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體時代匠心的內涵與傳播

——北京大學視聽傳播研究中心年度對話系列

陸地 吳浩浩

2018年03月29日15:56  
 

來源:《新聞愛好者》

【摘要】圍繞匠心的內涵與傳播而展開,從技術、管理、國家等層面揭示了匠心的定義,指出了匠心精神的淵源,並且分析了新媒體時代與匠心繼承、傳播、發展的關系,由此指出了塑造匠心、實現匠心的個性化和傳播匠心的途徑。

【關鍵詞】匠心﹔內涵﹔傳播﹔新媒體時代

《2016年政府工作報告》強調:“要鼓勵企業開展個性化定制、柔性化生產,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由此,“工匠精神”迅速流傳開來,成為高頻詞,出現在各行業的管理和運作中。不少新媒體組織開展各種活動對其進行發掘,如新浪浙江在2017年8月31日舉辦的“致匠人·匠心無邊”頒獎典禮暨匠心高峰論壇中提出做“匠人”、守“匠心”、傳“匠藝”、揚“匠魂”。

由此可見,“工匠精神”從一個抽象的客觀存在到具體個性化的存在,僅僅一年就完成了傳播過程。更有各級政府和民間的匠人組織推廣匠心精神,如“匠心小鎮”——浙江省麗水市青田縣山口鎮,實現了“組織─個人”與“個人─個人”之間的傳播。

那麼,什麼是匠心?在新媒體時代,我們為何需要匠心?怎樣傳播匠心?圍繞以上問題,該論壇主題演講及沙龍主持嘉賓——北京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的陸地教授做了詳細的闡述。以下是訪談的主要內容。

吳:什麼是匠心?怎樣理解匠心?您能給出一個定義嗎?

陸:匠心的內涵非常豐富,層次多樣,我們可以這樣理解:對個人來說,匠心是熱愛從事的事業、腳踏實地、恪盡職守﹔從技術層面來說,匠心是“專注走心”、精益求精﹔對管理者來說,匠心是有規可循,始終如一﹔對國家來說,匠心是對整個民族簡單做人、專心做事的肯定,是“質量之魂”,是中國制造“品質革命”的保証,是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的保障。總的來說,匠心是堅持、傳承、創新。匠心不是傳統手工藝工匠的專屬,而是各行業堅守的准繩,是一個民族健康發展的准繩。

吳:您剛提到匠心不專屬於傳統的手工藝人,那麼我們從事各種職業的人,該如何理解自己是匠人呢?

陸:以前各行各業均以“匠人”之名自稱,比如老師自稱為教書匠,園藝師自稱為花匠,修鐘表的人自稱為鐘表匠等。在社會語境中,工匠成了一種職業的代名詞,並延續到上世紀末,比如:大師往往被稱為“巨匠”,這樣的提法,反映了當時社會對“工匠精神”的推崇和對匠心的褒揚。如今,這種提法少了,比如我們也很少給自己“新聞匠”等諸如此類的稱呼。但是,匠心作為不忘初心、精耕細作、日臻完美的精神理念,適用於每個行業。因此當李克強總理提出弘揚“工匠精神”之后,各行各業一呼百應,掀起了匠心浪潮,不單對中國制造業,對其他行業也有了明顯促進。比如,媒體人更加重視在“三勤”,即腿勤、耳勤、手勤上下功夫,提升內力,注重新聞品質與內涵,而不是單純追求新聞的“短、平、快”。

吳:在您今天主持高峰論壇的時候,提到了“新媒體時代”,請問它究竟是一個怎樣的時代?它對匠心有什麼影響?

