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網媒體育數據新聞報道現狀及對策研究

——以俄羅斯世界杯報道為例

李佳琦

2019年10月09日10:44  來源:今傳媒
 

摘要:數據新聞的出現與崛起,對體育新聞的報道方式產生了巨大影響。通過對俄羅斯世界杯期間,我國兩家網絡媒體發表的體育數據新聞進行深入的內容分析,來探析體育數據新聞在我國的發展現狀。研究發現我國的體育數據新聞仍處於探索階段,普遍缺少對數據的深度挖掘,數據新聞可視化水平參差不齊,沒有建立起自己的高水准數據庫,與外國主流媒體仍存在一定差距。

關鍵詞:大數據﹔體育數據新聞﹔世界杯

中圖分類號: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672-8122(2019)09-0000-03

一、研究背景

2010年,“互聯網之父”蒂姆·伯納斯—李說了這樣一句話:“Date-driven journalism is the future”(數據驅動新聞代表未來)這句話在當時被廣泛傳播,使“數據新聞”開始進入公眾的視野。關於數據新聞的定義,目前在新聞傳播屆採用最多的依然出自歐洲新聞中心和開放知識基金會共同編寫的《數據新聞手冊》中的表述:“與其他類型的新聞區別或許在於將傳統的新聞敏感和使用數字信息講述一則好故事的能力相結合而帶來新的可能性,數據新聞能夠幫助記者使用數據圖表講述一個錯綜復雜的故事。”[1]一些國內學者根據自己的理解,也對“數據新聞”下了定義:“數據新聞是以數據為中心,密切圍繞數據來組織報道,同時與數據相關的各種技術在新聞生產中都被賦予了重要地位。”[2]結合上述兩種對“數據新聞”的解釋,我們認為:“數據新聞”就是在新聞報道中,以數據作為支撐整個新聞報道的核心論據,圍繞數據進行信息的採集、整理、分析與呈現工作,最終形成的新聞報道。數據新聞的本質不僅是對數據的呈現,而更在於挖掘數據背后隱藏的意義與價值。

現代體育離不開數據,體育競賽過程中會產生大量的數據,數據永遠都是體育賽事的核心。不論是奧運會、世界杯或是各種職業聯賽,其比賽的最終結果都可以通過數據表現出來,而運動員的表現同樣可以通過數據得以呈現。因此,體育媒體行業的工作人員想要報道好體育新聞,必然需要和各種數據打交道,數據顯然對於體育媒體人來說相較於其他行業更具重要性。如今在大數據時代下,體育新聞人同樣可以憑借大數據技術,來挖掘體育賽事數據,形成生動、有深度的新聞報道,大數據技術為體育新聞生產注入新動力。

二、研究目的

(一)了解目前我國網絡媒體對體育數據新聞的應用現狀

相較於傳統媒體,我國網絡媒體較早開始了數據新聞實踐,並表現出專門頻道為主,專題報道為輔的運行模式。而傳統媒體方面,雖然也在數據新聞方面有過一些嘗試,但由於自身條件的限制,使得數據新聞在傳統媒體上總是難以施展拳腳。比如,電視媒體在制作數據新聞時會受到播出時間的限制,紙媒則由於版面容量的問題限制數據新聞的刊載。而其在網絡媒體上則不會受到版面和時間的限制,這就導致傳統媒體的數據新聞在數量和質量上都無法與網絡媒體相比。所以本文選取了兩家網絡媒體——《新浪體育》與《肆客足球》作為研究的主體,將這兩家網媒在俄羅斯世界杯期間制作的數據新聞為研究樣本,來探析目前我國網媒對體育數據新聞的應用現狀。

(二)研究當下我國網媒在制作體育數據新聞時存在的問題並提出對策

本文通過對俄羅斯世界杯期間《新浪體育》與《肆客足球》制作的130篇體育數據新聞進行全樣本內容分析,發現並分析當下網媒上的體育數據新聞在制作和傳播應用中存在的問題,在借鑒西方主流媒體發展經驗的基礎上,結合我國的國情,為國內體育數據新聞的報道提供可借鑒策略。

