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围剿"加密货币Libra Facebook怕了吗?

陶凤 杨月涵

2019年07月16日06:51  来源:北京商报
 
原标题:“围剿”Libra

  对于Facebook的加密货币Libra,监管开启了穷追不舍的模式,就连其他的大型科技公司也有可能因此遭遇“横祸”,从而失去发行数字货币的权利。更重要的是,对于Libra的批评早已不局限于美国,多国央行夹击,各路人马齐齐声讨,隐私、洗钱、消费者保护等质疑扑面而来。然而庞大如Facebook,老道如扎克伯格,听证早已不是难题,更何况,美国本就不是Libra的核心目标。

  笼子

  如果提议得以通过,监管机构可能“一竿子打死一船人”。当地时间14日,路透社报道称,美国国会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的民主党议员们已经传阅讨论一份旨在阻止大型科技公司提供金融服务或发行数字货币的提案。

  “大型科技平台不得建立、维护或运营那些被广泛用作交换媒介、记账单位、价值储存或美联储理事会定义的任何其他类似功能的数字资产。”该提案提到。

  根据提案,一旦在监管范围内的科技公司违反此类规定,那么该公司就将面临每天100万美元的罚款。在提案中,大型科技公司被描述为一家主要提供在线平台服务的公司,年收入至少250亿美元。

  Facebook中招无疑。举个例子,几天以前,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刚刚给Facebook开出了一份50亿美元的罚单,但这一数字却仅占Facebook去年收入的9%。单从收入上看,不安分的Facebook一定被划进了监管名单。更重要的是,这份提案几乎为Facebook量身定做。

  上个月,Facebook加密货币项目Libra白皮书正式公布,宛如打开了潘多拉魔盒,自那以后,批评的声音就没断过。因此这一提案也被解释为针对Libra推出的解决方案,且意味着在Libra引起的讨论越来越大的同时,美国对这一领域的监管范围也可能再次扩大。

  但“Facebook们”的希望或许并没有完全熄灭。路透社的报道提到,此类大范围的提议可能引发积极支持创新的共和党议员的反对,难以获得足够的支持票在众议院过关。即便提案获得众议院批准,也要过参议院这一关,难度可能更大。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国会计划在7月16日和17日对Libra项目举行两场听证会。

  围攻

  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Facebook稳如泰山,但声讨却一浪高过一浪。2日,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4名民主党议员便联名向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等高管致信,要求后者立即停止开发Libra及数字钱包Calibra。在他们看来,Libra及Calibra可能会建立一个总部设在瑞士的新的全球金融体系,旨在与美国的货币政策和美元抗衡。

  不管这种说法是不是事实,影响却已经出现。当地时间1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他不喜欢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随后话锋一转,矛头直指Libra。按照特朗普的说法,Libra几乎没有可靠性。“在美国,只有唯一的货币美元,它空前强大,既可靠又可信赖。”

  而在特朗普发声的前一天,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也坦言,目前美联储已经成立了一个特别小组研究Facebook的加密货币,同时他还提到,Facebook的Libra计划无法向前发展,除非它消除了对隐私、洗钱、消费者保护和金融稳定的担忧。

  美国两大机构已经对其发起攻击,但这还只是Libra受到的众多指责中的一小部分。几天前,中国央行办公厅主任周学东直言,不管是法定货币,还是近年来出现的虚拟货币,有一点是形成共识的,即一定要接受监管,比如反洗钱、反恐怖融资、信息保护等方面的监管。此外,英国、印度、新加坡、泰国、日本、韩国、俄罗斯、法国乃至欧洲央行执行委员会、国际清算银行都对Libra表达了担忧。

  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原司长盛松成等人于近日发文分析称,Libra被叫停的原因在于它将影响非储备货币国家的货币主权地位;缺少透明稳定的运行机制,进而威胁金融稳定;削弱货币政策的有效性、扰乱经济调整周期。

  “我不太喜欢他们所做的事情,我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错误。”近日,美国亿万富翁、科技企业家马克·库班就曾直言,按照他的说法,他并不担心Libra对美国市场的影响,而是更加担心其在全球层面产生的影响:“在全球范围内,在那些法制不健全、政治不稳定或货币不稳定的国家,这可能是危险的。”

  但对于监管的表态,财经专家肖磊从另一个角度进行了解读。肖磊认为,美国监管方面的举动更像是一种监管权的博弈,本身存在一定的政治因素,一旦由他们来管,所获得的相应的资源及预算也会增多,而且众议院体现的就是民众关心什么,因此也要借Libra刷存在感。另一方面,美国很难扼杀创新,Libra的发行既没有涉及违法,也没有说一定要在美国推出,这就意味着美国可能根本没有管理权,美国更想要的是与其扯上关系。

  破题

  Facebook怕了吗?在给北京商报记者的回复中,Facebook引用Libra业务直接负责人大卫·马库斯的声明称,他们致力于与监管机构、央行和立法者协作,以确保Libra解决现有金融体系一直在打击的各种问题,特别是洗钱、恐怖主义融资等问题,Libra将会继续积极地与监管部门就这些问题进行接触。

  Facebook的从容不是强装出来的,美国的围追堵截虽然严重,但或许这片市场根本就不是Facebook所在意的。Libra那份长达29页的白皮书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Libra的诞生是为了让全球所有人,不论贫富,只要有一部智能手机,就能使用方便快捷、成本低廉且安全可靠的金融服务。

  即便面向全球所有人,也要有一个侧重,这个重点就在于那些传统银行够不到的地方。此前,北卡罗来纳大学格林斯伯勒分校管理学教授Nir Kshetri发文称,在通货膨胀率高、利率高和汇率不稳定的经济体中,包括Libra在内的加密货币对消费者和企业具有吸引力。

  在Kshetri看来,Libra受到了西方政府官员和媒体评论员的大量批评,但Libra并不是针对他们的。事实的确如此,对欧美人而言,在庞大高效的支付体系之下,PayPal和Venmo等快捷交易的方式太过平常,多一个Libra不多,少一个Libra不少。

  但对于很多发展中国家,常规的金融服务则处于相对落后状态,很多人或许都没有一个银行账户,而Libra的未来就在这里。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跨境汇款的平均费用约为7%,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汇款收费高达10%。值得注意的是,Facebook已经拉拢了Mastercard、PayPal、PayU等29个合作伙伴,而在Facebook的计划中,合作伙伴的数量预计在2020年上半年扩展到100个左右。

  “这对发展中国家来说是最简单的解决方案。”斯特恩商学院经济学教授、电子商务和支付系统专家Nicholas Economides曾如此说道。肖磊也认为,Libra更强调的是普惠金融,跟比特币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至于Libra可能带来的影响,肖磊认为,监管对Libra的担心是非常正常的,但这里面包含了一个隐藏的前提,就是已经想要将其纳入监管。就像开饭馆,监管说你可能会有不干净的东西,这并不意味着反对你开饭馆,相反是要批准,要使对方符合监管。事实上,世界黑市主要用的都是美元,相比起来,Libra更加透明,这就像一个博弈,双方必须通过这种互动达到平衡。但另一方面,也意味着Libra可以推出,不过节奏或者发展速度都可能不如想象中的快。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推荐阅读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

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