陸:新媒體是相對於傳統媒體而言的,是繼報刊、廣播、電視等傳統媒體之后發展起來的一種新的傳播形態和媒體形態。它利用現代傳媒技術,通過互聯網、手機等智能終端,向用戶提供信息和服務。當今,這種以個人為中心的新媒體已經成為主流。它有傳播速度快、信息海量等特點。

新媒體帶來的快速大量的信息每天充斥著受眾的心理空間,在豐富受眾生活的同時,也給受眾帶來了許多困惑,不知該如何選擇信息。而匠心帶給受眾的信息卻相對專一,即對某種職業的堅持。這樣,海量與單一之間就形成了強烈的對比。有的人傾向於前者,忙於消費那些多如潮涌的碎片化信息,忘記初衷﹔有的人沉醉於虛擬的環境中﹔有的人選擇后者,拘泥於自己的小圈子裡。我覺得,要想在飛速與舒緩、海量與單一、碎片化與系統化、虛擬與現實諸多矛盾中找到平衡,需要以匠心為本。匠心不僅要求我們傳承,更需要我們進取,這促使我們和社會各行業打交道。那麼,選擇性地及時了解新媒體提供的資訊,對發展自己的本職工作是有幫助的。

匠心也是一種穩中求變的事物,不是傳統的代名詞,不能不假思索地就認為新媒體時代就必然吞噬傳統的一切,包括匠心。相反,新媒體的跨時空傳播特征、互動性等特點,還能夠幫助我們分享信息,構筑有效的傳播和交流環境。如果對新媒體能加以合理利用,巧妙選擇,我們很有可能繁榮傳統,重塑匠心。傳統匠人賈勇,2017年亮相廣交會獲得了大獎,隨后又通過互聯網、微媒體等新媒體平台宣傳自己的理念,交流自己的產品,取得了良好的經濟效益。我試將這種現象歸結為匠心情懷的新媒體化。

吳:如何在新媒體時代尋求匠心呢?

陸:匠心無論對哪個行業來說,都是一種情懷、一種信念,“情之所至,心懷系之”。其效果是人與事業結合,人在事業中實現人生的價值。要鑄造匠心,首先要認識文化、責任、弘揚這三方面。

匠心不單是個體現象,更是一種長期傳承的文化。文化意味著社會廣泛認同,是人們長期創造而形成的產物。匠心作為一種文化,確切地說,是被傳承的國家或民族的生活方式、工作態度、行為規范、思維方式、價值觀念和管理理念,是中華民族寶貴的精神財富。因此,不能狹隘地理解匠心,應將之放在廣闊的社會歷史背景中來看待。在新媒體時代,我們的社會發生了日新月異的變化,很多看似費時的手工藝被大規模的機器生產所替代,慢節奏的田園詩般的生活也在一定程度上被時代的車輪碾壓著,在這樣忙碌的工作和生活中想要找到寧靜,就需要借助匠心承載的文化來沉澱自身,獲得情感和理念的寄托。

責任是指對社會、職業、受眾以及其他一切相關的人的使命感,是一輩子做好一件事情的承諾,是始終付諸行動的大愛。一個人沒有責任心,那麼再好的職業也止於每天鐘擺一樣的重復勞動。一個人有責任心,才能成就輝煌的事業。獲得2017年中國工藝美術精品獎的顧少波,自2010年學習制作青花瓷以來,時刻都在鑽研制瓷技巧。在G20杭州峰會期間,顧少波和陳偉強聯手打造的青花瓷作品“和盤”,被作為國禮贈送給國外嘉賓,成為中外友好交流的見証,受到傳統媒體和新媒體的廣泛報道。所以說,文化能讓匠心久遠,而責任能讓匠心更加強大。

弘揚不僅是薪火相傳,而且是一種在創新中發展,在發展中創新的實踐。具體到各行業,弘揚是提供差異化的產品或服務,或者以人為本的個性化的管理。我們在弘揚匠心精神的時候,可以利用新媒體在內的各種資源,開展各類肯定匠心、匠人、匠魂的活動,讓群眾參與進來,通過實際體驗感受工匠精神的偉大,然后試著從新的角度看待自己的事業,在堅持中超越自己。匠人,其實最難超越的是自己。

吳:作為個體,怎樣擁有不同於他人的匠心?

陸:你提出的問題實質上是新媒體時代匠心個性化的問題。每個人都有各自的特點,職業也不盡相同,這就涉及對各自匠心的構思和設計,簡而言之就是“匠心獨運”。要鑄造自己的匠心,得厘清“傳承”“個性”“超越”三者的關系。它們同為匠心的三個特征,但是對每個人來說,這些都是獨到的,其構成和比例成就了各自匠心的獨到之處。

吳:您談了對匠心的認識,以及構建匠心的途徑,那麼在新媒體時代,您認為匠心精神的核心是什麼呢?

