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城晚报:应该怎么拍灾难片

一大波

2019年08月12日07:13  来源:羊城晚报
 
原标题:应该怎么拍灾难片

  鉴定对象:《上海堡垒》

  跟《流浪地球》一样,《上海堡垒》是科幻片,但同时也是灾难片。这便决定其剧本的创作关键在于两点:一,塑造出让观众感同身受的末日感;二,让观众为末日中英雄的选择燃一把热血,洒一把热泪。很遗憾,这两点《上海堡垒》都没有做到。

  影片一开始便迅速地交代了世界观背景:这是一个太空能量源“仙藤”流行的时代,原本地球各大城市都有“仙藤”,但在外星敌对力量的抢夺下,人类只剩下上海这最后一个堡垒……听起来还是挺末日的,但影片具体是如何展现的呢?确实,影片很努力地拍了好几场外星生物“捕食者”攻击地球的灾难场景。但与此同时,这种末日紧张气氛却被身为主角的少年战士们的主线剧情完全消解了——值此全人类生死存亡之际,他们却奇异地处在一种不紧不慢的夏令营式浪漫氛围中,训练之余泡泡吧,或跟暗恋的女上司来个心跳偶遇。

  这并不是说,末日题材的灾难片就不要体现生活了。恰恰相反,那些受欢迎的同类影片如《后天》《2012》都有不少生活化的细节,以体现极端情境下被浓缩的人类本能和人性善恶面。这一点,《上海堡垒》似乎也试图学习,譬如片中有类似“爱一个人,就要像生命只剩五分钟那样用力”的独白。只是,缺乏有力的剧情支撑,这种鸡汤式台词终究无法引发观众内心任何波澜。

  事实上,《上海堡垒》十分依赖旁白与独白,时而用来交代剧情,时而用来阐释角色内心。在号称自己运用了多少高科技特效镜头的同时,其剧本创作的手段竟如此贫瘠匮乏,这种对比难免让人失望。

  更令人失望的是片中角色的牺牲。牺牲,通常是末日题材的影片中,人类为了追求更高的理想或更深沉的爱,所作的一种超越自身生存本能的选择。简单说来,这种戏份通常会让观众震撼、感动甚至落泪。但《上海堡垒》的牺牲戏份却令人发笑,因为片中很多角色的死亡,从逻辑上来说都是可以避免的:比如受伤不重的指挥官,非得按下建筑的自毁按钮,跟已经动弹不得的敌人同归于尽;比如早就将战斗的指挥权移交给年轻人的高层领导,非要等着敌人空袭,就是没想过早点撤离……这些毫不合逻辑“强行牺牲”,简直就是侮辱观众智商。

  更不用说片中这场保卫战的战术思路有多么逻辑混乱了。原本的目标是保卫“仙藤”,但“仙藤”又是供给“泡防御”和“上海大炮”的能量源,因此要保住“仙藤”就要先保住“泡防御”和“上海大炮”,但“仙藤”能量不足因此“泡防御”和“上海大炮”不能同时启动……就问你晕了没!如此婆妈纠结的设定,还让人怎么入戏怎么震撼怎么感动!

  说到底,《上海堡垒》从世界观体量来说,就适合做一个末日背景的暑期档专供爱情片:在小科幻的背景下,看鹿晗演一场“少年维特的烦恼”。但不知是否由于资本的诱惑,滕华涛最终产生了远远超越其能力的野心。影片之不合格,不仅仅是从灾难片的维度来说。更严格一些,这样的剧情就不能被称之为一部合格的电影。

  (《应该怎么拍灾难片》由金羊网为您提供,转载请注明来源,未经书面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版权联系电话:020-87133589,87133588)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推荐阅读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

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