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脫口秀綜藝節目《吐槽大會》分析

李亞星

2017年07月31日16:39  來源:今傳媒
 

摘 要:網絡脫口秀綜藝節目《吐槽大會》在傳統脫口秀的基礎上進行創新,制作出新的節目形式以及節目內容,透過“吐槽”的方式傳遞特殊的減壓方式以及正確的價值觀,深受觀眾喜愛。本文以《吐槽大會》為例,對其節目的創新特征、節目內容的設置、節目的“敘說”元素以及節目的社會功能進行分析。

關鍵詞:網絡脫口秀﹔《吐槽大會》﹔ “吐槽”﹔綜藝節目

“脫口秀”節目因深受觀眾的喜愛,逐漸成為各大電視台不可或缺的節目樣式。近年來,隨著互聯網、移動終端的不斷發展,各大網絡綜藝節目之間的比拼愈演愈烈,節目越來越模式化,因此各大網絡平台不斷在尋求新的節目形式以滿足受眾需求,於是經過創新加工的網絡脫口秀節目應運而生。例如《今夜百樂門》《奇葩大會》《吐槽大會》等優秀節目脫穎而出,此類脫口秀節目以“敘說”為主,因此言語的驚艷是使觀眾喜愛的最重要的原因,也是脫口秀節目的精華所在,本篇文章以《吐槽大會》為例來分析網絡脫口秀綜藝節目。

一、《吐槽大會》節目的創新特征

脫口秀誕生於20世紀40年代,通過主持人的文化修養和社會責任感真誠地表達出節目的宗旨和定位,將人人心中所有但卻沒能表達出來的心聲挖掘出來,從而實現社會文明的道德重建[1]。脫口秀節目形式深受觀眾喜愛,傳統的脫口秀多依靠傳統媒體進行傳播,稱為廣播或電視脫口秀節目﹔如今新媒體視聽技術不斷提高,節目可以通過網絡或移動終端進行實時觀看,各大網絡平台為了吸引廣大網民粉絲,增加自身網站點擊量,紛紛開始自制網絡脫口秀綜藝節目,對脫口秀節目不斷創新,因此誕生了網絡脫口秀綜藝節目。

網絡脫口秀綜藝節目《吐槽大會》於2017年1月8日再次上線后迅速走紅,節目在開播第七天總播放量突破2億,成為今年第一檔現象級網絡綜藝。節目迅速走紅的原因首先是節目定位於“吐槽”,“吐槽”一詞來源於對日本漫才(類似於中國的相聲)的裡 “突っ?み” 的漢語翻譯,類似於相聲的“捧哏”,逐漸成為網絡特有的一種文化,經過網絡的演變和改造,如今“吐槽”是一種自我表達的意願和年輕態度的表現。節目設置名為“吐槽”實際是一種別致的交流方式,是一種獨特的解壓方法,嘉賓用“吐槽”的語言風格,不僅幽默而且具有諷刺意味,向觀眾傳達笑點,深受觀眾歡迎。其次節目組選取的吐槽嘉賓陣容強大,吐槽主咖是當紅明星,自帶槽點,吐槽嘉賓個個也都自

帶強大粉絲陣容,值得一提的是,這些網絡紅人不靠顏值而靠才華,這些原創段子手深受觀眾喜愛。最后網絡平台的即時性、開放性和廣泛性為節目的推廣提供的重要渠道,通過微信、微博、話題討論等多種傳播形式進行節目宣傳,且在同時期沒有同類型節目出現時,《吐槽大會》無疑就是當下觀眾的“寵兒”。

因此與傳統脫口秀相比,網絡脫口秀節目既有傳統脫口秀的特征,又在其基礎上進行了創新。首先傳統脫口秀主要依靠主持人來不斷地引出話題發表觀點,同時電視是一種單向傳輸媒介,所以觀眾的參與度極少,更多是主持人佔主動權決定傳播的內容,而網絡脫口秀節目的觀眾是可以與主持人交互式傳播的﹔其次傳統脫口秀更多是主持人自己單口秀,時間一久難免觀眾會有審美疲倦感﹔而創新后的網絡脫口秀變單口為群口秀,觀眾可以感受不同人的不同說話風格,如《吐槽大會》主持人作為吐槽隊長可以發表觀點,同時另外七個嘉賓也會輪流上台進行吐槽,此時觀眾就會對不同的人的吐槽有不同的評價,節目更加多元化,內容更豐富多彩。

