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金服CTO程立:暖科技,成就“数字丝路”之美

2018年10月31日09:28  来源:人民网-传媒频道
 

Q:今天您在博鳌的演讲,从海南的区块链验证公积金跨地域辨真伪讲起,用最前沿的技术服务民生很先进也很有意义,请问蚂蚁金服和支付宝目前在区块链方面有什么具体的思考和应用?以及如何看待区块链泡沫问题?

A 程立: 我们认为,区块链是未来数字经济的很重要的顶层技术,能够解决新的信用机制问题,把现在的互联网升级为一个非常可信的有交换价值的互联网。

此前,在由权威第三方机构评选的全球区块链专利申请排行榜上,蚂蚁金服排第一。三年内,蚂蚁金服在区块链方面还会进一步落地和发力。虽然现在区块链技术非常早期,距离实际的业务应用还有很大的距离,我们首先要做的是把区块链技术的鸿沟填平,这方面我们已经做了不少助力民生的应用。我们想通过应用场景的驱动,去检验区块链技术到底能给社会创造什么价值,去打磨这个平台。目前我们主要在几个方面:

一是跨境支付,因为跨境最大的问题就是缺乏信任,每一笔资金的流动都要经过很多机构处理,这种老方式下我们认为通过区块链可以做升级。所以在今年的6月,蚂蚁区块链技术在跨境支付领域,首先用到了从中国香港本地钱包AlipayHK到菲律宾本地钱包GCash的跨境汇款上,每一步都串起来做并行处理,非常安全也非常方便,3秒钟可到账。

二是区块链应用于供应链金融。现在整个经济的模式越来越复杂,对有着大量下游供应商的核心企业来说,让资产高效流转很重要,而区块链恰恰能够把这一块打通。

三是区块链用于政务应用场景。比如发票,发票涉及报销等很多程序,以及不同的政府部门,那么怎么用区块链把每个环节打通,包括病患在医院看病,最后用发票做商业保险的理赔等都可以用上区块链技术,我们可以针对老百姓最关注的痛点去解决。

当然,对任何一个新技术都会有这样的问题,所以我们觉得最重要的还是你怎么去用区块链,在用的过程中如何看待它的风险。我们觉得要有一颗对于区块链真正解决问题的心,把技术做扎实,真正服务民生。我们看到现在行业里确实有乱象存在,其实是背离了两个基本原则:一是你是否真正解决了问题,二是是否扎实去做顶层的技术。

Q:我们也听您讲到,如今区块链跨境汇款技术已经率先应用到中国香港和菲律宾的本地钱包上,敢于把最先进的技术先为人所用,也需要一种开放和舍得的勇气。那么请简单介绍一下支付宝具体怎么“走出去”,怎么样复制?对于支付宝走出去,为什么你们一直在提一个词,叫“因地制宜”?

A 程立:是的,全球首笔基于电子钱包的区块链跨境汇款,就是支付宝走出去路上的一个缩影。支付宝的走出去,其实也是有三个阶段的。最早的时候,支付宝出海我们是紧贴着电子商务的发展,互联网是无国界的,“全球收、全球付”就伴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不断壮大,已经成为全世界人民的日常。以今年即将到来的双十一为例,已经有超过200个国家与地区的消费者(也覆盖了一带一路沿线的主要国家与地区),可以在同一天网上买买买,加入到这张网络的合作金融机构已经超过250家,覆盖的交易币种达到了27种。

后来,伴随中国人出境游的脚步,我们又有一个突破,那就是每年有大量的游客,差不多每年有1.2亿人次的出境游,到了这个阶段我们就会看到很多中国消费者习惯了在中国不带钱包出门但是一出国就不行,一出国就得换很多当地的现金,每一笔支付还少不了找零,而且因为语言和习惯的问题交流又不便。所以我们想,能不能让中国人去海外也能够像在国内一样地方便付?因此,我们开通了出境游业务,目前已经覆盖到了4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中不少就在一带一路沿线),包括在超过80个国际机场可以即时退税。到今年国庆黄金周,支付宝上排出了不带钱包出境游的国家排行榜,越来越多的国外商家在学同样的三句中文:你好谢谢支付宝;来自尼尔森的数据显示:90%的国人会更喜欢用移动支付的方式出境游,因为方便、省钱、安全。

那么到第三阶段,我们怎么真正在当地打造属于当地人的“支付宝”的呢?其实一直以来我们没有想到很好的办法,因为国内外国情不一样,尤其在普惠金融领域。三年前,有一家印度的企业叫Paytm,它关注印度人通过手机做手机充值和转帐,但它还在想未来怎么按趋势走做移动支付、做当地人用的“支付宝”,整个想法和愿景跟我们一样,所以我们的合作是因地制宜地为当地经济服务出发的。三年来,Paytm用户量,从开始的2500万提升到现在超过2.5亿,目前排全球第四大电子钱包。有了第一个,这种“技术输出+合作伙伴”模式我们在三年内快速复制,目前在一带一路沿线9个国家和地区,已经和当地合作伙伴一起,落地生根了9个属于当地人的“支付宝”。

Q:1+9个“支付宝”,构筑起移动支付的一带一路。那么,这些当地人的“支付宝”发展得怎么样呢?

