IP改编深陷套路[N].文汇报,2017-06-07(010).

4.童庆炳.文学理论新编[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集团,2010.

(责编:赵光霞、宋心蕊)

推荐阅读

全国党报网站总编辑2018贺新春
  辞旧丹鸡鸣盛世,迎新瑞犬颂神州。新春佳节即将来临,人民网总编辑余清楚以及全国多家党报网站总编辑共同为网友们送上新春祝福!祝大家新的一年万事顺意,节节进步!
【详细】全国党报网站总编辑2018贺新春   辞旧丹鸡鸣盛世,迎新瑞犬颂神州。新春佳节即将来临,人民网总编辑余清楚以及全国多家党报网站总编辑共同为网友们送上新春祝福!祝大家新的一年万事顺意,节节进步! 【详细】

为网络空间“岁月静好” 网信工作不骛虚声
  2017年,在习近平总书记网络强国战略思想指引下,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各项工作扎实推进,网上主旋律高昂,正能量强劲,各项法律法规进一步完善,网络空间更加清朗,网络空间国际话语权和影响力明显提升。
【详细】为网络空间“岁月静好” 网信工作不骛虚声   2017年,在习近平总书记网络强国战略思想指引下,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各项工作扎实推进,网上主旋律高昂,正能量强劲,各项法律法规进一步完善,网络空间更加清朗,网络空间国际话语权和影响力明显提升。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