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周建龙版《鬼吹灯》谈有声小说的播讲

李青林

2017年04月27日15:58  来源:今传媒
 

摘 要:当下的有声小说市场乱象丛生、鱼龙混杂,良莠不齐的作品不仅拉低了整个行业的档次,也给广大听众带来了困惑与烦恼。通过对周建龙播讲《鬼吹灯》取得巨大成功这一事件的研究,分析其在语音面貌,表达技巧,作品理解,人物造像方面的成功要素,力求规范有声小说播讲的标准和尺度,为有声小说的高品质发展提供借鉴。

关键词:周建龙;《鬼吹灯》;有声小说;播讲

天下霸唱的《鬼吹灯》堪称当下网络文学异军突起的典范,从刊载伊始就圈粉无数,许多播讲人把它配音加工成有声小说,而周建龙所播讲的版本更是其中的翘楚。在有声小说圈子里,周建龙被称为“播音散仙”,他的声音淳厚饱满,播讲娓娓道来,技巧圆融通透,听他说故事常常是深陷其中,欲罢不能,著名导演陆川钦点周建龙播讲他的电影《九层妖塔》的音频版本,可见“播音散仙”绝非浪得虚名。以移动音频APP懒人听书所刊播的周建龙版《鬼吹灯》前四卷来说,每一卷下面的点击收听量都超过千万,个别甚至将近一亿。这样的成绩不可辩驳的证明该作品的优秀。

一、周建龙播讲《鬼吹灯》受追捧的原因

1.声音扎实多变,表达清晰流畅

有声小说贵在有声,所以对声音和语言基本功有极其严苛的要求。播讲有声小说是“一个人演一台戏”,要靠一张嘴表现大千世界,男女老幼,生老病死,喜怒哀乐,所以声音不单要好,还得有变。播讲小说通常都是正常声区即中声区,气匀而实,稳健干净,说话口齿伶俐,表达清晰流畅,快的地方不吞,慢的地方不拖。小说有高潮低谷,有矛盾冲突,所以在播讲时声音要因人而变,因情而变,因境而变,洪钟大吕、轻声慢语,驾轻就熟。

《鬼吹灯》全书有“台词”的角色不下五十,天南海北、贩夫走卒、男女老少、形形色色,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声音,语气、语调、音色各不相同,要给这么多人物进行声音造像,做到闻声识人,没有扎实多变的声音技巧和丰富圆融的表达技能是注定不会成功的。周建龙的声音并不在干净透亮之列,而是略带沙哑、沧桑,京剧行酷爱一种嗓音,称这种嗓音“挂味儿”,周建龙的声音大抵如此。无论是胡八一、Shirley杨、还是明叔、陈瞎子、甚至铁棒喇嘛,周建龙用声音塑造出来的每个人都栩栩如生,血肉丰满。周建龙版《鬼吹灯》的成功与他多年浸淫话剧,当导演,做演员不无关系,丰富的舞台实践,使他的台词表达功力炉火纯青,因此在播讲小说时可以做到得心应手、游刃有余,播讲出来的《鬼吹灯》有口皆碑。

2.作品理解准确,播讲样式丰富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罗莉把文艺作品演播的准备过程划分了六个步骤:划分层次,理清背景,摸准意图,掌握风格,化为人物,扫除障碍,对小说的播讲是很适用的。要播讲一部小说首先必然是通读全篇,在弄清楚字音、术语、故事梗概的基础上,还要对故事发生的背景、作者创作的风格、角色属性、播讲基调等有清晰的思考与定位,准备工作越充分越好,有的放矢才能事半功倍。《鬼吹灯》是一部悬疑探险小说,故事的背景集中在文革刚结束,改革开放刚起步的岁月,全书都是以第一人称我,胡八一的口吻展开叙述的,是一位摸金校尉在回忆自己的职业生涯。听过周建龙播讲的《鬼吹灯》后,那些故事仿佛变成一幅幅活动的画面,浮现在听众的脑海里,理解不透,安能如此!

