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日报:网络不该是违法广告的“后门”

崔文佳

2019年04月19日08:01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网络不该是违法广告的“后门”

以“发现美好”“记录生活”为卖点的分享类APP颇为流行。但近来有媒体发现,所谓的“美好生活”暗藏猫腻。比如,大量烟草营销信息变着花样描述游走其中。这些“情怀软文”动辄把烟草跟爱情、友情挂钩,暗暗美化吸烟行为,提升着消费者对烟草品牌的认同度。

遭到曝光后,涉事APP第一时间下线了所有提及烟草的笔记软文,认错态度不可谓不积极。然而,众所周知,公开传播烟草广告是赤裸裸的违法行为。《广告法》明确规定,禁止在大众传播媒介或者公共场所、公共交通工具、户外发布烟草广告,《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亦有相关条款。在网上大肆传播美化烟草信息,显然不是自行删帖、说句道歉就可以轻松免责的。

以更大视角看,网络平台的违法广告其实比比皆是,不仅仅是烟草广告,还集中在医疗广告、博彩广告等诸多领域,因为错误引导还造成了很多人财两失的悲剧。对这类违法广告,国家法律其实都划出了红线。然而,相较于对传统媒体严管重罚,高压之下违法广告不敢露头,对大量网络平台的监管可谓十分无力,大给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之感。

客观地说,相较于传统媒体,网络平台上的信息浩如烟海,监管起来确实费时费力。尤其如今很多违法广告早已不是“平铺直叙”,通篇下来可能难见一个“香烟”“赌博”之类关键词。不好管是客观事实,但这不是不作为的理由。必须看到,不管违法广告以何种面目出现,它们最终都会落脚于传播平台。这就意味着,打击违法广告必须要用一把尺子,围绕所有类型平台发力,谁家地界发现,谁家担责埋单。不能一头紧、一头松,导致违法广告统统跑到了网上,不减反增、愈演愈烈。

说到底,狙击违法广告的关键在于监管部门能否动真碰硬。倘若只管传统媒体这些容易管的平台,对于网络平台等不好管的对象总是“慢半拍”,甚至不曝光就看不见、不出事就不动真格,那么违法广告就不只是转移、更会壮大。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法律效力也不存在网上网下之别。应管尽管,管要严管,才能肃清违法广告的流毒。

(责编:赵光霞、宋心蕊)

推荐阅读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

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