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周建龍版《鬼吹燈》談有聲小說的播講

李青林

2017年04月27日15:58  來源:今傳媒
 

摘 要:當下的有聲小說市場亂象叢生、魚龍混雜,良莠不齊的作品不僅拉低了整個行業的檔次,也給廣大聽眾帶來了困惑與煩惱。通過對周建龍播講《鬼吹燈》取得巨大成功這一事件的研究,分析其在語音面貌,表達技巧,作品理解,人物造像方面的成功要素,力求規范有聲小說播講的標准和尺度,為有聲小說的高品質發展提供借鑒。

關鍵詞:周建龍﹔《鬼吹燈》﹔有聲小說﹔播講

天下霸唱的《鬼吹燈》堪稱當下網絡文學異軍突起的典范,從刊載伊始就圈粉無數,許多播講人把它配音加工成有聲小說,而周建龍所播講的版本更是其中的翹楚。在有聲小說圈子裡,周建龍被稱為“播音散仙”,他的聲音淳厚飽滿,播講娓娓道來,技巧圓融通透,聽他說故事常常是深陷其中,欲罷不能,著名導演陸川欽點周建龍播講他的電影《九層妖塔》的音頻版本,可見“播音散仙”絕非浪得虛名。以移動音頻APP懶人聽書所刊播的周建龍版《鬼吹燈》前四卷來說,每一卷下面的點擊收聽量都超過千萬,個別甚至將近一億。這樣的成績不可辯駁的証明該作品的優秀。

一、周建龍播講《鬼吹燈》受追捧的原因

1.聲音扎實多變,表達清晰流暢

有聲小說貴在有聲,所以對聲音和語言基本功有極其嚴苛的要求。播講有聲小說是“一個人演一台戲”,要靠一張嘴表現大千世界,男女老幼,生老病死,喜怒哀樂,所以聲音不單要好,還得有變。播講小說通常都是正常聲區即中聲區,氣勻而實,穩健干淨,說話口齒伶俐,表達清晰流暢,快的地方不吞,慢的地方不拖。小說有高潮低谷,有矛盾沖突,所以在播講時聲音要因人而變,因情而變,因境而變,洪鐘大呂、輕聲慢語,駕輕就熟。

《鬼吹燈》全書有“台詞”的角色不下五十,天南海北、販夫走卒、男女老少、形形色色,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聲音,語氣、語調、音色各不相同,要給這麼多人物進行聲音造像,做到聞聲識人,沒有扎實多變的聲音技巧和豐富圓融的表達技能是注定不會成功的。周建龍的聲音並不在干淨透亮之列,而是略帶沙啞、滄桑,京劇行酷愛一種嗓音,稱這種嗓音“挂味兒”,周建龍的聲音大抵如此。無論是胡八一、Shirley楊、還是明叔、陳瞎子、甚至鐵棒喇嘛,周建龍用聲音塑造出來的每個人都栩栩如生,血肉豐滿。周建龍版《鬼吹燈》的成功與他多年浸淫話劇,當導演,做演員不無關系,豐富的舞台實踐,使他的台詞表達功力爐火純青,因此在播講小說時可以做到得心應手、游刃有余,播講出來的《鬼吹燈》有口皆碑。

2.作品理解准確,播講樣式豐富

中國傳媒大學教授羅莉把文藝作品演播的准備過程劃分了六個步驟:劃分層次,理清背景,摸准意圖,掌握風格,化為人物,掃除障礙,對小說的播講是很適用的。要播講一部小說首先必然是通讀全篇,在弄清楚字音、術語、故事梗概的基礎上,還要對故事發生的背景、作者創作的風格、角色屬性、播講基調等有清晰的思考與定位,准備工作越充分越好,有的放矢才能事半功倍。《鬼吹燈》是一部懸疑探險小說,故事的背景集中在文革剛結束,改革開放剛起步的歲月,全書都是以第一人稱我,胡八一的口吻展開敘述的,是一位摸金校尉在回憶自己的職業生涯。聽過周建龍播講的《鬼吹燈》后,那些故事仿佛變成一幅幅活動的畫面,浮現在聽眾的腦海裡,理解不透,安能如此!

