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法推荐的“歧途”及规制之策

陈明

2018年09月26日09:07  来源:视听
 

摘要:我国一些新闻聚合类媒体对算法推荐的使用已经陷入“歧途”。本文认为规制之策如下:政府层面要完善监管,对重要信息的算法推荐进行立法监管;媒体层面要优先价值理性,完善和改进现有的算法;受众层面要培养良好的网络社会心态,重塑理性人格。

关键词:算法推荐;工具理性;价值理性;规制

一、算法推荐误入“歧途”

新媒体时代,一些新媒体样态以算法推荐为核心技术,追踪受众喜好获得了巨大成功。传统媒体则哀鸿遍野:上百家都市报晚报关闭或停刊,很多电视台的受众群体、广告金额断崖式下滑。算法推荐在技术的加持下野蛮生长,一路开疆拓土,看似风光无两。但一味走“拿来主义”的发展之道,引起了其他媒体的不满。近些年来不断有媒体起诉今日头条等公司侵权,要求其进行赔偿。而内容低俗、虚假信息等负面资讯更是如影随形,屡见报端。

2017年9月,针对算法推荐引发的乱象,人民网连发三篇评论。9月19日《一评算法推荐:不能让算法决定内容》指出,内容推荐不能少了“总编辑”,再好的传播渠道也要有“看门人”,即使在技术为王的时代,也不能完全让算法决定内容。同日刊发的《二评算法推荐:别被算法困在“信息茧房”》指出,先进的技术、精密的算法可能会放大某些消极影响,进一步缩减理性、开放、包容的公共空间,从而失去在争议中达成共识的机会。20日刊发《三评算法推荐:警惕算法走向创新的反面》,指出技术和算法一旦失去节制的美德,就可能误入歧途,走向创新的反面①。

2018年3月31日,央视《新闻直播间》和《东方时空》报道了快手、火山小视频上出现的数以百计的未成年妈妈视频,批评其社会道德和底线缺失。2018年7月4日,人民日报发表评论文章《算法推荐:引发低俗劣质信息精准推送》,文中指出了算法推荐劣质信息的三大特质:真假难辨,价值导向错乱,缺乏深度。

包括央视、人民日报在内的中央级媒体连连炮轰算法推荐。这充分说明,我国一些新闻聚合媒体在算法推荐上存在过度迷思,已经走入了“歧途”。

二、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的错位

德国哲学家马克斯·韦伯在1906年的著作《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中,提出了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的概念。他认为价值理性是行为人注重行为本身所能带来的价值,即是否实现社会的公平、正义、忠诚、荣誉等,甚至不计较手段和后果,而不是看重所选择行为的结果。工具理性,就是通过实践的途径确认工具(手段)的有用性,从而追求事物的最大功效,为人的某种功利的实现服务。工具理性是通过精确计算功利的方法最有效达到目的的理性,是一种以工具崇拜和技术主义为生存目标的价值观②。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也是法兰克福学派的批判理论中的重要概念。

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在新媒体领域被重视的程度近些年来出现了明显的区别。为了在激烈的媒体竞争中脱颖而出,众多新媒体从业者和新媒体公司积极研发和推广各类新媒体样态,微博、微信等各种APP近些年来应运而生。新闻聚合类媒体的勃兴,正是在这样的社会大背景下。为了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获得更多的收入,工具理性得到了充分的重视。众多的新闻聚合类媒体纷纷开发各种软件,应用算法推荐,利用庞大的大数据资源来分析受众的喜好,改变了传统的“一对多”的传播模式,变成了“一对一”的、单向的、个性化的信息传播。这些软件根据受众的喜好,不断地给受众建模“画像”,并依据这些资料和数据,不断地向亿万受众推荐个性化的信息。结果就是短短几年,以今日头条为代表的新闻聚合类媒体迅猛发展起来,获得了几亿用户,公司也成长为拥有亿万资产的巨无霸企业。追求效率和效益的最大化,以实用主义和功利主义为表现的工具理性在这些媒体的发展过程中一目了然。

在一味追求工具理性的时候,弘扬主流价值观、进行正确舆论引导、倡导优良的社会风气等媒体社会责任却被弃之脑后,价值理性让位于工具理性。两者之间本来应该是良性互动,相辅相成的关系,而今却出现了严重的错位。

三、根治乱象的规制之策

算法推荐所引起的诸多问题,需要进行有效的规制。在笔者看来,可以从如下几个方面进行。

(一)政府层面:完善监管,对重要信息的算法推荐进行立法监管

新的技术带来新的突破,它在获得较强的社会反响的同时,也会突破一些禁区,闯入法律的空白地带,带来政府监管方面的问题。我国近些年来出台了诸多法律法规,加强了对网络的监管,如2017年6月1日开始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

