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媒體時代傳統電視媒體紀實類內容生產的新方向

周成鋒

2018年08月23日14:32  來源:視聽
 

摘要:在技術主導的融媒體環境下,傳統電視媒體在優質內容輸出上除了堅持安全生產和輿論導向以外,需要注意的是思維和場景的轉變。傳統電視媒體自身面臨新興媒體的沖擊,在融媒體時代需要確立“以人為本”的理念,注重用戶場景在融媒體時代的變化。傳統電視媒體應當在實踐中不斷總結和歸納專業內容生產的新思路,積極參與新型傳媒生態的建構,在媒體融合的新形勢下鞏固和延續自身的話語權和引導力。

關鍵詞:融媒體﹔短視頻﹔電視台

傳統電視媒體在探索以電視紀錄片為代表的紀實類視頻內容生產的過程中,曾經試圖通過話語的改變和視點的下沉,在紀實類視頻內容生產中對基層的熱點問題和社會關切進行回應,形成了“尋找問題(輿論熱點)→確定故事(新聞線索)→展示全景(新聞背景)→理性回應(輿論爭議)”的信息傳播和輿情引導模式①。然而長期以來,傳統電視媒體播放的電視紀錄片和紀實類節目的收視率處在低迷的狀態中,一直被觀眾和業界認為“曲高和寡”。

一、認清發展趨勢

融媒體平台一改傳統媒體“一對多”的點狀信息傳播模式,形成了“多對多”的多平台分發信息傳播模式。各社交網站的視頻內容消費人群成為了等待挖掘的潛在受眾。融媒體時代的受眾能夠隨時隨地接收各種信息,能夠主動選擇在何種平台以何種形式接收何種信息,還能夠對信息進行二次或多次評論、分享、收藏。這種傳者和受者相統一的傳播模式使內容制作者和內容消費者之間能夠通過多平台進行多渠道互動,內容制作者能夠更精准地根據受眾需求進行內容生產。

“短視頻正在突破傳統電視人的認知疆界,以多樣的形態、深入行業的內容、豐富的內涵、靈活的廣告植入進入人們的生活,它不同於電視人已經營了幾十年的採編播樣態,更不同於傳統的電視傳播理念。”②標准化視頻類內容生產與文字類內容生產和圖片類內容生產相比門檻更高。從整個視聽傳播史的角度來看,受眾接受視頻類內容產品正進入一個大眾化、普及化的時刻。擁有超高清、廣色域、高動態范圍等高技術指標的大屏幕移動設備普及度越來越高,第四代通信技術和無線網絡通信技術的商用化普及使得人們可以擺脫電視機,隨時隨地消費視頻內容。短視頻內容成為視聽內容生產的新方向。

在技術主導的融媒體環境下,傳統電視媒體在優質內容輸出上除了堅持安全生產和輿論導向以外,需要注意的是思維和場景的轉變。傳統電視媒體自身面臨新興媒體的沖擊,在融媒體時代需要確立“以人為本”的理念,注重用戶場景在融媒體時代的變化。

“以人為本”從內容生產的角度來說,需要傳統電視媒體在體制機制和生產流程上注重個體創造和團隊合作的重要性,組建集團作戰、分工明確的融媒體團隊,通過體制機制創新保障內容生產的能力。

“以人為本”從用戶需求的角度來說,需要傳統電視媒體轉變思路,以觀眾的需求和滿意度為出發點,把最符合受眾需求的內容通過最多元化的渠道盡可能地分發給受眾。

對於傳統電視媒體而言,媒介融合不僅僅是跨平台的渠道融合和技術融合,更是傳統電視媒體的創作思維和新媒體用戶的接受習慣的融合。傳統電視媒體需要在節目制作理念、節目制作語態、節目制作流程、節目評價體系等整體架構上向互聯網領域的產品運營學習,利用既有手機APP為代表的短視頻平台的數據分析和用戶痕跡,把握既有受眾需求,開發潛在受眾群體。

國內短視頻行業的興起使得電視紀錄片在融媒體時代有了新的角色和身份——紀實類短視頻。紀實類短視頻時長一般在半小時以內,傳統電視節目在專業內容生產(PGC)時應注意到短視頻個性化視聽話語、手持設備拍攝、實時上載、關注社會生活熱點等特點。隨著國家有關部門持續推出以“優秀紀錄片扶持項目”為代表的鼓勵政策,傳統電視媒體、獨立紀錄片導演和商業機構都憑借融媒體時代的技術便利參與紀錄片的生產。在這種時代背景下,主動出擊,吸引以年輕人為主要年齡層的網絡短視頻受眾成為傳統電視媒體的重要使命。

二、找准發力方向

從社會責任角度而言,傳統電視媒體面對眼球經濟為主的流量時代,需要思路清晰,把握方向。面對全球化的移動互聯網時代,應該在復雜的輿論格局和變化的媒介生態中,旗幟鮮明地唱響主旋律,出擊新媒體﹔避免為了聲量和流量,放棄守土有責的使命和立場,放棄自身堅守和深耕多年的領域。面對海量內容,應該主動回應受眾需求,甄別群眾關注的熱點問題真實性,發揮傳統媒體的公信力和美譽度優勢,傳播真實、權威的信息,利用技術手段向受眾分發專業制作團隊生產的准確內容﹔依托傳統電視媒體專業制作團隊的人員優勢、技術優勢、設備優勢,傳統電視媒體的紀實類短視頻生產對於人物和題材可以進行精細化和持續性的採集﹔通過對紀實類短視頻的受眾反饋,積累一批受眾滿意又適合互聯網傳播和IP化營銷的題材庫。

