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禮”的傳播思想與互聯網文明的建構

劉美憶

2019年01月03日10:19  
 

來源:《新聞愛好者》

【摘要】中國傳承了幾千年的中華傳統文化與傳統美德,都是圍繞“禮”展開的。然而在互聯網時代,不文明現象屢見不鮮,追根溯源是“禮”的缺失和秩序、規則意識的缺位。因此,營造良好的網絡環境,構建以“禮”為核心的互聯網文明迫在眉睫。

【關鍵詞】禮﹔仁﹔孔子﹔互聯網文明

中國作為禮儀之邦,中華文化與“禮”骨肉相連、密不可分,“禮”已經深深刻進了中華民族的血液與基因中,時時刻刻影響著人們的思想和行為。但是隨著互聯網的發展,網絡文化對“禮”的觀念造成了難以估量的沖擊,在這種背景下,了解“禮”、認識“禮”、弘揚“禮”,迫在眉睫、刻不容緩。

一、“禮”的起源

“禮”最初並不是指禮制,殷商時期的“禮”是指祭祀神靈、祖先的儀式,在《辭海》等權威工具書中,“禮”的義項大致有祭祀神靈、禮節禮貌、禮儀、道德規范等,而祭祀神靈是“禮”的本義,其余皆為引申義。

“禮”這個字的產生也經歷了一系列的發展。最初,“禮”是甲骨文,后來有了小篆“豊”,意為“舉行祭祀時所用的器物”。《禮記·禮運》中對祭祀的禮儀也有記載:“夫禮之初,始諸飲食。其燔黍捭豚,污尊而抔飲,蕢桴而土鼓,猶若可以致其敬於鬼神。”指的是“禮”最初產生於人們的飲食活動。[1]人們以這種祭祀的儀式求得神靈的庇護,降福消災,這便是最原始的“禮”。隨著時間的發展,逐漸有“五禮”“六禮”“九禮”之說,如“五禮”就包括吉禮、凶禮、軍禮、賓禮、嘉禮等。

二、孔子“禮”的傳播思想

中華文化是圍繞“禮”的傳播而展開的,禮文化則是中華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它貫穿中華民族的歷史,“成為古代中國公共生活秩序與教養生活的根基,塑造了中華民族性格和精神的文化原型”[2]。作為“禮”的集大成者,孔子的一生都在探尋“禮”的內涵和真諦。《論語》提到“禮”76次,對“禮”作出了詳細的闡述,可見“禮”的地位之重要。從維度的角度來看,孔子的“禮”的傳播思想主要包含三層維度。

(一)國家層面

從國家的層面來講,孔子提倡“禮樂治國”“為國以禮”,主張以禮樂教化作為治國安邦的主要手段,樂主內、禮主外,禮樂結合。在春秋時期,形成了“禮崩樂壞”的局勢,孔子為了挽大廈於將傾,一面維護“周禮”,一面對“禮”的內涵進行革新,最終使“禮”定型為中國華夏民族衡量人道德行為與人倫關系的價值標准,“為國以禮”就是孔子以禮治國思想的集中體現,也是中華民族傳統道德中最為重要的倫理之一。

清華大學教授彭林認為,“禮”是區別文明與野蠻的尺子,也是自然法則在人類社會的體現,國家要長治久安,就要“因陰陽之大順”。不僅如此,“禮”也指統治秩序,無論是中央和地方還是上下級,即使是同級的關系,也都在“禮”的范疇之內[3]。“禮”從方方面面規范和約束著人們的言行舉止,既維護並協調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等級秩序,又使人們能在條條框框之下和睦相處,使同一個個體,在不同場合與關系中扮演不同的角色,在“禮”的規范下無法僭越,從而在縱橫交錯中支撐起整個國家的運作。

(二)社會層面

我國古代的“禮”是成體系的,是整個社會的規范,由此將整個社會緊密地聯結在一起。上自宏觀的等級秩序、規章制度、刑罰准則,社會層面的禮節儀式如婚喪嫁娶、社會習俗、道德規范,涵蓋面極其廣泛,下至微觀的個人修養、行為准則,橫向來說囊括政治、經濟、文化,可以說涉及生活的方方面面,都需要人們來遵守。

(三)個人層面

從個人的層面上講,“禮”是個人安身立命的根本和基礎,“禮”可以提高個人的修養、鍛造個人的品性,從而立足於社會。“禮”還對日常生活以及人際交往中的行為規范和行為准則作出了界定。孔子認為“立於禮”(《論語·泰伯》),“不學禮,無以立”(《論語·季氏》),“不知禮,無以立也”(《論語·堯曰》),可見“禮”對個人修身養性的重要程度。不僅如此,孔子還認為,如果能遵循“禮”的規范,普通人是可以擁有忠、孝、節、義、廉、仁、義、智、信等優良品德,最終成為“君子”,而成為君子的途徑就是“約之以禮”(《論語·雍也》)。換言之,遵循“禮”則能為君子,為君子則需“禮”。

