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展使命與金磚國家合作動力

2017年11月27日14:52  來源:對外傳播
 

自2006年聯大外長會議召開以來,金磚國家合作走過了十年歷程,在促進世界經濟增長、完善全球經濟治理、推動國際關系民主化等方面取得了一系列豐碩成果,尤其是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和應急儲備安排的建立,更是充分証明了金磚國家合作的有效性和行動力。但不容忽視的是,伴隨著近來巴西、南非一系列政治經濟危機的出現,一些質疑金磚合作的聲音也層出不窮。哈佛大學國際關系學教授約瑟夫·奈稱,金磚實際上是一塊“沒有粘合劑的磚”。摩根斯坦利新興市場主管魯奇爾·夏爾馬則認為,“金磚已經破碎”。

客觀來講,金磚五國之間在政治體制、文化傳統、宗教信仰、民族構成、發展階段等各方面確實存在著巨大的差異,地理位置也相對分散,權力分配極不平衡。也正是基於這些差異,一些評論家認為金磚合作缺乏動力。如何正確看待金磚國家合作的動力和前景?尤其是如何回應西方唱衰金磚的論調?筆者認為,共同發展的使命是金磚國家合作的原生動力,我們可以多從維護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發展權的角度來傳播金磚合作的“正能量”,講好“金磚故事”。

一、發展權的由來及演變

“發展權”(Right to Development,簡稱RTD)的觀念最早在1944年國際勞工會議《費城宣言》中提出,並於1945年寫入聯合國憲章。一開始作為整體的國際觀念,包括所有的民主、政治權利和經濟、社會、文化權利,是長期國際社會人權運動的結果。1948年的《世界人權宣言》明確闡述了所有權利的一致性,“每個人都有著平等的自由權和人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中也提到:“隻有當每個人都享受其民主政治權利和經濟、社會、文化權利時,才能實現自由人類享有免於恐懼和免於匱乏的自由的理想。”

冷戰時期,在1966年的兩個國際公約中,RTD被劃分成兩部分:民主政治權利和經濟、社會、文化權利,但在外交實踐中各國依然按照自己的國情和利益有選擇性地實施這一權利。盡管主權國家出於國家利益可能選取不同的條約界定來解釋自我行為,但很多國際組織卻認為人權不應該被劃分為兩個分裂的部分。1968年的《德黑蘭宣言》提出,既然人權和基礎的自由是不可劃分的,那麼民主政治自由和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同樣是不可劃分的﹔1969年的《社會進步和發展宣言》中也再次重申了兩者的不可分割性,這一觀點首先由發展中國家在國際經濟新秩序的語境中提出,隨后引起了來自專家、學者以及非政府組織的強烈支持,在概念界定上達成了統一意見。1979年3月,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決議案明確將“發展權”確認為一項基本人權,並授權秘書處研究全世界各民族和個人有效享受這些權利的條件。隨后,各類有關RTD的報告在人權委員會及聯大會議上被提出討論,相應的RTD草案也正在逐步形成。

1986年12月,聯合國大會發表《發展權利宣言》,正式接受了這一權利概念,“每一個人和所有民族均有權參與、促進並享受經濟、社會、文化和政治的發展,在這種發展中,所有人權和基本自由都能獲得充分實現”。由此,RTD統一了民主政治權利和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將其融入到不可劃分和相互依賴的人權機制當中,結束了之前的劃分狀態。

二、金磚國家與發達國家的分歧

聯大雖然接受了這一草案,但以美國為首的發達國家仍然對推動這一權利的繼續發展和實施持消極態度,“發展權”成為南北之間在人權議題上的重要矛盾之一。金磚國家所代表的發展中國家立場,與發達國家之間形成了明顯的分歧。發展中國家強調“發展權”中兩部分權利的不可分割性,而發達國家對“發展權”中的“民主政治權利”表示贊成,但是卻忽視或降低“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

首先,RTD作為一種自然權利,發達國家認為,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不屬於自然權利的范疇,RTD不應是社會合作的產物,在這種范式下,RTD僅是建立在消極自由基礎上,比如說言論自由、法律禁止的殺戮等民主和政治權利,而非一種積極自由如經濟、社會、文化權利。而發展中國家則認為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同民主政治權利一樣,也存在積極和消極的一面,都需要相應的措施加以維護。

其次,在公正性方面,發達國家提出,從法律的角度來看,如果某種權利在法律上無法執行,那麼它就不能當成一種人權。而很多經濟、社會、文化權利由於難以確認其在法律上的精確責任,加上立法層面的困難,使其難以執行。“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絕不是靠保障條款而最多隻能循序漸進地實現的目標”。

再次,在資源限制方面,發達國家認為,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的保護和實現需要持續的資源消耗,這與民主政治權利不同,將這些權利作為發展權的一部分將會消耗巨大的資源,而由於資源的有限性,這些權利因此自然會受到限制。

最后,在集體權利與個人權利方面,RTD由第三世界國家發起,但發達國家對它的批評在於經濟、社會、文化權利作為國家和民族集體的發展權利,其與個人權利應該區分開來。在實踐層面,發達國家拒絕發展中國家對發展權集體層面的強調,而發展中國家則呼吁發達國家應履行更廣泛的發展援助、更公正的國際貿易和氣候機制等集體層面的義務。

總體上看,在發展權問題上,金磚國家與發達國家存在著廣泛的分歧。“發展權講求的不是施舍,而是扶持和賦權,賦予個人和民族以權力,呼吁在國內、國際層面的扶持環境和善政,對義務方——政府、捐助方和接受方、國際組織、跨國公司、以及民間社會——加強問責。”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升國旗唱紅歌送祝福 盤點媒體國慶創意策劃
  今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迎來了68歲的生日,不少人的朋友圈裡也被各種各樣獻給祖國的祝福“刷了屏”。媒體們各出奇招,用MV、H5等新穎的形式“烹飪”出了不一樣的國慶報道“大餐”。
【詳細】升國旗唱紅歌送祝福 盤點媒體國慶創意策劃   今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迎來了68歲的生日,不少人的朋友圈裡也被各種各樣獻給祖國的祝福“刷了屏”。媒體們各出奇招,用MV、H5等新穎的形式“烹飪”出了不一樣的國慶報道“大餐”。 【詳細】

慶祝建國68周年 重溫媒體開國大典報道
  1949年10月1日,在天安門舉行的盛大的開國大典,向全中國、全世界庄嚴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誕生。在慶祝建國68周年之際,讓我們重溫當時關於開國大典的新聞報道,再次感受那一神聖而又偉大的時刻。 
【詳細】慶祝建國68周年 重溫媒體開國大典報道   1949年10月1日,在天安門舉行的盛大的開國大典,向全中國、全世界庄嚴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誕生。在慶祝建國68周年之際,讓我們重溫當時關於開國大典的新聞報道,再次感受那一神聖而又偉大的時刻。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