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机助力摄影记者“标本式记录”

黄孝邦

2019年03月26日14:52  来源:人民网-新闻战线
 
原标题:无人机助力摄影记者“标本式记录”

  一位摄影记者,开始用照相机,后来更多地操作无人机,以特定视角长期持续拍摄贫困地区的发展变化,以此构建起拥有33万张堪称“标本式记录”的“脱贫攻坚摄影调研报道数据库”。他有3年“机长”经历,“驾驶”无人机体会颇多。

  无人机航拍 标本式记录 摄影报道

  无人机作为“会飞的镜头”,给摄影记者带来了极大的便利——当然也有挑战。2010年以来,我一直坚持到农村开展摄影蹲点调研,就几所学校、几个村庄、几个贫困县的脱贫工作进行标本式记录。后来使用无人机航拍,艰苦异常,也快乐无比,“标本式记录”快速增长,目前我个人的 “脱贫攻坚摄影调研报道数据库”已拥有33万张历史资料照片。在这一过程中,无人机功不可没。

  做不一样的飞行,不一样的航拍

  航拍,很多摄影师都曾无比向往但又因其门槛高而却步:技术复杂、成本高、投入大、效率低。

  2015年之前,我也曾想过使用航拍器,但当时无人机技术没有今天这么先进,一般需要两人甚至多人合作,而摄影记者大多时候都是一个人在外采访,难以操控无人机。

  2015年春季,大疆推出精灵3系列产品,这款经典的无人机操作简单、携带方便,很适合出差在外的摄影记者独立操作。很快,“精灵”成为越来越多摄影师的标配——一个插上科技翅膀,可以自由飞翔的镜头。

  相对于无人机高度和视角的优势,我更看重它强大的图像采集能力,能为我的摄影调研报道服务,能为我构建的“脱贫攻坚摄影调研报道数据库”发挥重大作用。

  我是2015年6月开始尝试使用无人机拍摄的。一用上,就再也放不下了。2010年,我开始到广西大化瑶族自治县板升乡弄勇村小学蹲点,并就这个学校的变化建立数据库。从这时开始,我有意识探索一种摄影报道的新模式,以特定视角长期持续记录和报道贫困地区的发展变化,并称之为“蹲点式调研采访”。随着采访的不断深入,我蹲点调研的范围不断扩大,已覆盖广西融水、融安、都安等贫困县,调研采访的内容则包括教育、交通、住房、产业、干群状态、村容村貌、饮水、人物,等等。

  在“脱贫攻坚摄影调研报道数据库”中,广西大化瑶族自治县七百弄山区是很重要的一个区域,我已经在这里蹲守了8年。借助无人机,我第一次全面地了解了这片极度贫困的地区。在无人机的镜头下,它的地形地貌、交通状况、村庄分布等等,一览无余。

  那么,贫困山区需要航拍哪些内容呢?随着脱贫攻坚进入决胜阶段,贫困户搬或不搬,修路或不修路,村庄消失或建设、从多到少或从少到多、从有到无或从无到有,农户从贫穷到致富,这期间的很多变迁,除了常规的地面上拍摄外,辅以无人机宏观角度的记录,会使整个计划变得更为直观、立体、全面。

  以修路为例,大化县目前还有1400多个屯未通公路,其中20户以上的屯有470个。今明两年,该县要实施基础设施大会战,让所有20户以上未通路的屯实现公路梦。对于这470个即将通路的村屯,我要选择约10个屯进行记录,通路前后出行、住房等基础设施、孩子们上学路、交通工具、村容村貌以及生活方式等等,这些必将发生很大的变化。这些内容很多可以通过无人机进行详细记录。

  而那将近1000个未修路的20户以下的村屯,它们的未来将何去何从?会消亡还是重建,村民们将搬往何处,生活有哪些改变?越来越多村屯会慢慢消失,是否意味着乡镇的重新繁荣呢?是否意味着城镇化会加快呢?无人机的画面可以将山区和城镇,甚至可以将更多的城镇和城市进行有机连接。

