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琅琊榜》的浪漫主义艺术特征探析

刘小微

2017年11月14日15:06  来源:视听
 

摘要:本文在认定电视剧《琅琊榜》浪漫主义艺术类型的基础上,分别从故事风格的传奇性、人物塑造的夸张性、叙事风格的抒情性以及民族文化呈现的诗意性等方面来具体分析其艺术特色。

关键词:《琅琊榜》;浪漫主义;传奇;传统文化;民族风格

电视剧《琅琊榜》以其精良的制作赢得了极佳的口碑。在这样一个新剧层出不穷,旧作转瞬成尘的时代,能经受住两年的淘汰沉淀和品评考验,其在当代电视剧领域的经典地位不容置疑。作为一部“现象级”剧作,《琅琊榜》可称道之处是多方面的。

关于艺术类型的划分,存在着多种分类标准和相应的分类结果。依据创作的基本手法,可以将艺术作品归入最基本的两大阵营,即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现实主义创作方法源自古老的“模仿说”理论,强调如实地反映现实生活,要像镜子一样,按照生活的本来样式精确细腻地加以描写,追求真实地再现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而浪漫主义的理论根基则立于艺术“表现说”。强调个人感情的自由抒发,有强烈的主观性。浪漫主义无意于也不屑于去再现这个不完美的现有世界,而要高举作家心灵的灯盏去照亮世界,注重主观感情和理想的表现,致力于理想的艺术世界的创造,表达对理想的憧憬和追求。

从总体的表达目的和表现手法判断,《琅琊榜》无疑是一部具有鲜明的浪漫主义色彩的剧作,其核心艺术特征表现为强烈的主观理想色彩。下面分别从故事风格的传奇性、人物塑造的夸张性、叙事风格的抒情性以及民族文化呈现的诗意性等方面来具体分析电视剧《琅琊榜》主观理想色彩的表现。

一、浓郁的传奇色彩

作为西方文艺理论术语,浪漫主义与欧洲中世纪的骑士传奇有直接渊源关系,“浪漫的”一词本身就是由法语的“罗曼司”(Romance,即“传奇”或“小说”)转化而来。所以,传奇色彩构成浪漫主义艺术的突出特点。

中国传统文学中也有传奇类作品。从最早的“唐传奇”,历经宋元话本、明清戏曲,随名词具体所指有所变异,但“作意好奇”的基本特点一脉相承,直至现当代的通俗文学中也始终贯穿着传奇文学的灵魂。中西方传奇虽各有传统,但都具有传述奇闻异事的基本特征。

《琅琊榜》被共识性地归类为“传奇古装剧”。故事的内容和讲述方式具有强烈的主观色彩,不拘泥于现实生活的拘囿,按照情感表达的需要和逻辑来“造物”,体现出典型的浪漫主义艺术形态。

《琅琊榜》的传奇色彩首先表现在架空的历史背景设计上。虽然在编剧和导演的预设中故事发生在两晋南北朝时期,但为了表达得更为自由,又不明确限定在这个时段。所以,剧中人物虽汉服飘曳,文质彬彬,但无论是国家地理、政体建制等等都不是局限于具体朝代的。作为故事主背景的大梁国有历史上南朝萧梁的影子,却又不是萧梁的史实。此外,还有各种虚构的国名、地名、人名,有隋唐确立的三省六部制,也有类似于明代东厂西厂的悬镜司;有显赫的世家传袭,也提到了寒门子弟的科考。总之,《琅琊榜》的背景是根据故事情节发展和塑造人物形象的需要而虚构的。

架空历史为故事提供了更广阔的叙述空间和自由,同时也具有不同于现实主义艺术再现历史的表达效果。这种创造式的历史呈现,可以视为历代封建王朝历史的浓缩提炼,具有更强的典型概括意义,也可以成为一个社会理想的隐喻。尤其是以祁王、梅长苏、靖王等人为代表的正义之士,励精图治追求的那个“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体现出强烈的主观意识形态性,是浪漫主义文学最核心的特征。

值得称道的是,《琅琊榜》的历史背景虽然架空却不给人荒谬之感,一个重要原因在于故事的线索清晰,情节环环相扣,人、事、物之间的对应关系都设计得非常严谨,经得起故事逻辑的推敲。哪怕是剧中出现的一个小道具,人物的一个不经意间的动作都不会虚设落空,都会在后面的情节中得到回应。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大背景虽然架空,但对具体细节处理却依然追求精益求精、真实再现。大到场景搭建、服装设计,小到一个无关紧要的背景人物的细微表情动作,都照顾得滴水不漏,大大增强了剧情的代入感,因此也被广大观众一致认可赞誉为“良心剧”。例如,人物的服装大都是右衽,这是汉服的特点,但第4集宫廷宴会上有一个人的衣服却是左衽,可以看出他是少数民族的使节,这虽然是个不起眼的小细节,却显示了剧组对待文化极为认真的态度。再如,第52集,梁王在生日庆典开始前与太子萧景琰下了一盘围棋,留下个没下完的残局。虽然镜头只是一扫而过,而且观众中能看懂棋局的人并不多,但剧组依然把棋面设计得非常严谨、专业,这也引起了懂围棋的网友们纷纷赞誉,并在网上展开对这个棋局的分析切磋。电视剧的文化和娱乐价值也获得了更高层次的提升。剧中这样认真严谨的小细节处理举不胜举,可见“良心剧组”的美誉真是名副其实。