《鬼吹灯》第一卷《精绝古城》全书共三十三章,而周建龙播讲的《鬼吹灯》共五十章,比原书多出十七章。这一方面是因为有声小说行业的规矩:每集二十分钟的时长限制,另一方面则完全是播讲人的功夫。书中每一章节长短不一,重要节点篇幅长、字数多,为了使故事情节推进的更加连贯紧凑,周建龙对原书进行了重新的拆分组合,因此实际播出的《精绝古城》比原本多出十七章。但是听众在收听的时候却丝毫没有觉得不妥,反而觉得故事条理清楚、情节疏密有致,推进干净利落,环环相扣,跌宕起伏,给听众带来了非常棒的听觉享受。

在播讲《鬼吹灯》的时候,周建龙混合使用了多种小说播讲样式:站在第一人称,娓娓道来,感同身受的播讲式;倒斗摸金时或急促或慨叹,形神兼备的表演式;老支书的东北味儿,大金牙的京片子,明叔的南洋腔,土味十足。正是这些各不相同,又相得益彰的播讲样式,融会贯通的使用,使全书听起来活灵活现,丰富多彩,令人拍案叫绝。

3.人物语言生动,情感恰切自然

人物是小说的灵魂,播讲小说人物是重中之重,简单来说就是用声音为人物造像。人物语言是造像的最直接依据,情、声、气是三种最重要的手段,可以运用共鸣腔的不同、咬字方式的不同、气息运用的不同等多种手段来辅助。小说中的人物众多,各具特色,把每个人物都播讲的“异口同声”是失败的,不能随人物性格推进而调整有声语言表达也是失败的。要成功地播讲有声小说,给人物塑造出一个丰满、立体的形象,首先要给人物定性,然后依据小说描写,参照生活经验把人物具体、活化在播讲人心中,最后通过情、声、气等手段给人物进行声音造像,传达给听众。

《鬼吹灯》全书涉及的人物形形色色不下半百,三教九流,庙堂乡野都有。周建龙在播讲人物时很好的做到了根据人物性格发声,例如在给王胖子配音时,明显的胸腔共鸣运用的多,喉头松弛,气息下沉,声音宽厚有力,表现出了王胖子身材壮硕、孔武勇猛的形象。在牛心山的大树上,云南虫谷的绝壁危崖上,王胖子的声音则有了恰当的变化,减少了气劲,虚声多了,喉头发紧,声音较平常尖、细,并用颤气等方式表现王胖子因为恐高而惊恐、害怕的状态,惟妙惟肖。同时,书中的王胖子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壮年,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气息不该下沉太多,还应该以实声为主,把握好度,太浅或者太沉,声音太虚或者太实都不符合人物形象。再如在埋葬从关东军要塞带出来的童男童女时,胡八一说的那段悼词,既不能太哀伤,这不符合胡八一久经沙场,沉稳冷静的军人特质,也不能太冷漠,胡八一是个善良且有正义感的人,不可能对此无动于衷。周建龙在播讲这一段时语调轻缓,气息由沉变强,即感叹他们的悲惨不幸,又欣慰新社会的幸福美好,感情藏而不露,声音低沉坚毅,表达的非常准确,使胡八一那种勇武、坚毅、负有正义感的军人形象完美的呈现在听众脑海中。

二、当下有声小说播讲存在的主要问题

1.语言基本功不扎实问题

在当下有声小说播讲领域语言基本功不扎实是相当普遍的,具体表现为吞字,字音不准,错别字等方面,个别甚至带有口音。

在当下热门的仙侠、修真类小说中经常会出现“般若”二字,而许多播讲人在播讲时将其读作“bān ruò”,其实这个词真正准确的读音是“bō rě”,意为智慧。曾有作品将该词释义为佛界的一位力大无穷的佛陀,像如来佛、药师佛等一样具体化,真是贻笑大方。

