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影節《海上花》影票被秒搶 老電影為何如此搶手

吳桐

2019年06月19日07:46  來源:上觀新聞
 
原標題:《海上花》被秒搶,老電影為何如此搶手

4K修復版《海上花》電影劇照。 (資料)

在侯孝賢導演的《海上花》上映21年之后,4K修復版在第22屆上海國際電影節驚艷綻放。作為本屆電影節展映單元最受關注的電影之一,《海上花》4K修復版一經開票就被秒搶一空。即使電影節臨時增加6月24日一場放映,依然無法滿足影迷需求。一部老電影為何如此搶手?長達數月的4K修復,如何重現一個時代的細節?

重溫時代的華美與蒼涼

《海上花》是侯孝賢1998年的電影,曾入圍戛納電影節主競賽單元,並被《電影手冊》列為年度十佳第一名。許多影迷對《海上花》心心念念的一個重要原因是這部影片記錄了顏值處於巔峰時期的梁朝偉、羽田美智子、劉嘉玲、李嘉欣、伊能靜等明星。羽田美智子飾演的紅倌人沈小紅是個冷美人,猜不出她是真情還是假意﹔李嘉欣飾演的黃翠鳳,手腕狠辣、顧盼生姿﹔而劉嘉玲飾演的周雙珠,世故練達、從容進退……

整個《海上花》隻有室內場景,所有故事都發生在那些華美精致的房間、扑朔迷離的燈火中。侯孝賢曾解釋,隻拍內景,是因為劇中人困頓在這一個“環境”裡,永遠也跑不掉,就像繡在屏風上的鳥一樣。《海上花》從室內陳設到人物服裝細節,皆是看點。當年拍攝時,從門窗家具到服裝配飾,無不精雕細琢。為呈現絲質衣服在油燈光源下的反射光,侯孝賢和攝影指導李屏賓曾做過精細的布光實驗,讓整部電影呈現出油畫般的質感。

6月16日晚,在上海影城《海上花》的映前見面會上,意大利博洛尼亞電影修復所總監大衛·波齊透露,此次修復基於日本鬆竹公司提供的35毫米原始膠片。先將其處理成數字格式,再送到意大利修復。“數碼修復技術如果用過頭,會喪失電影的歷史感,變得過於現代。我們在修復過程中,特別尊重《海上花》原來的樣子,希望能原汁原味精准還原當時拍攝的畫面質感。為此,我們還邀請導演侯孝賢和攝影師李屏賓親自上陣,負責后期調色指導。”通過數月努力,《海上花》終於重新在銀幕綻放,讓觀眾得以重溫一個時代的華美與蒼涼。

當《海上花》遇見《繁花》

電影《海上花》採用滬語方言。片中,梁朝偉、伊能靜等部分演員生硬、難懂的上海話和時不時冒出來的廣東話,引發上海觀眾陣陣笑聲。侯孝賢事先特地發來一段寄語。他說:“《海上花》是我二十一年前的片子,當時要求演員們講上海話,是為了造成一種距離感,甚至於距離的美感。當時哪裡想得到有一天這部片子會在上海放映,所以距離的美感,不但一定沒有,隻怕成了干擾。你們看就知道了,原作是蘇州話,電影裡講著舊的、新的、南腔北調、臨時硬學的上海話。這是《海上花》在上海放映的獨特意義吧。”為了此次展映,上海國際電影節特地邀請上海影評人對影片中的“上海話”字幕進行修訂,確保每句台詞地道、純正。

在《海上花》放映現場,還出現一位特殊的嘉賓——小說《繁花》的作者金宇澄。《海上花》和《繁花》,都講上海,都是傳統話本的敘事模式,都用吳語對白,其中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同濟大學教授湯惟杰提出,《海上花》和《繁花》還有一個共同點,都是沒完沒了的飯局。“要了解上海19世紀80年代的飯局,就去看《海上花》﹔要了解上海上世紀90年代的飯局,就去看《繁花》。”

“無論是《海上花》還是《繁花》,都在保存各自時代的生活場景。”在《海上花》放映現場,金宇澄感慨道,“《海上花列傳》用文字保存了當年的上海記憶,侯孝賢的長鏡頭用影像的方式讓這段記憶得以再現。如果沒有小說或電影,這段上海記憶就無法保存,無法修復了。”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