传奇的类型可分为有神传奇和无神传奇。《琅琊榜》剧情虽然没有涉及神仙鬼怪等超自然力量,但也设计了一些现实中并不存在的事物或情节,成为《琅琊榜》传奇色彩的另一重要表现。其中最重要也最具有传奇性的就是梅长苏身中的“火寒之毒”。这完全是为了推动故事情节发展和塑造人物形象需要而虚构出来的一种所谓“天下奇毒”。其染毒条件奇特,染毒之后的症状奇特,要想拔毒祛毒的治疗方法更为奇特,需要所谓削骨挫皮才能使人易容重生。主人公由林殊到梅长苏身份转换的可能性由此成立,人物超强的意志力和雪冤复仇的决心之坚定都藉此得到表现,极具心灵震撼力。还有那个置于崇山峻岭当中,人间仙境般的琅琊阁神秘组织,阁内设施机关精巧,远离人境却有信鸽传递信息,无所不知,神通广大。而据考证,信鸽是欧洲18世纪才培育出来的品种,但剧中往来传书的白鸽并不给人荒谬感,反而营构出一分奇妙的诗情画意。这些亦真亦幻的传奇色彩恰恰切合了浪漫主义的艺术特征和需要。

二、夸张的人物塑造方式

《琅琊榜》的传奇色彩也表现在人物塑造的夸张手法。

《琅琊榜》中的梅长苏身份复杂而奇异。他原本是赤焰军少帅林殊,梅岭一役惨遭陷害,能死里逃生已属奇迹,却又身染天下奇毒——火寒之毒,浑身长满白毛,舌头僵硬,肢体变形,还要靠吸食鲜血(人血尤佳)维持活力。但他为了给蒙冤的7万赤焰军英魂翻案复仇,毅然选择了痛苦异常的拔毒治疗,历经削骨挫皮,变成了面目全非的梅长苏,从一员武功高强的青年将领变身为弱不禁风却智谋无敌的江湖宗主,在经过12年的精心准备后又化名苏哲回到金陵实施洗冤复仇计划。最终不仅迫使梁帝为赤焰军翻案,还一路扶持着没有任何势力背景的靖王登基称帝,去开创一个完全不同于旧王朝的新大梁,一个充满现代社会理想色彩的新世界。而他自己却耗尽最后的一点生命力,披甲上阵,为国捐躯,为自己重新赢回了林殊的身份。梅长苏以其超人般的意志力、强大的责任感、宽广的胸襟、所向披靡的无穷智慧和无人能敌的盖世才华以及各种通向成功的机遇,被受众戏称为“杰克苏”式的超级人设。

人物设计虽然超凡离奇,但是由于主题立意正直高尚,能激发起观众对善良与正义的崇高之美的体验,人物形象与观众的审美理想和审美期待和谐统一,所以能够顺利被观众接纳。另一方面,剧中情节设计紧凑、扣人心弦,计策谋略常常出人意料,令观众钦佩惊喜拍案叫绝。再加上选角精准,演员的颜值、演技都堪称一流,把角色演绎得准确到位。这样的梅长苏即使加给他再多的光环,观众也愿意接受,把他们奉为心中神一样的存在。还有霓凰、夏冬这样武功、才情和胸怀都不让须眉的巾帼英雄,她们在剧中有着施展才华的机会,能够与男儿同担天下道义。这些存在于想象中,或者说愿望中的“超人”,也是创作主体对于现代性人类社会理想的一种表达,充满浪漫主义情怀。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推荐阅读

升国旗唱红歌送祝福 盘点媒体国庆创意策划
  今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迎来了68岁的生日,不少人的朋友圈里也被各种各样献给祖国的祝福“刷了屏”。媒体们各出奇招,用MV、H5等新颖的形式“烹饪”出了不一样的国庆报道“大餐”。
【详细】升国旗唱红歌送祝福 盘点媒体国庆创意策划   今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迎来了68岁的生日,不少人的朋友圈里也被各种各样献给祖国的祝福“刷了屏”。媒体们各出奇招,用MV、H5等新颖的形式“烹饪”出了不一样的国庆报道“大餐”。 【详细】

庆祝建国68周年 重温媒体开国大典报道
  1949年10月1日,在天安门举行的盛大的开国大典,向全中国、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在庆祝建国68周年之际,让我们重温当时关于开国大典的新闻报道,再次感受那一神圣而又伟大的时刻。 
【详细】庆祝建国68周年 重温媒体开国大典报道   1949年10月1日,在天安门举行的盛大的开国大典,向全中国、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在庆祝建国68周年之际,让我们重温当时关于开国大典的新闻报道,再次感受那一神圣而又伟大的时刻。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