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免费?作家断更? 阅文与作家扯皮,你站谁?

2020年05月08日07:38  来源:中国新闻网
 
原标题:网文免费?作家断更?阅文与作家这波扯皮,你站谁?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5月8日电(记者 宋宇晟)最近的网文江湖很不平静。先是网文免费引发争议,阅文集团与网文作者的合同又被指“霸王条款”。在这些话题背后的网络文学,最近到底怎么了?

  阅文集团“强推免费”?

  事情还要从4月末阅文集团高层调整说起。

  4月27日,阅文集团宣布管理团队调整。随即网上就有声音称,阅文集团推出针对创作者的“新合同”,其中被指存在不少“霸王条款”。

  同时有传言称阅文将改变网络文学作品的付费阅读模式,“强推免费阅读”。这意味着,网文作者的收益可能受到影响,进而有读者担心优质的网络文学作者会因此越来越少、网络文学原有生态将遭到破坏。

  阅文集团官网截图

  5月2日,阅文集团新团队对相关讨论和质疑进行回应。

  这份说明指出,“从新团队上任伊始,我们就坚定地认为,必须要巩固和保持付费模式,并对创新模式进行探索。”说明同时称,外界传言的阅文推行“全部免费阅读”是不可能也不现实的说法,请大家不要轻信。

  而针对网上热议的合同,上述说明指出:当前大家讨论的这份是阅文于2019年9月推出的合同,并非如外界谣传所言是在2020年4月28日推出的新合同。

  记者注意到,说明中并未否认这份合同的真实性,同时还承诺“将会与作家们进行广泛的沟通,对于不合理的条款,我们会做出相应的修改”。

  《面孔会变,梦想不会 ——致网络文学作家》微信文章截图

  5月3日,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网络作家唐家三少也就此事发声。

  唐家三少坦言,如果阅文选择所有作品免费,这是自毁长城的行为,“我真的认为可能性非常之小”。他同时表示,个人是完全不支持阅文转免费的,自己的作品也不会。

  “五五断更节”与阅文恳谈会

  但各方发声却并未平抑网上的争论,“新合同”引发的讨论继续发酵。

  有媒体报道,5月5日,有网文作家在微博、知乎等网络平台发起“五五断更节”。

  微博截图

  微博话题#55断更节#的主持人则在其微博中明确表示,“五五断更节”是为了“抵制”阅文集团的“霸权合同”、“维护写手合法权益”。

  而就在5日当晚,腾讯科技刊文发布“阅文集团对相关谣言内容的回应”。

  其中再次明确,“全面免费”不可能,不现实。文章同时称,“知名作者因故纷纷断更”不实。

  5月6日,阅文集团又一次回应,称网上流传的“作者被收走著作权”“作者所有社交账号全部归阅文”等是谣言。

  针对“五五断更节”,阅文集团表示,个别网络文学作者因个人事务、写作状态的调整等请假、偶尔断更是常态;阅文当日作品更新数据并未有异常波动,阅文没有采取任何包括修改时间、威胁断更后不推荐等外界谣传的运营措施。

  阅文集团辟谣声明截图

  其中,阅文集团还表示,“我们将诚恳聆听外界意见,但对恶性谣言保留法律追究权利。希望大家明辨虚实,理性发声。”

  6日晚,阅文集团就新管理层当日与多位作家的恳谈会发布文章。

  文章称,针对过去多年来合同中遗留下来的不合理之处,应该也必须修改,“作家应有的权力应明确在条款里”。

  而免费阅读的机制还在讨论中,作家未来可自主选择免费或付费模式。“对于现有合同中在著作权授权、免费模式下的分成权益、作家福利和打盗版等方面,我们已经明确了修改方向,更具体的修改将在系列恳谈会和作家调研后确认,并在1个月内推出新版合同。”

  首场恳谈会后,阅文集团新管理层宣布改革旧合同。微信文章截图

  网文江湖到底怎么了?

