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網劇備案出新規 或將提高中國編劇話語權

李麗

2020年02月22日08:39  來源:羊城晚報
 
原標題:《完成劇本創作承諾書》

近日,國家廣播電視總局發布《關於進一步加強電視劇網絡劇創作生產管理有關工作的通知》。同時,電視劇、網絡劇、網絡電影、網絡動畫片的備案申報流程也發生了調整:除了過往申報所需材料,還需要提交一份《完成劇本創作承諾書》。這意味著,今后的電視劇、網絡劇、網絡電影、網絡動畫片想要立項,都必須先完成完整的劇本。

“對於編劇行業來說,這是新的機會也是新的挑戰。”曾創作《永不消逝的電波》《剃刀邊緣》《重案六組》等劇作的著名編劇、中國電影文學學會副會長、中國電視劇編劇工作委員會常務副秘書長、北京市電影家協會編劇工作委員會副會長余飛在接受羊城晚報記者專訪時表示,新規或將引發行業內的一系列良性變化,例如編劇地位的提升、促進制作公司的優勝劣汰等。同時他也強調,新規之下,行業對優質編劇的需求更多,因此從業者必須將提升自身專業素質放在首位,“必須要有絕活”。

新規關鍵

制止創作的『跑馬圈地』

“當前,一些電視劇網絡劇在創作生產過程中盲目追趕進度,在前期沒有充分籌備的情況下倉促開機拍攝制作,導致作品質量不高。”近日,國家廣播電視總局發布《關於進一步加強電視劇網絡劇創作生產管理有關工作的通知》,要求電視劇和網絡劇在申報備案公示時,制作機構須向有關廣播電視主管部門承諾已基本完成劇本創作,以杜絕利用題材“跑馬圈地”等不良傾向。通知還針對部分劇作情節“注水”的問題,提倡電視劇和網絡劇不超過40集,鼓勵30集以內的短劇創作。同時,電視劇、網絡劇、網絡電影、網絡動畫片的申報流程也發生變化,申報頁面出現提交《完成劇本創作承諾書》的要求。

“新規的目的是引導整個行業回歸創作,回歸工匠精神。”余飛透露,目前國內影視公司多達10000多家,每年備案的項目無數,但其中一半以上都沒有拍攝,很多項目都只是“跑馬圈地”——拿個提綱把題材和創意佔上,“然后就沒有然后了”。而國家廣播電視總局規定今后必須先完成劇本才能立項,無疑將有利於制止這種亂象。

短期影響

編劇面臨的『尾款風險』

余飛認為,新規的出台或將對編劇行業帶來兩大短期內的改變:一是利好,編劇收入或會得到增加﹔二是挑戰,編劇或將承擔更多“尾款風險”。

“因為每一個項目想要報批立項都得有完成的劇本,那對編劇的需求量將會大大增加。不管是需要更多的編劇,還是在單位時間內需要編劇干更多的活,編劇的收入都將增加。”但同時,某些制作方或會因為不想在作品立項之前便承擔劇本費用,而將資金風險轉嫁到編劇頭上。“比如過去編劇寫完所有劇本初稿進入修改階段時,未收的尾款為30%甚至10%或更少,但現在制作方很可能會把尾款提高到40%甚至50%或60%。”余飛說,他過往便曾親眼見過制作方讓編劇隻拿10%的定金就把劇本全部寫完的例子,哄騙套路包括“如果沒通過,版權都歸你”“成功了就給你股份”,等等。他擔心今后會有“黑心制作方”故伎重施。但是,這種情況影響更多的還是實力不強的編劇,而且余飛認為,無論是哪一類短期影響,持續的時間都不會太久。

長期改變

制作公司的『優勝劣汰』

“其實真正有實力、有能力、懂創作的公司,原本就是按照先寫完劇本再立項或制作的方式來運作的。他們既能墊付得了這筆錢,也有能力分辨劇本質量高低,更有成熟的策劃人員來跟進整個創作流程。”余飛認為,《完成劇本創作承諾書》給影視行業帶來的長期改變,主要體現在沒有實力、沒有能力、沒有創作經驗的“三無”小公司的生死存亡。“以前他們可以先拿提綱去立項,立項完了再融資,等有了錢再請編劇創作。但現在他們必須先完成劇本,這就出現了兩個問題:第一,他們可能沒這筆錢或不願意自己掏這筆錢﹔第二,他們可能沒有會抓劇本的人。”人財兩缺之下,小公司或新公司便下不了立項和制作的決心。“風險太大,可能最后能賺到的利潤還沒有給編劇的費用高。”余飛說,長此以往,便會對制作公司產生一個“優勝劣汰”的作用。

此外,新手編劇也面臨生存危機。因為今后有心立項的制作公司對編劇的選擇會比過去更嚴格,“誰也不想真金白銀費半天勁,弄一個不成熟的劇本”。因此,新手編劇必須想辦法躋身優質編劇的行列,才能更好地生存。

對話余飛

優秀的文學策劃比編劇還缺

羊城晚報:您最近曾在自家公眾號分析過新規對行業的影響,其中提出:除了編劇之外,優質的文學策劃也會顯得尤為重要。為何這麼說?

