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媒體矩陣中紙媒的著力點

——以《大河報》的報道為例

郭傳廉

2019年03月18日16:13  
 

來源:《新聞愛好者》2019年2月

【摘要】適應傳統媒體與新媒體融合發展的趨勢,各新聞單位都在努力打造符合自身實際、具有自身特點的全媒體矩陣。作為全媒體矩陣的一個構成部分,紙媒如何避己所短揚己之長為自己定位,紙媒的努力方向和著力點在哪裡?筆者結合實際案例,從獨家、獨到,深入、深刻,整合、聚合,延伸、延展,辟謠、止謠,互動、互補六個方面,分析探討了《大河報》在這方面所做的努力和探索。

【關鍵詞】全媒體矩陣﹔紙媒﹔新媒體﹔著力點﹔第二落點

“互聯網+”時代,傳統媒體與新媒體必須融合發展才有出路。近年來,作為全國知名都市類主流媒體的《大河報》,適應移動互聯網迅猛發展的趨勢,結合自身實際和目標受眾需求,不懈探索媒體融合發展之路,已基本形成“一紙兩微三端”加多個合作平台的全媒體矩陣。“一紙”是指《大河報》這份紙媒,“兩微”是指大河報微博賬號、大河報微信公眾號,“三端”是指大河客戶端、豫直播、大河財立方,多個合作平台是指與今日頭條、百度、騰訊等國內有影響力的新聞資訊類APP合作的頭條號、百家號、企鵝號等。

“推動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融合發展,要遵循新聞傳播規律和新興媒體發展規律,強化互聯網思維,堅持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優勢互補、一體發展。”(2014年8月18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四次會議上的講話)那麼,在融合發展的過程中,紙媒如何發揮自身優勢,發揮互補作用,才能與矩陣中的其他成員“一體發展”呢?換句話說,作為全媒體矩陣中的一員,紙媒的著力點在哪裡?

筆者作為《大河報》全媒體矩陣的構建和基本形成的親歷者和參與者,以及《大河報》紙媒適應融合發展在內容定位、採編流程再造方面的親歷者和參與者,以筆者值班的期間(2018年10月22日至11月3日)《大河報》策劃、組織、編發的部分報道為例,論述、分析一下融合發展背景下紙媒的著力點。

一、紙媒重新定位,必須探尋不同於以往的著力點

紙媒曾經有一個相當長的輝煌時期,在長期實踐中形成了較為穩定且公認的價值判斷標准、編輯思路和運作模式。但這一切隨著互聯網的新聞網站、移動客戶端等新媒體的出現而徹底改變了。紙媒須重新定位和調整著力點,做到有針對性、可行性,能揚長避短並先對紙媒、新媒體各自的劣勢和優勢作出基本判斷。

(1)新媒體的一大優勢是速度,紙媒的一大優勢是深度。紙媒是“每日新聞”,新媒體是“每秒新聞”。與新媒體相比,紙媒受介質特性所限,幾無時效性可言。紙媒不應再把與新媒體爭搶時效作為重點,必須要在尋找新聞的“第二落點”上下功夫,做短時間內新媒體上看不到的有深度、有思想、有觀點的東西。

(2)新媒體的信息海量而公信力不足,紙媒容量有限但權威性很強。在新媒體上,隻有你想不到,沒有你找不到的信息。可信息海量化也有弱點,那就是魚龍混雜,泥沙俱下,往往令人目不暇接,無所適從。智能手機的方便快捷,更使人人成為信息的發布者和傳播者,人人都可以在新媒體上表達思想、發表意見,新媒體也因此缺乏權威性、公信力,甚至虛假信息漫天飛。紙媒生產團隊的先天基因,可以很好地彌補新媒體這方面的不足,使發布的信息權威、可信。

