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集合的用户生产与传播价值

何苗

2019年07月11日09:56  
 

来源:《视听》2019年第7期

摘要:移动互联网的迅猛发展,信息生产方式与传播方式的更迭,技术赋权,使受众的主动权得到极大提升,用户与媒介平台从过去的传受关系上升为相互协作的共生关系。处于认知盈余时代下的用户,基于社会驱动、技术驱动、个体驱动这三点因素,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个性化地创作和整理视频内容,通过对视频内容的筛选、优化和整合,重新组织视频内容,形成了一种新型创作模式,各种CUT版本的视频涌向市场,视频集合成为了一种新型文化产品,用户生产视频集合也成为了视频市场发展的新风向。

关键词:用户生产;视频集合;传播价值;碎片化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4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8.29亿,全年新增网民5653万。其中,短视频用户规模达6.48亿,用户使用率为78.2%。另外,2005年由美籍华人陈士骏等人创立的视频网站YouTube的推出,使UGC模式迅速进入了互联网领域的视野,在用户生产内容的模式下,网友不再只是观众,而是扮演起了内容制作者和供应者的角色,视频集合成为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一道新景观,用户生产视频集合也成为了视频市场发展的新方向。

一、视频集合概念界定及其现状

(一)视频集合概念界定

根据剪辑目的的不同,剪掉不相关的部分,把若干视频合并起来成为一个整体,即为一个视频CUT。目前的视频CUT包括一些影视作品的剪辑版本,比如某个视频的精彩片段,某位演员的个人向视频,在某些时候花絮也可以被涵盖到CUT中。与正片相比,视频CUT显得“短”而“精”。目前国内外对视频CUT这一新兴事物的研究较少,对于何为视频CUT,学界并没有确切的概念界定,而视频中的CUT版本与数学中的集合概念相似。1874年,康托尔提出“集合”概念并将其定义为,“把若干确定的有区别的,具体的或抽象的事物合并起来,看作一个整体,就称为一个集合,其中各事物称为该集合的元素,也说它属于该集合”。

前有学者提出视频集合的概念,他将视频集合概括为泛泛的内容依据一定的规则主题,聚合打包成一个个小小的集合,这种视频内容的再组织,其实就是优质内容的整合。笔者在这里进行重新梳理和概括:视频集合是指内容生产者根据一定的主题,对视频内容进行筛选、优化和整合,重新组织形成视频内容。其中,大部分视频集合由用户生产,也就是我们目前所说的UGC。

(二)视频集合现状

移动互联网的迅速发展,使传统的内容生产方式和传播方式发生更迭,原本处于被动地位的用户角色发生了巨大改变,大量用户主动参与到了视频内容生产与传播的过程中,为视频市场提供新方向,注入新活力,形成“新生代用户”。与此同时,5G时代即将来临,万物互联,视频行业正迎来更大的挑战和发展机遇。

例如在影视剧方面,观众在看《扶摇》时,可点击《扶摇》某集的杨幂CUT版,这样一来,观众可选择只看杨幂的戏份,跳过其他剧情内容。同时,也存在一些影视单集高能片段,用户可选择收看片段后再决定是否看正片。另外,在国内以靠用户内容输出的B站上,也有粉丝为偶像制作的个人向视频CUT,以及用户对某对影视CP制作的恋爱向CP视频CUT,NBA比赛中的精彩集锦,等等。一些靠用户内容输出的网站成为了视频集合的主要阵地。此类视频集合的生产者既有官方网站专业剪辑人员,也有普通用户,且后者是当下视频集合内容的生产主力军,并且,大部分视频集合是一种用户自发性的非盈利内容。

二、视频集合的创作动因

在认知盈余的时代背景下,人们的业余时间不仅可以用于内容消费,还可以用于分享创造。视频集合的用户生产者,基于社会驱动、技术驱动、个体驱动这三个创作动因,将视频作为媒介,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个性化地创作和整理,以“短”而“精”的方式,提炼有效的视频信息。

(一)社会驱动因素

移动互联网时代,人们的视听习惯趋于碎片化和快餐化,用户更愿意选取简短、有吸引力的信息内容。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截止到2018年,网络视听各领域规模不断扩大,整个行业呈现出蓬勃发展的态势,视频用户规模为6.09亿,超过40%的用户每天观看网络视频,网络视频已经成为了大众的娱乐必需品。在当下信息大爆炸的背景下,“去中心化”成为了当代信息传播的一大特点,人们对内容消费的需求越来越高,过去原本作为接收者的用户早已不再处于被动接受的地位,每一个个体都能够成为一个传播元,可以参与到内容生产和传播的各个环节,用户的内容创作需求和自我呈现的欲望也在不断提升。

