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拳出击低俗违法弹幕 先审后播有利于规范弹幕内容

2019年02月26日07:10  来源:法制日报
 
原标题:先审后播有利于规范弹幕内容

近日,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网络短视频平台管理规范》和《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对短视频的发布者和平台方提出详细要求,其中一大亮点是将弹幕划入“先审后播”的范围,进行“实时管理”。

这两条规定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讨论。随着视频网站和直播行业的兴起,弹幕日渐普及。并且,由于是即时发布,大家可以即时观看,因此弹幕常常出现暴力、色情、低俗等信息,影响恶劣。

那么,此番改革究竟将给弹幕文化和短视频行业带来怎样的影响?《法制日报》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弹幕发展迅速

小众转为大众

据了解,弹幕一词最早起源于军事用语,本意指集中炮弹射击过于密集就像幕布一样,故为弹幕。

最早的弹幕视频并非源于中国,而是由日本传入。2007年,NICO视频网站在日本成立,其最大特色之一就是具有“live comment”(即实时动态评论),用于营造一种用户间分享、互动的观看体验。 在观看网站视频时,NICO用户可以发送评论,这些评论从右至左划过视频画面或悬停在视频画面上,实现评论与视频同步播放的效果。大量评论在屏幕飘过,仿佛飞行射击游戏中的弹幕,所以这种视频评论也被网民称为弹幕。

弹幕视频迎合了ACG(动画、漫画、游戏的总称)文化,也满足了用户互动、娱乐和社交的需求。2007年,国内一家ACG的动画连载网站AcFun(即A站)率先在其网站视频中引入弹幕功能。2008年,A站正式推出类似NICO的弹幕播放器,成立了中国第一家弹幕视频网站。

随后,哔哩哔哩(bilibili)网站于2009年6月26日创建,被粉丝们称为“B站”。如今,哔哩哔哩网站已经逐渐发展成为国内最大的视频弹幕网站。

此后,类似的弹幕网站,诸如C站、D站、uiui等相继发展起来,弹幕文化在年轻人群体特别是ACG爱好者和御宅族中流行起来,成为青年亚文化的一部分。

而现在,弹幕已不是二次元文化的专属,当下几乎所有视频网站、软件以及直播平台等都引入了弹幕功能,其吐槽的视频类型也不再以ACG为主,“边看边吐槽”“看其他用户的吐槽”已经成为观众在观看视频、直播、电视剧时的“新乐趣”“新常态”。

不仅如此,一些漫画、阅读、新闻网站和软件也添加了弹幕功能。

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称,弹幕在这10余年的发展历程中,不断由小众向大众迈进。但在受众愈发广泛的同时,弹幕的管理规范也面临更大的挑战。

低俗弹幕影响体验

整治规范双管齐下

2016年,随着网络直播等行业的不断发展,弹幕乱象愈发升级。那些色情、性骚扰、暴力弹幕不仅影响了用户的体验,也给社会造成了恶劣的影响。

2016年4月,有新闻报道称,一名女主播在直播时遭网友发弹幕调戏,要求其换真空装跳舞。被女主播拒绝后,其直播间网友便频繁用色情、低俗弹幕刷屏。

针对网络直播存在的乱象,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于2016年11月4日发布了《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以下简称《规定》)。《规定》于当年12月1日起实施,对直播平台、主播、观看者都作了要求。《规定》提到,用户在参与直播互动时,应当遵守法律法规,文明互动,理性表达。直播平台应当加强对评论、弹幕等直播互动环节的实时管理,配备相应管理人员。

除了相关规定的跟进,一些平台也开始整治弹幕问题。以B站为例,2017年5月18日,哔哩哔哩网站发布官方公告称,将对低俗弹幕进行整治,其中包括“三年血赚,死刑不亏”“脚分叉xx”等性骚扰、性暗示的弹幕;并且针对UP主(在视频网站上上传视频的人)的、现实人物的低俗骚扰,将从重处理。

不过,即使相关部门进行了规范,相关平台开展了整治,这类低俗弹幕仍然存在。

2018年8月,一名女子搭乘顺风车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司机直播。在被直播过程中,直播间充斥着针对女乘客的恶俗言语。

除了充斥低俗色情信息之外,弹幕还存在什么问题呢?

“弹幕中存在很多污言秽语,有时还会有人身攻击。”来自广东省的大一学生肖英对《法制日报》记者说,她坚决反对这种现象。

对这种现象反感的还有来自北京某高校的大二学生陈阳。

陈阳告诉记者,她平时观看体育赛事比较多,而且喜欢打开弹幕观看,即时互动,但她发现刷屏和骂人的弹幕占了很大的比重。另外,她最讨厌的弹幕就是剧透。

陈阳对记者说:“骂战是在观看弹幕时经常出现的情况。因为每个人都可以发,可以即时观看,许多好事的人就会针对某一条弹幕再发弹幕。一来二去,就会在视频页面上‘骂战’。如果能杜绝这种现象,文明观看视频,发的都是高质量的弹幕,这对大家观看视频会起到积极的作用。”

而肖英则对一些完全是KY(粉丝圈子的专业用语,指不会按照当时的气氛和对方的脸色作出合适的反应)的弹幕比较反感。

“如果剧透、广告和一些莫名其妙的言语在弹幕上过多,那么会破坏观看视频弹幕的整体环境。”肖英说。

当被问及是否会举报不当的弹幕时,陈阳和肖英均称自己不会举报,如果看到了不喜欢的语言,就不看弹幕。

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称,弹幕内容在给用户带来美好体验的同时,还存在许多问题,先审后播未尝不是一个有力的举措。

先审后播净化弹幕

坚决抵制低俗内容

《网络短视频平台管理规范》规定,网络短视频平台实行节目内容先审后播制度。平台上播出的所有短视频均应经内容审核后方可播出,包括节目的标题、简介、弹幕、评论等内容。

此次行业规范将给平台带来怎样的变化?在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亚太网络法律研究中心主任刘德良看来,这将对传播视频、短视频和直播平台上的健康信息具有积极意义。

“弹幕已经成为短视频、视频、直播等应用的主要社交方式。”中国传媒大学政法学院法律系副主任郑宁说,“针对目前各网络平台主要依赖人工审核弹幕的现状,此次变革将促使各大网络平台加大资金和人员投入力度,采取‘人工智能+人工审核’弹幕的模式,企业的运营成本也将提升。”

郑宁认为,此次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的两个文件将弹幕纳入先审后播的范围,将有利于弘扬主流价值观。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发布的《网络低俗语言调查报告》称,低俗的网络语言不仅扰乱了交流的善意,让讨论的平台崩塌,其与现实社会的粗鄙、戾气彼此裹挟,对社会整体情绪产生负效应。对于B站等弹幕网站和直播平台而言,其用户不乏青少年人群,低俗的弹幕对于青少年的认知也会产生不良影响。因此规范弹幕内容具深远意义。

刘德良对记者强调,如果规范付诸实施,将会带来一些积极影响,直播平台上的弹幕内容会变得更加健康,那些低俗、违法的信息将会相应减少。(记者 韩丹东 本报实习生 李恋洁)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推荐阅读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

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