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少年的你》陷爭議 原著小說被指"融梗"

王夢影

2019年10月30日07:06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融梗”的你

  因為影片原著的爭議,我沒去看新電影《少年的你》。事實上,我只是這波網絡熱議中的一點熱量。

  導演的上一部電影我很喜歡,兩個主演的表現我很期待,看過的人評價不錯。更關鍵的是,兩位影視行業內朋友教育我,要珍惜每一部稍微用心了的作品。據他們描述,這個行業剛從盛夏走入深秋——前一個季節盛大陽光下萬物野蠻生長,不少“農人”發現耕耘得少一點、勞作時期短一點,絲毫不影響回報豐厚﹔后一個季節則對需要精心照料的優質作物更加殘酷。總體而言,用心仿佛變成了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

  但我實在對《少年的你》原著小說沒什麼好感。中國互聯網25歲了,和它一起成長的我猛然回首,發現自己已在某家知名的網絡文學平台上看了至少10年小說。對於我,以及這個平台上的很多普通讀者而言,原著小說作者的名字和無數場令人疲憊憤怒的罵戰緊密聯系著。因為和她的撕扯,我非常喜愛的兩位作者一個憤而離開,一個一度關停了一本有趣小說的連載。

  撕扯的核心,是《少年的你》作者“融梗”了。

  “融梗”這個詞,在新版漢語辭典和最流行的中英文在線百科上都查詢不到。它似乎是中文互聯網某種心照不宣的創造,比“借鑒”惡劣,又比“抄襲”曖昧。它的使用者並不逐字逐句復制,而是化用別人作品的元素。

  瓊瑤訴於正一案的判決或許能對理解“融梗”提供一些幫助。言情小說家狀告當紅編劇,認為后者執筆的電視劇《宮鎖連城》“偷龍轉鳳”的故事侵犯了前者小說《梅花烙》的著作權。兩個故事背景不同,一個是穿越宮廷,一個是家族情仇,瓊瑤勝訴。判決書說,電視劇本在“人物設計、情節結構、內在邏輯串聯上”和小說太過雷同。

  可是,那一案中,被反復提及的關鍵詞是“抄襲”而非“融梗”。這個詞的內涵和外延都太過模糊,有時力道不夠,有時也會誤傷。譬如,金庸先生的《連城訣》講述了普通男青年狄雲因為一個女青年而遭到冤枉,丟了媳婦,還下了大獄。然后因緣際會,他在牢裡結識了高人,改了身份名字歸來,手刃仇人。聽著是不是挺像《基督山伯爵》?恰巧,金庸先生曾表達過,自己是大仲馬的粉絲。

  大部分評論者認為金庸先生並沒有抄襲。我也贊同。《連城訣》的靈魂立於江湖,義的閃光出現在最黑暗的時刻。《基督山伯爵》則是一種向內的探索,極力描繪著動蕩時代人本身的優美與復雜,與大仲馬其他作品一脈相承。

  至於《宮鎖連城》與《梅花烙》,原告列舉了21處情節重合,除去共同借鑒自中國文化已有的公共素材外,有很大一部分的情節邏輯屬於瓊瑤的獨創。法庭對比了兩部作品“不尋常的細節設計”,均提及一位福晉連生三女,但后續並未對該三女的命運作出安排和交代。

  可是,《連城訣》屬於“融梗”嗎?如果金庸先生不是在當年的《明報》,而是在今天的網絡平台上連載小說,情形會有所不同嗎?

  “梗”本就是一個完全屬於網絡的概念,它可大可小,可以是一個笑點,一種構圖,也可以是劇情構架。在我眼中,它是構成當今網絡文化的一種基本元素,能不能容忍“融梗”,困擾著這屆網民。某種意義上,它觸及當下中文互聯網的核心精神。

  免費,曾經是互聯網最金光閃閃的詞語之一。在那個最好也最壞的時代,電驢、迅雷、BT等下載軟件將每個網民變成一顆傳播的種子﹔字幕組如雨后春筍出現﹔txt文檔被批量下載,在MP3的窄小屏幕上滾動。“梗”,被瘋狂地分享著,也重構著網絡文化本身。

  如今,下載音樂、觀看視頻、閱讀小說都需要付費,內容平台也經歷幾輪洗牌,踏踏實實賣了好幾年會員。Vlog、微博大V、知乎答題、直播喊麥……這是一個創造能創造價值的時代,人人都可能因此獲利。因此,在新一代網民眼中,維護原創者的利益,是這個創作系統能良性運行的基礎精神。

