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学教学模式考察

——以悉尼科技大学为例

沙马建峰

2017年03月20日10:55  来源:传媒
 

近年来,网络媒体的兴起和自媒体的冲击,给传统媒体的生存和发展带来了挑战,也为高校新闻学教学提出了新的课题。2016年,笔者前往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Sydney,简称UTS),参加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主办、澳大利亚独立新闻中心承办的“报业新媒体运作培训班”,其间专门就UTS传播学院新闻学专业的教学模式作了考察。UTS新闻学专业以其前卫的教学手段和与时俱进的课程设置,确保了其毕业生多年来的高就业率。其独具特色的教学模式,对新形势下我国高校新闻学专业更新教学理念、改进教学方法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和启迪作用。

UTS新闻学专业概况

UTS是澳大利亚名校之一,以前卫的学术研究、先进的教学设备和教学手段,以及毕业生的高就业率闻名于世。近年来,在澳大利亚政府针对澳洲所有大学开展的评估中,UTS的教育项目处于最高层次,是澳大利亚大学生实践能力最强的学校。过去五年,在澳大利亚雇主协会开展的评估中,UTS毕业生质量也名列澳大利亚首位。

在UTS,新闻学是从属于传播学院的重点学科之一。考入UTS传播学院的学生,既可以选择新闻学作为第一专业,也可以选择其作为第二专业。为了培养复合型人才,UTS传播学院鼓励学生进行跨学科学习。譬如,在学习新闻学专业的同时攻读法学或国际研究专业,或者同时攻读创意智能、创意创新等近年来开设的一些全新的专业。

由于大多拥有跨学科的学历背景,学生们毕业后就业方向较为广阔,既可以做记者、编辑、节目主持人或制作人,也可以到律师事务所、数字创投公司、非媒体类出版机构及其他一些非营利性机构工作,有些学生甚至会到政界发展。

在UTS攻读新闻学专业,学生们需要花费的时间各不相同。如果只读新闻学本科学位,通常只需要3年。如果同时攻读法学等双学位,则需要增加一到两年的时间。如果同时攻读国际研究专业,学生还需要在海外寻找一所大学完成为期一年的学习经历。

在新闻学教学过程中,UTS始终坚持一个原则即高度重视实战性。在课堂上,老师会模拟报社、杂志、电视台、广播电台、网站等各种媒体工作场景,或者模拟新闻事件发生现场,让学生们反复体验将来离开学校之后每天面对的工作和生活,提前适应角色。由于在校期间就积累了较为丰富的实操经验,UTS新闻学毕业生受到许多雇主的青睐。许多主流媒体如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澳大利亚特别节目广播电台(SBS)、费尔法克斯新闻公司(FNC)、澳大利亚联合新闻社(AAP)等,都会选择在学生们即将毕业的时候到UTS招聘,将中意的毕业生招致麾下。UTS新闻学专业在海外也拥有较高的知名度,近年来吸引了中国、法国、印度、新西兰等不少国家和地区的学生前来求学。

UTS新闻学专业本科生课程设置

UTS的新闻学本科专业学制3年,共设6门必修课程,每年安排2门。其中,第一年的2门课程,主要帮助学生了解新闻学基础知识、新闻报道的运作流程以及新闻行业的发展概况等。第二年的2门课程,主要帮助学生将基础理论运用到不同的媒体平台,指导学生对新闻事件进行深入的采访和报道,同时教会学生使用不同的数据资源。最后一年的2门课程,主要帮助学生完成各自的毕业作品,并将这些毕业作品展示给专家组和雇主们,争取获得被雇用的机会。

第一年的第一门课叫作《大街上的故事》。在这门课上,老师会指导学生根据街头巷尾发生的一些奇闻趣事采写新闻,之后将他们的作品放到UTS的内网上进行交流。这门课让学生们有生以来第一次接触到新闻采访和写作,能够帮助他们在“小试牛刀”之余,认真审视自己是否真的喜欢新闻专业、是否真的适合从事新闻工作。设置这门课程的初衷,是因为UTS发现报考新闻专业的学生中,有不少人认为自己英语底子不错或者谈吐能力很强,理所当然可以成为一名好的记者、编辑或者播音员。然而事实证明,擅长英语或者谈吐能力强的学生,并不一定能够成为一名合格的新闻工作者。为此,UTS希望学生们在刚跨入新闻学专业之初,能有一个机会检验和评估自己,然后再决定是否调整专业。这门课程的挂科率很高,每年大约保持在20%~25%左右。通过这种方式,UTS一举两得:一方面避免了部分并不适合新闻专业的学生“误入歧途”,另一方面确保了所培养学生的整体高质量。第一年的第二门课程叫作《多媒体实践操作》。这门课的主要目的,是让学生们把所学到的新闻采编技能,运用到多媒体实践中去,教导学生以文字、音频和视频等方式来传播信息。第一年除了以上2门课程,UTS还会向学生系统介绍新闻行业法律法规、新闻媒体职业道德、世界媒体格局、新媒体发展趋势等。

