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以翔猝死 極限綜藝保收視的同時如何保平安?

2019年11月28日06:44  來源:北京青年報
 
原標題:極限綜藝保收視的同時如何保平安?

  27日凌晨,藝人高以翔被曝在寧波錄制浙江衛視《追我吧》節目時暈倒。經過現場醫護人員心臟復蘇搶救后,在2點30分左右,高以翔被送上了救護車。11點15分,浙江新聞客戶端証實,高以翔送醫后搶救無效去世,年僅35歲。

  26日高以翔參加節目前,曾笑容燦爛現身機場,親切地和粉絲說再見。按照原定的行程,他將在29日參加好友、籃球明星毛加恩的婚禮,並擔任首席伴郎……

  高以翔去世后,所在經紀公司傑星傳播有限公司高以翔公司發聲明稱:“經近三小時的急救后,高以翔不幸離開了我們,我們悲痛萬分,至今無法接受。”

  據稱,高以翔遺體明日運回台北,經紀公司負責人和他的女友已經飛赴浙江。

  27日傍晚,浙江衛視發布聲明,回應高以翔猝死,表示願意承擔責任。文稱我們一直等待的高以翔親屬已趕至寧波。節目組正配合髙以翔家屬及經紀團隊,按照家屬意願積極妥善處理后續事宜。

  何為“追我”

  明星與素人的追逐競技

  希望嘉賓突破體能極限

  《追我吧》是一檔什麼節目呢?

  據了解,該節目主題設定為在城市的深夜展開的明星與素人的追逐競技。為了在追跑戰中刺激嘉賓沖破自己的體能極限,節目組“包下一座城”,整個節目裝置、舞美搭建費用超過了1億元。

  比如,“蜂巢虫洞”,類似於迷宮,需要嘉賓在不斷嘗試中找到最佳的通過路線﹔“平衡滾筒”,要求嘉賓在兩個旋轉的滾筒上迅速找到身體平衡點,以最快的速度通過﹔“爬樓速降”,參與嘉賓需要吊威亞爬70米高樓登頂,並從這座高樓高空滑索140米到另一座高樓……

  節目組還把錄制時間放到晚上,把挑戰人員分為兩隊——即追我家族(明星)和追逐團(素人)展開對抗,明星陣營為逃的一方,被追逐團追逐。

  節目的宣傳主題是,嘉賓能夠突破體能極限,展現堅持不懈、永不言棄的競技精神。

  早有警示

  藝人爬40層樓直呼太累

  奧運冠軍鄒市明都受傷

  不過,似乎並不是所有明星都能經受住這種極限挑戰。高以翔之前,確實有明星在節目中感嘆過節目的難度,范丞丞累到直接躺在地上:哎呀媽呀,這也太累了……這樓太難爬了,你看看你敢爬外面嗎?……這檔節目真的是要逼死我們嗎?黃景瑜滿頭大汗站在40層樓:天呢,天呢,天呢,這真的太高了,以后闖關不爬樓了,在樓下我就認輸。鐘楚曦皺著眉頭,捂著肚子:我不行了。

  在第二期節目中,世界冠軍鄒市明整個人被埋進了海洋球池子裡,一開始還能露出頭和手,大聲呼救說“腿沒知覺了”,后來整個人直接消失了,被工作人員“救”上來。經過簡單恢復后,鄒市明一瘸一拐還是往賽道終點走,后期花字配的是:“不顧傷痛,堅持完成挑戰”。

  以上內容都在側面佐証了《追我吧》節目的高難度。不過,了解綜藝攝制的業內人士也指出,“剪進節目中的內容都是為主題服務的”。具體來講,“晚上8點半開始,一直錄到凌晨五六點收工,差不多10小時內容,播出的節目隻有兩小時,剪輯和拼接的余地很大。”

  高以翔身體素質應該說是不錯的:業余生活喜歡打籃球和劃船﹔大學畢業后,曾打算當一名職業籃球運動員,因緣際會下卻成了一名平面模特,在T台上被大家稱為“行走的衣架”﹔后來曾出演過《斗牛要不要》《武神趙子龍》等多部影視作品,因出演電視劇《遇見王瀝川》中男主角王瀝川而走紅。

  如何保障

  將每項權益寫進合同

  盡量詳細到休息時長

  就高以翔去世后的賠償問題,北京青年報記者咨詢了多年處理藝人合同的法律人士。據介紹,藝人或經紀公司在與節目組簽訂合同時,都會要求節目組購買醫療保險以及意外保險,保額不等。合同一般涵蓋這個人參加節目工作的所有時間,也可能還包括他/她參加這個活動的宣傳期間。另外,也會涵蓋到藝人身邊的隨行人員,“但是隨行人員的保額可能會低一點。”

  此外,合同中也會約定工作時間,比如每天工作不超過10個小時,連續工作多長時間后必須保証休息多長時間。與此同時,這位法律人士也指出,“這要看藝人的話語權。如果是沒有什麼話語權的小演員,可能就不會規定得這麼詳細。如果經紀公司比較強勢,也會為自己的新人爭取這些權益。”她判斷,“高以翔肯定不是那種沒有話語權的新人。這些條款應該都是有的。”

  與此同時,她還指出,藝人與經紀公司簽訂的經紀合同一般都不是勞動合同,也就是說藝人和經紀公司之間並沒有勞動關系。所以正常情況下,經紀公司不會對藝人的去世進行賠付。“藝人都是自由職業者,他們很少把勞動關系挂在一個公司。自己有工作室或者自己開公司的,可能會把自己的社保、勞動關系挂在自己的公司。”

  他山之石

  國外大投資綜藝設有安全官

  一人負責七人有權叫停拍攝

  無論是網友爆料還是官方公布中,都提到了現場是有醫療救治人員的,至於配備器械如何,醫療水平怎樣還有待進一步調查。

  一位正在跟隨國外某知名野外探險節目組在中國拍攝的工作人員,在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採訪時,透露該國外團隊對於嘉賓們的保障。“節目錄制開始前,要具備資質和購買各種保險。節目組設有專業的安全官和醫療官,以及登山專家﹔一名安全官最多隻負責7名人員,如果節目組是28個人,就需要4個安全官。安全官是英國特種部隊退役的,有豐富的緊急救援經驗。他負責保障導演組的拍攝計劃,拍攝的時候保障全組人的安全,包括評估每一個人的身體狀況,權力很大﹔如果有成員身體不適,他有權停止拍攝,終止任務。比如近一期我們在外海無人的海島錄制,安全官就要求每個人都要具備戶外水域單獨游500米的能力,否則不許跟隨出海。另外,節目組也有醫療團隊,還配備了直升機。當然,醫療主要還是依托當地的醫院。”

  與此同時,這位工作人員也強調,這樣超豪華的配置是特例,“一般的綜藝節目和我們沒有可比性”。(文/本報記者 祖薇 統籌/劉江華)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舉行   “2018新聞傳播學院院長論壇”11月10日在廈門大學舉行。人民日報社副總編輯盧新寧,福建省委常委、宣傳部部長、秘書長梁建勇,廈門大學黨委書記張彥,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等與會並致辭。 【詳細】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由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辦的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於11月7日至9日在烏鎮召開。本屆大會以“創造互信共治的數字世界——攜手共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為主題。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