  對“融梗”的審判源於建立秩序的需求,但操作的風格,卻幾乎完全延續了免費時代去中心化的傳統。權威的在線鑒別機構顯然不存在,司法判例也尚未完全跟上互聯網的發展速度。最常見的鑒別工具是一張Excel表做成的“調色盤”,即擺出兩部作品,用顏色標出相似部分。任何人都有資格討伐任何人,網絡的每張面孔都在一場場眾人拾柴的私刑中體現出來。有人利用打擊“融梗”編造假料苦心構陷,也有人耗費大量精力收集資料研究對比,都是為了毫不相干的網絡那端的人。

  這是此前文學創作從未遭遇過的局面。自由和分享為新的創作提供了條件,也制造了發展的障礙。某種程度上,“融梗”本身就是個過於模糊的罪名。圍繞它的爭論,最終都難逃變為立場之爭的宿命。網民隻能選擇站隊:做支持它的“粉”,還是做反對它的“黑”。

  有趣的是,這個有序時代裡最先一批被資本採摘的,是蠻荒時代裡誕生的果實,“IP”。

  仿佛有著兩個平行世界:當網絡社區因為“融梗”大打出手,甚至不惜制造冤假錯案時,依托互聯網創造的利益鏈條對爭議作品態度曖昧。

  若寫書如創造生命,那麼“融梗”到一定程度的作品是借來黛玉的如顰黛眉,小龍女的如雪香腮,初音未來的大眼睛,還有復仇者聯盟“黑寡婦”的大紅唇,合成了一個人。可氣的是,這位合成美女因為採各家之所長,在一個習慣囫圇吞棗的欣賞環境裡,常常比原裝貨更受歡迎。

  包括《甄嬛傳》在內的熱門作品即使涉嫌抄襲,仍然一年到頭在各大衛視循環播放。電視劇《三生三世十裡桃花》對《桃花債》的抄襲嫌疑,因為后者作者不願在法庭上浪費大量精力而不了了之。少見的例子是電視劇《錦繡未央》原著,被指抄襲200多本小說,於今年5月被法院認定侵犯著作權成立。

  電影《少年的你》是這個沖突年代的矛盾代表。我不知道該怎麼看待這部電影,不知道它究竟是一顆惡樹上結出的惡果,天生有著不干淨的基因,還是一個非常努力的團隊經歷了成熟完整的創作周期,辛苦孕育的嶄新嬰兒。

  我非常不願意為《少年的你》花錢。我知道,它票房的每一次漲高,都會抬高原著的身價。我也算半個創作者,電腦碼下的每個字后是危險的發際線和浮腫的眼袋。我咽不下這口氣。

  但我也知道,當一部文學作品被改編成其他形式時,一個新的版權就形成了。某種意義上,讓《少年的你》電影為原著背鍋有點不公平。況且,去觀影過的親朋告訴我,電影其實將原著裡明顯的照搬元素,如男女主角的“共生”關系刪去了。

  在一個更理想的環境裡,一部劇本有著版權爭議的電影可能會經歷下面的故事:電影《荒野大鏢客》在歐洲上映后,日本導演黑澤明起訴它的制片方完全沿用自己電影《用心棒》的故事架構和人物塑造。他勝訴了,獲得了該片全球票房的15%,以及在日本、韓國、中國台灣的發行權。他后來坦承,這部分收益甚至比《用心棒》帶給他的還多。這兩部影片至今仍是各自類別內的經典。

  平息風暴本可以很簡單。資本享受IP的紅利,同時也為IP的風險埋單。電影創作團隊隻對自己的創造負責,而觀眾則完全出於自願作出是否買票的決定。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藝術的歸藝術,法律的歸法律,利益的歸利益。

  但這畢竟是一片更加復雜的水域。電影的制作方對於風波不聞不問,仿佛什麼都沒有發生。我查閱了擬於2020年上映的“IP”改編影視作品,其中仍不乏備受侵權爭議的作品。

  社交網絡上圍繞這部電影劃分成了兩大陣營,彼此互相攻訐,兩派都覺得自己是在維護創作的自由。“想不想看”被忽略,“該不該看”則是討論重心。有人甚至不敢在網上晒出票根,因為擔心會被涌入的陌生網民責罵“給資本送黑錢”。

  隻想去電影院放鬆90分鐘,我卻發現自己的肩頭無比沉重。 本該承擔責任的主體始終缺位,那麼一張電影票就是一次表態。又一次,觀點之爭變成了立場之爭,普通觀眾被架了上去,必須選擇站邊:究竟是做它的“粉”,還是做它的“黑”?

  在我看來,原創作品的魅力之一是鼓勵多元,允許復雜。而這道二選一問題的存在本身,已經足夠讓人無奈。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