《鬼吹燈》第一卷《精絕古城》全書共三十三章,而周建龍播講的《鬼吹燈》共五十章,比原書多出十七章。這一方面是因為有聲小說行業的規矩:每集二十分鐘的時長限制,另一方面則完全是播講人的功夫。書中每一章節長短不一,重要節點篇幅長、字數多,為了使故事情節推進的更加連貫緊湊,周建龍對原書進行了重新的拆分組合,因此實際播出的《精絕古城》比原本多出十七章。但是聽眾在收聽的時候卻絲毫沒有覺得不妥,反而覺得故事條理清楚、情節疏密有致,推進干淨利落,環環相扣,跌宕起伏,給聽眾帶來了非常棒的聽覺享受。

在播講《鬼吹燈》的時候,周建龍混合使用了多種小說播講樣式:站在第一人稱,娓娓道來,感同身受的播講式﹔倒斗摸金時或急促或慨嘆,形神兼備的表演式﹔老支書的東北味兒,大金牙的京片子,明叔的南洋腔,土味十足。正是這些各不相同,又相得益彰的播講樣式,融會貫通的使用,使全書聽起來活靈活現,豐富多彩,令人拍案叫絕。

3.人物語言生動,情感恰切自然

人物是小說的靈魂,播講小說人物是重中之重,簡單來說就是用聲音為人物造像。人物語言是造像的最直接依據,情、聲、氣是三種最重要的手段,可以運用共鳴腔的不同、咬字方式的不同、氣息運用的不同等多種手段來輔助。小說中的人物眾多,各具特色,把每個人物都播講的“異口同聲”是失敗的,不能隨人物性格推進而調整有聲語言表達也是失敗的。要成功地播講有聲小說,給人物塑造出一個豐滿、立體的形象,首先要給人物定性,然后依據小說描寫,參照生活經驗把人物具體、活化在播講人心中,最后通過情、聲、氣等手段給人物進行聲音造像,傳達給聽眾。

《鬼吹燈》全書涉及的人物形形色色不下半百,三教九流,廟堂鄉野都有。周建龍在播講人物時很好的做到了根據人物性格發聲,例如在給王胖子配音時,明顯的胸腔共鳴運用的多,喉頭鬆弛,氣息下沉,聲音寬厚有力,表現出了王胖子身材壯碩、孔武勇猛的形象。在牛心山的大樹上,雲南虫谷的絕壁危崖上,王胖子的聲音則有了恰當的變化,減少了氣勁,虛聲多了,喉頭發緊,聲音較平常尖、細,並用顫氣等方式表現王胖子因為恐高而驚恐、害怕的狀態,惟妙惟肖。同時,書中的王胖子是個二十多歲的青壯年,正是血氣方剛的年齡,氣息不該下沉太多,還應該以實聲為主,把握好度,太淺或者太沉,聲音太虛或者太實都不符合人物形象。再如在埋葬從關東軍要塞帶出來的童男童女時,胡八一說的那段悼詞,既不能太哀傷,這不符合胡八一久經沙場,沉穩冷靜的軍人特質,也不能太冷漠,胡八一是個善良且有正義感的人,不可能對此無動於衷。周建龍在播講這一段時語調輕緩,氣息由沉變強,即感嘆他們的悲慘不幸,又欣慰新社會的幸福美好,感情藏而不露,聲音低沉堅毅,表達的非常准確,使胡八一那種勇武、堅毅、負有正義感的軍人形象完美的呈現在聽眾腦海中。

二、當下有聲小說播講存在的主要問題

1.語言基本功不扎實問題

在當下有聲小說播講領域語言基本功不扎實是相當普遍的,具體表現為吞字,字音不准,錯別字等方面,個別甚至帶有口音。

在當下熱門的仙俠、修真類小說中經常會出現“般若”二字,而許多播講人在播講時將其讀作“b?n ru?”,其實這個詞真正准確的讀音是“b? r?”,意為智慧。曾有作品將該詞釋義為佛界的一位力大無窮的佛陀,像如來佛、藥師佛等一樣具體化,真是貽笑大方。

2.作品理解不准確問題

羅莉在《文藝作品演播教程》一書中說,播講小說要充分認識和確切把握章節內容與全篇是什麼關系,居於全篇的什麼位置,主要人物的思想揭示到什麼程度,唯有反復閱讀全篇,細細揣摩,才能從局部與某些表面情節中跳出來,看清作品的全貌和要旨。當下的一些播講人面對作品往往是走馬觀花、不求甚解,匆忙開播,造成以偏概全、定性失准。

