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見的客人》導演談新作:看這部就像坐過山車

袁雲兒

2019年03月30日06:50  來源:北京日報
 
原標題:“看這部電影就像坐過山車”

  前作《看不見的客人》曾在2017年引發懸疑熱潮,不僅獲得豆瓣網8.8分評價,1.7億元的票房還創下西班牙影片在中國的票房紀錄。時隔兩年,導演奧裡奧爾·保羅攜新作《海市蜃樓》再度來到中國。該片前天上映,除了延續了保羅一貫的懸疑燒腦風格,還加入科幻、愛情元素,通過一場風暴將橫跨25年時空的人物命運串聯在一起。

  靈感來自上一段感情經歷

  《朱莉婭的眼睛》《女尸謎案》《看不見的客人》……無論做導演還是編劇,奧裡奧爾·保羅的作品履歷裡全是懸疑作品。為何對懸疑題材情有獨鐘,保羅說,這得歸功於他有一個酷愛懸疑片和推理小說的奶奶。當保羅還是個小男孩時,奶奶便經常帶他去影院看懸疑恐怖片,久而久之,保羅也愛上了這類影片。“當我長大后開始決定要干啥時,我想既然我這麼喜歡看電影,那就拍電影吧。拍什麼呢?我想到了小時候看的這些電影,我希望把當年自己看電影的感受傳遞給觀眾。”

  《海市蜃樓》的故事靈感則來源於保羅上一段愛情經歷,他和那時的女友感情非常甜蜜,女友提議生個孩子,保羅思考了一下拒絕了,最后二人分手了。有一天他夢見了前女友,醒來后,他開始思考,如果當時兩人生了孩子,現在會是什麼樣子?從這樣一個有點蝴蝶效應的想法出發,他構思出了劇本。

  片中,1989年一個風暴將至的夜晚,小男孩尼克目睹了鄰居殺妻的全過程,被凶手發現的他在逃跑途中被車撞死。尼克死去25年后,幸福的已婚婦女維拉搬進了尼克住過的這所房子。一場和25年前一樣的風暴讓兩段時空交錯,維拉發現,自己竟能與電視機裡的尼克跨時空對話。維拉透過電視機試圖挽救尼克的性命,卻引發一系列連鎖反應——女兒消失、丈夫和身邊的人全都不再認識自己。在風暴消失前有限的15小時裡,維拉必須解開所有謎團,讓生活重回正軌。

  從多部經典中汲取創意

  這樣一個時空交錯、線索繁雜的劇本,寫起來難度極大。保羅回憶,他先把重要情節做成卡片,貼在黑板上開始構思,有時移動一下卡片位置,有時替換掉某張卡片內容,直到所有故事線索清晰后,才開始動筆。為避免劇情漏洞,每寫完一稿,他都會拿去讓自己信賴的人看。“其中有一位是電影的制片人,他還是一名警察,平時寫恐怖小說。他給了我很多建議,比如介紹現實中的警察局是怎麼工作的。因為涉及到平行時空的概念,我們還請教了大學裡的科學老師等人。”保羅說,正因為故事很復雜,所以需要更多的眼睛審視。

  一些導演往往不太願意談論自己從其他作品中汲取創意,保羅卻坦承他從不少前輩作品中取經。片中維拉尋找女兒的情節,與上世紀60年代奧托·普雷明格的《失蹤的邦尼》類似﹔電視機成為不同時空對話的重要工具,則讓人想起了經典恐怖片《午夜凶鈴》﹔尼克從窗外目睹鄰居殺妻,希區柯克《后窗》也有這樣的偷窺情節﹔頻頻出現的象征時空的鐘表特寫,則是在向保羅最愛的影片《回到未來》致敬……他還特別提到諾蘭的《盜夢空間》,他認為該片在復雜場景中營造氛圍的能力非常棒,拍《海市蜃樓》前,他把《盜夢空間》看了好幾遍。

  柏林牆的倒塌和“911事件”,是《海市蜃樓》中兩個意味深長的時代背景,並對情節推進有關鍵作用。保羅說,選取二者是因為它們永遠地改變了世界和人類歷史,同時也隱喻女主角每一個決定也永遠地改變了她的世界。“我不是在拍政治電影,作為一個導演,我的責任一是去表達人類的處境和感受、人性的陰暗面和光明面,同時,我也有責任讓觀眾通過我的作品感到愉悅。”保羅說,觀眾來看他的電影,他會盡其所能讓他們擁有一段好的體驗,“《海市蜃樓》就像坐過山車,從第一秒就緊緊抓住把手,直到影片結束才鬆開。”

  找到好故事會來中國拍電影

  影片前三分之一氣氛緊張刺激,中間追索案情有點推理片的感覺,結尾真相大白時,很多人又會被片中的愛情所打動。如何成功營造各種氛圍,保羅說,秘訣在於學會“藏得多露得少”,多用暗示而不是直接展現,讓觀眾用自己的想象去補全整個故事。比如,片中有一幕尼克目睹鄰居剖尸的橋段,保羅並未將鏡頭對准作惡現場,而是通過小男孩臉上的表情、鄰居手中的電鋸、錄音機裡播放的歌劇等手段表現暴力,“觀眾雖然沒有看到,但他們的想象隻會更可怕”。

  片中還有各種道具完成敘事功能,比如火柴盒、電視機、時鐘、手表等。保羅表示,這是他的一大創作習慣,他希望能把故事的關鍵點放在一件道具上,用具體事物告訴觀眾到底發生了什麼。“比如當維拉發現火柴盒這個重要証據時,不需要任何台詞,她和觀眾都會明白一切是怎麼回事。”保羅笑言,這是他經常和觀眾玩的頭腦游戲,他很喜歡聽到大家在看到這些小道具時發出恍然大悟的“哇哦”。

  女主角維拉在片中經歷了不同時空,為了准確表現人物在不同時空中的狀態和情緒,保羅和演員吃透劇本后又提前排練了兩個月,才開始實拍。“我們根據劇情發展和維拉的狀態把整個故事分為五個階段,比如最開始她是幸福的,后來開始絕望,拍攝時每到一個階段我都會告訴她這是維拉的第幾階段,再做細微調整。”飾演尼克的小演員,是從三百多個孩子中找到的。剛開始保羅讓小演員和片中的媽媽一起做游戲,假裝是一家人,當孩子對場景熟悉、也逐漸培養起信心后,劇組才開始排練他的戲份。

  保羅透露,自己的下一部作品是給奈飛拍一部電視劇。同時,他說自己也收到了一些中國電影公司發來的片約,請他在中國拍電影。對此,他回應最重要的是找到一個好故事:“如果故事成立,為什麼不拍呢?”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