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首届春晚总导演黄一鹤去世 朱时茂追忆故人

滕朝 张赫 刘玮

2019年04月09日07:17  来源:新京报
 
原标题:“没有黄一鹤 春晚可能办不成现在这样”

  资料图片 周岗峰 摄

  朱时茂、陈佩斯1984年表演小品《吃面条》。

  据中央电视台人力资源管理中心消息,央视首届春晚总导演黄一鹤因病医治无效,于4月8日凌晨2时40分在北京去世,终年85岁。

  黄一鹤出生于1934年4月,辽宁沈阳人。1949年参军后,在解放军文工团从事音乐创作;1960年转业到中央电视台,从事编导工作,创作了一千多部不同规模、不同形式和不同体裁的电视片。1983年,黄一鹤采用直播的形式吸引观众的目光,开辟了电话点播节目的专线并应用于首届春晚。随后,他担任了1984年、1985年、1986年以及1990年共五届央视春晚的总导演,并成功推出了《吃鸡》《吃面条》等经典作品,起用了李谷一、朱明瑛、蒋大为、刘晓庆、马季、姜昆、朱时茂、陈佩斯、冯巩、赵本山、巩汉林、黄宏等一批活跃于春晚舞台的骨干力量。

  朱时茂

  屡次想打退堂鼓,被黄导用“请吃饭”挽留

  新京报记者独家采访到曾在1984年(小品《吃面条》)、1985年(小品《拍电影》)、1986年(小品《羊肉串》)及1990年(小品《主角与配角》)与黄一鹤导演有过4次合作的演员朱时茂,回忆两人合作春晚小品的经历。

  得知黄一鹤导演去世的消息后,朱时茂很意外,前段时间他还想去看望他,但因为工作忙就没去成,留下了遗憾。“黄导应该是开辟了中国电视春节晚会的先河,都说后来这些春节晚会都有什么改革,其实都是沿着黄导的路子走下来的,他给全国人民送来了一份大餐,每年中国的老百姓还都希望吃到这个大餐,如果没有黄一鹤导演,这种形式可能不会延续到现在。”

  接受1984年春晚邀请后,朱时茂说,“有两次想打退堂鼓”,朱时茂回忆,当时《吃面条》在舞台上演出时有25分钟,但春晚要砍掉10多分钟,很舍不得。黄一鹤导演组织了一个“智囊小组”,成员有姜昆、马季、王景愚等人,请他们来帮忙为小品出谋划策,最终该砍掉的砍掉,就成为观众之后看到的小品《吃面条》。

  《吃面条》上春晚之前,黄一鹤请来了一些观众做试演,观众笑得很厉害。但这并不是一件好事,毕竟在那个年代,作品的意义要远比观众的笑声更为重要。所以,直到大年三十的下午,《吃面条》能不能上春晚都还没有人表态,别人都去准备节目了,朱时茂和陈佩斯还一直在等,差不多下午四五点钟的时候,两人才接到通知,赶快到中央电视台来。后来,朱时茂听内部人说,当时大家对这个小品存有分歧,最终,这个小品能够在春晚与观众见面,还是黄一鹤拍了胸脯,“有任何问题我来负责”。

  因为小品《吃面条》特别成功,第二年,黄一鹤很自然地又给朱时茂和陈佩斯这对黄金搭档发出了春晚邀请函。一开始哥儿俩还是不太情愿,但黄一鹤在电话中再次使出了“杀手锏”——“请你们吃个饭。”

  据朱时茂回忆,黄一鹤导演对1985年春晚的形式做了很大胆的尝试,将春晚舞台搬到了北京工人体育馆,但该届春晚过后黄一鹤受到一些批评,说整个春晚有点拖沓。后来,黄一鹤还做了自我批评。不过在朱时茂看来,“其实黄导也是在探索,他为后来的春晚导演提供了一个经验,后来的春晚没有一个在这种大的体育馆里做。”

  因为这些事情,黄一鹤导演给朱时茂留下的最深印象是,非常有魄力,敢作敢当,“他要是不同意的,觉得不行的,就是不行。他要觉得好的,绝不会放弃。”两人最后一次见面大概是几年前,朱时茂忘记了是在什么场合,只记得拥抱了一次,“那种有过合作的友谊,见面之后那种亲切的感觉是发自内心的。”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推荐阅读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

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