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礼”的传播思想与互联网文明的建构

刘美忆

2019年01月03日10:19  
 

来源:《新闻爱好者》

【摘要】中国传承了几千年的中华传统文化与传统美德,都是围绕“礼”展开的。然而在互联网时代,不文明现象屡见不鲜,追根溯源是“礼”的缺失和秩序、规则意识的缺位。因此,营造良好的网络环境,构建以“礼”为核心的互联网文明迫在眉睫。

【关键词】礼;仁;孔子;互联网文明

中国作为礼仪之邦,中华文化与“礼”骨肉相连、密不可分,“礼”已经深深刻进了中华民族的血液与基因中,时时刻刻影响着人们的思想和行为。但是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网络文化对“礼”的观念造成了难以估量的冲击,在这种背景下,了解“礼”、认识“礼”、弘扬“礼”,迫在眉睫、刻不容缓。

一、“礼”的起源

“礼”最初并不是指礼制,殷商时期的“礼”是指祭祀神灵、祖先的仪式,在《辞海》等权威工具书中,“礼”的义项大致有祭祀神灵、礼节礼貌、礼仪、道德规范等,而祭祀神灵是“礼”的本义,其余皆为引申义。

“礼”这个字的产生也经历了一系列的发展。最初,“礼”是甲骨文,后来有了小篆“豊”,意为“举行祭祀时所用的器物”。《礼记·礼运》中对祭祀的礼仪也有记载:“夫礼之初,始诸饮食。其燔黍捭豚,污尊而抔饮,蒉桴而土鼓,犹若可以致其敬于鬼神。”指的是“礼”最初产生于人们的饮食活动。[1]人们以这种祭祀的仪式求得神灵的庇护,降福消灾,这便是最原始的“礼”。随着时间的发展,逐渐有“五礼”“六礼”“九礼”之说,如“五礼”就包括吉礼、凶礼、军礼、宾礼、嘉礼等。

二、孔子“礼”的传播思想

中华文化是围绕“礼”的传播而展开的,礼文化则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贯穿中华民族的历史,“成为古代中国公共生活秩序与教养生活的根基,塑造了中华民族性格和精神的文化原型”[2]。作为“礼”的集大成者,孔子的一生都在探寻“礼”的内涵和真谛。《论语》提到“礼”76次,对“礼”作出了详细的阐述,可见“礼”的地位之重要。从维度的角度来看,孔子的“礼”的传播思想主要包含三层维度。

(一)国家层面

从国家的层面来讲,孔子提倡“礼乐治国”“为国以礼”,主张以礼乐教化作为治国安邦的主要手段,乐主内、礼主外,礼乐结合。在春秋时期,形成了“礼崩乐坏”的局势,孔子为了挽大厦于将倾,一面维护“周礼”,一面对“礼”的内涵进行革新,最终使“礼”定型为中国华夏民族衡量人道德行为与人伦关系的价值标准,“为国以礼”就是孔子以礼治国思想的集中体现,也是中华民族传统道德中最为重要的伦理之一。

清华大学教授彭林认为,“礼”是区别文明与野蛮的尺子,也是自然法则在人类社会的体现,国家要长治久安,就要“因阴阳之大顺”。不仅如此,“礼”也指统治秩序,无论是中央和地方还是上下级,即使是同级的关系,也都在“礼”的范畴之内[3]。“礼”从方方面面规范和约束着人们的言行举止,既维护并协调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等级秩序,又使人们能在条条框框之下和睦相处,使同一个个体,在不同场合与关系中扮演不同的角色,在“礼”的规范下无法僭越,从而在纵横交错中支撑起整个国家的运作。

(二)社会层面

我国古代的“礼”是成体系的,是整个社会的规范,由此将整个社会紧密地联结在一起。上自宏观的等级秩序、规章制度、刑罚准则,社会层面的礼节仪式如婚丧嫁娶、社会习俗、道德规范,涵盖面极其广泛,下至微观的个人修养、行为准则,横向来说囊括政治、经济、文化,可以说涉及生活的方方面面,都需要人们来遵守。

(三)个人层面

从个人的层面上讲,“礼”是个人安身立命的根本和基础,“礼”可以提高个人的修养、锻造个人的品性,从而立足于社会。“礼”还对日常生活以及人际交往中的行为规范和行为准则作出了界定。孔子认为“立于礼”(《论语·泰伯》),“不学礼,无以立”(《论语·季氏》),“不知礼,无以立也”(《论语·尧曰》),可见“礼”对个人修身养性的重要程度。不仅如此,孔子还认为,如果能遵循“礼”的规范,普通人是可以拥有忠、孝、节、义、廉、仁、义、智、信等优良品德,最终成为“君子”,而成为君子的途径就是“约之以礼”(《论语·雍也》)。换言之,遵循“礼”则能为君子,为君子则需“礼”。

