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随市场而动到引行业变革

——从安少社发展轨迹看中国少儿出版之变

刘蓓蓓

2018年11月05日13:08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原标题:从随市场而动到引行业变革——从安少社发展轨迹看中国少儿出版之变

26年前,从武汉大学编辑专业毕业后,喜欢人文社科的张克文,没想到自己这大半辈子的工作都与孩子结缘。

一脚踏进童书门,之后便是执着的追求。

“白马王子”和“白雪公主”,是童话世界里的美丽故事。资深少儿出版人海飞曾将张克文和他担任社长的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称为“黑马王子”和“黑马安少”,这是童书出版界里的美丽故事。

从创业期、转型期、发展期,迈入如今的新时期,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经历的4个阶段,背后折射的正是几十年来我国少儿出版的改革发展轨迹。

站在“舒适区”十字路口

1984年9月26日,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正式成立。

它是从安徽人民出版社一个编辑室独立而来。那时,除了上海的少年儿童出版社和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全国其他地方少儿社基本都以这种形式纷纷成立。

1992年,24岁的张克文毕业后被分配到安少社工作。那时,全国少儿出版社普遍日子都很好过,因为有教辅发行作为基础。

至于一般图书,多是适量做些,很少主动策划,主要是来稿编辑,而且也不愁销路。在安少社的一般图书中,儿童文学影响力比较大。上世纪90年代初,现在已成为名家的高洪波、郑渊洁、沈石溪等人中,不少人的第一部作品就是在安少社出版的。“社里比较重视儿童文学,有一个资深的儿童文学编辑专注于此,但那时还没有打造产品线等战略布局的概念。”张克文回忆说。

各地少儿社多是各自为政,活动半径基本局限在本地,彼此之间也没有什么竞争关系。

这样舒服的日子,在进入市场经济后,彻底改变了。

面向市场的转型阵痛

张克文现在仍清晰地记得转型期的阵痛感。

上世纪90年代末,安少社开始进行分配制度改革,核心就是编辑按绩效考核。张克文是改革方案起草小组成员,大家每天都讨论得异常激烈,很多编辑还抱着观望的心态,以为不会真刀真枪地实行。

一开始,张克文也有些想不开,情绪上有点抵触。编辑不仅要主动约稿,还要核算成本,“可是都不知道怎么核算”。在分配制度改革的第一年,业绩考核张克文居然吃了个零蛋。对他来说,这简直太耻辱了。

知耻而后勇,必须开干了。张克文和编辑部同事不断地跑书店、跑学校,调研哪些书卖得好。功到自然成,他和编辑部同事一起做的挂图、识字、科普读物等少儿图书,都获得了良好的市场反应。从第二年开始,他的业绩就快速提高。而他个人也迅速成长起来,从普通编辑到编辑部副主任、主任,只用了6年时间。1998年他担任编辑部主任时,绩效奖金已经超过社长。张克文还记得那时大家积极性特别高,到处找选题,编辑室经常热火朝天讨论到半夜,“以至于我老婆总埋怨我不管孩子”。

那个时期,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江苏少年儿童出版社、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等少儿社都在进行转型。全国少儿图书品种越来越多,彼此之间开始出现竞争关系。每次订货会,都会进行订货排名,涌现出“四大名少”。

出版社的市场意识也越来越强,张克文还记得到浙少社学习时,时任浙少社社长陈纯跃说的一句话:“我们要找市场,而不是找市长”。

少儿社开始以战略眼光对产品线进行布局。安少社当时的思路是有所为有所不为,因为转型期儿童文学储备不足,转而主攻低幼,成为该领域的佼佼者。

“黄金十年”的再十年

21世纪初,中国少儿出版开始在图书零售市场“爆发”,当连续10年都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后,业界就将这10年称为中国少儿出版的“黄金十年”。在外,少儿出版受众多、需求广泛;在内,作家和编辑队伍开始壮大、成熟,专业化步伐加快,市场竞争充分。天时地利人和下,少儿出版迅猛发展,地位迅速攀升。

“冒险小虎队”“虹猫蓝兔”“淘气包马小跳”……少儿市场上销售千万级的畅销书不断涌现。2006年9月,安少社的《虹猫蓝兔七侠传》出版仅一年多时间就销售了1600万册,创造了中国原创动漫的销售奇迹。

同时,安少社也迈开步伐,正式跨入国际童书市场。2003年,张克文随团第一次出国,去博洛尼亚参加国际童书展。“太大了,我们迷路于展馆中,太多的好书让我们应接不暇,我们第一次看到世界好童书的模样。”张克文回忆道。此后每一年,安少社都自己组团去博洛尼亚参展。

少儿出版环境向好,张克文的职业生涯也一步一个台阶上升。2008年他担任社长后,安少社和整个少儿出版进入了市场化程度进一步提高时期。

张克文和新班子“十二五”期间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实施图书产品线和销售渠道的战略布局。一般图书上,从初期的“主攻低幼”战略,到中期的“低幼为主,儿童文学和卡通动漫为两翼”的“一主两翼”战略,再到“主业升级,产业转型,主业产业联动”的全面发展战略。渠道上,针对发行这一少儿出版短板,构建立体化营销体系,成为首家成立专门销售中心做网络销售的少儿出版社。

截至目前,安少社总资产已经从当年260万元增长到如今的6.8亿元,销售码洋从当年1100万元增长到现在的9.7亿元,利润从当年150万元增长到现在的7586万元;从2003年第一次组团出国时1:9的版权贸易逆差,发展到如今连续11年版权贸易顺差,与30多个国家80多家出版社进行了版权交易。2015年11月,时代少儿文化产业集团正式挂牌成立,安少社正式跨入少儿文化产业进行布局。

张克文和他带领的安少社,无疑正是这“黄金十年”的见证者、参与者、推动者。“一切源自改革,一切源自开放,一切源自国家的发展。”张克文十分感慨。

2017年,少儿出版首次跃升至图书零售市场第一大板块;来自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出版管理司的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全国584家出版社中,有514家申请了少儿图书书号;2018年,中国首次成为世界最大童书展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主宾国……在中国出版进入新时期发展阶段时,中国少儿出版发展更为向好,充分印证着“下一个黄金十年仍将延续”的说法。

对新时期安少社的发展,张克文明确了两个方向:数字化与国际化。“在出版转型的大背景下,我们要在数字化转型中树立标杆,要在世界童书界确立起少儿出版的中国样式。”张克文带领安少社正脚踏实地地向着这个理想努力。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推荐阅读

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70年,25541期,25541个日夜,人民日报与党和人民风雨兼程、一路相伴,一同走过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峥嵘岁月,一起走进更加昂扬的新时代。
【详细】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70年,25541期,25541个日夜,人民日报与党和人民风雨兼程、一路相伴,一同走过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峥嵘岁月,一起走进更加昂扬的新时代。 【详细】

2018(第三届)全国党报网站高峰论坛
  2018(第三届)全国党报网站高峰论坛暨全国党报网站总编辑看天津活动6月20日在天津市举行,主题为“媒体融合:宣传新时代 拥抱新时代”。
【详细】2018(第三届)全国党报网站高峰论坛   2018(第三届)全国党报网站高峰论坛暨全国党报网站总编辑看天津活动6月20日在天津市举行,主题为“媒体融合:宣传新时代 拥抱新时代”。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