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时代匠心的内涵与传播

——北京大学视听传播研究中心年度对话系列

陆地 吴浩浩

2018年03月29日15:56  
 

来源:《新闻爱好者》

【摘要】围绕匠心的内涵与传播而展开,从技术、管理、国家等层面揭示了匠心的定义,指出了匠心精神的渊源,并且分析了新媒体时代与匠心继承、传播、发展的关系,由此指出了塑造匠心、实现匠心的个性化和传播匠心的途径。

【关键词】匠心;内涵;传播;新媒体时代

《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强调:“要鼓励企业开展个性化定制、柔性化生产,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由此,“工匠精神”迅速流传开来,成为高频词,出现在各行业的管理和运作中。不少新媒体组织开展各种活动对其进行发掘,如新浪浙江在2017年8月31日举办的“致匠人·匠心无边”颁奖典礼暨匠心高峰论坛中提出做“匠人”、守“匠心”、传“匠艺”、扬“匠魂”。

由此可见,“工匠精神”从一个抽象的客观存在到具体个性化的存在,仅仅一年就完成了传播过程。更有各级政府和民间的匠人组织推广匠心精神,如“匠心小镇”——浙江省丽水市青田县山口镇,实现了“组织―个人”与“个人―个人”之间的传播。

那么,什么是匠心?在新媒体时代,我们为何需要匠心?怎样传播匠心?围绕以上问题,该论坛主题演讲及沙龙主持嘉宾——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陆地教授做了详细的阐述。以下是访谈的主要内容。

吴:什么是匠心?怎样理解匠心?您能给出一个定义吗?

陆:匠心的内涵非常丰富,层次多样,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对个人来说,匠心是热爱从事的事业、脚踏实地、恪尽职守;从技术层面来说,匠心是“专注走心”、精益求精;对管理者来说,匠心是有规可循,始终如一;对国家来说,匠心是对整个民族简单做人、专心做事的肯定,是“质量之魂”,是中国制造“品质革命”的保证,是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保障。总的来说,匠心是坚持、传承、创新。匠心不是传统手工艺工匠的专属,而是各行业坚守的准绳,是一个民族健康发展的准绳。

吴:您刚提到匠心不专属于传统的手工艺人,那么我们从事各种职业的人,该如何理解自己是匠人呢?

陆:以前各行各业均以“匠人”之名自称,比如老师自称为教书匠,园艺师自称为花匠,修钟表的人自称为钟表匠等。在社会语境中,工匠成了一种职业的代名词,并延续到上世纪末,比如:大师往往被称为“巨匠”,这样的提法,反映了当时社会对“工匠精神”的推崇和对匠心的褒扬。如今,这种提法少了,比如我们也很少给自己“新闻匠”等诸如此类的称呼。但是,匠心作为不忘初心、精耕细作、日臻完美的精神理念,适用于每个行业。因此当李克强总理提出弘扬“工匠精神”之后,各行各业一呼百应,掀起了匠心浪潮,不单对中国制造业,对其他行业也有了明显促进。比如,媒体人更加重视在“三勤”,即腿勤、耳勤、手勤上下功夫,提升内力,注重新闻品质与内涵,而不是单纯追求新闻的“短、平、快”。

吴:在您今天主持高峰论坛的时候,提到了“新媒体时代”,请问它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时代?它对匠心有什么影响?

