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岩松推出"From Bai"图书品牌:图书出版必然逆袭

王琳

2018年07月31日07:55  来源:北京晨报网
 
原标题:白岩松 图书出版必然逆袭

  推出“From Bai”图书品牌 为三部作品 “立体扩容”

  从18年前的《痛并快乐着》,到8年前的《幸福了吗?》,再到三年前的《白说》,这些作品让白岩松作家的身份和他主持人的身份一样为大众所熟悉。而今年迈入50岁的白岩松将作家的身份进行了“扩容”,具体方式是推出了自创图书系列品牌“From Bai”,将《痛并快乐着》《幸福了吗?》《白说》三本书全新扩容,以“文字+视频+音频”的形式将他的文字作品增值。这是白岩松在图书出版领域的一次尝试,他将其称为“出版3.0时代”。“焦点不能放在这套书本身上,而是应该放在它会给未来出版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上。”针对身边有出版人对纸质图书呈悲观姿态,白岩松认为“未来的图书出版肯定会逆袭”,“时代不管怎么变,内容为王,我们可以添加更多的内容,页码不变,但是可以让这本书无限的厚,让这一本书文字读完了仅仅是一个开始,音频视频还有多方位的链接可以使得你获得更多的内容,帮你推开一扇又一扇门,所以我觉得不应该悲观,而应该兴奋才对。”

  三部作品 “立体扩容”

  《痛并快乐着》《幸福了吗?》《白说》此番呈现给读者的是以视听的方式“扩容”,白岩松特别录制270分钟心灵独白音视频,以二维码形式独立附加于每一章节后边,他并非只是以音、视频重复书中的内容,而是借助互联网技术实现“立体扩容”,将作者现今再看到当年自己文章时的所思所想,以更直白的形式扩容进图书内,与年轻的自己对话,将过去的重大话题继续延伸。“《痛并快乐着》出版到现在是18年,《幸福了吗?》出版到现在是8年,连《白说》都过去了三年。时隔18年再面对《痛并快乐着》里头写的很多内容,一定有很多的东西发生了变化,甚至有很多书中写的人都已经不在了。有很多的话可以对18年前说,有很多的变化你可以告诉受众,我觉得既是跟时光的互动,更重要的是跟读者的互动,让大家看到这不是一本旧书,它也有可能成为新书。《幸福了吗?》同样是这个概念,毕竟过去了八年,而从《白说》的角度来说添加了很多新的篇章,今年我五十整,年初的时候给《中国新闻周刊》写了很长一个文章,应他们的要求,写给十年后,我觉得正好可以当成《白说》的新序,蛮有意思,另外也添加了新的视频内容。”

  涨价同时必须增值

  “所谓的名人出书18年后还在卖的真不多,《痛并快乐着》还在出,如果什么都不变不改继续去卖也OK,但是那涨价就变得太简单了,所以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我要往里面添加一些新的东西。”图书涨价,源于纸张涨价,但涨价应该与内容增值相辅相成。“在互联网时代书该怎么出?怎么去跟互联网建立一种新型的关系?可不可以页码不太变,但是厚度会增加?怎么样把一本书由单向的传播变成也具有互联网时代的互动效应,能跟大家去交流?将来出书该怎么出?将来的图书什么样?在尊重文字的基础上我们怎么利用新时代的视频音频互联网平台的结合?”这一连串的问号是白岩松一直在思考的问题,也是他为自己的作品“立体扩容”的缘起。“在这样一种背景下希望涨的不仅仅是价,还能够增值,更重要的是能给未来的图书出版先去垫个底,铺个砖。起码从这套书的角度来说它跟互联网发生了很大的关系,我觉得蛮有意思。”

  页码不变厚度增加

  从内容和形式上说,这次并不只是白岩松的三本书再版这么简单,从图书出版大环境中看,这次也不单纯是让一本书不再是旧书而成为一本新书,“更重要的是让图书出版成为一个立体的空间,我举一个例子,很多经典的名著都可以借用我的这种玩法,让很多名家读完《鲁滨孙漂流记》《八十天环游地球》后对这本书做出解读,以二维码的方式把解读音频展现在这本书的不同篇章当中,让年轻的孩子在读这篇文章的时候也能够听到名家对这本书的导流,这本书就开始立体化了。比如说《红楼梦》,我们现在知道曹雪芹写一本书之后,多少人在吃《红楼梦》这碗饭,这里头的解读空间也非常多,到现在为止再说《红楼梦》,从周汝昌老先生到新时代的蒋勋、刘心武,还有很多人都对《红楼梦》有各自各样的看法,能不能他们对关键的章节或者关键的点评以立体的方式附在新版的《红楼梦上》上,页码一点没变,但是这本书变厚了很多,所以我觉得图书出版时代应该向3.0版挺进了。”