三、互联网文明中“礼”的缺失

“礼”是中华文明的表征,文明是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互联网文明是“人类通过运用互联网、云计算及大数据等现代科技所取得的物质与精神成果的总和,进而对人类的生活方式、思维模式、行为方式乃至产业转型、商业变革和社会发展产生革命性影响的文明形态。”[4]互联网的产生和发展,对中国传统文化特别是“礼”的传承造成了难以估量的冲击和影响。特别是近年来随着新媒体的异军突起和客户端的普及,人们的生活无时无刻不受到网络的影响、渗透,在这样的背景下,互联网文明下“礼”的缺失几乎成为一种常态。

(一)“礼”的缺失现状

1.网络暴力、网络谣言泛滥

网络信息良莠不齐,虽然不乏优质的内容,但也有“三俗”或者黄赌毒之类的、违反道德的不良内容,除此之外,在虚假身份的隐藏下,网络暴力、诽谤、造谣泛滥成灾,“键盘侠”在网络上肆意横行维护所谓的“正义”。

网络暴力是不符合互联网文明的社会现象之一,部分网民不仅在网上发表具有伤害性、侮辱性和煽动性的言论、图片、视频,甚至从线上转移到线下,对事件当事人进行“人肉搜索”,将其真实身份、姓名、照片、生活细节等个人隐私公布于众。2017年,因饰演电视剧《我的前半生》中的“第三者”角色,演员吴越被混淆现实与虚拟的网友无端谩骂,言辞污秽,甚至一度关闭微博评论。

2.庸俗化的“网红”与直播

近年来,“网红”受到很多人的追捧,人人趋之若鹜。为了维持粉丝忠诚度和出名,“网红”往往使出浑身解数吸引受众的注意力,有的内容充满低级趣味,有些甚至涉及黄赌毒,不断挑战观众的底线,无视传统道德观念,更别提规范的言行举止了,甚至还涌现出一批以丑为美、以丑博取眼球的“网红”,严重扭曲了社会正常的审美观念和道德标准,对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还未定型的青少年造成了难以估量的伤害。早期“网红”的雏形有凤姐、芙蓉姐姐等,她们靠犀利的语言、浮夸的造型和背离大众审美的长相走红,近年有的“网红”以过度修图的“锥子脸”、暴露的着装以及挑逗的语言满足受众的猎奇心理。

“网红”为了炒作,常常游走在道德和法律的边缘,当传统的微博、照片已经无法满足“网红”们急功近利的心态时,直播成了他们转战的又一平台。如果说互联网是“网红”们挑战底线的途径,那么直播就是不择手段。

在各大直播平台上,无端的谩骂和脏话已经变得稀松平常,许多主播就是靠这些“出位”的行为获得关注,甚至得到打赏,以获取经济利益。这些行为已严重污染了网络空间,并对受众的价值观造成了严重影响。

(二)“礼”缺失的缘由

网络传播的优点是毋庸置疑的:信息多元化、传播互动化,传播速度快、信息量大,因此,“80后”“90后”以及“00后”成为微博、微信等社交网络的主要人群,他们通过匿名的形式在平台上随意发表言论,由此引发了网络信息的混乱。在这样的背景下,“礼”似乎已被人们遗忘。笔者认为,“礼”缺失的缘由主要有以下三点:

首先,互联网文明的缺失是缺少“自律”。网络是一个多元化的“大熔炉”,人们的地域、身份、年龄等不同,各式各样的观点和思维在这里激烈碰撞。互联网具有匿名性的特征,人们可以隐藏自己的身份甚至编造自己的身份,在匿名的掩盖下,人们可以用虚拟的身份对他人进行人身攻击、散播谣言。这是缺少自律和缺少“君子慎独”的表现。当人们不再“克己”,不再“三省吾身”,就很容易在网络中迷失自我、放纵自我,渐渐偏离法律和道德的约束。

其次,互联网文明的缺失是违背“秩序”和“礼让”的表现。缺乏“礼”使人们在虚拟的网络中丧失了法律意识和道德准则。从个人修养来看,作为应该遵循的个人准则,人们首先应该做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论语·颜渊》),另外,应该秉持谦让的精神,“退一步海阔天空”,互相尊重、互相礼让。然而在虚拟的空间中,这些道德准则被遗忘殆尽,许多网民既没有尊重他人,也没有遵守诚信的原则。

再次,责任意识也是造成互联网文明缺失的重要缘由之一。营造良好的、绿色的、健康的网络环境是我们每个公民的责任,凡不符合“礼”的、违背道德底线的,不看、不听、不说、不动,在承担责任中坚守,在坚守中慎独。