(3)信息文本的專業性、原創性是紙媒的優勢,這是新媒體無法比擬的。目前的新媒體中,非專業新聞機構的新媒體佔了很大的比重,尤其是微信群、朋友圈、微博賬號、微信公眾號之類的自媒體,多數文本質量不高,抄襲嚴重,且多為碎片化信息,主要缺陷是缺乏必要的核實和調查,內容粗糙膚淺,以偏概全,觀點偏激,多情緒化表達而理性不足等。這些,基於長期專業化操作的紙媒不但很容易就可避免,還可把自己的優勢充分展現出來。

二、探尋紙媒的著力點,應該著重從以下方面入手

(1)盡可能做到獨家、獨到。新媒體信息傳播的突出特征就是隨時隨地,無處不在。在這一背景下,紙媒再去追求線索的獨家已經不切實際了。這裡所說的獨家、獨到,主要是指內容的獨家、視角的獨到。香港著名作家金庸(查良鏞)以武俠小說享譽華人世界,他的去世關注度自然很高。有關金庸的生平、成就乃至逸聞趣事,網上隨處可見,比比皆是。紙媒再像以前那樣綜合各方面資料,剪剪貼貼,做大而全的以規模取勝的全景式報道,完全沒有必要。《大河報》決定不求面面俱到,盡量朝發表的稿件唯一、傳遞的信息獨家、切入的視角獨到的方向上走。由對金庸生平事跡有較深入了解的一位文化記者,依據自己的觀察理解寫一篇述評﹔請金庸2001年河南行、曾經陪伴他三天的一位副社長寫一篇追憶文章﹔由報社編採人員中的三位“金庸迷”,各寫一篇關於金庸的文化評論。最終,三方面內容以多個版的篇幅,冠以“俠聖絕唱”的專題欄頭推出。這組報道就報道的內容、切入的視角、版面的視覺效果而言,是當日全國紙媒中的獨一份,也是網上繁雜的海量信息中檢索不到的,充分彰顯了《大河報》作為全國知名紙媒所具有的文化品位和精品意識。(相關報道詳見《大河報》2018年10月31日1版,3~5版)

(2)力求深入、深刻。報紙應該朝深度紙、思想紙、觀點紙的目標努力,探索自身獨特的“打開”方式,這是近年來紙媒工作者中較有代表性的看法。《大河報》也一直在這方面進行著嘗試。每年到深秋時節,都會有大批候鳥經由中原遠遷到南方。攝影愛好者將大雁翱翔藍天、盤旋黃河上空、落腳河灘之上的美圖在朋友圈、微信群等新媒體平台瘋傳。但候鳥的遷徙軌跡、遷徙規律是怎樣的?為何要越過中原南遷衡陽等地?為何一些候鳥近年駐留在黃河灘越冬不向南飛了?河南省是如何創建、守護適宜候鳥在黃河灘越冬的生態環境的?這些,網上或者無相關信息,或者有也是一些零星的碎片化信息。《大河報》為此策劃了“鴻雁起大河”系列報道,三天時間用5個版的篇幅,圖文並茂地關注了這一候鳥遷徙、駐留現象,深入地解讀、回答了上述問題,並趁勢與河南省林業廳聯合,共同發起了“為候鳥保駕護航”行動,號召更多的社會愛心人士參與進來,為候鳥遷徙、駐留營造一個安全、舒適的環境。在此,《大河報》專業化採編團隊的優勢有了用武之地,紙媒深度紙、思想紙、觀點紙的優勢也較好地發揮出來。(相關報道詳見《大河報》2018年10月26日1版、6版、7版,27日8版,30日18版)

