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挺好》:在太過完美的童話中結束

鐘玲

2019年03月28日08:04  來源:中國婦女報
 
原標題:《都挺好》:在太過完美的童話中結束

  《都挺好》觸碰了現代人的許多痛點,原生家庭的影響、根深蒂固的性別歧視、婚姻生活的無奈、生存的種種壓力,如此貼近大眾生活、關切社會問題與個體成長困境,很容易就讓觀眾們跟隨著主人公的命運起伏心生強烈的代入感和共情、共鳴。

  由簡川訸執導,姚晨、倪大紅領銜主演的電視劇《都挺好》於日前收官,這部從開播起就頻頻登上熱搜引發全民熱議的電視劇,以喜聞樂見的大團圓結局圓滿落幕。開播26天,一路凱歌,成為2019年的第一個名副其實的“劇王”。

  《都挺好》有多火?

  互聯網連續多日霸佔熱評榜單第一,新浪微博21億話題閱讀量、微信指數高達3600萬、騰訊視頻45億次播放量。有趣的是,在淘寶,有人開了“怒罵蘇家三父子”的網絡店鋪,僅僅一周就有300多人購買。收視率也一路上揚,在尾聲時刻迎來自己的最高峰——根據酷雲實時的收視率數據顯示,浙江衛視拿下3.4199%的峰值,市場佔有率達到17.1950%。江蘇衛視拿下2.6167%的收視率峰值,實時市場佔有率拿到13.1566%的峰值。兩台同播的《都挺好》,最高實時收視率突破6%,最高市場佔有率,高達30.3516%。而根據愛奇藝平台2018年至今的電視劇熱度排名顯示,《都挺好》的熱度值突破9000+,超過熱度值8812的《知否》排名第二,僅屈居於熱度最高的《延禧攻略》之下。

  三部不同時代、不同題材的作品,卻有著相同的命運,緣何成為爆款則有跡可循——制作精良、服化考究、情節曲折。《延禧攻略》的莫蘭迪色、一耳三鉗,各種細節的考究至今為人所稱道﹔《知否》裡古朴雅致的中式風格、細膩貼切的宋代市井風貌所打造的淡而不浮的宋式美學令人驚艷﹔《都挺好》亦在小橋流水人家的蘇州,營造出具有南方韻味和地域風情的生活氛圍。而精良的制作團隊、精彩的劇本、演員們精湛的演技也作為加分項讓它們俘虜眾生。

  擁有這些最基本的“成功要素”后,最核心的一點是:無論是講述宮斗的清宮劇《延禧攻略》,演繹宅斗的宋朝古裝劇《知否》,還是聚焦啃老、養老、重男輕女、原生家庭傷害等社會熱點話題的現代家庭倫理劇《都挺好》,均是帶有濃厚爽文氣質的“大女主劇”。擯棄了眾人皆愛我的“瑪麗蘇”情結,女主角們的“出廠設定”不再是傻白甜的“小白兔”和一味善良的“白蓮花”,而變成了本性善良、智謀無雙、殺伐果斷的“黑蓮花”,她們不再柔柔弱弱、任人宰割,不再依附男性權力、期待男性救贖,而是獨立自主、內心強大、腹黑霸氣的厲害角色,她們不相信命運的安排,靠自己的努力奮斗換來成功與自由。

  《延禧攻略》裡的魏瓔珞一路“升級打怪”誤打誤撞成皇妃,《知否》裡的盛明蘭深謀遠慮從庶女成一品誥命夫人,《都挺好》裡的蘇明玉自強自立通過自己的努力成為年薪百萬的企業高管頻頻為家庭出錢出力解決問題……她們的故事,都擺脫了“前半生”隱忍不發、“后半生”予以還擊並存的逆襲套路,而是自始至終戰斗力爆表,攻擊力滿滿。即便是前一秒受了委屈,也在后一秒逆風反轉,“殺”對方一個措手不及。“佛擋殺佛,神擋殺神”的快意恩仇,讓觀眾們產生了極度舒適感,而無論是人物設定、形象刻畫還是劇情設置都切合了觀眾們的心理需求。

  與普通人的生活相距甚遠的《延禧攻略》和《知否》相比,《都挺好》的成功還在於它的寫實主義。這個從一地雞毛的家庭生活開始的電視劇,觸碰了現代人的許多痛點,原生家庭的影響、根深蒂固的性別歧視、婚姻生活的無奈、生存的種種壓力,如此貼近大眾生活、關切社會問題與個體成長困境,很容易就讓觀眾們跟隨著主人公的命運起伏,心生強烈的代入感和共情、共鳴。

  虛榮、暴力、毒舌的蘇明成是“啃老”媽寶男的代表,愛面子、喜歡打腫臉充胖子、堪稱“復讀機”的蘇明哲是有心無能的愚孝人士的“典范”,自私自利、虛偽冷漠的蘇大強是坑娃無底線的作妖父親,重男輕女到冷血無情的趙美蘭是“扶弟魔”母親……題材真實而接地氣,劇情魔幻而狗血,這樣奇葩的一家人以戲劇化的矛盾沖突,抽絲剝繭地為我們呈現了一個中國的非典型家庭的各種問題。