四、以“礼”建构互联网文明

实际上,“礼”不仅是“礼文化”的核心内涵,更是“一种媒介、一种传播制度、一种价值理念”[5]。要重构互联网文明,就要将“礼”作为媒介,传承“礼”的价值观念。在当下,互联网文明亟待构建和完善,一方面,我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期,导致人们的价值观念多元化,社会缺乏价值共识和道德评价依据;另一方面,众声喧哗的时代,人们因技术“赋权”而渴望自由发声,由于匿名性和公开性,互联网为其提供了一个可以畅所欲言的平台,互联网中的不文明现象层出不穷,且较难监管和约束,因此传播和弘扬“礼”的思想,以“礼”强化道德准则,提升个人和集体的道德水平,是构建互联网文明的迫切需求,也是构建和谐社会的解决途径之一。

(一)媒体正确引导“礼”的价值观

大众媒体在引导大众舆论、传播信息中发挥着不可估量的作用,因此传递正能量,传播“礼”的思想刻不容缓、责无旁贷,需要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双管齐下。

一方面,传统媒体可以凭借其影响力和号召力,弘扬主旋律,开展有关“礼”的各种活动。近年来,传统文化节目层出不穷,除风靡全国的《朗读者》外,还有文化礼仪公益节目《中华文明之美》、朗读节目《见字如面》、纪录片《记住乡愁》、汉字听写节目《汉字风云会》等,它们不仅将传统文化与现代元素有机融合,还展现了中华文化的美学精神,传承了“礼”的思想内涵。这些节目充分发挥了文艺作品“以文化人”的重要功能,正确传递了礼文化的价值观念。

另一方面,新媒体、自媒体也要自觉遵循法律法规,提高秩序意识和规则意识。近年来,直播平台和短视频平台受到大批受众的喜爱和追捧,然而直播、短视频衍生的伦理道德问题却层出不穷。2018年9月11日,斗鱼直播平台某主播因在直播中以不当言论调侃“南京大屠杀”“东三省沦陷”等历史事件,遭到网友的谴责和共青团中央等官方微博点名批评;同年8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整治并处罚快手、抖音等视频软件,将低俗、暴力等有害节目下架,并对违规账号做出封号的处理。

网络社群在互联网文明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如弹幕视频直播网站哔哩哔哩作为年轻一代的网络文化社区,也在网络交往中践行“礼”的价值观念,注册会员时用户需作答20道弹幕礼仪题,如“发违规评论会被怎么样”“以下哪种评论比较适宜”等,一些发布不文明内容的帖子和用户的视频也会被下架和查封,目的就是为了减少弹幕引发的无端骂战,净化网络空间。

通过互联网传递“礼”的价值观,不仅能跨越时空的限制,还能快速、大范围地进行传播,弘扬“礼”的理念,使人耳濡目染,将“礼”外化为指导实践的准则。

(二)自我实践加强“礼”的认同感

以“礼”构建互联网文明不仅是媒体、社会、群体的责任,更需要我们每一个人身体力行地去实践。关于日常生活中个人对“礼”的践行,孔子主张“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论语·为政》),“礼”不仅是每个人的行为准则规范,更是每个人的道德标准,在虚拟的网络空间中的人际交往更是如此。要从个体出发建构互联网文明,就要提高个人的媒介素养和文明修养,将内在修养外化为言行举止,将“礼”作为网络交往的指导原则。

一方面,在网络交往中,要懂得谦恭礼让,讲信修睦,礼貌待人,做到“君子敬而无失,与人恭而有礼”(见《论语·颜渊》)。在社交平台上不无端诽谤、不肆意谩骂,不对他人进行人身攻击,即使针对热点事件持有不同的见解,也要做到“和而不同”(见《论语·子路》),要求同存异,追求和谐的、和睦的互联网氛围,和平共处,减少虚拟空间剑拔弩张的戾气。

另一方面,应做到自律自省、君子慎独。即使在虚拟的网络空间,人们隐匿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和姓名,也不能违背“礼”的价值观念,仍然要坚守基本的礼义廉耻之心,依然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良好的道德规范无论何时都不能丢,传统美德无论何时都要牢记,品德修养无论何时都要维持,礼义廉耻的道德准则无论何时都要坚守。弘扬“礼”的价值理念,不仅要在生活中践行,更要发自内心认同“礼”的行为准则,只有这样,才能使“礼”的精神在互联网传播中传承与坚守。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中国礼文化传播与认同建构研究”(16BXW044)]

参考文献:

[1]阮绪和.中国古代礼的内涵试析[J].时代文学,2007(4).

[2]王冠.论儒家礼乐文化的形成与建构及对当下的意义[J].江苏社会科学,2016(5).

[3]彭林.中国古代礼仪文明[M].北京:中华书局,2004:4—5.

[4]殷格非,于志宏,赵钧.创造更持续的互联网文明[J].WTO经济导刊,2014(8).

[5]张兵娟.传播学视野下的中国礼文化与认同建构研究[J].新闻爱好者,2017(2).

(作者为郑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硕士生)

(责编:赵光霞、宋心蕊)

推荐阅读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

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