(3)做好新聞相關信息的整合、聚合。無論是採寫還是編輯環節,紙媒對新聞事件各類相關信息的整合、聚合都很重要,因為對其邏輯關系進行專業化的梳理、分析,能有效拓展紙媒受眾看待問題、認識問題的深度和廣度。這是信息碎片化、分散化的新媒體所無法企及的。2018年10月是河南省見義勇為基金會成立20周年。紀念大會上透露了一些信息:基金會成立以來,先后表彰了見義勇為先進個人905人,被稱為“好人法”的《河南省見義勇為人員獎勵和保障條例》(以下簡稱《條例》)將發布實施。按以前的處理辦法,此類事件在報紙上刊發一個綜合性消息即可。但是,該消息當天已被省內各新聞客戶端、微博賬號、微信公眾號推送,第二天的報紙再發這一消息,已經沒有多大意義。《大河報》一方面安排新媒體平台及時推送相關消息,一方面布置從3個方面落實紙媒稿件:一是仔細梳理紀念大會內容,重點提取《條例》中受眾關心的規定、政策﹔二是匯集近日“出彩河南人”的報道線索,採寫稿件集中刊發,概括總結材料中層出不窮的河南好人好事﹔三是報道近年來本報與阿裡巴巴“天天正能量”公益項目的合作成果,向讀者介紹本報為公益、慈善事業所做的工作。次日,《大河報》以頭版頭題導讀、內版5個版的篇幅推出了這組報道。尤其是濟源市愛心粥服務中心志願者、周口陪伴摔傷女孩的愛心大姐、商丘幫突發疾病老人擦拭嘔吐物的女士及拾金不昧的外賣小哥、新鄭人性化執法的民警、漯河機智制服劫持人質歹徒的特警等人物,以一個個生動感人的故事,反映出互幫互助、見義勇為在中原大地已經蔚成風氣。紀念活動離普通市民有點遠,總結材料也相對抽象乏味。《大河報》以此為由頭,對分散的同類報道選題進行整合、聚合,增強了報道的故事性、可讀性,有效弘揚了社會正能量,突顯了都市類紙媒的特色。(相關報道詳見《大河報》2018年10月30日1、4、9、10、12、13版)

(4)做受眾需要的延伸、延展。延伸、延展的作用:一是能使遠方發生的新聞“落地”,增強受眾貼近性﹔二是可以亮明自己的觀點,便於受眾明辨是非﹔三是可以鏈接國內外可資借鑒的做法,為業者改進工作提供借鑒。2018年11月2日,重慶市萬州公交車墜江事故調查處置部門公布調查結果,因關注度高,各級各類新媒體都及時推送了相關消息。紙媒再做,“第二落點”在哪裡?《大河報》除摘要刊發了新華社的消息外,還以本報評論員的名義發表了一則時評,從法律授權維護公共交通安全的角度提出建議,闡述了《大河報》對此問題的看法。同時,實地探訪鄭州市公交車的交通安全狀況,反饋鄭州市民對本地公交車建立健全安全防護措施的意見。配合上述報道,還梳理、摘編了國外公交車的一些安全防護措施,國外對公交車上尋舋鬧事的處置辦法,國內懲戒公交車鬧事乘客的案例等。如此處理,依托主要公共新聞延伸、延展出的相關報道成了次日紙媒的重點,既體現了紙媒的獨家、獨到,與新媒體的差異,又有貼近性、引導性、服務性,更符合第二天紙媒受眾的閱讀期待。(相關報道詳見《大河報》2018年11月3日1、2、3版)

(5)發揮辟謠、止謠功能。新媒體信息傳播的即時性、便利性和傳播者道德、文化素養的差異,必然導致大量網絡謠言的產生。傳統主流媒體都有一支專業素質極高的新聞採編隊伍,具備全面深入的採訪調查、核實辨別能力,加上紙媒長期形成的權威性、公信力,使之必然成為網絡辟謠、止謠的主陣地。2017年的“毒水壺”傳言,《大河報》在全國媒體中率先介入進行深入調查,連續一個月從方方面面進行跟蹤報道,先后刊發報道20多篇,終於使真相水落石出,產生了良好的社會影響,中宣部新聞閱評專文予以表揚,成為紙媒辟謠、止謠的優秀案例。2018年10月下旬,《孩子休克被送醫后身亡 法醫解剖發現竟因一碗豆漿》的文章在許多微信群、朋友圈、微信公眾號上轉發,在消費者中造成恐慌。《大河報》記者通過對河南省人民醫院、河南省兒童醫院、鄭州市中醫院等多家醫療單位多位專家的採訪,証實網文所言既非事實,也無任何科學依據,醫療臨床也未發現此類案例,於是寫了一篇題為《喝了未煮熟的豆漿,有生命之憂?》的報道發在《大河報》上,及時擊破網上謠傳,制止了謠言的繼續傳播,順便普及了一下安全研磨、食用豆漿的生活常識,是一篇產生了很好社會效果的民生報道。(相關報道詳見《大河報》2018年10月26日10版)