中國電視紀錄片在20世紀90年代以《東方時空•生活空間》的早間節目研發為代表,走出了一條通過電視視聽語言關注社會百態的創作道路。在融媒體時代的今天,以運動相機和無人機為代表的技術設備和4G視頻直\錄播便攜智能硬件穿戴設備為代表的技術方案,使紀錄片制作力量得到進一步壯大。技術越先進,越需要傳統電視媒體沉下身去,近距離關注老百姓的喜怒哀樂,在視聽語言創作上走出一條與融媒體時代相契合的影像實驗之路。

從經濟效益角度而言,隨著融媒體時代的發展,媒體機構可以利用的營銷模式不斷推陳出新。傳統電視媒體可以利用自身視聽產品生產的豐富經驗,利用紀實手法表達品牌或者產品內涵,借助多種輸出終端,到達受眾一端。紀實類短視頻需要把握好有限時長,同時還應平衡社會價值和經濟價值。傳統電視媒體的紀實類短視頻產品推廣可以與微信、微博官方合作,在微信朋友圈時間線和微博時間流投放,實現輸出和露出相結合。

除了和商業品牌進行產品合作,傳統電視媒體還可以通過節目模式的研發,進一步切入到短視頻產業鏈條中。韓國電視台JTBC於2017年11月30日推出以短視頻制作為比賽內容的選秀節目《Wanna B》③。節目採用傳統電視台的架構,主持人是電視台的首席執行官,而嘉賓則是美容、奇趣、生活、娛樂四個制作中心的負責人。預選階段首先通過專家審查團的行業精英從5000個入選短視頻中,選出200個參賽制作隊伍或個人。然后是四個制作中心的嘉賓主持人根據自己負責的主題,把200個參賽單元縮減為87個,再劃分到各自的領域中。最后通過6輪車輪戰對決,最終的獲勝者將獲得3億韓元(約合人民幣175萬)的獎勵。

《Wanna B》是韓國傳統電視媒體JTBC與最大的網絡直播平台AfreecaTV的一次強強合作。對於節目制作組而言,由於AfreecaTV在營銷、制作和選手培養上的深度切入,所以工作量並不大。節目核心都是選手自己制作的短視頻,再加上室內棚拍、專家點評、網友投票環節都是傳統電視媒體擅長的領域,所以成本也在可以控制的范圍內。節目組所需要的是收集觀眾反饋,對選手制作的內容題材進行把關。在賽制上和比賽環節上,節目組需要注意大眾媒體的責任感和使命感,對於選手創作雖然不會直接干預,但是要盡可能發揮大眾媒體的導向作用。這次以短視頻創作為主體的選秀,一來發揮了傳統電視媒體對社會生活的引導能力﹔二是與主流直播平台合作,打通傳播渠道,互通創意內容﹔三則是通過創作人才的選拔和引導,既給觀眾視覺上的審美體驗,又為社會挖掘了創新力量。

三、結語

目前短視頻在迅猛發展的同時也存在著許多不足,如短視頻主題和質量良莠不齊,短視頻版權保護法規和節目模式不健全,短視頻盈利和分銷模式不夠完善,等等。作為紀錄片的形式之一,紀實類短視頻為電視紀錄片的發展注入了新鮮血液,也是新技術背景下專業內容生產主動適應新興傳播渠道的表現。在當今這個“人人都有麥克風”的自媒體時代,任何人都可以以較小的成本去創作影像作品。就像本雅明在《機械復制時代的藝術作品》的批語一樣,紀錄片也會因為技術獲得新的內容,而技術也會為紀錄片創造新的時空。傳統電視媒體應當在實踐中不斷總結和歸納專業內容生產的新思路,積極參與新型傳媒生態的建構,在媒體融合的新形式下鞏固和延續自身的話語權和引導力。

注釋:

①史安斌,李彬.回歸“人民性”與“公共性”——全球傳播視野下的“走基層”報道淺析[J].新聞記者,2012(08):3-7.

②郝萍.發力短視頻喚醒電視內容原力[J].新聞前哨,2018(02):38-40.

③節目官網:http://tv.jtbc.joins.com/WANNAB2017.

(作者單位:廣西電視台)

(責編:趙光霞、宋心蕊)

推薦閱讀

人民日報創刊70周年
  70年,25541期,25541個日夜,人民日報與黨和人民風雨兼程、一路相伴,一同走過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崢嶸歲月,一起走進更加昂揚的新時代。
【詳細】人民日報創刊70周年   70年,25541期,25541個日夜,人民日報與黨和人民風雨兼程、一路相伴,一同走過革命、建設和改革的崢嶸歲月,一起走進更加昂揚的新時代。 【詳細】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暨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看天津活動6月20日在天津市舉行,主題為“媒體融合:宣傳新時代 擁抱新時代”。
【詳細】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   2018(第三屆)全國黨報網站高峰論壇暨全國黨報網站總編輯看天津活動6月20日在天津市舉行,主題為“媒體融合:宣傳新時代 擁抱新時代”。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