(二)技术驱动因素

5G网络的超快数据传输速度和超大宽带,能让终端用户始终处于联网状态,满足网络视频不断增长的技术需求,将为未来的视频生产、观看模式提供更加良好的基础条件。多种多样的视频剪辑软件流动于市场,例如会声会影、爱剪辑、神剪手、VUE等,类似的视频剪辑软件层出不穷且操作简单,不需要专业技能就能让新手迅速掌握剪辑规则和技巧,制作出好玩有趣的视频,形成自己的个人门户频道。目前市面上的视频集合生产者大部分是非专业的技术人员,他们通过自主学习视频剪辑软件,再进行创作,技术精湛的甚至可以从UGC过渡到PGC。即使大部分用户生产者在视频剪辑方面不是权威,但是只要他制作的视频集合吸引观众的眼球,就可以将自己制作的内容展现在大众面前,形成专属于自己的内容频道。以国内为例,B站和微博就成为了视频集合的主要阵地,粉丝的自产视频成为主力大军。

(三)个体驱动因素

美国学者尼古拉·尼葛洛庞帝认为,互联网时代人人都是艺术家,艺术作品的表现和传播都能与技术得到很好的融合。视频网站的上传功能为用户提供了一个展示自我的舞台,人人都可以创作自己的作品,满足自己的个性化表达需求。当下的视频集合用户生产者中年轻用户占较高比例,他们拥有积极表达自己的诉求,渴望通过自己的视频集合作品向别人展示自己。

视频网站的用户生产者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加入自己的思想和灵感,个性化地对视频内容进行创作和整理。大部分的视频集合生产者并非视频网站的工作人员,而是基于自身的兴趣爱好来进行视频集合内容的创作和分享,他们把视频作为媒介,为喜爱的事物做出贡献,同时使自身的兴趣爱好得到发挥。用户生产者渴望通过自己制作的视频集合来寻求一种自我认同感和愉悦感。例如一些用户生产者会在视频网站上获取粉丝,这些粉丝源于同样的兴趣爱好关注了用户生产者,用户生产者与粉丝之间因为兴趣和爱好而连结在一起。用户生产者与粉丝进行交流沟通时,会慢慢形成一个兴趣社区,在兴趣社区里,人们互相交流和沟通,满足了用户的自我认同感,用户生产者也会在制作过程中和交流过程中产生愉悦感。最后,用户在上传视频集合内容后,视频网站会对内容进行审查和筛选,违规的内容将禁止上传,优质的内容会获得一些经济回报和流量。

例如,B站上就有一个充电计划,这是一个在线奖励功能,鼓励用户为喜爱的UP主“充电”,鼓励UP主继续制作原创非商业内容,提高UP主们的生产积极性。观众可购买“电池”为喜爱的UP主“充电”。除此此外,B站还在2018年推出了“bilibili创意激励计划”,加入该计划并继续创作内容的UP主可以通过视频制作获得经济收入。只要拥有1000个粉丝或100000累计播放量,就可以加入该计划。加入后,当上传的原创内容达到1000播放量时,可以在下个月开始获得奖励收入并通过贝壳系统结算。与此类似的还有微博的打赏功能。这种经济激励机制吸引了更多的用户进行创作。

三、视频集合的生产内容类型

当前的视频集合内容多样繁杂,但是大多还是以创作主体为基础建构的微内容聚合,不同类型的视频集合在内容的侧重上也有不同,以视频集合内容中的主体为界限划分,形成了单人型、双人型和多人型三种类型。这三种类型彼此独立却又互有关联。

(一)个人向的单人型视频集合

单人型视频集合主要是指用户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将视频集合的内容限定于单个人,将单人的某种类型或是某种角色的视频内容串联在一起,形成新的创作。例如在腾讯视频上播放的《如懿传》就为观众提供了“周迅CUT”版本,可以跳过其他没有周迅的戏份,观看周迅的所有戏份。B站上也存在许多用户制作的单人型视频集合,如粉丝为偶像制作的个人向视频CUT,截取偶像在某一部影视剧出现的所有戏份,或者是某一首歌、某一个舞蹈的LIVE现场视频,甚至是关于偶像的某一个主题的所有内容。

(二)CP向的双人型视频集合

双人型的视频集合通常包括用户制作的某对影视CP恋爱向视频CUT,把与两人有关甚至是无具体关联的视频内容集合在一起,进行重新剪辑和创作,满足用户对这一CP的幻想。同时,双人型的视频集合还包括某一影视剧中主角的对手戏。例如在《我们相爱吧》中,喜爱魏大勋和李沁这一组CP的粉丝就会把两人在节目中所有出现过的场景内容进行整合,做成两人的合集,甚至是将两人在节目以外的视频进行整合,做成一个有剧情线的双人型的视频集合。

(三)主题向的多人型视频集合

多人型的视频集合范围较广,视频集合的内容不再局限于单个人或者是两个人,而是将范围扩大到了三人以及三人以上。用户会为某个特定的主题进行相关的视频整合和剪辑,比如影视剧里的一些精彩片段CUT、预告,以及体育比赛中的精彩集锦,等等。这种多人型的视频集合指向性较低,视频的主题和内容也比较广泛。

