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理译丛"掌门人刘海光:先把书"做对"再"做好"

李明远

2019年01月28日13:13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原标题:“雅理译丛”掌门人刘海光:先把书“做对”再“做好”

刘海光

从2014年5月出版第一本《起火的世界》,到2018年11月出版《为什么速度越快,时间越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的“雅理译丛”大家庭已经有30余部作品。

从最初的名不见经传,到2016年以来图书销量和知名度逐渐提升,“雅理译丛”掌门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第六编辑部主任刘海光,带领编辑团队实现了把品牌慢慢做起来的目标。他们按照先把书“做对”再“做好”的编辑理念,不断提升丛书水平。

从“耶鲁译丛”

到“雅理译丛”

今年是刘海光在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工作的第19个年头。最初在总编室做行政工作,让他有机会接触到书稿的各个生产流程。2008年前后,他开始接触图书策划,负责一些项目出版工作。

出版“雅理译丛”,缘起于当时还是山东大学副教授的田雷,田雷是刘海光参与的大型出版项目“美国法律文库”中一本书的译者,此后二人认识并成为朋友。曾经在耶鲁大学攻读法学硕士的田雷,当时想策划一套耶鲁大学教授的著作。耶鲁大学法学院教授多为杂家,倡导跨学科的研究方法,教授们的著作相对一些注重“专”的学术图书更为好读。这让他们感到非常具有新鲜感,于是“耶鲁译丛”2012年启动。

在选书、翻译过程中,作者团队逐渐壮大,范畴扩展至耶鲁大学学者以外的诸多世界名校。这套丛书在出版时更名为“雅理译丛”,既取“耶鲁”旧译“雅礼”谐音,记录这套丛书的出版缘起,又表“理正言雅”之意,体现了以至雅之言呈现至正之理的出版理念。

“雅理译丛”的图书出版定位也有一个变化的轨迹:从最初专注于法学,到法学政治学交叉,再到聚焦当代人生活境遇。“我们如今侧重于关注中国现实的学术作品,希望多多译介能够解决当前社会问题和大众心理问题的作品。”刘海光向《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介绍说。“雅理译丛”整体服务于法学界乃至社科学界的专业读者,这一读者定位让丛书的读者门槛更高一些。

“我们选择的书,都是由顶尖学者写的,需要一定的学术鉴赏力。编辑的学科专业水准是绝对不够的。”尽管是法学专业毕业,刘海光在采访中也反复强调,学术图书编辑更应该做个杂家,策划图书时要依靠学者。

一群“做书匠”团队作战

“我们从来不是一个人在做书,而是一个团队在做书。”刘海光口中的“团队”和“我们”,包括“雅理译丛”的编辑、主编和译者,有时甚至会邀请作者共同探讨。

刘海光带领的编辑团队很年轻,3位编辑都在2011年之后入职。他经常和大家分享对做书的热爱,因为只有热爱才会主动琢磨、才会磨炼悟性。让他感到欣慰的是,这几位编辑都比较精干,大家志同道合,都有做书的理想,一起工作中形成了默契,也共同积累经验。团队比较稳定,也是推动“雅理译丛”稳步发展的重要原因。

“译者团队是出版‘雅理译丛’过程中,一个很大的收获。”令刘海光引以为傲的译者团队,团结了国内一批优秀学者。他们在国内顶尖高校毕业后,多有美国留学的经验。回国后,又在一流高校任教。其中,有的译者是“雅理译丛”所出图书作者的学生,翻译和推荐老师的作品、精准表达原书意思,这批译者无疑是非常适合的。这批译者也是出版社现在和将来的作者资源。2018年推出的“雅理中国”丛书,定位于出版中国学者的原创学术作品,目前已出版两本。“雅理译丛”的译者就是这个新品牌的第一批作者。

有精锐的团队携手前进,“雅理译丛”品牌在法学界、政治学界,逐渐积累了知名度。从第一本书起印量仅为学术书平均水平的3000册,到平均销量达到6000—8000册,再到2017年出版的《我们的孩子》销售逾8万册,“雅理译丛”体现出优质社科图书作为常销书的生命力。

“做对”容易“做好”难

“每个编辑对图书理解不同,每本图书要针对读者群进行变化和调整,所以做书要‘做对’有许多种做法。但在‘做对’基础上做好,就需要功力,这是我们不断追求和提高的部分。”刘海光表示,每本书推出后,读者拿到喜爱,作者拿到认可并乐于推荐,是团队一直追求的做书境界。

不同于学术丛书的常规处理方式,“雅理译丛”每本书的封面风格和内文设计都不尽相同。刘海光认为,每本书都是作者的“孩子”,封面装帧、内容排版、文案设计等方面,都要结合内容,并对内容有所呼应。他举例说,在做《我们的孩子》封面时,前后由3个设计师合作完成,可谓煞费苦心。最终的封面得到了原书作者的点赞。

“图书是精神产品,每本书有自己的个性。要‘做对’,更要‘做好’。把个性做出来,达到好的标准,这一步非常难。”刘海光表示,文案写作和图书封面设计一样,是团队追求极致中经常会碰到的难题。“我们在做书过程中,经常出现越做越慢的情况。图书内容做好后,文案投入的精力,有时会比加工稿件的精力花费得还多。”《独自打保龄》《林肯传》等图书文案写作时,都遇到了这样的难题。虽然编辑会从接触书稿之前、看书稿过程中就在琢磨文案写作,但没有做出打动自己和读者的文案,就会一直打磨。

刘海光和团队从中体会到,做书有经验可遵守,却没有套路可循。“做的书越多,经验越丰富,就会引导你朝一个正确的方向走,这就是‘书感’,对于编辑来说是最关键的。”刘海光说,有了“书感”,编辑就能沿着正确的方向,达到想要的效果。

品牌塑造是由一本本书籍组成的。先“做对”再“做好”的理念贯穿于整个品牌的塑造过程。刘海光对此进行了阐释:在选书方面,即使有变化也是基于一定水准之上;译者选用方面更关键,好的作品如果找不到好的译者,宁可放弃购买版权;做书时要进行全新设计,“雅理译丛”处理内文版式的基本原则是,不用花哨的设计干扰读者阅读,用朴素的版式,让读者在无形中获得阅读的快乐。

“雅理译丛”一直在突破瓶颈,做书或已达到国内一流水平,但要达到顶尖水平,还需要更进一步。这是刘海光和团队2019年继续向前的目标。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推荐阅读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

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