  要利用无人机航拍记录这些,过程相当复杂和艰难。如今,不论是城市还是山区,变化的速度都很快,从农村到乡镇再到县城,过三五年,原来的面貌会大变,因此整个拍摄任务非常紧迫。

  为此,2015年下半年至2016年上半年,我组织策划了飞“阅”广西系列报道,历时一年对广西社会经济文化发展各方面进行全方位航拍,播发了《红土地上的农业奇观》《无人机镜头下的七百弄山区》《鸟瞰蜕变中的广西新区》《千年侗寨》《八桂山川舞银蛇》《十年扬帆北部湾》《绿色海堤红树林》《旅游茶叶来扶贫》《飞“阅”广西看扶贫》等10多个系列通稿,内容丰富,画面精美。其中,《看,家乡如此多娇》,采用了创新拍摄模式,将群众第一次看到家乡航拍照片时的自豪惊叹表情融入航拍画面中,让插上科技翅膀的图片报道充满浓浓的人文情怀。

  媒体无人机报道已经常态化,摄影记者唯有“深度飞行”,飞上“调研”之路,才能飞出新的高度。3年的航拍实践,极大地丰富充实了我的“脱贫攻坚摄影调研报道数据库”。

  我的航拍经验

  3年航拍的感受,看似潇洒浪漫高大上,其中艰辛苦闷少人知。从“地上蹲”引入“天上飞”之后,采访要经历更多的艰辛,面对更多的困惑,承受更大的风险,克服更多的困难。

  大量的飞行,意味着更远距离的地上跑动和爬更多的山。2016年6月以来,我基本上每天都在飞,两年飞行总距离近8000公里,其中一半以上的飞行都是在山区里,而为了航拍,自己驾车的里程已达5万多公里。更辛苦的是,要背着比地面拍摄更多更沉的设备翻山越岭。为此,当初在选择机器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更轻巧的“精灵”。朝五晚九、忍饥挨饿是常态——早上5点起床,然后按计划前往拍摄点,返回时往往都已天黑,工作期间八宝粥、饼干、粽子等成为我的“应急食品”。

  几年的飞行,我经受了各种技能锻炼和风险考验,以下是我的一些航拍经验体会:

  定下详细的飞行程序,并严格遵守。如飞行前的检查,看看机身、桨叶是否有裂痕,电机转动有无异常,电池电量等。对周围环境的观察很重要,尤其是无人机最大的杀手——电线,由于电线高度距离很难判断,一定不要冒险在有电线的区域飞行。飞行时,要先飞到一定高度后再作其他方向的移动。有一次,我在山区飞行拍摄时,按照以往的习惯在起飞爬升的同时向前飞行,而且没有观察飞行器而只盯着显示器,结果方向出现偏差,飞机飞出距离300多米、高度180多米时撞到山上,导致坠机。

  如果飞机失联,一定不要紧张。大疆客服会提供非常准确的失联定位地图,可以帮助找到飞机。

  返航时逆风飞行,电量不足怎么办?2016年7月,我在北部湾海边拍摄红树林时,飞机在返航时遇上逆风,无论是自动返航还是手动飞行,飞机都是原地不动,此时飞机距离我还有2公里左右,高度400多米,电量仅剩约40%。情急之下,我一边操作飞机下降,一边想办法使飞机和风向错开一个角度,飞机才慢慢加速成功返航。

  飞行器电量不足强制原地降落时,怎么办?为提高航拍效率,我们总会将飞机飞得很远,受风向、高度等因素影响,有时APP会突然提醒:电量不足,飞行器将强制下降。此时飞机已经启动自动返航模式,只是飞机不会返航,原地降落。这时,可以手动控制飞机全速返航,飞行一定的距离后,取消一键返航,此时电脑会重新计算电量,剩余的电量不会再使飞机强制降落。因为飞行器在一键返航模式下,飞行的速度不是最大的。