三、研究結果以及問題分析

(一)新聞選題全面多樣、特色鮮明,但預測類新聞相對較少

本文將選題角度劃分為六種類型,分別是:預測、賽后、回顧、場外、專題以及人物。隨后將全部130篇體育數據新聞按照這六個類目進行統計整理,在俄羅斯世界杯期間,《新浪體育》和《肆客足球》制作發表的體育數據新聞,在六個類型的選題方面都有涉及,其中專題類新聞最多共有34篇,佔總體樣本的26%左右﹔而預測類新聞最少,隻有11篇,佔總體樣本的9%左右。通過以上數據我們發現,目前網媒制作的體育數據新聞選題覆蓋比較全面,且結合自身特色的專題類報道成為了數據新聞的“主力軍”,但同時又比較缺乏對預測類新聞的制作。

(二)體育數據新聞內容以文字敘述為主,可視化設計水平參差不齊

本文將選取的體育數據新聞內容劃分為兩種類型,即非可視化數據新聞和可視化數據新聞。再將非可視化數據新聞分為純文字和圖文兩種,將可視化數據新聞分為圖表、視頻、H5三種。經過統計整理發現:在俄羅斯世界杯期間,《新浪體育》與《肆客足球》發表的體育數據新聞在內容上主要以文字敘述數據的方式為主,共有67篇﹔在可視化數據新聞作品中,主要以H5形式的作品為主,共有32篇,佔可視化數據新聞的51%﹔而視頻類數據新聞較少,隻佔可視化數據新聞的5%左右。經過分析,發現目前網媒對體育數據新聞的報道內容多以文字敘述為主,依然處於數據新聞制作的早期形態﹔在數據可視化制作方面,多愛採用H5的方式制作數據新聞,同時也存在一些以各類數據圖表為內容的可視化作品。另外視頻數據新聞制作水平較低,多為動圖配字幕的形式,所以目前的體育數據新聞可視化水平有待進一步發展。

(三)體育數據新聞的數據來源多樣,但通過自己挖掘的數據較少

本文將選取的130篇數據新聞的數據來源進行統計,發現目前我國網媒在制作數據新聞時採集的數據主要來源於四個方面:一、自己挖掘﹔二、專業數據機構(主要為一些國外數據機構如:OPTA、Transfer Market、Squawka);三、官方網站(國際足聯官網、機構官網、足協官網、維基百科)﹔四、外媒。經過統計整理發現:《新浪體育》與《肆客足球》在制作數據新聞使所採用的數據來源具有多樣化的特點。這其中共69篇新聞的數據來自官方網站,佔總體樣本的53%左右﹔而利用通過自己的工作人員挖掘整理的數據進行報道的新聞隻有15篇,佔總體樣本的11%。經過分析發現,目前我國網媒獲取數據的渠道較多,說明大數據時代數據的開放程度變得越來越高﹔另一方面,目前我國網媒的數據新聞制作者應提高大數據挖掘技術,進一步提升自主生產、挖掘數據新聞的水平。

四、研究結論及建議

數據新聞起於西方、興於西方,《衛報》是最早踐行數據新聞的西方主流媒體,其制作的數據新聞獲得業界高度贊譽。根據本研究對我國網媒應用體育數據新聞的現狀分析,同時借鑒英國《衛報》在體育數據新聞方面的成功案例,可以得出以下研究結論及建議

(一)提高預測類數據新聞比重,發揮數據新聞價值優勢

通過對我國網媒體育數據新聞應用現狀的分析,發現目前我國網媒制作的體育數據新聞雖然題材多樣,生產效率較高,但仍然缺乏一些具有深度的新聞報道。作為一名數據新聞記者,一定要有高水准的數據素養,具備敏銳的數據感知和分析能力,要能夠在大數據的海洋中捕撈出最具新聞價值的數據信息,深挖數據背后所隱藏的故事,最終擬成有價值的選題呈現給受眾,這樣才能夠使復雜的數據發揮出最大的價值。