A 程立:从三年前开始,支付宝以技术出海寻找全球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共同打造本地人的“支付宝”。短短两三年,从印度、泰国、韩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中国香港、马来西亚,再到巴基斯坦、孟加拉,1+9个“支付宝”已经服务了全球超过8.7亿人,让移动支付的“一带一路”率先成型。

我们深信只有合作伙伴的本地智慧与创业精神,才能打造出最贴近当地生活的移动支付与金融生活,因此蚂蚁金服是授人以渔,因地制宜向合作伙伴分享技术与经验,共创当地的移动支付与数字金融生活。

科技是数字经济与支付发展的基础设施,因此蚂蚁金服向合作伙伴开放我们的技术与经验。在我们的助力下,不仅印度Paytm已经成为全球第四大数字钱包,还有韩国Kakaopay交易量一年增长了8倍;菲律宾GCash的线下支付二维码,菲律宾人GCash可以扫,中国游客用支付宝也可以扫;马来西亚的Touch’n Go钱包出生不到半年,就让本地交通场景“扫一扫”实现0到1的突破,马来西亚成为了全球第二个可以手机扫二维码过闸机的国家了。

我们也相信未来数字化的世界,是由一个个和而不同的数字化国家/地区互联互通形成,我们将在中国打造智慧生活的经验,助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与地区的数字化,通过移动支付平台为当地人打造一站式的数字金融生活目的地。

Q:我们看到,支付宝的走出去还涉及到技术输出的问题,那么你们对技术的输出持什么样的态度?因为必然要把一些花大精力开发好技术去为别人所用,这跟贸易保护、单边主义恰恰相反,你们体现出来的是一种开放的姿态。

A 程立:技术开放无论对当地的企业、当地的经济,还是对中国来说,其实所推动的价值都是更大的,在技术方面我们一直持开放的态度。但不是说我们的技术输出当地的政府就能够适用的,因为当地的基础设施跟我们不一样,技术出海必须和当地的合作伙伴一起根据当地的智慧和国情做定制。比如在菲律宾,我们就会因地制宜做一个当地的轻量的APP。

同时,我们也愿意把最先进的技术,和最需要的地区共创。今年6月,在无数双眼晴的见证下落地。从中国香港的钱包AlipayHK,再到菲律宾的钱包GCash,不过几秒钟,全球第一笔数字钱包之间的区块链跨境实时汇款! 在香港工作了22年的菲律宾务工人员Grace,就用自己的手机给远在菲律宾的家人安全便捷地汇了款。因为金融科技的力量、我们相信很快付钱、收钱与汇款,将可以跨越时空与国界,安全、方便、实时、低成本、普惠。

反过来说,虽然我们的技术出去了,对我们自己来说也是受益良多。我们一起想强调的是,支付宝的走出去是和当地小伙伴共创的结果,授人以渔不是去做老师,而是双方一起想办法解决当地的痛点,包括我们也从中体会到当地经济的发展和中国经济的互联互通,体会到两个支付宝(中国人的支付宝和当地人的“支付宝”)在同一场景下产生的化学反应,包括中国人的出境游和当地人用移动支付两者之间的相关促进。所以从更大的范围来说,能不能大家都有一个开放分享的全球化思维,这对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都是有帮助的。

Q:我们看到支付宝正在走一条前人没走过的路。没有经验,遇水搭桥,和当地合作伙伴一起,共建本地电子钱包,你们遇到过什么困难没有?又是如何进行克服的?

A 程立:不同国家和地区情况是不一样的,有些国家和地区移动互联网已经非常普及了,像印度和韩国;而有些国家还在相当早期的阶段,比如马来西亚、印尼、菲律宾、巴基斯坦、孟加拉等国家。关于全球化模式的挑战,最大的挑战还是中国企业怎么在当地找到一个志同道合的伙伴,这才是最关键的,只有志同道合才能够齐心协力去解决碰到的一切问题。

二是移动的基础设施、银行的基础设施等,有了这些方面才能够构建移动支付的环境。三是文化和习惯的问题,比如一带一路地区用户普遍都非常习惯现金,而且对排队并不是那么反感,要改变他们的消费习惯也没那么容易。四是人才,你要开展当地移动支付的业务需要全方面的人才,这方面非常关键。五是监管环境,过去中国移动支付能够发展起来是由于上层的高瞻远瞩,但是其他国家和地区不一定有那么好的政策环境,这也是很重要的方面。六是移动支付不是单独能够产生的,是跟整个数字经济氛围相关的,用户支付一定是在某个场景去支付的,如果中国没有电商的发展也推动不了移动支付的发展,在其他国家不只是移动支付的环境,还有整个电商环境的发展。最后,我们认为未来各个国家的移动支付之间是能够互联互通的,这是一个非常宏大的愿景。

Q:在人才培养上,当地有中国那么多工程师人才吗?这几年在1+9个“支付宝”落地的过程中,在培养当地人才以及和当地人才合作上,有没有什么经验和故事?