  最好对无人机进行定期保养检测。随着飞行次数增加,飞行器的电机、线路、电池会慢慢出现老化,最好能定期到专业维修店,对无人机进行全面保养检修。

  不要逾越无人机航拍的道德红线。进入他人低空领域,应该事先沟通,这是对采访对象最基本的尊重,避免不必要的误会。最好不要在人群正上方飞行。

  “个人低空领域”即个人、家庭住所、办公场所的超近距离,如个人上空30米左右的高度范围。在这个距离范围,对方无法判断飞行器来意,不知是否有危险性,是否具有攻击性。

  2016年5月,我在广西三江侗族自治县农村拍摄春耕时,在屋顶将无人机遥控飞至数百米外的一片农田上空,当时农田里正好有一位老农在犁田。我不断将无人机的高度降低,通过显示器画面可以看到,老农停止劳作,抬头望着头顶不远处轰鸣的“怪物”。当我将无人机的高度再次降低时,老农顾不上田里的水牛,大步跑开了。有过这样的经历后,我开始注意和采访对象进行沟通,把航拍的快乐和他们一起分享,于是就有了专题《看,家乡如此多娇》。

  注意无人机航拍的法律红线。千万不要进入高铁正上方以及机场、军事管理区等禁飞区拍摄。

  对于常年单兵作战的摄影记者,无人机的便携性最为重要。

  无人机航拍的管控和未来

  随着无人机在航拍、农业等民用领域的应用越来越广泛,安全管控问题越发受到各方关注。有关部门相继出台了一系列管理办法,让无人机应用健康有序发展。

  消费级的无人机操作越来越简单,很多使用者没有经过严格的无人机操作培训。我对无人机航拍一直保持敬畏心态。虽然从事新闻摄影工作多年,按说明书也能熟练操作无人机航拍,但我仍积极参加系统、科学的培训。2016年7月,我参加新华社首次举办的专职记者无人机航拍取证培训班,取得无人机“机长”合格证,为无人机报道“按规飞行、持证飞行、安全飞行”奠定了良好基础。今年6月,又通过了年审考试。

  摄影记者不能仅仅把无人机当做一个会飞的镜头,因为它已经成为新闻摄影的智能机器人——尽管现在只能算是初级阶段,但已经开始显示无所不能的趋势。现在的无人机已经可以根据事先设定好的飞行线路和拍摄任务,自主完成拍摄;它还具有自动避障、跟踪拍摄等功能。如果不考虑传统操控飞行的要求,我们甚至可以摆脱遥控器。

  无人机技术发展迅速,续航能力、画质不断提高,微型便捷化将是大众无人机航拍的一大趋势。未来某一天(也许很快就会到来),天空中漂来一个美丽的“泡泡”,飞来一只轻盈的“蝴蝶”,它们都有可能是高度智能的“航拍机器人”。更为神奇的是,无人机可能成天游荡在空中,实现低空“卫星化”。

  可以预见的是,无人机只是新闻摄影机器人的一个工具,全景相机、运动相机(如GoPro)、VR等层出不穷,在全媒体时代,摄影记者拍摄的已经不再是单一的图片。可以预见,新闻摄影机器人时代即将来临,作为新闻摄影工作者,我们应当站在这一潮流的最前沿,去拥抱新科技新技术。

  首先要适应多元化的市场需求,熟练各种新媒体设备的应用,掌握图片视频的后期编辑技能,运用新媒体思维生产“图片+视频+文字”一体化的新闻产品,以受众喜欢的形式传播出去。

  其次,在影像的调研采集编辑上,更应加大专业化力度,提高职业素养,进行深度调研,并辅以新媒体技术。

  从数码相机到全民手机再到无人机摄影,面对专业摄影记者的空间越来越小的形势,我更坚定了构建“脱贫攻坚摄影调研报道数据库”的信念,策划、采集、归类、分析、存档、调取,我经常对图片数据进行梳理。我始终坚信,任何一个时代,有深度、厚度、温度,带着泥土芳香的作品,都深受广大受众喜爱。

  (作者系新华社广西分社记者)

(责编:赵光霞、宋心蕊)

推荐阅读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

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