余飛:因為一個好的文學策劃要控制整個方向甚至整個項目的生產流程。其實,文學策劃和編劇這兩種崗位一直都很重要,隻有這兩個環節穩住了,項目才有質量,公司才有競爭力。隻不過新規出台之后,會讓整個行業更重視這兩個工種的作用。

羊城晚報:一個優質的文學策劃應該具備怎樣的素質?

余飛:文學策劃是一個擁有很大話語權的崗位。TA主導創作,選定主題題材方向,控制整個項目的標准。同時,TA必須得到產業上下游的信任,因此必須具備足夠的智商和情商。還有,TA必須擁有財權,也就是說,TA得是能影響資金方向的人。最后這一點非常重要,因為現實中很多所謂的“文學策劃”,他們即使通過了一個劇本,但往往老板開個會就否決了,這樣的“文學策劃”是沒有任何意義的,只是一個老板的“傳聲筒”。

羊城晚報:聽起來,要成為文學策劃,起點和要求都很高,可以從行業內其他工種培養出來嗎?

余飛:其實現在專職做文學策劃的人非常少,因為能做好的人必須是既懂得抓藝術質量又懂得行業規則的“頂尖高手”,一般公司付不起他們的工資,所以很多時候是懂劇本的導演、制片人,甚至是老板、演員兼職來做。

成立編劇聯盟增加博弈籌碼

羊城晚報:影視公司近年生存不易,加上這次疫情的影響,還有新規對創作提出的更高要求,一系列客觀因素會導致一批小公司倒閉嗎?

余飛:倒閉的倒不一定是規模小的公司,因為對這類公司來說,虧得最多的可能就是個房租而已。我覺得影響更大的可能是那些看起來體量很大但實際上創作能力很小的公司。未來的日子裡,這些公司或者倒閉,或者轉型,比如變成某方面的專業公司,像從事劇本創作或劇本醫生方面的工作。從某種角度來說,這可能也是一件好事,因為行業可能並不需要那麼多影視公司老板。最后,大浪淘沙剩下的幾家或十幾家龍頭影視企業將擔負起全行業的核心生產力,同時他們也會在全社會挖掘好的文化策劃和編劇。

羊城晚報:如果要應對大的制作公司和平台方,單個編劇的話語權反而可能會被削弱。他們有辦法聯合起來維護自己的權益嗎?

余飛:成立編劇聯盟或許是一種方向,但問題在於誰來牽頭、以什麼形式來組織、入會的標准又是什麼。我覺得到最后,很可能還是一些優秀的編劇形成幾個大的編劇聯盟,大家一起來跟平台和制作方博弈,同時慢慢形成新的行業規則。但這個過程會很艱難,也很緩慢。

羊城晚報:您還提出過一種可能,即強勢編劇直接跟平台方合作,然后再找制作方加入。您覺得新規會促進這種模式出現更多的例子嗎?

余飛:我們熟悉的很多編劇,比如汪海林、宋方金、梁振華、李瀟等,其實都曾在這方面試水。我去年也投資了自己的劇本《人民的正義》,成為聯合出品人。新規確實給了編劇以美劇模式當創制人或出品人的機會。還是那句話:高手都是身兼數職。所以編劇們一定要苦練基本功,不管政策和市場如何變化,擁有自己的“絕活”才是立身之本。

(責編:宋心蕊、趙光霞)

推薦閱讀

打造具有強大影響力競爭力的新型主流媒體
  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主持學習時強調,推動媒體融合發展、建設全媒體成為我們面臨的一項緊迫課題。要運用信息革命成果,推動媒體融合向縱深發展,做大做強主流輿論,鞏固全黨全國人民團結奮斗的共同思想基礎……
【詳細】打造具有強大影響力競爭力的新型主流媒體   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主持學習時強調,推動媒體融合發展、建設全媒體成為我們面臨的一項緊迫課題。要運用信息革命成果,推動媒體融合向縱深發展,做大做強主流輿論,鞏固全黨全國人民團結奮斗的共同思想基礎…… 【詳細】

聚焦第二十九屆中國新聞獎獲獎作品
  眾多獲獎作品充分運用融媒體優勢,不斷開拓渠道,錘煉寫作能力,提升傳播效果﹔同時關心時代發展,緊跟時代脈搏,深耕社會需求,堅持獨立思考,始終堅持社會效果和傳播效果並重的原則,涌現出許多主題鮮明……
【詳細】聚焦第二十九屆中國新聞獎獲獎作品   眾多獲獎作品充分運用融媒體優勢,不斷開拓渠道,錘煉寫作能力,提升傳播效果﹔同時關心時代發展,緊跟時代脈搏,深耕社會需求,堅持獨立思考,始終堅持社會效果和傳播效果並重的原則,涌現出許多主題鮮明……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