  而相比沒有擔當的蘇家三父子,可以用愚昧無知來形容的母親,《都挺好》裡的其他來自不同家庭、不同生活背景、不同人生理念和面對不同困境的三個女性形象,則豐滿而立體。高配版樊勝美的蘇明玉是自強自立的女性榜樣﹔大嫂吳非是典型的賢內助,扛起家庭責任亦注重家庭﹔嬌生慣養的二兒媳朱麗,愛丈夫、愛家人、還明辨是非……而無論是哪一個,她們都有隨時解除家庭捆綁“出走”的底氣。作為獨立的個體,她們不再是家庭的附屬品,不再局限於討論女性何處是歸依的這種轉變,不隻代表著創作者、制作團隊、受眾的進步,也代表著新時代女性自我認知的變化:女性可以是母親、女兒、妻子,她們可以擁有任何身份,但更是她們自己。

  最讓人心疼的蘇明玉,在經歷了不得父母疼愛充滿日月無光隻余黑暗的成長時期,帶著抹不平的誅心蝕骨的原生家庭造成的隱傷,化繭成蝶。這樣的逆襲,更具有指導意義——即使生活充滿荊棘,我們也可以自己努力,沖破阻礙奔向陽光的彼岸。

  可惜的是,在這映射現實、曲折重重的劇情中,《都挺好》在太過完美的童話中結束:被網友們戲稱“渣男天團”的蘇家三父子,在最后兩集全部強行洗白。蘇大強在患了阿爾茲海默症后,直面這個家對女兒的虧欠,在混亂的記憶中上演“慈父”的形象﹔蘇明哲終於肯面對自己能力有限的事實﹔蘇明成“改邪歸正”向妹妹誠懇道歉並為之出頭,敢於擔當﹔被親情裹挾的蘇明玉,決定與自己和解,並辭職回家照顧老父……

  在各種催淚與煽情橋段的輪換中,這個狗血的家庭倫理劇最終走向了一片和諧的溫馨。然而,這樣的結局合乎“政治正確”的邏輯,卻並不讓人滿意,所謂的與傷痛和解不過是童話故事的一個變種,完美而不切實際。

  或許是“家和萬事興”“百善孝為先”的觀念使然,《都挺好》在尾聲時引導人們與傷痛說永別,所呈現的仍是一個落后的價值觀:蘇家的團圓,是以蘇明玉的“聖母”行為來換取的,從母親去世開始,她就不斷在用自己個人的強大,為這個家庭埋單——為一直待自己薄涼的母親購買墓地,暗地裡買下老房子,父親理財虧錢了她來彌補,父親雇保姆她來出錢……凡是能用錢來解決的事情,她都幫助解決了,而不能用錢解決的,她也解決了,包括幫大哥找工作、幫二嫂升職、幫二哥解決老上司的“壓迫”。最可笑的是,即便父親知道委屈了女兒、虧欠了女兒,在立遺囑時還是認為她有能力而不給她金錢補償,並把照顧自己的重任丟給女兒。

  因為蘇明玉渴盼家庭溫暖、渴望被親情擁抱,她就隻能不斷地付出、甚至是“犧牲”?放棄百萬年薪,辭職照顧老父,這樣的選擇意味著當面臨事業與家庭的沖突時,還是要女性來遷就。這也許是實現財務自由的蘇明玉自己的選擇,但這也代表,新時代的人們,思維與觀念仍然被限制在固有的刻板印象裡,眼界並沒有更開闊,仍存在上升空間:新時代女性可以有擔當、應該有擔當,但不應該擔當所有甚至全部。

  更重要的是,不是所有的蘇大強都能良心發現,不是所有的蘇明成都能幡然悔悟。不是每個深受原生家庭傷害的女子都能遇到老蒙這樣的伯樂,擺脫從小到大在家庭裡遭受的種種創傷,變成美好、有愛的蘇明玉,在凡塵俗世,更多的人是被家庭壓榨到連呼吸都困難的樊勝美。

  而頑固的傷痛很難一筆勾銷,釋懷、放下,有時候很難很難,更多的人選擇與過去和解、與父母和解的方式,是選擇放棄、遺忘而不是原諒、以德報怨。

  如此,一個本是多棱鏡照見社會現實,在性別視角上已有諸多進步的電視劇,在尾聲時還是未能擺脫那些曾經的“桎梏”,何時,人們才能突破想象的邊界,給女性真正的獨立、真正的自由、真正的平等,仍是人們要去思考的課題。

  《都挺好》播出最后一集后,這部劇在豆瓣網評分下跌了0.2分,跌破8.0,停止在7.9。

(責編:趙光霞、宋心蕊)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