二、《吐槽大會》節目的內容分析

(一)《吐槽大會》的節目設置

《吐槽大會》每一期節目會邀請一位飽受爭議的名人接受吐槽或自嘲,邀請的嘉賓要輪流以說段子的形式來相互調侃,彼此吐槽,傳達“吐槽是門手藝,笑對需要勇氣”的節目宗旨,在被吐槽期間不可以打斷別人說話,取消傳統脫口秀的“即時”性,讓嘉賓隻能忍痛聆聽的一種新的節目設置。如《吐槽大會》第二期曹雲金擔當主咖,吐槽嘉賓有周杰、瞿穎、沙寶亮等人,曹雲金和周杰都是自帶“槽點”,曹雲金被吐槽抄襲網絡段子、愛穿大牌、珍藏多年不褪色的發票等話題,周杰更毫不猶豫的問“你也是來‘洗白’的吧?”,不禁讓觀眾拍手叫好。但是,節目組雖然以“吐槽”作為別致的交流方式,實際是希望通過節目吐槽的過程,卸下明星防御的外殼,表現出真實的自己,讓觀眾認識到一個卸下包袱后真實的明星的人生態度才是《吐槽大會》希望達到的目的。

(二)《吐槽大會》節目的“敘說”元素分析

首先創新脫口秀節目最重要的就是語言設置的精妙。“敘說”是脫口秀的精髓之處,銘記說話是一門藝術。新媒體時代下,“形式是金,內容為王”依舊是一條不變的准則,因此語言類節目傳播內容質量的高低取決於節目中語言創作的優質程度。《吐槽大會》需要用“吐槽方式”來對熱議話題、爭議名人進行討論,因此吐槽時語言的組織使關鍵,需要個性化與創意性的表達,語言的用詞、言語之間的邏輯以及表達的方式都需要仔細斟酌,需要合理地、巧妙地利用新興的語言傳達出喜劇內核。如節目嘉賓吐槽李湘不靠譜經常換工作,而李湘直接回道“我每份工作都做的不錯,我就是喜歡體驗不同的人生,在孩子面前也特別有成就感”,這樣的回答就傳遞出李湘的人生態度——自信,每個人都需要有自己的人生態度,不能因為別人的話而隨便改變自己。

其次《吐槽大會》“敘說”元素除了吐槽別人還有明星自黑與互黑,這也是喜劇的常見表現手段,很多明星都通過網絡自黑不斷吸粉,但《吐槽大會》把自黑和互黑搬上了節目中,真真是把自黑和互黑的內涵和效果發揮的淋漓盡致。如薛之謙自嘲自己唱現場太“車禍”,周杰自嘲自己表情包爆出“嗤之以鼻孔”的金句,朱楨自嘲自己就是婚禮司儀等等,對於這種“自黑”形式網友也是買賬的,表示“喜劇原來還可以這麼玩”,這樣的吐槽狀態是年輕化、輕鬆化的,就像一場升華版的“藝術語言的辯論賽”。

最后,其實單純語言表達的綜藝效果並不是很強烈,因此嘉賓在吐槽時就帶有個人表演性質,嘉賓不僅要“能說”、還要“會說”,帶入個人的表演,這個表演並不是演戲,而是通過臉部表情以及適當的手勢和吐槽的話語相呼應,這樣的吐槽才會更加富有幽默性、喜劇性,達到喜劇脫口秀的效果。如朱楨在吐槽沙溢頭發時而濃密時而稀疏時,手勢非常多,面部表情也很豐富,表現出很疑問不可思議狀“難道頭發還分淡季和旺季嗎?”讓人忍俊不禁,這也是《吐槽大會》節目嘉賓能夠逗樂觀眾,表達出強烈的喜劇效果的“敘說”成功的重要因素。

(三)《吐槽大會》觀眾的即時參與感

網絡脫口秀綜藝節目的參與式互動性極大地調動了傳受雙方的積極性,滿足了大眾個性化的需求。傳統脫口秀節目主持人是隻為了讓觀眾笑而特意組織的語言,而《吐槽大會》的嘉賓在吐槽的過程中其實是很享受很歡樂的,被調侃似乎很有意思﹔在觀眾看來也很有趣,會想明星被吐槽時到底是什麼狀態呢?因此,在節目吐槽過程中觀眾和嘉賓其實是達到了一種同頻率的狂歡狀態,觀眾的即時參與感空前上漲,其中一種形式就是彈幕。傳統綜藝節目因傳播通道的單向性而不能讓觀眾即時參與,因此也不能實時了解觀眾對節目的看法、滿意與否﹔但是網絡脫口秀綜藝節目通過彈幕,網友不僅即時的抒發了心情同時也到參與了節目,看嘉賓吐槽他人時自己也在吐槽﹔同時節目組通過彈幕也清楚網友當下對節目的評價,網友對某個嘉賓的吐槽以及網友喜愛的話題和感興趣的點等,對節目組后期話題、語言、嘉賓的設置都非常重要。