A:在全球化的过程中,我们深刻体会到,人才是关键。因此,同样是在刚刚举办的世行年会上,世行IFC和支付宝针对新兴市场推出了“10x1000”科技普惠计划,即在未来10年,每年为新兴市场国家培养1000名科技领军者,其中包括:技术官员、CTO、企业家和技术培训者等等。

全球化不是国际化,不是企业造船出海,而是全球的政府、企业在一起,共同造一艘驶向未来的全球大船。在蚂蚁金服看来,在企业走向全球化的过程中,最关键的是拥有全球化的愿景、具备全球化的思维、升级全球化的能力、培养全球化的人才。只有这样,才能携手全球合作伙伴一起共同创造全球化的未来。

蚂蚁金服全球化的愿景是与合作伙伴一起打造数字时代的普惠支付与金融服务,让全球数十亿的消费者,数千万的小微企业可以便捷、安全、低成本地实现全球付、全球收、全球汇,拥有普惠的金融服务。全球化的思维是全球观,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相信中国经验、也相信合作伙伴的本地智慧,以开放精神、谦卑心态共创、共建,和而不同。在全球化的能力上,我们需要能够快速学习与理解下在快速变化的世界,每到一个地方都能够快速适应当地情况不断升级能力。而人才方面,蚂蚁金服目前已经拥有很多具备国际经验的人才,除了继续引进与发展企业内全球化人才外,我们通过10*1000计划,也在不断帮助一带一路上各国各地区培养人才,输出人才。

Q:大家都说:移动支付时代让中国弯道超车。那么,在传统的金融时代,我们的支付标准是控制在别人手上的,现在进入了数字金融时代,尤其像支付宝的服务已经覆盖了全球8.7亿用户,在新的数字金融时代,你们怎么样参与支付标准规则的制定?

程立:首先,我觉得中国在数字经济方面走在世界的前列,很多探索是中国提出来的,所以首先是中国能不能形成标准。那我们看到中国现在已经形成了自己的标准,蚂蚁金服、移动支付在很多地方都使用了,而且这个标准是经过数千万商家和数亿用户的检验。

我们观察到:中国的标准“走出去”是有挑战的,因为全球支付由于过去几十年的原因,来自于西方的系统主导的,所以目前来说怎么能够让中国的标准成为新的成熟的标准,其实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从这方面我们感觉有很多的挑战在里面。对蚂蚁金服来说,我们还是希望能够先沿着“一带一路”,倡导推广它的标准,得到合作伙伴、得到当地国家和政府的鼎力认同、做出样板,希望这个样板能够得到越来越多国家的接受。

Q:最后,从整个改革开放40年来看,中国企业走出去,目前支付宝走到了什么阶段?到底什么样的企业,才是真正的“全球化企业”?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企业走出去,其实大体可以概括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借船出海”阶段,在这个1.0时代里代工贴牌是中国企业走出的主要路径,尤其在珠三角地区;第二阶段是“买船出海”阶段,在这个2.0时代里不少中国企业开始充分发挥资本的力量,开始大量在海外投资并购;第三阶段我们认为可以加“出海造船”阶段,这个3.0时代以支付宝的走出去为例,是基于“技术输出+合作伙伴”的模式,而且现在看来光有技术赋能还不够,还需要进一步匹配上生态赋能等更多元的融合。

全球化的企业,首先必须是开放的企业。蚂蚁金服已经全面开放我们的能力,包括底层的核心技术、核心业务能力和上层业务平台。我们认为数字时代的核心技术是BASIC(区块链、数字智能、安全、物联网与计算),核心能力包括信用能力、风控能力、连接能力,其于这些能力之上我们构建的业务服务,包括支付、小微贷款、财富、保险、公益平台等,都已经开放。我们也正在把这些能力向全球开放,与全球伙伴一起服务好客户。

我们坚信,科技是暖的,世界是平的,数字科技与一带一路相结合,将成就“数字丝路”之美,将成为数字化、全球化的世界标杆。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推荐阅读

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70年,25541期,25541个日夜,人民日报与党和人民风雨兼程、一路相伴,一同走过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峥嵘岁月,一起走进更加昂扬的新时代。
【详细】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70年,25541期,25541个日夜,人民日报与党和人民风雨兼程、一路相伴,一同走过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峥嵘岁月,一起走进更加昂扬的新时代。 【详细】

2018(第三届)全国党报网站高峰论坛
  2018(第三届)全国党报网站高峰论坛暨全国党报网站总编辑看天津活动6月20日在天津市举行,主题为“媒体融合:宣传新时代 拥抱新时代”。
【详细】2018(第三届)全国党报网站高峰论坛   2018(第三届)全国党报网站高峰论坛暨全国党报网站总编辑看天津活动6月20日在天津市举行,主题为“媒体融合:宣传新时代 拥抱新时代”。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