对于那些涉及影响公众基本权利,涉及重大社会公众利益的算法,应通过立法对分发内容、内容判断标准、推荐标准、干预手段等关键性环节,进行更强的公共监管③。而对于其他内容,可以通过制定行业标准等方式进行监管。同时,基于现代社会的法制需要,对于一些现代公众关注的如社会习俗、个人隐私、人权的保护等准则,要纳入到算法推荐的法律规制中。

(二)媒体层面:价值理性优先,完善和改进现有的算法

在实践层面,媒体则要完善和改进现有的算法。具体的做法有如下几点:

1.弥补既有算法的漏洞。算法不是魔法,必然会存在一些漏洞,需要及时进行弥补,完善和改进现有算法。今日头条总编辑张辅评2017年底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算法本身并不完美,需要改进和完善。今日头条有超过50%的员工是技术人员,每个星期都会对算法和模型进行一次优化和调整。一年内今日头条的算法已经进行了4次模型迭代④。弥补的过程,既要参考国内媒体的经验,如果有条件的话,也要参考国外聚合类媒体的经验。

2.加强内容安全管理。平台上往往有数以万计的内容发布者,这些发布者每天发布的信息数以万计,为了防止这些海量信息中出现一些不良信息,必须要加强内容安全管理。首先,对内容发布者进行分级。一些长期发布合格、高质量信息的发布者,可以评为优秀,这样的发布者可以少审核或者定期审核,以减少审核工作量。其次,加强人工审核。机器计算有其便捷之处,但人工的审核不可或缺,需要增强人工审核的力量,对平台发布的内容进行人工关键词检索审核和随时的抽检,以保证内容安全。最后,加强对违反者的惩处力度。根据发布内容的问题严重程度,给予警告删帖、发布权限被有限期封禁、发布权限被无限期封禁等处罚,并同时建立违反者档案,对违反规定者记录在案,对这些记录的对象进行重点巡查和监控。

(三)受众层面:培养良好的网络社会心态,重塑理性人格

在我国,网络社会心态长期都是业界和学界关注的话题。由于网络的虚拟性,一个热点话题出现,往往在网络上演变为口水四溅,板砖横飞,“站队”开撕。不以事件的是非曲直为出发点,而完全演变为立场和义气之争。网络社会心态不是公平持正,而是充满戾气和暴力。长期在其中浸染,年轻人的心态也会大受影响,出现扭曲和失衡。

这种现象在新闻聚合类媒体上同样如此,而且更趋严重。因为算法推荐的原因,使用这些APP的用户倾向于接触自己喜欢的信息,而APP通过算法了解了这些用户的喜好,便会不断地推送此类信息给这些用户。长此以往的不断重复,公众便会沉浸于自己的世界里不能自拔,对不同的观点更加排斥和抵触,这就是所谓的“茧房效应”。“茧房效应”的出现使得网络社会心态的对立更加严重,不得不防。

为了改变这种情况,受众必须主动逃出自己构建的虚拟的“茧房”,多接触不同的新闻和观点,以平和理性的态度认识和了解外面的世界,重塑理性人格。

注释:

①羽生.人民网三评算法推荐:警惕算法走向创新的反面[EB/OL].

http://opinion.people.com.cn/n1/2017/0920/c1003-29545718.html.

②百度百科.工具理性[EB/OL].

https://baike.baidu.com/item/%E5%B7%A5%E5%85%B7%E7%90%86%E6%80%A7/9323701.

③倪戈.网络时代,应如何规范“算法”[N].人民日报,2018-07-04(019).

④建文.智能推荐:认知和改进完善都需要时间——访今日头条总编辑张辅评[J].新闻战线,2017(23).

基金项目:本文受中南民族大学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项目资助。项目名称:多元舆论场共存背景下湖北省舆论引导体系构建研究。编号:CSQ18033。

(作者单位:中南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

(责编:赵光霞、宋心蕊)

推荐阅读

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70年,25541期,25541个日夜,人民日报与党和人民风雨兼程、一路相伴,一同走过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峥嵘岁月,一起走进更加昂扬的新时代。
【详细】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70年,25541期,25541个日夜,人民日报与党和人民风雨兼程、一路相伴,一同走过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峥嵘岁月,一起走进更加昂扬的新时代。 【详细】

2018(第三届)全国党报网站高峰论坛
  2018(第三届)全国党报网站高峰论坛暨全国党报网站总编辑看天津活动6月20日在天津市举行,主题为“媒体融合:宣传新时代 拥抱新时代”。
【详细】2018(第三届)全国党报网站高峰论坛   2018(第三届)全国党报网站高峰论坛暨全国党报网站总编辑看天津活动6月20日在天津市举行,主题为“媒体融合:宣传新时代 拥抱新时代”。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