2.作品理解不准确问题

罗莉在《文艺作品演播教程》一书中说,播讲小说要充分认识和确切把握章节内容与全篇是什么关系,居于全篇的什么位置,主要人物的思想揭示到什么程度,唯有反复阅读全篇,细细揣摩,才能从局部与某些表面情节中跳出来,看清作品的全貌和要旨。当下的一些播讲人面对作品往往是走马观花、不求甚解,匆忙开播,造成以偏概全、定性失准。

目前市面上至少有七位播讲人播讲《鬼吹灯》一书,版本各不相同。播讲人艾宝良在播讲《鬼吹灯》中的王胖子时,气声太多,用气太沉,咬字松弛,说话含混不清,如同一个老翁在说话,把王胖子塑造成一个憨气、口吃、笨拙的“猪八戒”形象,和书中所述王胖子孔武有力、勇猛灵活,二十多岁的青壮年形象相去甚远,让很多人无法接受。虽说“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倘若偏差太多就是人物定性失准,角色理解不够深入透彻的问题了。

3.同步更新比速度问题

能上有声小说热搜榜的都是当下网络文学中的热门作品,很多都还在连载当中,面对市场上众多粉丝迫不及待的想要收听音频版本的欲望,一些播讲人在播讲时片面的追求速度,鼓吹“同步更新”,即原作者将最新章节一发布,播讲人对着电脑屏幕便开始录制音频,把“第一时间,同步更新”作为噱头,这是造成有声小说字音谬误、逻辑断层、人物性格单一等质量瑕疵的重要原因。

笔者曾在懒人听书网站上听过一部仙侠类小说连播,播讲人将某个章节里一个配角的名字一会读作赵明,一会读作赵朋,实则就是同一人,当时听得云里雾里,怎么莫名其妙又多出来一个人?于是果断放弃了。这仅是同步更新的诸多弊端之一。

三、总 结

周建龙有自己的工作室,是专业的播讲人,有时间,精心备稿,懂技术,有能力,表达功力一流,知道该怎么样提高自己播讲的品质,所以他播讲的《鬼吹灯》成功了。从《人间》《雍正皇帝》到《黑道风云二十年》再到《鬼吹灯》,周建龙历经数年的积累,播讲作品过百部,为上千万字书稿配过音,精雕细琢,精益求精,不断学习,反复实践,认真体会,总结提高,才有今天的“播音散仙”美誉。其成功的原因除了勤学多练,就是熟悉自己的声音。

当前能听到的周建龙的作品当中没有风花雪月,情谊缱绻之作,他的声音不适合这类风格。无数次的播讲历练他早已对自己声音的表现力认识极深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熟悉自己声音的音高、音色、音调等特质,找准自己声音定位,在恰当的声音表现力范围之内,游刃有余的运用语言表达技巧,在准确严密的故事解析基础上,完成对文字角色的“二度创作”,才是提高有声小说品质的关键保障。

参考文献:

[1] 罗莉.文艺作品演播教程[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

[2] 付程.实用播音教程[M].北京.北京广播学院出版社,2001.

[3] 李月.小说播讲艺术中的声音造型[J].西部广播电视,2016(2).

[4] 陈醇.播讲小说的一些体会[J].现代传播,1980(2).

(责编:石思嘉(实习)、宋心蕊)

推荐阅读

习近平“4·19”讲话一周年 发生这些改变
  2016年4月19日,习近平在京主持召开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一年过去了,让我们再次重温总书记4·19讲话,看看我国网信事业的新进展、新变化,感受国家的进步、百姓的收获。
【详细】习近平“4·19”讲话一周年 发生这些改变   2016年4月19日,习近平在京主持召开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一年过去了,让我们再次重温总书记4·19讲话,看看我国网信事业的新进展、新变化,感受国家的进步、百姓的收获。 【详细】

独家:传媒界全国政协委员知多少
  2017年全国两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齐聚北京,共商国是。传媒界的政协委员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提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
【详细】独家:传媒界全国政协委员知多少   2017年全国两会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齐聚北京,共商国是。传媒界的政协委员都有谁,他们带来什么提案,关注哪些话题,人民网传媒频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飨读者。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