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站复活、B站出圈,二次元江湖再起波澜

白金蕾

2020年01月09日07:58  来源:新京报
 
原标题:A站复活、B站出圈,二次元江湖再起波澜

  岁末年初,哔哩哔哩(下称:B站)选择用一场跨年晚会来告别成立的第十年个年头。从《魔兽世界》的开场舞表演,到《哈利·波特》交响乐,再到退伍军人合唱团集体演绎的《亮剑》主题曲《中国军魂》,这场没有完全依靠流量明星助阵的自制晚会,刷屏了年轻人的朋友圈。

  数据显示,B站的跨年晚会直播同时在线观看8000万,截至目前总播放量超过4300万次。“欠B站一个会员”“去B站补课”等说法在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上发酵。B站股价甚至因为这场演唱会迎来三连涨。

  虽然成立十年的B站仿佛一夜间迎来爆发期,但一场晚会并不能掩盖B站所面临的内、外部挑战。“B站的赛道没有任何问题,生态也是健康的,但战略并不清晰,管理体系、运营能力、算法能力与头部互联网公司都差几个身位,员工也非常佛系、朝九晚五,我虽然是B站的日活用户,但股票不推荐”,一位二级市场互联网分析师告诉新京报记者。

  “分管直播的领导好像不懂直播,8亿元买的S赛版权做不好就是‘烫手山芋’,过分依赖游戏发行,而适合B站发行的游戏又相对有限,比如《重装战姬》内部预计流水过亿,实际只有两三千万”,另一位券商分析师告诉记者。此前,新京报曾独家获悉,B站以8亿元价格拍得英雄联盟(LOL)全球总决赛(S赛)中国地区三年独家直播版权,其他参与竞拍的企业还有快手、斗鱼、虎牙等。

  除了内部在管理体系、运营和算法上需要补课外,B站还面临二次元弹幕网站Acfun(下称:A站)复活的压力。A站在被快手收购后,不但换了核心高管、技术团队,还得到和快手打通账号体系的导流,同时底层技术构架也得到优化,其在上个月初发布的“聚集年轻人的硬核二次元文娱社区”的定位,大有与B站刚正面的意味。那么,在B站不断破壁出圈,A站得到快手加持后,二次元社区到底还是不是一门好生意?

  A站和B站:古早时代的两个“小破站”

  2009年6月26日,一位网名叫9bishi的“准90后”在电脑前按下了发布按钮,B站的雏形mikufans正式上线,半年后mikufans更名为B站。9bishi是B站创始人徐逸,他创建mikufans个人站点是由于对二次元内容的喜爱,也因为当时二次元用户的聚集地A站不稳定,偶尔会宕机,徐逸曾戏称B站是A站的备份。

  A站恢复稳定的2010年,却被创始人Xilin以400万左右的价格出售。这次交易的实际买家是原杭州边锋武汉分公司的总经理陈少杰,他在孵化A站“生放送”直播的基础上,创立了游戏直播平台斗鱼,并独立运营。“A站是抱养的,孵化了斗鱼这个亲儿子”,一位在斗鱼工作多年的老员工评价称。而在另一位A站前高管看来,A站当年就是一个烂摊子,根本养不活。

  同样在2010年,徐逸辞职投入B站工作,也是在这一年,现在的B站CEO陈睿成为B站的用户,每天上B站成为他工作之余的快乐时光,他当时任职的公司是金山软件。到了2012年,B站的各项数据已经超过A站,其中B站的PV(页面浏览量)是60万,A站只有30万。

  虽然同是二次元社区,但A站和B站的发展却迥然不同。内容上,A站更加垂直和聚焦,一直采用UGC模式;B站则在开放注册后,从单纯聚焦二次元领域,逐渐发展成Z世代(1995-2009年出生的人)社区,同时除了UGC内容外,B站也引入正版番剧(日本连载动画剧),涉足自制。商业化方面,A站虽然率先发力直播,并孵化了斗鱼直播的前身“生放送”,但缺少其他商业化变现途径;B站虽然早年立下不做贴片广告的誓言,但后期尝试了效果广告、大会员、直播和游戏分发等多种商业模式。

