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挺好》:贏了情緒,輸了思考

馬彧

2019年03月19日08:07  來源:揚子晚報
 
原標題:《都挺好》:贏了情緒,輸了思考

  《都挺好》劇照。

  《都挺好》又是一部超級“爽劇”,有評論說它是劇版“咪蒙”,我也懷疑編輯吸納了已被關閉的咪蒙公眾號的毒雞湯精華,懟父母撕兄長,痛斥原生家庭,批判重男輕女……一時間,喚起了(女)網友們的童年陰影,掀起了控訴原生家庭的熱潮。

  《都挺好》號稱是現實主義題材劇,但故事設定並不怎麼注重現實,有些情節就是沒有矛盾制造矛盾也要上。比如說上世紀80年代,蘇父蘇母如何視國家政策為無物,一口氣生了兩兒一女三個娃?(而明玉的大嫂二嫂都是獨生女)1988年出生的蘇明玉,被蘇母偷偷改高考志願,上了免費且包分配的省內師范學校。且不說這個操作對於一個農村出來的婦女有多難,現實點看,蘇明玉上大學時大約2006年,咱們大江蘇哪個大學有免費師范可讀?

  《都挺好》開頭蘇母就去世了,徹底失去了為自己辯白的可能。她的形象是靠明玉個人視角回憶建構起來的,在女兒的視角中,她是個重度厭女兒症患者,重男輕女到不可理喻。原著小說倒是介紹了蘇母厭女的原因(把女兒當做了不幸福的源頭),但你不能讓觀眾一邊看著電視劇,一邊找原著來腦補啊。

  事實上,“重男輕女”與其說是情感上的,莫如說是儒家社會生存的一種文化選擇和文化慣性,加之在物質匱乏時代,可供分配的資源實在有限,女兒多數時候分到的資源有限。但《都挺好》上來就把蘇母當成了一個“怪物”般的存在,靠極度抽空的、極端的人設制造戲劇沖突,沒有真正去探討、去挖掘,也沒有可能去埋葬、去告別“重男輕女”這種文化基因。

  非常可惜,《都挺好》本來是有機會的。它選擇的家庭結構不像樊勝美的,樊勝美在原生家庭是被當做一種“資源”在利用的。《都挺好》的原生家庭並不需要女兒來供養,原著小說的立意就是如何與原生家庭從理解、和解到告別,完成女主人公蘇明玉的心理療愈和二度成長。但遺憾的是,電視劇播出過半了,明玉的家人都展示了他們最不堪的一面:自私自利、家庭暴力、冷漠無情,如何能與這樣的家庭和解?至少現在,網友都在留言:不原諒,不和解,因為不值得。編劇挖坑太多,好擔心他們填不起來,想大團圓大和解最后得霸王硬上弓(又必須和解要不怎麼叫“都挺好”呢),而明玉的確已經隱隱有了成為“聖母”的跡象,她在很多方面,已經不自覺地悄然取代了蘇母,成為這個家族裡的新一任“母親”,使蘇家重新實現“平衡”。這種平衡,並非真正的和解,它只是強弱力量的反轉。

  盡管重男輕女依托的環境和物質基礎已經消逝了,但文化有著強大的慣性,不會因為權力結構、經濟結構的改變而立刻消失。從社會到個體都如是,身邊就有不少這樣的“獨立女性”(70后80后),原本也常在一起吐槽父母重男輕女。但因為生了個兒子,迅速就變成了“男權主義者”。我有個女性朋友,留過洋、讀過博,可有一天卻很氣憤地告訴我:婆婆竟然想把老家的房子留給小姑子?小姑子的女兒跟他家姓嗎?!看《我家那小子》的時候,你肯定會對大媽們的“擇媳觀”不以為然。但若是調查一下70后80后未來婆婆們的擇媳觀,會發現,其實二者區別不大,甚至要求還更高。兒媳婦除了要會照顧她兒子,還得獨立能掙錢,而且最好跟原生家庭撇清,這樣才能不貼補娘家。

  《都挺好》本來可以在拆解這些文化基因、打破這種文化慣性上多下工夫,但可惜,為了獲得情緒認同,獲得咪蒙式的傳播效果,它把精力放在了營造戲劇奇觀和大女主人設上。贏了情緒,看著痛快,但輸了思考,少了建設性。

  最后,雖然是正午陽光的作品,但《都挺好》光用得特別不講究,蒼白、平面、毫無層次,缺乏美感。差評。 馬彧馬彧

(責編:趙光霞、宋心蕊)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