  如果从4月末算起,这次有关网络文学的争论已经持续了有一周多。但事实上,在不少网络文学的研究者看来,这次“爆发”并非偶然。

  今年发表于《中国文学批评》的《网络文学2018—2019:在“粉丝经济”的土壤中深耕》已指出,2018、2019年,对于网络文学来说是相当严峻的两年。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第4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网络文学类应用使用时长占比位列第六。报告截图

  如文中所言,中国网络文学发展20余年来,最核心的发展动力就是建立在粉丝经济基础上的原创性生产机制。而核心粉丝是指具有稳定付费习惯和活跃参与度的粉丝。

  该文的第一作者、长期研究网络文学的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邵燕君也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中国网络文学的发展之所以能取得今天的成就,正得益于以VIP付费机制为基础的粉丝经济。

  但与之相对应的是,阅文近几年付费用户数的持续下滑。今年3月,就有媒体称,阅文集团的平均月付费用户数已从2017年的1110万下降到去年的980万。而今年1月也有报告指出,付费阅读用户规模持续下降,免费阅读用户规模则持续增长。

  阅文集团官网截图

  如果说这种情况在网络文学还是一种“亚文化”的时候,尚能作为一种圈子爱好维持;那么在网络文学愈发成为“显学”、大资本不断介入的当下,付费读者数的下滑则必将引发调整。

  参与执笔《网络文学2018—2019》的北京大学中文系博士吉云飞告诉中新网记者,当网络文学付费阅读的天花板已经很明显时,网络文学领域积压已久的诸多矛盾也随之显现出来。这其中自然包括大家热议的著作权问题、平台与作者利益分配问题等等。

  邵燕君直言,这些问题其实都可以归纳为“网文爱好者的网站与大资本逻辑之间的冲突”。她同时承认,因为近年来短视频等其他娱乐形式的兴起,网文的发展确实到了一个瓶颈。

  “文学本就不是网络时代最受宠的模式,它其实是弱势的。但中国网文的发展是个奇迹,而缔造这一切的基础既有大量的写作者,也一定包括参与付费阅读的核心粉丝。”在邵燕君看来,取消付费阅读一定会动摇这个根基。而6日举行的阅文恳谈会也确认,作者可以在免费或付费两种模式之中选择。

  阅文集团微博截图

  邵燕君现在担心的是,在面对大资本主导的新调整时,已处于弱势的基层网文作者难有相应的议价能力。“他们是网络文学的基座,也是网文的未来,是‘活水的源头’。新作者都是底层作者,但他们也拥有‘成为大神’的可能。好的机制应该让他们能够维持生活,同时有作为一个写作者的尊严。如果不把底层作者当成作者,新的作者就很难‘成为大神’,网文也就没未来了。塔尖能有多高是要取决于基座有多宽。”

  吉云飞认为,不管这次争论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合同有何变化,这次事件都已经成为了网络文学行业深度调整的开端。

  而未来的趋势似乎也很明确,大资本将愈发深刻地介入网络文学领域之中。

  但问题是:这样的网文江湖,还能称之为“江湖”吗?(完)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推荐阅读

打造具有强大影响力竞争力的新型主流媒体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主持学习时强调,推动媒体融合发展、建设全媒体成为我们面临的一项紧迫课题。要运用信息革命成果,推动媒体融合向纵深发展,做大做强主流舆论,巩固全党全国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
【详细】打造具有强大影响力竞争力的新型主流媒体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主持学习时强调,推动媒体融合发展、建设全媒体成为我们面临的一项紧迫课题。要运用信息革命成果,推动媒体融合向纵深发展,做大做强主流舆论,巩固全党全国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 【详细】

聚焦第二十九届中国新闻奖获奖作品
  众多获奖作品充分运用融媒体优势,不断开拓渠道,锤炼写作能力,提升传播效果;同时关心时代发展,紧跟时代脉搏,深耕社会需求,坚持独立思考,始终坚持社会效果和传播效果并重的原则,涌现出许多主题鲜明……
【详细】聚焦第二十九届中国新闻奖获奖作品   众多获奖作品充分运用融媒体优势,不断开拓渠道,锤炼写作能力,提升传播效果;同时关心时代发展,紧跟时代脉搏,深耕社会需求,坚持独立思考,始终坚持社会效果和传播效果并重的原则,涌现出许多主题鲜明……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