  另一个差别在于,B站的高管团队相对稳定,管理思路比较一致。而A站则经历了多次“卖身”,从早期的陈少杰,到奥飞动漫董事长蔡冬青、晶合思动的创始人杨鑫淼,再到引入阿里系投资,最后于去年被快手全资收购,这期间A站的主要管理人员几经更迭,对A站的管理理念也多次变化。

  上述原因间接决定了两家公司的经营业绩。A站被中文在线投资时披露的财务数据显示,其2015年的营业收入约为364万元,净亏损1.13亿元,其2016年前9个月营业收入约为71万元,净亏损1.46亿元;资产总额约3626万元的A站,总负债高达1.48亿元。B站的招股书则显示,2015年、2016年、2017年其净营收分别为1.31亿元、5.23亿元、24.68亿元,2016年、2017年的净营收增幅为75%、372%。

  一位二次元领域资深从业者告诉新京报记者,A站一直比较讲“情怀”,“坚持不向用户收费”,商业化运营十分有限。而B站则在移动游戏、广告、直播和增值服务等领域多点开花。“现阶段二次元领域动画、漫画更加利于吸引用户,但变现能力有限,通常以游戏、直播业务完成收割,但A站空有前者的黏性,没有后续的收割。”

  A站复活:能否补上失去的十年?

  2018年6月5日,快手和A站方面均向新京报记者确认,快手已经完成了对A站的全资收购。根据A站股东中文在线当时的公告,其以1.4亿元的交易对价向快手出售A站13.51%的股权,由此推算,A站当时的估值约10.36亿元。

  收购消息发出,微博热搜沸腾,“萝莉和大叔的联姻”成为这一收购的代名词,那么快手到底是不是可以托付终身的良人?一位接近A站的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快手在收购前就很有诚意,不但给A站借了“过桥贷款”支付带宽费用和员工薪资,更用了一年时间在组织结构、底层技术上对A站进行重构,“试问有哪个企业收购来资产后,可以一年不要KPI,只补课?”

  收购整整一年后,2019年6月18日,快手任命文旻为A站负责人,随后又给了文旻快手二次元负责人的职务,潜藏打通A站和快手二次元垂类的寓意。文旻曾任职网易文学漫画事业部副总经理、网易LOFTER部门总经理、网易战略研究用户研究总监。

  前述A站早年高管表示,从目前的结果看来,A站的大部分核心管理团队、职能团队已经换成文旻在网易动漫的团队,而大部分技术、产品等人员则采用快手原生团队,而运营团队则部分保留A站原生团队,原因是二次元内容运营有一定的门槛。

  任职半年来,文旻重点工作是UP主(上传视频的内容生产者)生态的建设,以及为了维护UP主生态而开启的商业化、直播等业务,同时在暑期引进了一些番剧。2019年12月,A站发布了新的品牌定位,并计划在2020年扶持20位百万粉丝级别的UP主。

  文旻上任后,A站曾经两次发布运营数据。2019年7月,A站视频类UP主数量环比增长45%,日弹幕总数环比增长55%,A站的打赏行为总数环比增长88%,UP主粉丝数环比增长128%;2019年10月的累计UP主数量相较于2019年5月增长了45%,累计稿件数量增长32%,播放次数增长88%,播放时长增长43%。

  需要注意的是,A站公布的数据全部是增长率,而非具体的数值。上述接近A站人士称,快手对A站暑期计划事实上是有考核的,没有发布具体数据,是因为没有达到预期。“快手组织构架上,文旻也并未得到VP(副总经理)职位,在快手AcFun的管理者一栏中也并未列出任何人。”该接近A站人士称。在去年12月文旻接受采访时,也没有直接回应快手对A站的KPI要求到底是怎样的。

  在采访中,文旻称,A站已经在进行一些商业化运作,目的是给UP主赚钱的想象空间,比如快手的信息流广告、电商和直播,还有会员付费等视频网站通用的营收模式。但横向来看,即使是发展了十年的B站也未实现盈利。

  不难看出,A站对于快手的营收意义十分有限,甚至是需要长期补贴的。但A站可以帮助快手抓住黏性较强的二次元圈层,这是快手用户中相对稀缺的,也有助于快手了解更年轻群体的圈层画像。“A站针对的是相对硬核的二次元用户,快手二次元则是针对泛二次元用户”,文旻说。