(6)與新媒體平台互動、互補。不同傳播平台各有其長處和短板,紙媒和各類新媒體也不例外。不同傳播平台隻有通過互動、互補形成立體化傳播,才能達到理想效果。2018年10月22日,鄭州一市民致電《大河報》記者,反映其侄子的人工耳蝸在一超市門口玩耍時丟失,家人心急如焚,希望《大河報》能幫助找回。記者當晚將此信息發至大河客戶端后,網友紛紛將此信息轉發至自己的微信群、朋友圈。為進一步擴大在不同受眾群中的傳播范圍,23日的報紙也刊發了這則消息。23日下午,人工耳蝸找到了。事情雖小,但這個暖心事卻成為鄭州市民關注的熱點,至23日晚,該新聞僅在大河客戶端的閱讀量就達290多萬人次,評論達1100多條。這件暖心事的背后,站著一群充滿愛心且為此付諸行動的人,傳遞著滿滿的正能量,紙媒必須要報。但報紙送到受眾手裡時,事情已經過去一天多了,從何處下手呢?最終,報紙選擇了完整還原人工耳蝸尋獲經過,從專業視角糾正體外機另配還需開顱、支付昂貴醫療費的錯誤說法,延伸報道河南省相關部門、團體對耳聾兒童及其他聽障人士的免費聽力篩查、免費救助政策等。報紙的這組報道全面、深入、准確,相關內容關聯到位,有效彌補了客戶端等新媒體平台信息零碎分散、准確度欠缺的不足。該報道經大河客戶端等新媒體平台再次編輯推送后,又很好地起到了二次傳播的效果。(相關報道詳見《大河報》2018年10月23日8版,10月23日3、4、5版)

三、融合發展是根本,差異化、分眾化是關鍵

就技術革新的角度而言,新媒體代表的是先進生產力,紙媒代表的是落后生產力。從理論上說,落后的生產力是要被淘汰的。業內許多人也不乏這樣的認識。紙媒會消亡嗎?在紙媒依然活著,而且為繼續活下去不懈地摸索新活法的時候,妄下結論為時尚早。

但是,傳統媒體與新媒體融合發展的趨勢已經讓人看到,紙媒根本不可能自外於新媒體獨立生存。紙媒與新媒體必然要“從‘你是你、我是我’變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進而變成‘你就是我、我就是你’”(2016年2月19日,習近平在黨的新聞輿論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最終融合成一個有機整體。

應該指出的是,融合發展並不是要無視不同傳播平台的差異化、分眾化。恰恰相反,不同的傳播平台,無論是紙媒還是新媒體,都要依據自身的特點和優長,對新聞報道的內容、形式進行差異化、分眾化處理,以吸引黏合自己的目標受眾。以大河報全媒體矩陣的幾個代表性傳播平台為例,紙媒主要鎖定偏愛傳統信息傳播介質,信息獲取上偏愛深度、思想和觀點的人群﹔大河客戶端主要鎖定工作繁忙、時空變換頻繁、主要利用零碎時間獲取社會動態信息、生活服務信息的人群﹔豫直播則主要鎖定不太喜歡文本閱讀,偏好以具象、直觀、有動感的流媒體方式獲取信息的人群。當然,因各類傳播平台之間有互動性、互補性,受眾獲取信息的方式也呈多樣性、兼容性,各平台的受眾有很多是交叉的。

全媒體矩陣中不同的傳播平台,既要能各自彰顯個性,有效鎖定自己的目標受眾,又要能融為一體形成合力,隻有這樣,才能達到立體化傳播的最佳效果。

(作者單位:大河報社)

(責編:趙光霞、宋心蕊)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