如要改變現狀,一方面,新聞機構要對自己的數據新聞記者組織培訓,邀請業界富有能力、經驗的數據新聞記者來為自己的數據新聞團隊授業解惑﹔另一方面,高校作為培養國家人才的大熔爐,也必須設立專門的數據新聞課程,來為社會培養具備高水准數據素養的新聞人才。雖然目前國內於2013年開始,也有幾家高校開辟了數據新聞專業,畢竟還處於探索階段,且培養出來的人才數量有限,還遠遠不能滿足社會的需要。

(二)提高數據可視化制作水平

通過對我國網媒體育數據新聞應用現狀的分析,發現目前我國網媒制作的體育數據新聞的可視化設計水平有待提高。“可視化”(visualization),來源於“visual”,原意是“視覺的”、“形象的”。事實上,將任何抽象的事物、過程變成圖形、圖像的表示都可以稱為可視化[1]。

提高數據可視化呈現水平,首先,媒體需要在自己的數據新聞團隊裡組建一個得力的視覺團隊。記者在將數據信息進行可視化處理時,需要兼備新聞、技術與藝術素養的專業人員來做視覺專業的工作。一個相對完整的視覺團隊大致包括選題策劃、文字攝影攝像記者、數據編輯、美術設計、電腦制圖、版面編輯和網頁設計等層面的人員。

其次,在設計環節要對數據可視化工作有高要求。《衛報》“數據博客”前主編西蒙·羅杰斯曾說:“對好圖表的追求,就像是要更多的陽光和免費巧克力。”數據新聞的可視化絕不是隨意的將數據以圖表的形式展現,在數據可視化的制作中還需要將圖表進行美化,使可視化效果盡可能的貼合視覺感受,隻有經過這樣嚴苛地工作過程,才能為受眾帶來更好的閱讀體驗,良好的閱讀體驗是數據新聞生存的根本。

(三)搭建屬於自己的高水平數據庫

經過分析發現,目前我國的網絡媒體基本沒有建立屬於自己的數據庫,在制作數據新聞時,主要依靠兩種渠道:一種是通過記者在網上查找搜尋數據﹔一種是花錢從專業的數據公司購買數據。如此現狀,可能導致媒體人在制作數據新聞時受到數據開放程度的限制,而無法制作優質的數據新聞作品。數據新聞又稱“數據驅動新聞”,因此必須要有高水平的數據庫做支撐,才能保障數據新聞的質量。建立數據庫同樣有兩種途徑:一種是採集公共數據,主要是來自社會權威渠道的一些公開數據源﹔另一種是媒體自身的數據資料庫,是媒體在長期的新聞報道中積累起來的新聞素材和數據信息。基於這些渠道,我們便可以建立起一個高質量、結構化的專業數據庫,為數據新聞報道打下良好的基礎。

從整體來看,我國的體育數據新聞在俄羅斯世界杯報道中的應用尚處於探索發展階段,存在不少問題。數據新聞作為時代的產物,必然具有先進性,這種新型的新聞報道模式在我國擁有廣闊的應用前景,值得學者、媒體對其進行研究。在今后的發展中,我國的體育新聞媒體需要改進數據新聞制作模式與方法,以追求更高質量的數據新聞作品。另一方面,更應將數據人才培養放在首位。隻有人才隊伍的壯大,才能夠最終使我國的體育數據新聞獲得強大的生命力,實現永續發展,實現追趕超越。

參考文獻:

[1]許向東.數據新聞——新聞報道新模式[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7.

[2]文衛華,李冰.大數據時代的數據新聞報道:以英國《衛報》為例[J].現代傳播,2013(5):139.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