陆:新媒体是相对于传统媒体而言的,是继报刊、广播、电视等传统媒体之后发展起来的一种新的传播形态和媒体形态。它利用现代传媒技术,通过互联网、手机等智能终端,向用户提供信息和服务。当今,这种以个人为中心的新媒体已经成为主流。它有传播速度快、信息海量等特点。

新媒体带来的快速大量的信息每天充斥着受众的心理空间,在丰富受众生活的同时,也给受众带来了许多困惑,不知该如何选择信息。而匠心带给受众的信息却相对专一,即对某种职业的坚持。这样,海量与单一之间就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有的人倾向于前者,忙于消费那些多如潮涌的碎片化信息,忘记初衷;有的人沉醉于虚拟的环境中;有的人选择后者,拘泥于自己的小圈子里。我觉得,要想在飞速与舒缓、海量与单一、碎片化与系统化、虚拟与现实诸多矛盾中找到平衡,需要以匠心为本。匠心不仅要求我们传承,更需要我们进取,这促使我们和社会各行业打交道。那么,选择性地及时了解新媒体提供的资讯,对发展自己的本职工作是有帮助的。

匠心也是一种稳中求变的事物,不是传统的代名词,不能不假思索地就认为新媒体时代就必然吞噬传统的一切,包括匠心。相反,新媒体的跨时空传播特征、互动性等特点,还能够帮助我们分享信息,构筑有效的传播和交流环境。如果对新媒体能加以合理利用,巧妙选择,我们很有可能繁荣传统,重塑匠心。传统匠人贾勇,2017年亮相广交会获得了大奖,随后又通过互联网、微媒体等新媒体平台宣传自己的理念,交流自己的产品,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我试将这种现象归结为匠心情怀的新媒体化。

吴:如何在新媒体时代寻求匠心呢?

陆:匠心无论对哪个行业来说,都是一种情怀、一种信念,“情之所至,心怀系之”。其效果是人与事业结合,人在事业中实现人生的价值。要铸造匠心,首先要认识文化、责任、弘扬这三方面。

匠心不单是个体现象,更是一种长期传承的文化。文化意味着社会广泛认同,是人们长期创造而形成的产物。匠心作为一种文化,确切地说,是被传承的国家或民族的生活方式、工作态度、行为规范、思维方式、价值观念和管理理念,是中华民族宝贵的精神财富。因此,不能狭隘地理解匠心,应将之放在广阔的社会历史背景中来看待。在新媒体时代,我们的社会发生了日新月异的变化,很多看似费时的手工艺被大规模的机器生产所替代,慢节奏的田园诗般的生活也在一定程度上被时代的车轮碾压着,在这样忙碌的工作和生活中想要找到宁静,就需要借助匠心承载的文化来沉淀自身,获得情感和理念的寄托。

责任是指对社会、职业、受众以及其他一切相关的人的使命感,是一辈子做好一件事情的承诺,是始终付诸行动的大爱。一个人没有责任心,那么再好的职业也止于每天钟摆一样的重复劳动。一个人有责任心,才能成就辉煌的事业。获得2017年中国工艺美术精品奖的顾少波,自2010年学习制作青花瓷以来,时刻都在钻研制瓷技巧。在G20杭州峰会期间,顾少波和陈伟强联手打造的青花瓷作品“和盘”,被作为国礼赠送给国外嘉宾,成为中外友好交流的见证,受到传统媒体和新媒体的广泛报道。所以说,文化能让匠心久远,而责任能让匠心更加强大。

弘扬不仅是薪火相传,而且是一种在创新中发展,在发展中创新的实践。具体到各行业,弘扬是提供差异化的产品或服务,或者以人为本的个性化的管理。我们在弘扬匠心精神的时候,可以利用新媒体在内的各种资源,开展各类肯定匠心、匠人、匠魂的活动,让群众参与进来,通过实际体验感受工匠精神的伟大,然后试着从新的角度看待自己的事业,在坚持中超越自己。匠人,其实最难超越的是自己。

吴:作为个体,怎样拥有不同于他人的匠心?

陆:你提出的问题实质上是新媒体时代匠心个性化的问题。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特点,职业也不尽相同,这就涉及对各自匠心的构思和设计,简而言之就是“匠心独运”。要铸造自己的匠心,得厘清“传承”“个性”“超越”三者的关系。它们同为匠心的三个特征,但是对每个人来说,这些都是独到的,其构成和比例成就了各自匠心的独到之处。

吴:您谈了对匠心的认识,以及构建匠心的途径,那么在新媒体时代,您认为匠心精神的核心是什么呢?