四、视频集合传播的正价值与负价值

用户生产的视频集合内容的传播价值,既有正价值,也有负价值。传播的正价值在于用户生产的视频集合广受追捧,点击量可观,同时也实现了对视频用户的精准传播。但在全民生产的时代,视频集合在内容生产、监管审核等方面还存在一些问题急须解决。例如,一些视频集合解构了视频内容原本的意义,导致观众在收看视频集合时产生了价值偏向。同时,在视频集合中还存在着大量的侵权行为,一些用户版权意识较差,将一些通过非法渠道获取的视频内容进行创作。

(一)视频集合的传播正价值

1.长尾效应下视频集合播放量可观

美国学者克里斯·安德森曾详细阐释了长尾理论,一些看似需求极低的产品,虽然只是需求的尾巴,但是积累起来也能带来与畅销品一样的利润。视频集合更加符合当前网友碎片化、快餐化、移动化的视听习惯,而今天这些类型多元的视频集合就构成了视频内容市场中的“长尾”,积累起来也能带来与正片相同的传播效应。长尾效应下,一些视频集合持续发力,传播的热度和广度甚至高于正片。例如,一些受众在未观看正片时,点开观看了某部影视作品的视频集合,成功地被视频集合抓住了眼球,吸引受众回看正片,这样就使视频集合与正片产生了协同效应,成功吸引较大的流量。

2.内容垂直化下的精准传播

用户生产的视频集合内容多样,但大多数是基于用户自身的兴趣爱好而进行剪辑和创作的,在剪辑视频时也尽可能从多样的视角出发,因此能够做到内容垂直化,快速吸引一些与自己有着相同兴趣和爱好的用户,形成一个活跃的兴趣社区。用户生产者改变视频平台死板的视频分类,对自身创作的视频集合重新定义标签,让观众能迅速找到自己想看的视频。一方面,它为视频网站提供了更多短而精的内容,另一方面也满足了观众的多元化需求。

(二)视频集合的传播负价值

1.后现代主义理论下的内容解构

后现代主义是20世纪末西方最具影响力的文化思潮,它推崇反中心、反理性、消解崇高、戏谑生活,抛弃宏大叙事。进入21世纪,随着互联网等高科技的快速发展,后现代主义在中国进入了高潮,形成了一种新的互联网审美文化,强调感性和个性,多样性和多元化,否定统一性和整体性。

部分用户生产者在生产视频集合时,会将原本的视频内容进行重新剪辑,加入自己的想法,选择需要的视频内容,过滤掉不需要的内容,甚至是加上其他元素的视频内容。但这种行为就会使视频内容原本的意义被曲解,甚至是逻辑思维被打乱,弱化内容原本的完整性。例如在一些影视剧CUT里面,只观看自己喜爱的角色的戏份时,会弱化整部影视剧的剧情完整性和逻辑性,降低了影视作品的艺术性,使观众在收看时无法弄清剧情的前因后果,甚至是产生歧义。

2.视频集合侵权行为频现

自2017年以来,政府主管部门对视频内容频频出手。2018年3月,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了一份特急文件,进一步规范网络视听节目传播秩序,坚决禁止非法抓取、剪拼改编视听节目的行为。目前,国内用户获取和传播视频内容的渠道多样且便捷,大部分用户的版权意识较差,在生产视频集合时,常常会忽略版权这一重要问题,从而将一些通过非法渠道获取的视频内容进行创作。同时,大量的视频集合用户生产者成为了视频平台内容生产的主力军,每天都会有海量的视频集合作品上传到网络中,这也为视频审核带来了巨大压力。并且,由于把关人缺失、审核力度不够等原因,大量的侵权行为仍然存在。

五、结语

作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新景观,视频集合是基于移动互联网诞生的新型文化产品。短小精悍的视频集合迎合了时下快节奏的生活,适应当前碎片化、快餐化、移动化的阅读习惯,让用户既不会因为视频内容时间太长而感到疲惫,又符合新时代用户的业余生活模式。简单便捷的视频集合成为人们获取信息的另一种渠道和方式。一些视频网站作为开放的平台,依靠用户内容输出来运营,用户的加入激活了视频产业链,也为平台持续的内容输出提供了巨大的保障。但目前的视频集合依旧存在着缺乏自身创新内容、大量侵权等问题,需要加强用户生产者的原创内容生产,以及形成健全的版权规范机制。

注释:

韩桂玲.如何从集合论观点看待数学教学[J].学周刊,2015(23):223.

参考文献:

1.朱庆华等.新一代互联网环境下用户生成内容的研究进展与应用[M].北京:科学出版社,2014.

2.[美]克莱·舍基.认知盈余[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

3.王孙郁.从用户生产内容到视频兴趣社群的建立——视频网站发展方式的研究和探索[A].工业设计研究(第三辑)[C].工业设计产业研究中心,2015:4.

(作者单位: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新闻与文化传播学院) 

(责编:赵光霞、宋心蕊)

推荐阅读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

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