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出版和策划机构押中诺奖 寻找优质作者考验出版人眼力

杨雅莲

2019年10月14日13:24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原标题:□本报记者 杨雅莲

10月10日,瑞典文学院宣布,将2018年、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分别授予波兰女作家奥尔加·托卡尔丘克、奥地利作家彼得·汉德克。消息一公布,出版人、媒体人、读者瞬间沸腾。

目前,托卡尔丘克中文作品包括《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太古和其他的时间》两部,由后浪出版公司引进、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汉德克中文作品多达9部,包括《骂观众》《缓慢的归乡》等,由北京世纪文景公司引进、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得知作者获奖后,后浪、世纪文景上上下下处于喜悦与忙碌状态中,“今晚注定睡不着”“连夜赶到印厂去催印”……曾经的辛苦付出,终于等来回报。

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于朋友圈转发诺奖相关信息时,出版人、媒体人纷纷恭喜后浪、世纪文景等机构。毕竟,寻找优秀图书选题和作者资源,非常考验出版人的眼光、前瞻力。

诺奖消息公布的第一时间,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公众号“世纪阅读”即进行推送:“彼得·汉德克获2019诺贝尔文学奖:他的9部作品在世纪文景。”世纪文景新浪微博发布“恭喜彼得·汉德克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激动!”消息发布后,于当晚10:31分再次更新,第一句就是:“今晚注定睡不着,同事都在办公室加班。”

对于出版选题策划领域新秀后浪来说,这绝对是一件大事情,公司员工都很激动。大家都很期待托卡尔丘克获奖,但又不敢奢望。在接受《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采访时,后浪编辑石儒婧解释:“不是因为托卡尔丘克不值得这个奖,是我们不敢奢望这种好事会落到我们头上,但是真的发生了!据我所知,有同事在地铁上得知消息后一顿暴哭。还有同事刚好在饭店点餐,突然得知托卡尔丘克获奖,餐都顾不上点,跟等待点餐的工作人员说‘我们的作者得诺贝尔奖了’,因为没有做任何准备,公司营销人员临时建了一个‘诺奖奋战小组激情加班群’,连夜编辑微信、微博文案等。库存图书不够,印务人员连夜赶到印厂去催印。”

这份狂喜,世纪文景早在2006年就尽享过。那时,刚刚成立4年的世纪文景,喜遇奥尔罕·帕慕克获得诺贝尔文学奖。13年后,世纪文景再次迎来一个不眠之夜。从2009年开始,世纪文景即开始引进汉德克的作品,这份坚守不仅换来许多专业读者的认可,也得到诺奖评委的印证。记者于10月11日拨通世纪文景总经理姚映然的电话后,隔着手机依然能感受到她的欢快与喜悦。对于汉德克获奖,姚映然坦诚地说,并没有想到,毕竟前几年对他期待很高,但一直没有消息,没想到在今年却有了回响。世纪文景还引进过其他几位诺奖热门候选人的中文版作品,比如阿根廷作家塞萨尔·艾拉,被誉为是博尔赫斯的继承人。对他们,世纪文景同样非常期待。

读者秒购相关作品

诺奖公布后短时间内,当当、京东等网上商城快速反应,在醒目处立刻更新托卡尔丘克、汉德克简介,增加“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字样。比信息更新更加快速的是,两位得主作品的销售情况。记者注意到,诺奖刚刚公布时,在京东自营店仍可以购买到两位得主作品,然而很快就显示出“预订”字样。

京东图书数据显示,诺奖揭晓后仅20分钟,托卡尔丘克的作品《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的销量就达到前一周销量的600倍。对于秒购到两位得主作品的读者,事实上也无法按照以往的速度收到图书。记者于诺奖公布后马上下单的几部相关作品,直到10月13日依然显示“商品备妥之后,配送小哥会尽快送达您手中”的待发货或者配送中状态,可见图书的抢手和紧缺程度。

不管是尚年轻的托卡尔丘克,还是拥有广泛知名度的汉德克,两人得奖都不算爆冷门。中国读者对汉德克更为熟悉,尤其喜欢他那部挑战传统戏剧观念的剧作《骂观众》。孟京辉等话剧导演,一直视汉德克为偶像。姚映然说:“2016年,汉德克曾经来过中国,在上海、乌镇、北京出席过多场活动,与读者有过密切交流。他本人的风趣、幽默,给读者留下了深刻印象。”

邀请汉德克中国行,世纪文景花费了很长时间。汉德克目前长居巴黎郊区,不用邮件,版权编辑同时与汉德克太太、德语出版方代表多次邮件沟通,责任编辑陈欢欢还拜托在巴黎的朋友上门拜访。刚接到邀请后,汉德克即表现出强烈的兴趣。“汉德克作品的口碑与市场反响,在中国表现很好,《骂观众》《守门员面对罚点球时的焦虑》《缓慢的归乡》等代表作较受欢迎。”姚映然介绍。目前,9部作品都在紧急加印,很快会分期分批发货。