  除此之外,快手收购A站也意味着对长视频的布局。未来A站会投资长视频内容,也会进行联合自制,这将帮助快手切入长视频领域,多了一个与头条系竞争的砝码。

  B站出圈:发展迅速,仍有隐疾

  除了跨年晚会外,B站近期最受关注的还有其以8亿元拍得S赛中国地区三年独家直播版权。据了解,此次S赛版权的起拍价格是4亿元,快手的目标价位是5亿元,而斗鱼、虎牙则和企鹅电竞形成联合体,共同出价6亿元。不少圈内人认为,赛事用户打赏、转化情况不高,可能是几大直播平台并未再加码的原因。

  B站的营收主要来自四大板块:移动游戏、直播和增值服务、广告和电商、其他,最近一季度(2019年三季度),分别为9.33亿元、4.53亿元、2.47亿元、2.26亿元,直播位列第二。

  陈睿称,虽然一直没有公布直播数据,直播的业务一直保持着100%左右的增长。“B站没有在外面去挖特别大的主播,也没有花太多的经费在直接的竞争上,但我们的直播业务仍然是非常健康地在发展。”陈睿说。

  但B站的直播业务是否真如陈睿说的那么健康?多位受访人士向新京报记者介绍,B站的直播业务在付费率、产品逻辑、运营配合上存在不足。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在推出订阅流功能时,最早着手开发的并不是核心的视频业务团队,而是直播业务团队。最直接原因在于负责产品的VP不够强势,而负责直播的人是个急性子的“猛将”,直接向陈睿申请开辟新业务。

  “B站直播的分类逻辑并不清晰,比如PC页面,用户很难找到自己想看的内容,这种产品设计对有明确目的和游离用户都吸引不足”,一位直播行业资深从业者称。而一位从事游戏赛事运营的人士则说道,“全部超5000位员工,分工重合严重,‘抢活甩锅’技术一流”,在B站拿下S赛独家直播权时,甚至有B站员工直言,“花大价钱买来的,做好做不好都是锅。”

  对于这些问题,陈睿也在采取措施,2018年B站开始强化末位淘汰机制。

  让B站开始押注直播的原因,是用户增长的压力,也来自对营收过度依赖直播的担忧。

  B站一度被看作是一家披着视频网站外衣的游戏公司。很长一段时间内,游戏收入占B站总收入高达80%以上,并且极度依赖单一游戏《命运-冠位指定》(Fate/GrandOrder)。这款已经上线三周年的游戏,依然在支撑着B站的营收。

  “(B站)过分依赖游戏发行,而适合B站发行的游戏又相对有限,比如《重装战姬》内部预计流水过亿,实际只有两三千万”,一位券商分析师告诉记者。

  陈睿则在三季报后的分析师会议上称,目前B站有30款游戏储备,其中8款拿到版号。由于游戏市场的整体增速强劲,以及市场对年轻人游戏供给的不足,陈睿称在未来两到三年内,对B站的游戏业务持乐观态度。

  另一个不能忽视的事实则是,B站依然没有实现盈利。2019年三季度,B站总营收达18.59亿元,同比增长72%;净亏损4.07亿元,同比扩大66%。财报发布后次日,B站股价盘中一度下跌7.33%至15.18美元每美国存托凭证,收盘时回升至15.73美元每美国存托凭证。

  作为一个最初以二次元为核心调性的社区,B站也面临从小圈层向大众的过渡。

  2012年10月1日,B站开放注册,试图从二次元圈层向更广泛的人群拓展,但其采用了“考试”的方式来“过滤”掉与社区调性不太一致的用户。2013年5月开始,B站用户要发弹幕或评论,首先要经过100道题考试,成为正式会员。到2019年第一季度,共有4930万人成为B站的会员,这部分人群在第十二个月的留存率达80%。

  与此同时,B站的内容也呈现多元化,但也有部分老用户质疑B站“去二次元化”。一位接近B站高管人士称,B站现在主攻生活区,生活区在整体收入中占比较高,但成本不高;动漫还要版权费,收入也不过是大会员。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推荐阅读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

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