三、互聯網文明中“禮”的缺失

“禮”是中華文明的表征,文明是物質財富和精神財富的總和,互聯網文明是“人類通過運用互聯網、雲計算及大數據等現代科技所取得的物質與精神成果的總和,進而對人類的生活方式、思維模式、行為方式乃至產業轉型、商業變革和社會發展產生革命性影響的文明形態。”[4]互聯網的產生和發展,對中國傳統文化特別是“禮”的傳承造成了難以估量的沖擊和影響。特別是近年來隨著新媒體的異軍突起和客戶端的普及,人們的生活無時無刻不受到網絡的影響、滲透,在這樣的背景下,互聯網文明下“禮”的缺失幾乎成為一種常態。

(一)“禮”的缺失現狀

1.網絡暴力、網絡謠言泛濫

網絡信息良莠不齊,雖然不乏優質的內容,但也有“三俗”或者黃賭毒之類的、違反道德的不良內容,除此之外,在虛假身份的隱藏下,網絡暴力、誹謗、造謠泛濫成災,“鍵盤俠”在網絡上肆意橫行維護所謂的“正義”。

網絡暴力是不符合互聯網文明的社會現象之一,部分網民不僅在網上發表具有傷害性、侮辱性和煽動性的言論、圖片、視頻,甚至從線上轉移到線下,對事件當事人進行“人肉搜索”,將其真實身份、姓名、照片、生活細節等個人隱私公布於眾。2017年,因飾演電視劇《我的前半生》中的“第三者”角色,演員吳越被混淆現實與虛擬的網友無端謾罵,言辭污穢,甚至一度關閉微博評論。

2.庸俗化的“網紅”與直播

近年來,“網紅”受到很多人的追捧,人人趨之若鹜。為了維持粉絲忠誠度和出名,“網紅”往往使出渾身解數吸引受眾的注意力,有的內容充滿低級趣味,有些甚至涉及黃賭毒,不斷挑戰觀眾的底線,無視傳統道德觀念,更別提規范的言行舉止了,甚至還涌現出一批以丑為美、以丑博取眼球的“網紅”,嚴重扭曲了社會正常的審美觀念和道德標准,對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還未定型的青少年造成了難以估量的傷害。早期“網紅”的雛形有鳳姐、芙蓉姐姐等,她們靠犀利的語言、浮夸的造型和背離大眾審美的長相走紅,近年有的“網紅”以過度修圖的“錐子臉”、暴露的著裝以及挑逗的語言滿足受眾的獵奇心理。

“網紅”為了炒作,常常游走在道德和法律的邊緣,當傳統的微博、照片已經無法滿足“網紅”們急功近利的心態時,直播成了他們轉戰的又一平台。如果說互聯網是“網紅”們挑戰底線的途徑,那麼直播就是不擇手段。

在各大直播平台上,無端的謾罵和臟話已經變得稀鬆平常,許多主播就是靠這些“出位”的行為獲得關注,甚至得到打賞,以獲取經濟利益。這些行為已嚴重污染了網絡空間,並對受眾的價值觀造成了嚴重影響。

(二)“禮”缺失的緣由

網絡傳播的優點是毋庸置疑的:信息多元化、傳播互動化,傳播速度快、信息量大,因此,“80后”“90后”以及“00后”成為微博、微信等社交網絡的主要人群,他們通過匿名的形式在平台上隨意發表言論,由此引發了網絡信息的混亂。在這樣的背景下,“禮”似乎已被人們遺忘。筆者認為,“禮”缺失的緣由主要有以下三點:

首先,互聯網文明的缺失是缺少“自律”。網絡是一個多元化的“大熔爐”,人們的地域、身份、年齡等不同,各式各樣的觀點和思維在這裡激烈碰撞。互聯網具有匿名性的特征,人們可以隱藏自己的身份甚至編造自己的身份,在匿名的掩蓋下,人們可以用虛擬的身份對他人進行人身攻擊、散播謠言。這是缺少自律和缺少“君子慎獨”的表現。當人們不再“克己”,不再“三省吾身”,就很容易在網絡中迷失自我、放縱自我,漸漸偏離法律和道德的約束。

其次,互聯網文明的缺失是違背“秩序”和“禮讓”的表現。缺乏“禮”使人們在虛擬的網絡中喪失了法律意識和道德准則。從個人修養來看,作為應該遵循的個人准則,人們首先應該做到“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論語·顏淵》),另外,應該秉持謙讓的精神,“退一步海闊天空”,互相尊重、互相禮讓。然而在虛擬的空間中,這些道德准則被遺忘殆盡,許多網民既沒有尊重他人,也沒有遵守誠信的原則。

再次,責任意識也是造成互聯網文明缺失的重要緣由之一。營造良好的、綠色的、健康的網絡環境是我們每個公民的責任,凡不符合“禮”的、違背道德底線的,不看、不聽、不說、不動,在承擔責任中堅守,在堅守中慎獨。