三、《吐槽大會》節目的社會功能

(一)帶來一定的娛樂價值

網絡脫口秀節目吐槽別人抑或表達自己,都是用不同的語言形式,旨在博觀眾一笑,具有一定的娛樂價值。《吐槽大會》中嘉賓大多以講段子的方式調侃他人,吐槽的語言不僅風趣幽默,而且被吐槽的嘉賓之間有時還會彼此銜接連貫,如姜思達在吐槽說“李誕染發是一個技巧,為了轉移大家對他臉的注意力,就如同薛之謙寫段子就是轉移曾經過氣的事實”等語言觀眾不禁拍手叫好,而這些“吐槽”有的也是網友熱衷的八卦,嘉賓言語犀利,直揭傷疤,秒變段子手,似乎正開展一場如火如荼的吐槽大戰,經常妙語連珠,為觀眾帶來歡樂。

(二)傳遞一種正確價值觀

網絡脫口秀節目除了承擔娛樂價值,其最終目的是通過語言表達的方式為觀眾傳遞一種正確的價值觀,單純娛樂的網絡綜藝節目始終過於單薄,因此脫口秀節目應該傳遞一定的有內涵的內容。《吐槽大會》主咖在對嘉賓吐槽之后,都會發表一些自己的人生態度,如薛之謙說“在這個時代,根本就沒有懷才不遇,前提是你必須真的具備才華,所以一定要強大自己,不要走歪門邪道,一個成功的男人,錢不是必須的,最重要的是尊嚴”作為結束詞,盡管他如何被吐槽,他還是在堅持自己的音樂道路,有自己的生活和人生態度,因此網絡脫口秀節目需要傳遞正確的娛樂導向,才能彰顯正確的娛樂價值。

四、結 語

不管是傳統脫口秀節目還是網絡脫口秀節目,主要目的都是為觀眾帶來歡樂及傳達正確的價值觀念,不斷滿足觀眾對優秀綜藝節目的需要,因此要堅守優質的節目內容、節目理念,隻有打動人心的節目內容才能引起觀眾的情感共鳴,引發觀眾的參與互動,使觀眾也可以在網絡平台上表達自我,通過嘉賓與觀眾彼此之間個性化、創新性的話語表達,使節目變得豐富多彩,形成話題討論,使節目變得多元化,同時也引發一些思考,積極傳播正能量,形成高品質的網絡脫口秀綜藝節目。

參考文獻:

[1] 李悅.網絡脫口秀吐槽文化中的消遣與批判——以《暴走大事件》為例[J].青年記者,2016(3):70-71.

[2] 李博文.網絡脫口秀節目的話語表達[J].當代電視,2014(4):49-50.

[3] 費克斯.理解大眾文化[M].北京:中央翻譯出版社,2001:217.

[4] 王怡琳.《奇葩說》一個“生產者式”的大眾文本[J].南方電視學刊,2015(5).

(責編:馬瀟(實習)、宋心蕊)

推薦閱讀

習近平“4·19”講話一周年 發生這些改變
  2016年4月19日,習近平在京主持召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並發表重要講話。一年過去了,讓我們再次重溫總書記4·19講話,看看我國網信事業的新進展、新變化,感受國家的進步、百姓的收獲。
【詳細】習近平“4·19”講話一周年 發生這些改變   2016年4月19日,習近平在京主持召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並發表重要講話。一年過去了,讓我們再次重溫總書記4·19講話,看看我國網信事業的新進展、新變化,感受國家的進步、百姓的收獲。 【詳細】

獨家:傳媒界全國政協委員知多少
  2017年全國兩會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來自全國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們齊聚北京,共商國是。傳媒界的政協委員都有誰,他們帶來什麼提案,關注哪些話題,人民網傳媒頻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饗讀者。
【詳細】獨家:傳媒界全國政協委員知多少   2017年全國兩會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來自全國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們齊聚北京,共商國是。傳媒界的政協委員都有誰,他們帶來什麼提案,關注哪些話題,人民網傳媒頻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饗讀者。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