到了第二年,UTS会对学生们学到的知识和技能进行巩固、拓展和深化。为此,安排的第一门课程是《长篇新闻报道写作》,主要教导学生如何采写深度报道。在这门课上,学生们开始学写专题文章,或者学着录制一段时长约两三分钟的广播电视节目等。第二年的另外一门课程叫作《冗杂繁复的数据——数据可视化工具运用》,主要教导学生如何使用数据讲故事,以及如何运用数据可视化工具对新闻事实进行陈述和描写等。在第二年里,学生们还会得到一些实际操作的机会。一方面,UTS办有自己的广播电台,教学楼也设有新闻编辑室,学生们可以在这里制作自己的新闻作品;另一方面,按照教学规定,学生们在结束前两年课程之前,每个人必须完成不少于100个小时的实习任务。UTS同许多媒体公司、新闻机构保持着密切的合作关系,这些媒体公司和新闻机构会给UTS的学生们提供大量的实习机会。

第三年最主要的任务,是帮助学生们梳理、整合两年来掌握的知识和积累的经验。这一年同样要完成2门课程:一门叫《风潮》,主要指导学生们完成各自的毕业作品;另一门叫《行业组合》,实际上是一门展示课,主要帮助学生们把毕业作品展示给专家组评判。专家组通常由一些资深的媒体人士组成,他们中有的人正是毕业生们潜在的雇主。第三年还有一项任务,是帮助学生分科。学校会根据学生们的禀赋、专长和兴趣爱好,指导一部分人专攻广播节目,一部分人专攻文字报道,一部分学生专攻电视节目等,力争让每一名毕业生都能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就业方向。

UTS新闻学专业硕士研究生课程设置

在UTS攻读新闻学硕士学位的人主要有两类:一类是完成新闻学本科学历后继续深造的;另一类是之前从事过别的工作,但没有学过新闻学,现在想来学习新闻学的。UTS招收新闻学硕士研究生,一般要求学生拥有一个UTS所认可的本科学历。不过,也有一些人尽管没有本科学历,但有非常丰富的新闻从业经历,UTS也会考虑破格接收这样的学生。

UTS为新闻学硕士研究生开设了4门必修课:第一门是《进阶新闻学》,主要讲授如何制作现场新闻报道,包括电视、广播、网站等各种平台的现场新闻制作方法。第二门是《从广播电视新闻学到移动新闻学》,主要讲授广播电视新闻与移动新闻的区别及制作方法。通过这两门课程,学生会获得丰富的一手实操经验。剩下的2门课是《新闻学研究》和《诽谤、新闻职业道德和媒体责任》,侧重于理论研究。譬如,在《诽谤、新闻职业道德和媒体责任》里,有一个特殊的词汇叫作“无人驾驶的飞机”,意思是当前有不少新闻工作者采写的报道存在侵犯别人隐私的行为,但由于相关立法滞后,这些人至今游走在法律的边缘而没有受到制裁,就好比是无人驾驶的飞机一样难以约束,这门课程正是专门研究此类现象的。如果学生对这样的课程感兴趣,将来很有可能往专家、学者的方向发展,专门研究新闻传播学理论并著书立说。

面对日益加剧的媒体融合趋势,UTS的新闻学教学也在不断革新,学校希望硕士研究生的课程内容,与当前的行业需求保持一致性。为此,从2017年起UTS将新设两种与硕士研究生相关的课程:一种是学制仅一年的“毕业文凭”课程,学生学习的目的更多是为了拿到一纸文凭;另一种则是完整的硕士研究生课程,学生必须用一年半的时间来完成。