四、以“禮”建構互聯網文明

實際上,“禮”不僅是“禮文化”的核心內涵,更是“一種媒介、一種傳播制度、一種價值理念”[5]。要重構互聯網文明,就要將“禮”作為媒介,傳承“禮”的價值觀念。在當下,互聯網文明亟待構建和完善,一方面,我國正處於社會轉型期,導致人們的價值觀念多元化,社會缺乏價值共識和道德評價依據﹔另一方面,眾聲喧嘩的時代,人們因技術“賦權”而渴望自由發聲,由於匿名性和公開性,互聯網為其提供了一個可以暢所欲言的平台,互聯網中的不文明現象層出不窮,且較難監管和約束,因此傳播和弘揚“禮”的思想,以“禮”強化道德准則,提升個人和集體的道德水平,是構建互聯網文明的迫切需求,也是構建和諧社會的解決途徑之一。

(一)媒體正確引導“禮”的價值觀

大眾媒體在引導大眾輿論、傳播信息中發揮著不可估量的作用,因此傳遞正能量,傳播“禮”的思想刻不容緩、責無旁貸,需要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雙管齊下。

一方面,傳統媒體可以憑借其影響力和號召力,弘揚主旋律,開展有關“禮”的各種活動。近年來,傳統文化節目層出不窮,除風靡全國的《朗讀者》外,還有文化禮儀公益節目《中華文明之美》、朗讀節目《見字如面》、紀錄片《記住鄉愁》、漢字聽寫節目《漢字風雲會》等,它們不僅將傳統文化與現代元素有機融合,還展現了中華文化的美學精神,傳承了“禮”的思想內涵。這些節目充分發揮了文藝作品“以文化人”的重要功能,正確傳遞了禮文化的價值觀念。

另一方面,新媒體、自媒體也要自覺遵循法律法規,提高秩序意識和規則意識。近年來,直播平台和短視頻平台受到大批受眾的喜愛和追捧,然而直播、短視頻衍生的倫理道德問題卻層出不窮。2018年9月11日,斗魚直播平台某主播因在直播中以不當言論調侃“南京大屠殺”“東三省淪陷”等歷史事件,遭到網友的譴責和共青團中央等官方微博點名批評﹔同年8月,國家廣播電視總局整治並處罰快手、抖音等視頻軟件,將低俗、暴力等有害節目下架,並對違規賬號做出封號的處理。

網絡社群在互聯網文明中扮演著重要角色,如彈幕視頻直播網站嗶哩嗶哩作為年輕一代的網絡文化社區,也在網絡交往中踐行“禮”的價值觀念,注冊會員時用戶需作答20道彈幕禮儀題,如“發違規評論會被怎麼樣”“以下哪種評論比較適宜”等,一些發布不文明內容的帖子和用戶的視頻也會被下架和查封,目的就是為了減少彈幕引發的無端罵戰,淨化網絡空間。

通過互聯網傳遞“禮”的價值觀,不僅能跨越時空的限制,還能快速、大范圍地進行傳播,弘揚“禮”的理念,使人耳濡目染,將“禮”外化為指導實踐的准則。

(二)自我實踐加強“禮”的認同感

以“禮”構建互聯網文明不僅是媒體、社會、群體的責任,更需要我們每一個人身體力行地去實踐。關於日常生活中個人對“禮”的踐行,孔子主張“道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恥﹔道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論語·為政》),“禮”不僅是每個人的行為准則規范,更是每個人的道德標准,在虛擬的網絡空間中的人際交往更是如此。要從個體出發建構互聯網文明,就要提高個人的媒介素養和文明修養,將內在修養外化為言行舉止,將“禮”作為網絡交往的指導原則。

一方面,在網絡交往中,要懂得謙恭禮讓,講信修睦,禮貌待人,做到“君子敬而無失,與人恭而有禮”(見《論語·顏淵》)。在社交平台上不無端誹謗、不肆意謾罵,不對他人進行人身攻擊,即使針對熱點事件持有不同的見解,也要做到“和而不同”(見《論語·子路》),要求同存異,追求和諧的、和睦的互聯網氛圍,和平共處,減少虛擬空間劍拔弩張的戾氣。

另一方面,應做到自律自省、君子慎獨。即使在虛擬的網絡空間,人們隱匿了自己的真實身份和姓名,也不能違背“禮”的價值觀念,仍然要堅守基本的禮義廉恥之心,依然要時時刻刻提醒自己,良好的道德規范無論何時都不能丟,傳統美德無論何時都要牢記,品德修養無論何時都要維持,禮義廉恥的道德准則無論何時都要堅守。弘揚“禮”的價值理念,不僅要在生活中踐行,更要發自內心認同“禮”的行為准則,隻有這樣,才能使“禮”的精神在互聯網傳播中傳承與堅守。

[基金項目: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項目“中國禮文化傳播與認同建構研究”(16BXW044)]

參考文獻:

[1]阮緒和.中國古代禮的內涵試析[J].時代文學,2007(4).

[2]王冠.論儒家禮樂文化的形成與建構及對當下的意義[J].江蘇社會科學,2016(5).

[3]彭林.中國古代禮儀文明[M].北京:中華書局,2004:4—5.

[4]殷格非,於志宏,趙鈞.創造更持續的互聯網文明[J].WTO經濟導刊,2014(8).

[5]張兵娟.傳播學視野下的中國禮文化與認同建構研究[J].新聞愛好者,2017(2).

(作者為鄭州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碩士生)

(責編:趙光霞、宋心蕊)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