陆:核心是专业、职业与敬业。

专业是指人们长期从事的各项业务、学业或职业种类的总称。专业代表对某个领域的精深和圆熟。一个人要做到对自己的业务非常专业,势必会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不付诸匠心无以专业。所以专业是匠心精神的核心之一。

职业产生于社会分工。劳动者利用专门的知识和技能参与社会分工,为社会提供服务并实现自身的价值。职业是变化发展的,有其社会性、规范性、技术性和时代性。新媒体时代发展非常迅速,响应时代召唤的方式就是用一颗匠心来呵护职业,在一天又一天的平凡中完成这些壮举,推动时代不断前行。所以,职业精神是新媒体时代匠心构成的重要组成部分。

敬业是专心致力于学业或工作。敬业是一个道德的范畴,可以看出一个人对学业和事业的态度。敬业很多时候意味着抛弃功利,默默奉献。我们这个时代需要将事业做得更深更远,也需要一批不计名利的敬业者成为社会的脊梁。

吴:以上我们讨论了匠心的内涵。在新媒体时代,我们是不是有必要将匠心传播开来?

陆:非常有必要。匠心是一种文化自信。我们自古就有巨匠、名匠,这些先辈为中国文化做出了巨大贡献,塑造了中国气质。比如,清朝咸丰、同治年间著名的制陶人叶王自幼跟随其父学习制陶。他最初擅长捏制戏剧人物形象,后钻研花鸟、瑞兽、文具等形象,并将这些付诸陶器、瓷器的构型。他捏制的器具精巧别致,有非常高的艺术水平,其作品赴日本万国博览会展出,深得好评。如果追溯到更早时期,隋代的李春和他建造的赵州桥;春秋战国时期的鲁班和他的各类发明,都谱写出了中国匠人的传奇。他们用匠心铸造的作品在世界文化中流光溢彩,比这些瑰宝更能打动人的是透过历史陈迹的那颗朴实敦厚的匠心,它温暖了无数华夏儿女。我们至今看到这些作品,都能感受到匠心的温度,感受到那种融入了生命的对文化的热爱。

另外,匠心还是新媒体时代下的中国道德准绳。新媒体时代,越来越多的行业相互碰撞、融合,焕发出活力的同时,也带来诸多问题,如传统手工业如何生存的问题,传统技艺如何从小众匠人走向大众的问题,以及各行各业追求经济新常态时如何构建心理常态的问题。匠心是一种很好的道德操守,能有效地缓解这些焦虑,同时能减少行业激烈竞争带来的道德滑坡。

因此,很有必要在新媒体时代传播匠心,让每个公民明白匠心的实质、理念和根源,这就相当于为这个时代的发展助力。

吴:您详细分析了传播匠心的必要性,那么我们该如何传播?

陆:我们可以通过新媒体、各类活动、公益组织、学术机构、艺术形式等媒介传播匠心。

就匠心的传播来说,我强调运用与新媒体相关的媒介资源。新媒体最初以数字技术为基础,以网络等为载体进行信息传播。目前来说,新媒体的相关媒介已经超越互联网,包括智能手机应用程序、虚拟世界、多媒体、人机界面等。这些媒介都为分享新成果提供了良好的平台,所以它们能够为传播匠心发挥更积极的作用。匠人可以通过这些媒介进行业内交流,打破行业边界,突破传统边界,在坚守的同时寻求创新。

公益组织的非功利性与匠心的无私奉献情怀不谋而合,因此凭借公益组织传播匠心也有其内在的优势。

吴:您列举了匠心传播的媒介,您能给我们谈一谈传播方式吗?