更多新作会陆续上市

得知诺奖消息后,同样惊喜的是浙江文艺出版社、山东画报出版社。诺奖公布后,浙江文艺出版社上海分社社长曹元勇就在朋友圈里骄傲地宣布,托卡尔丘克两部力作《糜骨之壤》《怪诞故事集》版权已于数月前花落浙江文艺出版社上海分社。其中,《糜骨之壤》同名电影获2017年柏林电影节金熊奖提名,《怪诞故事集》系作者的最新作品,目前翻译家正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连夜工作。

在诺奖开奖前一天,浙江文艺出版社刚刚在北京召开“诺贝尔文学奖作家高峰对谈”,邀请到莫言与勒·克莱齐奥出席。作为活动的重大环节,浙江文艺出版社最新出版的26卷本《莫言作品典藏大系》发布。托卡尔丘克获奖对浙江文艺出版社来说可谓双喜临门。

除《糜骨之壤》《怪诞故事集》两部外,托卡尔丘克荣获布克奖的《云游》,已由后浪引进,即将与读者见面。

山东画报出版社引进的则是托卡尔丘克的绘本《遗失的灵魂》。目前,该书已经下印厂,下月有望上市。张桐欣是该书责任编辑,听到托卡尔丘克获奖消息时,张桐欣正陪孩子下飞行棋,惊喜无以言表。从译者龚泠兮那儿得知消息后,张桐欣第一反应是“这是真的吗?是不是作家重名?”拜托译者反复确认后,张桐欣接近晚上9点时发了一条朋友圈:“社里新签的绘本文字作者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了!天呐,太惊喜了!”

多年积累方有如今成就

对于出版机构来说,如何寻找优秀选题、作者资源可以说是第一位的。谈到此方面经验时,姚映然介绍,世纪文景非常看重作家以及作品是否具有鲜明的特色:“我们在意的是作品是否具备文学性、大众性,以及能否引发中国读者共鸣。”

经过10多年的经验积累,目前世纪文景的文学编辑倾向于选择那些现代感比较浓厚、对所生存的星球有强烈关怀、绝非无病呻吟的作品,并且书中要有作家独特的见解,能够引发读者深入思考。另外,世纪文景在选书时还会借助一些专业的力量。比如,作为《汉德克作品集》的主编,北京外国语大学德语系教授韩瑞祥非常了解汉德克,对他的作品有深入研究。姚映然说:“他们的深厚学养对我们帮助很大,可以让我们少走一些弯路。”

近些年,诺奖得主里面中小语种作家有增加的趋势。世纪文景于2006年诺奖宣布之前签下帕慕克的《我的名字叫红》,并将之翻译出版。十几年来,世纪文景已经引进帕慕克的多部作品,每部作品起印量均在5万册以上,《我的名字叫红》发行量甚至超过50万册。帕慕克获得诺奖后,令很多出版人艳羡,有人甚至预言,小语种文学翻译出版有望成潮。

作为托卡尔丘克中文版作品的编辑和读者,石儒婧非常希望未来能够有更多小语种经译介和推广,进入国内读者的视野。

获奖有助于图书走进大众视野

山东画报出版社此次意外押中诺奖,得益于该社的“大小童书”项目。“大小童书”创办时间不长,秉承“大人的童年时光、小孩的成长时刻”理念,在挑选童书方面一直精挑细选,侧重作品是否直抵人心。

托卡尔丘克的绘本《遗失的灵魂》,小孩子阅读起来存在一定难度。张桐欣介绍:“本书是献给青少年的,也是献给大人的。作者获得诺奖,让这本书走进大众的视野,对之后的推广非常有益。去年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上,我社社长李文波在国际馆展区发现了这本书,他感觉这本书图画风格独特,有视觉效果,故事结构和叙述方式也与众不同,整个作品有一种东欧的地域文化气息。后来回到社里,李文波社长研究后发现这本书获得过各种奖。”

与波兰出版方反复沟通后,山东画报出版社签下协议,并于今年9月25日拿到电子版。译者较为资深,曾经翻译过《希姆博尔斯卡信札:写给文学爱好者的信》。张桐欣说:“虽然刚开始在童书市场耕耘,但山东画报出版社有着丰富的图文书出版经验,‘老照片’系列、《中国时刻:40年400个难忘的瞬间》以及今年刚刚推出的《中国》,都很受认可。长期受企业文化熏陶、影响,再加上社领导的鼎力支持,相关编辑才有做好童书的决心。因为刚刚涉及童书领域,我们平常会格外关注行业媒体对此领域的相关报道,所关注的话题大多较为及时、前沿,我们能够从中学到许多宝贵经验。目前,虚心的学习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责编:赵光霞、宋心蕊)

推荐阅读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

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