陸:核心是專業、職業與敬業。

專業是指人們長期從事的各項業務、學業或職業種類的總稱。專業代表對某個領域的精深和圓熟。一個人要做到對自己的業務非常專業,勢必會投入大量的時間和精力,不付諸匠心無以專業。所以專業是匠心精神的核心之一。

職業產生於社會分工。勞動者利用專門的知識和技能參與社會分工,為社會提供服務並實現自身的價值。職業是變化發展的,有其社會性、規范性、技術性和時代性。新媒體時代發展非常迅速,響應時代召喚的方式就是用一顆匠心來呵護職業,在一天又一天的平凡中完成這些壯舉,推動時代不斷前行。所以,職業精神是新媒體時代匠心構成的重要組成部分。

敬業是專心致力於學業或工作。敬業是一個道德的范疇,可以看出一個人對學業和事業的態度。敬業很多時候意味著拋棄功利,默默奉獻。我們這個時代需要將事業做得更深更遠,也需要一批不計名利的敬業者成為社會的脊梁。

吳:以上我們討論了匠心的內涵。在新媒體時代,我們是不是有必要將匠心傳播開來?

陸:非常有必要。匠心是一種文化自信。我們自古就有巨匠、名匠,這些先輩為中國文化做出了巨大貢獻,塑造了中國氣質。比如,清朝咸豐、同治年間著名的制陶人葉王自幼跟隨其父學習制陶。他最初擅長捏制戲劇人物形象,后鑽研花鳥、瑞獸、文具等形象,並將這些付諸陶器、瓷器的構型。他捏制的器具精巧別致,有非常高的藝術水平,其作品赴日本萬國博覽會展出,深得好評。如果追溯到更早時期,隋代的李春和他建造的趙州橋﹔春秋戰國時期的魯班和他的各類發明,都譜寫出了中國匠人的傳奇。他們用匠心鑄造的作品在世界文化中流光溢彩,比這些瑰寶更能打動人的是透過歷史陳跡的那顆朴實敦厚的匠心,它溫暖了無數華夏兒女。我們至今看到這些作品,都能感受到匠心的溫度,感受到那種融入了生命的對文化的熱愛。

另外,匠心還是新媒體時代下的中國道德准繩。新媒體時代,越來越多的行業相互碰撞、融合,煥發出活力的同時,也帶來諸多問題,如傳統手工業如何生存的問題,傳統技藝如何從小眾匠人走向大眾的問題,以及各行各業追求經濟新常態時如何構建心理常態的問題。匠心是一種很好的道德操守,能有效地緩解這些焦慮,同時能減少行業激烈競爭帶來的道德滑坡。

因此,很有必要在新媒體時代傳播匠心,讓每個公民明白匠心的實質、理念和根源,這就相當於為這個時代的發展助力。

吳:您詳細分析了傳播匠心的必要性,那麼我們該如何傳播?

陸:我們可以通過新媒體、各類活動、公益組織、學術機構、藝術形式等媒介傳播匠心。

就匠心的傳播來說,我強調運用與新媒體相關的媒介資源。新媒體最初以數字技術為基礎,以網絡等為載體進行信息傳播。目前來說,新媒體的相關媒介已經超越互聯網,包括智能手機應用程序、虛擬世界、多媒體、人機界面等。這些媒介都為分享新成果提供了良好的平台,所以它們能夠為傳播匠心發揮更積極的作用。匠人可以通過這些媒介進行業內交流,打破行業邊界,突破傳統邊界,在堅守的同時尋求創新。

公益組織的非功利性與匠心的無私奉獻情懷不謀而合,因此憑借公益組織傳播匠心也有其內在的優勢。

吳:您列舉了匠心傳播的媒介,您能給我們談一談傳播方式嗎?