“毕业文凭”课程包括6门选修课:第一门是《创业新闻学》,这门课将教会学生如何开一家媒体公司或新闻机构;第二门是《国际新闻学》,主要讲解一些与跨国新闻相关的知识,包括维基解密、难民潮等国际热点问题;第三门是《与行业合作》,主要教会学生如何与IT、工程等其他领域的人员进行合作;第四门是《调查新闻学》,主要传授调查性新闻报道的写作方法;第五门是《数字体育新闻学》,这是一门全新的课程,主要教导学生运用数字平台播报体育赛事;第六门是《进阶音频及视觉图像新闻学》,也是一门全新的课程,主要帮助学生提升在广播电台和电视台工作的技能;第六门是专门为海外留学生开设的《学术英语》,主要教来自非英语母语国家的学生如何运用学术英语进行新闻写作。

从2017年起,如果在UTS攻读完整的新闻学硕士研究生,必修课将会在原来4门的基础上增加2门:一门是《数据及计算新闻学》,另一门是《新闻学主要项目》。其中,《数据及计算新闻学》与本科课程《冗杂繁复的数据——数据可视化》较为接近,区别是硕士课程侧重于教导网络媒体上的数据可视化操作技能,本科课程则侧重于教导纸质媒体上的数据可视化操作技能。《新闻学主要项目》主要是给学生提供一个机会,让学生围绕一个特定主题完成一篇长篇论文,或者录制一期20分钟左右的广播电视节目,或者制作一期难度较大的播客节目。

UTS新闻学教学模式的借鉴意义

澳大利亚新闻媒体管理体制与我国新闻媒体管理体制存在很大的差异。相应地,两国的新闻学教学理念和教学方法也有着很大的不同。笔者经过粗浅比较,认为UTS的新闻学教学模式,有一些方面值得我国高校学习和借鉴。

第一,UTS新闻学专业把培养学生的实战能力放在首位,实践类课程占据了很大的比例。无论是本科阶段还是硕士阶段,UTS的新闻学教学过程实际上就是一个辅导学生不断实践操作的过程。UTS的毕业生跨出校门之前,就已经是一些经验丰富的准新闻工作者了。相较而言,我国一些高校过分追求新闻理论教学,存在重理论轻实践的问题,学生在课堂上缺乏足够的实操机会,动手能力不足,到了用人单位往往不得不重新培训,从最基础的“一二三四”做起。

第二,UTS新闻学专业的人才培养理念值得推崇。一方面,UTS致力于培养“复合型”乃至“通用型”的新闻专业人才,希望学生通过系统学习和实战演练,熟练掌握包括传统媒体和新兴网络媒体在内的所有媒体平台的运作技能;另一方面,鼓励学生兼修政治、经济、法律、国际研究等课程,以形成宽泛的知识结构和平衡的思考能力,同时十分注重培养学生的职业道德感和社会责任感,希望未来每一名学生都能够成为富有良知的社会一员。反观我国,新闻专业人才的培养理念较为滞后,目前大多数高校的新闻院系仍在沿用传统的课程体系、传统的教学方法和手段来“生产”新闻专业人才,尚难满足媒体融合背景下新闻单位对新型传媒专业人才的迫切需求。

第三,UTS聘请新闻学授课老师有一些特殊的考量:除了要求有深厚的理论功底外,还要求有丰富的新闻从业经验,并且与媒体公司、新闻机构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和往来。UTS这样做主要有几点考虑:一是从事过新闻工作的人更懂得学生在学校最需要学习些什么;二是这些人比较清楚行业发展的最新动态,能够根据行业变化及需求,来不断调整授课的重心和内容;三是这些老师与媒体公司和新闻机构关系密切,有利于UTS共享对方的资源和平台,为学生们争取更多的实践机会,甚至在不久的将来向这些公司和机构输送毕业生。近年来,我国高校新闻院系录用教师的门槛越来越高,但更多考虑的是是否有博士学历、是否有海外留学经历等一些所谓的“硬性”条件,而对录用教师是否有新闻实践重视不够,很多有丰富新闻实践经验的传媒业资深人士想到高校任教,但因博士学位的高门槛而受阻。由此形成的师资力量与UTS相比,差距是很明显的。

(责编:石思嘉(实习)、宋心蕊)

推荐阅读

独家:传媒界全国政协委员知多少
  2017年全国两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齐聚北京,共商国是。传媒界的政协委员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提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
【详细】独家:传媒界全国政协委员知多少   2017年全国两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齐聚北京,共商国是。传媒界的政协委员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提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 【详细】

新闻出版界的全国人大代表您都知道吗?
  新闻出版界的人大代表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议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按代表所在代表团排序)
【详细】新闻出版界的全国人大代表您都知道吗?   新闻出版界的人大代表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议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按代表所在代表团排序)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