  图书出版立体化逆袭

  除了针对已有出版物的扩容增值,白岩松还对未来图书出版的全新模式展开了畅想。“我认为未来很多图书在出版的时候就要考虑立体性,让文字做到最精炼、浓缩和不可替代,然后让把其他多媒体的各种元素加入书中,围绕书去进行。你比如说写音乐的书,你可以通过二维码,在获得版权的情况下来获得更好的丰富的体验,比如说像我很喜欢陈丹青做的局部电视栏目,今后就可以出画集,画集里也有二维码能够进入到他的视频节目来解读这幅画,你想想这本书是什么概念?而且关键隔三四年后就会有新的变化有新的学术成果,有新解读,还可以加入新的二维码。”全媒体的立体出版方式是白岩松未来要做的事,他称自己把下本书很多的内容都说到这一次音频视频当中,“有点砸自己的饭碗,但这也是逼自己更多地向前走,我觉得今后出一本书文字要做到最极致的减法,文字必须是不可替代的,必须是文字才可以表达的,让你的文字更精短,同时你可以把你的心态变化还有很多所思所想以这种多媒体的方式跟大家进行更多的交流。我觉得未来的书很好玩。”

  白岩松的30、40、50

  在全新个人品牌“From Bai”面世之际,长江新世纪携手“一刻talks”在北京77剧场与200位现场读者一起探索白岩松的过往岁月。在“光阴的故事:岁月既慢且长,白说你听”演讲中,白岩松回望分享了自己的30、40、50岁的状态和心理。当然白岩松也畅想了他的60岁,他称“十年后,那可爱的老头是我”。

  30岁 勇做减法

  “在30岁之前要玩命地做加法,要去尝试,你不知道自己有多少种可能,你也不知道命运将会给你怎样的机缘,所以不试你怎么知道。也别忘了收,忘了到一定的时候要做减法。”为什么要做减法?“你不是所有的都适合,也不是适合你的所有的事你都该去做。八条线拴着你你能跑多远,它可能会互相牵制。”

  在29岁的时候白岩松被破格提升,于是他有了“教授”“高级记者”的身份,2000年32岁的白岩松做悉尼奥运会收获了很多掌声,就是在那个时候他开始感到一种巨大的困惑,突然觉得一切都不太对劲了。2001年白岩松做了非常重要的一个减法,停了自己的节目,一年没有任何出镜。他觉得自己的这张脸太廉价了。“那个时候我可以做很多东西,我可以做体育,我可以做娱乐,我可以做其他好玩的东西,做制片人等等,但是我说不,我发现我只能做新闻,我也最该做新闻。今天所做的一切其实都感慨于那个时候的做减法。”

  40岁 直面困惑

  在40岁的时候,很多人问白岩松“你幸福吗”。“我的书名是《幸福了吗?》,是问号,代表我内心的困惑,中年危机的诞生。”白岩松称自己的中年危机很早,他在三十六七岁就开始困惑,“我干这一切有价值吗?有意义吗?我到底要干什么?《幸福了吗?》这本书就是在这个基础上诞生出来的。”解决困惑的方案是多跟自己聊天,“40岁左右要多跟自己聊天,你选择独善其身,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你拥有了很多的答案,但周围的环境不变化,你会幸福吗?要去读很多的东西给自己一些答案,我很庆幸在三十六七岁走进了《道德经》的世界。”

  50岁 善待今天

  “50岁很尴尬,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进可攻——努努力也还行;退,要混得可以也可守,躺在自己取得的某种东西上,躺十年混个退休也似乎可以。”白岩松今年50岁,他送给自己的词是“好奇”,“我其实可以不再对很多事情好奇了,因为见过了很多体验了很多,但是我督促自己好奇,可不可以去做轻松好玩的‘白看世界杯’?手机可不可以竖着拍?可不可以用新媒体进行传播?都可以。我觉得好奇是督促人类进步最重要的一个动力。”白岩松当下的处世之心是“善待今天”,“我的50岁最大的收获,或者我此时按照什么方式在活着,就是我善待每一个今天。20岁的时候容易活在明天里,一不注意,50岁容易活在昨天里。但是我努力地克制自己,既不活在明天也不活在昨天,我善待每一个今天。50岁的人就不该总是‘明天再说’或者‘昨天真好’,我觉得今天最好。”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推荐阅读

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70年,25541期,25541个日夜,人民日报与党和人民风雨兼程、一路相伴,一同走过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峥嵘岁月,一起走进更加昂扬的新时代。
【详细】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70年,25541期,25541个日夜,人民日报与党和人民风雨兼程、一路相伴,一同走过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峥嵘岁月,一起走进更加昂扬的新时代。 【详细】

2018(第三届)全国党报网站高峰论坛
  2018(第三届)全国党报网站高峰论坛暨全国党报网站总编辑看天津活动6月20日在天津市举行,主题为“媒体融合:宣传新时代 拥抱新时代”。
【详细】2018(第三届)全国党报网站高峰论坛   2018(第三届)全国党报网站高峰论坛暨全国党报网站总编辑看天津活动6月20日在天津市举行,主题为“媒体融合:宣传新时代 拥抱新时代”。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