陆:匠心是一种意识上的东西,传播时我们最好将它具体化、实体化,让它有可观可感的形式。

我个人认为,可以采用体验、教育、消费等方式进行传播。

体验式传播实际上是一种受众与媒介和信源的互动与交流。体验式传播在非遗项目展区、旅游景区等文化传播场所比较常见,比如2017年6月在山东省滕州市召开的第三届“鲁班文化节”,以“传承发展的生动实践”为主题,大胆创新活动形式,采用体验、表演、观摩等手段吸引受众参与,让工匠精神贴近生活,这有利于受众获得真实感受,增加他们与文化的黏合度。

通过教育进行传播易被拥有一定社会资源的文化组织所采用。例如,新浪浙江品牌公益栏目《点赞希望》第五季即将启动。届时匠人将深入乡村,给少年儿童上一堂生动的“手艺课”。

采用消费的方式进行传播也是一种具有实效的方法。对匠人和企业来说,能保护他们的合理利益;对消费者来说,可获得价廉物美的商品,享受匠心带来的高品质生活,这也是一种双赢。

吴:最后,请您谈一谈匠心的传播策略?

陆:匠心的传播应该站在国家发展战略的高度来看待,不单从新媒体发展背景、经济增长层面促进匠心传播,更应该重视其道德层面的意义。

匠心传播策略应重视从匠人到匠人组织,再到社区,再到大众的“点、线、面、体”的传播。与匠人自守技艺相反的一种做法是,少数人未满“学徒期”,便急于推介自己,热衷于曝光在镁光灯下。这些缺少积累和沉淀的表层传播实为宁静守心的匠人们所不齿。因此,匠心传播的过程,我们可以和匠心成长的过程对接,消除传播过快给匠人们带来的浮躁感,抑制依赖媒体成名的功利化动机。匠心始终要在传统基础上发展,脚踏实地、恪尽职守、厚积薄发。

匠心作为一种深层次的道德操守,不仅促进了华夏文化的发展,而且在制造业见长的亚洲国家,如日本、韩国都颇具影响力。它在塑造中国工业乃至各行业精、气、神方面具有不可低估的作用,对世界的发展也产生了一定的效果。因此,在传播匠心时,我们应看到意识形态对经济基础巨大的反作用,将精神文明与物质文明结合起来,将近期利益与长远利益结合起来。

最后,我想谈的是,传播策略可以多元化。创设中国匠心文化节就是很好的途径。除此之外,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倡导的“创意城市网络”活动也给我们利用新媒体传播城市匠心文化带来了一些启示。

总之,国家、社会、个人的力量如果能凝聚起来塑造和传播匠心,那么,匠心会成为新媒体时代产业、文化、道德的基准,甚至成为我们每个人不可缺少的涵养。

(陆地为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吴浩浩为闽南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讲师)

(责编:赵光霞、宋心蕊)

推荐阅读

全国党报网站总编辑2018贺新春
  辞旧丹鸡鸣盛世,迎新瑞犬颂神州。新春佳节即将来临,人民网总编辑余清楚以及全国多家党报网站总编辑共同为网友们送上新春祝福!祝大家新的一年万事顺意,节节进步!
【详细】全国党报网站总编辑2018贺新春   辞旧丹鸡鸣盛世,迎新瑞犬颂神州。新春佳节即将来临,人民网总编辑余清楚以及全国多家党报网站总编辑共同为网友们送上新春祝福!祝大家新的一年万事顺意,节节进步! 【详细】

为网络空间“岁月静好” 网信工作不骛虚声
  2017年,在习近平总书记网络强国战略思想指引下,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各项工作扎实推进,网上主旋律高昂,正能量强劲,各项法律法规进一步完善,网络空间更加清朗,网络空间国际话语权和影响力明显提升。
【详细】为网络空间“岁月静好” 网信工作不骛虚声   2017年,在习近平总书记网络强国战略思想指引下,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各项工作扎实推进,网上主旋律高昂,正能量强劲,各项法律法规进一步完善,网络空间更加清朗,网络空间国际话语权和影响力明显提升。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