目前市面上至少有七位播講人播講《鬼吹燈》一書,版本各不相同。播講人艾寶良在播講《鬼吹燈》中的王胖子時,氣聲太多,用氣太沉,咬字鬆弛,說話含混不清,如同一個老翁在說話,把王胖子塑造成一個憨氣、口吃、笨拙的“豬八戒”形象,和書中所述王胖子孔武有力、勇猛靈活,二十多歲的青壯年形象相去甚遠,讓很多人無法接受。雖說“一千個讀者有一千個哈姆雷特”但倘若偏差太多就是人物定性失准,角色理解不夠深入透徹的問題了。

3.同步更新比速度問題

能上有聲小說熱搜榜的都是當下網絡文學中的熱門作品,很多都還在連載當中,面對市場上眾多粉絲迫不及待的想要收聽音頻版本的欲望,一些播講人在播講時片面的追求速度,鼓吹“同步更新”,即原作者將最新章節一發布,播講人對著電腦屏幕便開始錄制音頻,把“第一時間,同步更新”作為噱頭,這是造成有聲小說字音謬誤、邏輯斷層、人物性格單一等質量瑕疵的重要原因。

筆者曾在懶人聽書網站上聽過一部仙俠類小說連播,播講人將某個章節裡一個配角的名字一會讀作趙明,一會讀作趙朋,實則就是同一人,當時聽得雲裡霧裡,怎麼莫名其妙又多出來一個人?於是果斷放棄了。這僅是同步更新的諸多弊端之一。

三、總 結

周建龍有自己的工作室,是專業的播講人,有時間,精心備稿,懂技術,有能力,表達功力一流,知道該怎麼樣提高自己播講的品質,所以他播講的《鬼吹燈》成功了。從《人間》《雍正皇帝》到《黑道風雲二十年》再到《鬼吹燈》,周建龍歷經數年的積累,播講作品過百部,為上千萬字書稿配過音,精雕細琢,精益求精,不斷學習,反復實踐,認真體會,總結提高,才有今天的“播音散仙”美譽。其成功的原因除了勤學多練,就是熟悉自己的聲音。

當前能聽到的周建龍的作品當中沒有風花雪月,情誼繾綣之作,他的聲音不適合這類風格。無數次的播講歷練他早已對自己聲音的表現力認識極深了。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熟悉自己聲音的音高、音色、音調等特質,找准自己聲音定位,在恰當的聲音表現力范圍之內,游刃有余的運用語言表達技巧,在准確嚴密的故事解析基礎上,完成對文字角色的“二度創作”,才是提高有聲小說品質的關鍵保障。

參考文獻:

[1] 羅莉.文藝作品演播教程[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7.

[2] 付程.實用播音教程[M].北京.北京廣播學院出版社,2001.

[3] 李月.小說播講藝術中的聲音造型[J].西部廣播電視,2016(2).

[4] 陳醇.播講小說的一些體會[J].現代傳播,1980(2).

(責編:石思嘉(實習)、宋心蕊)

推薦閱讀

習近平“4·19”講話一周年 發生這些改變
  2016年4月19日,習近平在京主持召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並發表重要講話。一年過去了,讓我們再次重溫總書記4·19講話,看看我國網信事業的新進展、新變化,感受國家的進步、百姓的收獲。
【詳細】習近平“4·19”講話一周年 發生這些改變   2016年4月19日,習近平在京主持召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並發表重要講話。一年過去了,讓我們再次重溫總書記4·19講話,看看我國網信事業的新進展、新變化,感受國家的進步、百姓的收獲。 【詳細】

獨家:傳媒界全國政協委員知多少
  2017年全國兩會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來自全國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們齊聚北京,共商國是。傳媒界的政協委員都有誰,他們帶來什麼提案,關注哪些話題,人民網傳媒頻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饗讀者。
【詳細】獨家:傳媒界全國政協委員知多少   2017年全國兩會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來自全國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們齊聚北京,共商國是。傳媒界的政協委員都有誰,他們帶來什麼提案,關注哪些話題,人民網傳媒頻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饗讀者。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