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贝宁首当评委自称"蒙圈" 主持20年依然有焦虑感

2017年04月01日08:10  来源:羊城晚报
 
原标题:撒贝宁:焦虑感支撑着我一直做主持

  在刘涛面前流露出搞怪的一面

  撒贝宁称刘仪伟是民间大百科

  撒贝宁坦言一开始找不到做评委的感觉

  大型合家欢真人秀《欢乐中国人》自大年初一开播以来颇受好评。不同于其他喜剧类真人秀,节目邀请的表演者均为素人,他们以现实身份讲述最贴近生活的民间幽默故事,在达到喜剧效果的同时也感动观众。经过10期的比拼之后,该节目最终选出的10个家庭将于4月2日(周日)登上“欢乐盛典”的舞台,争夺“年度欢乐中国人”称号。盛典上,评委撒贝宁、刘仪伟还将表演相声,宋丹丹也将在阔别央视舞台十年后回归,与徒弟刘涛在央视首度同框。

  值得一提的是,《欢乐中国人》也是撒贝宁首次以嘉宾评委的身份参与节目。撒贝宁最初以法制节目主持人的严肃形象深入人心,而近年来他开始活跃于《明星大侦探》、《加油!向未来》、《饭局的诱惑》等各种综艺节目,让观众看到其幽默搞怪的一面,还获封“综艺魔王”的称号。前晚,撒贝宁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的微信采访,畅聊“转型”的心得体会以及“段子手”的背后趣事。

  首当评委,一直是“蒙圈”状态

  《欢乐中国人》收官在即,素人家庭的表演各有特色,更几度令撒贝宁泪洒现场。其中,一对兄妹的故事令他感同身受。撒贝宁说:“那是我流泪最多的一期节目。那个哥哥常年在外打工,于是给妹妹编了一个防骗顺口溜,他们的欢笑中透着心酸,但心酸的背后又充满爱的力量。”撒贝宁坦言,看节目的时候想起了自己的妹妹:“我的妹妹从小到大基本没得到我什么照顾,现在想想,心里充满内疚。看到那个节目的时候,我脑海里浮现的都是妹妹小时候的样子,眼泪就止不住地流。”

  首次以评委身份参与节目,撒贝宁却表示自己一直是“蒙圈”的状态:“我觉得我和刘涛、刘仪伟三个人可能都不是以评委的状态在参与节目。在这个节目中,我们很难以评委的状态去评判别人的欢乐。如果是唱歌或其他艺术选拔,可能会有一个标准和判断;但欢乐是一种状态,只要融入其中,自己和别人都感受到了,我觉得就成功了。大家没发现吗?我们的通过率几乎是百分之百,因为每一个上台的普通人,他们的欢乐都是真实的。”

  两位搭档,表现都令人惊叹

  “主持人当评委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我老想主控流程。”撒贝宁笑着说,“尤其碰到刘仪伟这么能说会道的人。一开始前几期,我确实还带着主持人的状态,但后来三个评委互相熟悉了,也越来越默契。我发现,这个状态就慢慢地自然转变过来了。”谈及刘涛、刘仪伟两位搭档,撒贝宁说:“刘仪伟老师属于民间大百科。为什么加‘民间’两个字呢?因为说他学术吧,他又懂很多接地气的乡土知识;而在很多专业问题上,他又能第一时间提供理论支撑,这一点让我极为佩服。刘涛老怪我们动不动就把话题扯开,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往回拽。但大家千万不要被刘涛温婉的外形蒙蔽,她的内心极度敏锐,看问题的角度往往令人惊叹,对事物的分析总结能力极强。”

  对于参加节目的素人,撒贝宁表示:“他们在台上演的是他们自己,没有任何一组素人能够像喜剧演员那样用剧的形式来完美表达,但恰恰是这种不完美,才让我们觉得更真实。”至于他自己有没有想过表演喜剧,撒贝宁笑着否认:“如果我有幽默因子的话,也比较适合以主持人或嘉宾评委的状态表达出来。真正站在舞台上,我觉得自己的表现还不如这些普通的中国家庭。他们的欢乐真实有温度,比剧本和专业表演更贴近老百姓。”

  没有转型,每种节目都喜欢

  从最初的法制节目主持人,到如今的“综艺魔王”,撒贝宁已经“转型”成功。但他自己却不这么认为:“其实并没有所谓的转型。法制节目我也在做,每周的《撒贝宁时间》、《今日说法》还在做,我从没有离开过。而且央视很多节目只是带着综艺色彩,像科学类节目《加油!向未来》就很难给它定义成综艺。”

  节目类型跨度如此之大,但对撒贝宁来说并没有特别大的困难。他说:“做节目的时候,我始终都是发自内心的真诚自由的状态。我在这些节目里展现的是自己不同的状态,但都是最真实的我。我觉得最困难的,是你把自己限定在某一个类型里,不敢跨出那一步去尝试新鲜的东西。只要跨出了这一步,找到适合自己的表达方式,其他的一切都会顺理成章。”至于最喜欢做什么类型的节目,撒贝宁表示:“每一个节目给我的新鲜感觉都不一样,我都挺喜欢。我是一个特别愿意尝试不同事物的人,所以还真的期待能有更多的体验。”

  主持20年,依然会有焦虑感

  做主持人快二十年了,但现在每次节目开录之前,撒贝宁还是会感到焦虑。“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比如明天要录两期《开讲啦》,那么从今天他们发嘉宾资料和台本开始,我内心就会特别焦虑,今天就觉得什么都干不了。”但他觉得,正是这种焦虑感支撑着自己一直坚持做主持:“如果哪天开始没了感觉,不觉得呼吸困难,不觉得心跳加速,那可能就是该告别这个行业的时候了。好在现在我还带着这种新鲜感,还带着对这个职业的敬畏去拼命,所以我觉得这种状态挺好的。”

  对于网友津津乐道的“自黑”属性,撒贝宁瞬间变身“段子手”:“我确实肤色比不上别人白,再加上现在我的另一半太白,所以,不用自黑,这个颜色也太清晰了!”他透露,节目中的搞笑段子都是他自己的临场发挥:“包括说段子,我从来没有刻意准备过任何一个笑话拿到节目中去说,况且我也记不住。节目中表达的东西都是我在现场抓到认为最好玩的细节,这是事先无法预测的。”在节目中是个思维敏捷的“段子手”,但撒贝宁回到家的状态却截然相反:“我回家以后基本没话,太累了!脑子经常处在缺氧状态,回家就瘫在沙发上吸氧。”(记者 王莉)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推荐阅读

独家:传媒界全国政协委员知多少
  2017年全国两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齐聚北京,共商国是。传媒界的政协委员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提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
【详细】独家:传媒界全国政协委员知多少   2017年全国两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齐聚北京,共商国是。传媒界的政协委员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提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 【详细】

新闻出版界的全国人大代表您都知道吗?
  新闻出版界的人大代表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议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按代表所在代表团排序)
【详细】新闻出版界的全国人大代表您都知道吗?   新闻出版界的人大代表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议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按代表所在代表团排序)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