陸:匠心是一種意識上的東西,傳播時我們最好將它具體化、實體化,讓它有可觀可感的形式。

我個人認為,可以採用體驗、教育、消費等方式進行傳播。

體驗式傳播實際上是一種受眾與媒介和信源的互動與交流。體驗式傳播在非遺項目展區、旅游景區等文化傳播場所比較常見,比如2017年6月在山東省滕州市召開的第三屆“魯班文化節”,以“傳承發展的生動實踐”為主題,大膽創新活動形式,採用體驗、表演、觀摩等手段吸引受眾參與,讓工匠精神貼近生活,這有利於受眾獲得真實感受,增加他們與文化的黏合度。

通過教育進行傳播易被擁有一定社會資源的文化組織所採用。例如,新浪浙江品牌公益欄目《點贊希望》第五季即將啟動。屆時匠人將深入鄉村,給少年兒童上一堂生動的“手藝課”。

採用消費的方式進行傳播也是一種具有實效的方法。對匠人和企業來說,能保護他們的合理利益﹔對消費者來說,可獲得價廉物美的商品,享受匠心帶來的高品質生活,這也是一種雙贏。

吳:最后,請您談一談匠心的傳播策略?

陸:匠心的傳播應該站在國家發展戰略的高度來看待,不單從新媒體發展背景、經濟增長層面促進匠心傳播,更應該重視其道德層面的意義。

匠心傳播策略應重視從匠人到匠人組織,再到社區,再到大眾的“點、線、面、體”的傳播。與匠人自守技藝相反的一種做法是,少數人未滿“學徒期”,便急於推介自己,熱衷於曝光在鎂光燈下。這些缺少積累和沉澱的表層傳播實為寧靜守心的匠人們所不齒。因此,匠心傳播的過程,我們可以和匠心成長的過程對接,消除傳播過快給匠人們帶來的浮躁感,抑制依賴媒體成名的功利化動機。匠心始終要在傳統基礎上發展,腳踏實地、恪盡職守、厚積薄發。

匠心作為一種深層次的道德操守,不僅促進了華夏文化的發展,而且在制造業見長的亞洲國家,如日本、韓國都頗具影響力。它在塑造中國工業乃至各行業精、氣、神方面具有不可低估的作用,對世界的發展也產生了一定的效果。因此,在傳播匠心時,我們應看到意識形態對經濟基礎巨大的反作用,將精神文明與物質文明結合起來,將近期利益與長遠利益結合起來。

最后,我想談的是,傳播策略可以多元化。創設中國匠心文化節就是很好的途徑。除此之外,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倡導的“創意城市網絡”活動也給我們利用新媒體傳播城市匠心文化帶來了一些啟示。

總之,國家、社會、個人的力量如果能凝聚起來塑造和傳播匠心,那麼,匠心會成為新媒體時代產業、文化、道德的基准,甚至成為我們每個人不可缺少的涵養。

(陸地為北京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吳浩浩為閩南師范大學外國語學院講師)

(責編:趙光霞、宋心蕊)

推薦閱讀

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2018賀新春
  辭舊丹雞鳴盛世,迎新瑞犬頌神州。新春佳節即將來臨,人民網總編輯余清楚以及全國多家黨報網站總編輯共同為網友們送上新春祝福!祝大家新的一年萬事順意,節節進步!
【詳細】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2018賀新春   辭舊丹雞鳴盛世,迎新瑞犬頌神州。新春佳節即將來臨,人民網總編輯余清楚以及全國多家黨報網站總編輯共同為網友們送上新春祝福!祝大家新的一年萬事順意,節節進步! 【詳細】

為網絡空間“歲月靜好” 網信工作不騖虛聲
  2017年,在習近平總書記網絡強國戰略思想指引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各項工作扎實推進,網上主旋律高昂,正能量強勁,各項法律法規進一步完善,網絡空間更加清朗,網絡空間國際話語權和影響力明顯提升。
【詳細】為網絡空間“歲月靜好” 網信工作不騖虛聲   2017年,在習近平總書記網絡強國戰略思想指引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各項工作扎實推進,網上主旋律高昂,正能量強勁,各項法律法規進一步完善,網絡空間更加清朗,網絡空間國際話語權和影響力明顯提升。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