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洁网络"计划的实质是数字霸权

2020年11月02日07:04  来源:光明日报
 
原标题:“清洁网络”计划的实质是数字霸权

  2020年6月,美国一些政客提出所谓的“清洁网络”计划,号称要通过确定“清洁网络”名单,采取综合措施保护美国公民的隐私和公司敏感信息免受所谓的恶意行为者的侵扰。然而世人的眼睛是雪亮的。“清洁网络”计划实质是美国数字霸权的体现,是以意识形态为借口,在网络领域实行基于国别的市场准入限制,为数字技术设立非关税贸易壁垒。“清洁网络”是假,“清除异己”是真。几个月来,为兜售这个旨在打压遏制中国通信、互联网企业的计划,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等人四处游说,妄图以威逼诱骗手段打造组建所谓的“清洁国家联盟”。不得不说,在美国自身劣迹斑斑的情况下,美国一些政客的拙劣表演,把霸道和虚伪暴露无遗,把“美式双标”演绎得淋漓尽致。

  事实上,在美国并不存在其所宣称的“清洁网络”。正相反,美国的通信和网络巨头一直在《美国爱国者法案》和《美国自由法案》规定下为美国政府提供涉及美国公民隐私和美国公司重要信息的数据。911事件之后,小布什政府即签署颁布《美国爱国者法案》,规定出于防止恐怖主义的目的,警察机关有权搜索电话、电子邮件通信、医疗、财务和其他种类的记录等。美国通信巨头AT&T和Verizon均利用其电话和短信服务,为美国政府提供敏感信息。2011年6月,微软表示根据爱国者法案要求,在欧洲与其他地区储存、处理或拥有的任何资料,包括电子邮件、web应用程序与档案储存等,必须接受美国政府的检查。2011年8月,谷歌表示已经通过安全港架构,把位于欧洲资料中心的资料提交给了美国情报部门。即便2015年美参议院通过《美国自由法案》,规定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在6个月内逐步将大规模电话元数据收集项目转给电信公司,但是根据该法案,美国国家安全局在确认某人或某个组织有恐怖活动嫌疑时依旧可以向电信公司索取相关数据。

  对国内民众如此,对其盟友亦如此。2013年6月,美国中央情报局雇员爱德华·斯诺登公开曝光了其服务单位美国国家安全局的“棱镜”监听计划的内部资料。据《卫报》和《华盛顿邮报》报道,美国国家安全局和联邦调查局2007年启动了代号为“棱镜”的秘密监控项目,对任何在美国以外地区使用参与计划公司服务的客户或是任何与国外人士通信的美国公民的即时通信和既存资料进行深度监听,直接在包括微软、雅虎、谷歌、苹果等在内的9家国际网络巨头的服务器搜集信息,监控的信息包括电邮、即时消息、视频、照片、存储数据、语音聊天、文件传输、视频会议、登录时间和社交网络资料的细节。

  更有甚者,美国还利用网络在其他国家进行颠覆活动,实现政府更迭。在通信和网络技术中,美国既是鼻祖也是霸主,在资源配置、技术标准、电缆、操作系统、芯片设计、应用中都处于主导地位。美国也是服务器和网络信息内容的主要提供者。早在2001年,美国国防部委托兰德公司提供的美国全球软实力战略报告就已经明确提出,美国要在世界各地扩张网络连接,特别是要连接到那些不喜欢美国思想观念的国家;要在世界范围推行信息自由传播;要创造全球性的信息分享空间。近些年来,无论是亚非地区的“阿拉伯之春”,还是欧亚国家的“颜色革命”,背后都可见美国利用推特、脸书、优兔等网络空间进行组织、颠覆政权的影子。

  “清洁网络”不清洁,也在于其居心不洁。明眼人都看得出,其目的无非是通过非公平竞争和歧视性策略彻底阻断中国在5G及其他网络高科技领域的发展,维护美国在相关领域的垄断,进而维护美国霸权。实际上,以国家安全、知识产权、国际贸易准则或美国国内法律的长臂管辖为借口,使用金融、技术和法律三重手段对竞争对手实行打压,进而确保美国的竞争优势,是美国进行霸权护持的惯用伎俩。20世纪80年代,日本迎来半导体行业的“黄金年代”,半导体技术和产能飞速提升,一跃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半导体芯片供应方。里根政府反复指责日本窃取知识产权、向美市场倾销商品,并且通过各种手段,迫使日本于1986年签订《日美半导体保证协定》。1982年,美国政府以产业间谍罪逮捕日立及三菱员工,指控他们涉嫌窃取IBM的技术。美国也以意识形态和国家安全为借口,凭借二战后成立的限制成员国向社会主义国家出口战略物资和高精技术的“巴黎统筹委员会”,声讨东芝对苏联的出口对美国家安全构成威胁。1987年6月,美国通过东芝制裁法案,取消一系列采购合同,并禁止东芝的所有产品向美出口2至5年。2018年,东芝将芯片业务出售给美国并购公司贝恩资本,退出芯片制造行业。《美国陷阱》一书也记录了美国利用长臂管辖,以《反海外腐败法》为由,逮捕时任阿尔斯通集团高管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重罚阿尔斯通7.72亿美元,以助力通用并购阿尔斯通能源部。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美国一些人对中国科技企业的打压就体现了金融及长臂管辖手段的综合运用。无论是围堵华为,还是打压TikTok,美国一些人的借口都是国家安全和网络安全,但却始终没有拿出确切证据。一系列令人咋舌的操作之后,世人更加看清了“清洁网络”的套路,即以企业所谓的国家身份为借口,污名化通过市场手段在美国取得竞争优势的产品,以意识形态竞争掩盖非公平的市场竞争,以“清洁网络”为名清洗中国高科技企业。如此短视的行为,将会对全球互联网的创新发展带来负面影响,甚至会导致互联网的断裂。蒂姆·伯纳斯·李爵士1989年正式提出万维网的设想,并把免费万维网的构想推广到全世界,深深改变了科技的发展和人类生活的面貌。互联网的优势在于互联互通,在互联网发展到今天,如果以“清洁网络”为名,进入断裂式发展,将会是人类进步的倒退。而所谓的“清洁网络”既不是为了清洁网络,也不会带来清洁网络,只会让美国站在全球数据安全和技术发展的对立面。

  (作者:王磊,系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英语学院教授、副院长)

(责编:宋心蕊、燕帅)

推荐阅读

打造具有强大影响力竞争力的新型主流媒体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主持学习时强调,推动媒体融合发展、建设全媒体成为我们面临的一项紧迫课题。要运用信息革命成果,推动媒体融合向纵深发展,做大做强主流舆论,巩固全党全国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
【详细】打造具有强大影响力竞争力的新型主流媒体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主持学习时强调,推动媒体融合发展、建设全媒体成为我们面临的一项紧迫课题。要运用信息革命成果,推动媒体融合向纵深发展,做大做强主流舆论,巩固全党全国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 【详细】

聚焦第二十九届中国新闻奖获奖作品
  众多获奖作品充分运用融媒体优势,不断开拓渠道,锤炼写作能力,提升传播效果;同时关心时代发展,紧跟时代脉搏,深耕社会需求,坚持独立思考,始终坚持社会效果和传播效果并重的原则,涌现出许多主题鲜明……
【详细】聚焦第二十九届中国新闻奖获奖作品   众多获奖作品充分运用融媒体优势,不断开拓渠道,锤炼写作能力,提升传播效果;同时关心时代发展,紧跟时代脉搏,深耕社会需求,坚持独立思考,始终坚持社会效果和传播效果并重的原则,涌现出许多主题鲜明……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