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地球》主创聊幕后 中国科幻片种子终于发芽

滕朝

2019年02月06日07:10  来源:新京报
 
原标题:《流浪地球》 中国科幻片的种子终于发芽

  影片中极具未来科幻感的地球推动装置。

  No.583

  《流浪地球》

  80分

  观影时间:2月5日

  观影地点:百老汇影城国瑞城店

  观影人数:15

  由郭帆执导,吴京特别出演,屈楚萧、李光洁、吴孟达、赵今麦领衔主演的科幻电影《流浪地球》已于2月5日大年初一全国上映,该片改编自刘慈欣的同名科幻小说,讲述了太阳急速衰老膨胀,地球面临绝境,人类为了自救开启“流浪地球”计划,在太空寻找新家园。

  《流浪地球》算是华语片第一部硬核科幻作品,郭帆导演透露,拍摄科幻片的种子早在五年前就已经埋下了。2014年电影局派郭帆等几位青年导演去美国学习,了解了中美之间电影工业的差距。几年之后,一同去美国的肖央拍摄了第二部长片《天气预爆》,宁浩导演的《疯狂的外星人》也于大年初一上映,路阳正在拍摄《刺杀小说家》,陈思诚正在开发他的品牌《唐人街探案》系列,“这几个导演回来其实都是在做工业化的探索,”郭帆觉得美国之行给每个人心里都埋下了一颗种子。五年之后,让郭帆自豪的是,这颗种子终于发芽,《流浪地球》按人数来算,90%都是国内团队,按照特效来说,四分之三是国内团队,剩下的是德国和韩国团队,算是一部纯国产电影。新京报记者专访导演郭帆和主演屈楚萧,聊这部科幻电影创作的幕后故事。

  世界观 做了3000多张概念图

  拍摄一部科幻片之前,要先构建一个世界观,这是特别庞大的工程。郭帆导演透露,要先找到世界观构建的脉络,从社会科学、自然科学两方面去细分,把人类政治、经济、文化的关系重新再梳理一遍,还要查一些历史资料去看怎么设置。地球离开太阳越来越远发生的外部变化,包括温度、板块、海洋的洋流会有什么变化?以及它冻结之后的变化,地球停转之后海水会上升多少米?这些都需要考虑进去。然后再往外一层是普通的世界观,天体之间的关系,地球跟月球、木星、火星的关系。地球如何经过小型的柯伊伯带,“虽然我们现在远远没涉及这个点,其实我们已经把柯伊伯带以外的都考虑过。”仅仅靠文字还不行,还要统一把这些脑海中的构想画出来,在郭帆看来,“因为每个人脑补的空间不一样,最难的就是把想象的世界具象化,我们做了大概3000多张概念图。”

  太空戏 吊威亚与CG相结合

  涉及太空题材的影片,都必须要解决演员在“失重”状态下的拍摄难题。《流浪地球》中有一场吴京饰演的航天员在外太空的失重戏,导演郭帆说,这场戏是实拍与CG合成的,基本上观众看到的吴京在外太空漂浮的动态部分都是实拍的,这主要通过吊威亚来完成。工作人员要在吴京的腰部装一个圆形的环,绑上威亚,当威亚拉起来的时候,这个环是可以360度旋转的。“如果仅仅是一个正常的威亚,吴京有足够的经验去克服这些,但是吴京身上还穿着重约六七十斤的宇航服,”郭帆导演说,那个衣服从各个地方都会卡住身体,特别不舒服,就像医院里的束缚衣,穿上它再去吊威压是一件特别痛苦的事儿。

  关于CG部分,主要是用在一些大全景中,用实拍的人物作为参考,再用全CG的模型去替换,因为是大全景几乎看不清楚角色的脸,所以观众分辨不出来。包括空间站里撞击的戏,大幅度旋转的戏,导演同样是先实拍,拍完之后可以作为一个很好的参考,之后再用CG技术去合成,光线的匹配度和整个场景会很贴合。郭帆导演说,真正难做的是我们熟悉的环境,我们一眼就能看出来哪儿假,“空间站做的时候相对会容易,因为观众不熟悉空间站和光源。”

  新课题 国内无科幻片经验可循

  因为是第一次尝试这种硬核科幻片,导演郭帆在拍摄过程中对于有些部门都不知道如何去命名,剧组从德国进口了六支液压杆,上面是作为平台用的,“我不知道中文怎么叫它,反正是电控的gimbal平台。”为了让电影中救援小分队驾驶的运输车产生晃动的感觉,但又显得真实,要把整辆车搭在一个平台上,但是平台承重有限,运输车就用泡沫来做,因为泡沫比较轻,没有支撑力,还要找比较轻的铝制材料把车包裹起来,但就是这个运输车却把剧组难坏了,“返工了好几次,都是因为我们没有经验。我们还要考虑演员上多少人是安全的?包括真正运转的时候,周边的安全怎么设置?”摆在郭帆和团队面前的全是新课题。

  无线网络使用也是一个新课题,在棚里拍摄的时候几乎每个部门都会使用无线,包括摄影部门通话的耳机、无线跟焦器,控制所有屏幕的UI屏是用无线,演员身上的灯也是无线,现场有无数个无线发射源在相互“打架”。演员穿的外骨骼装甲有一个环状灯,它本来应该是一个颜色,结果经常会变成彩虹色闪动,像霓虹灯一样。而这又控制不了,因为这是在新西兰做的整套电路系统,国内没有通信号,也找不到可替换的,最后只能拆掉全部换成国产的,包括演员手臂上的一些屏幕,里面其实是放一部手机,这手机型号国内都买不到,这都让剧组特别崩溃。

  ■ 主创访谈

  新京报:电影的故事发生在春节期间,是为了迎合春节档吗?

  导演郭帆:也不是,我们在2016年上半年,开始写剧本的时候就设计以春节为背景了。因为科幻片会给别人一种冰冷的感觉,特别是它的外部环境和地下城的设置,会让很多观众不熟悉这个地方。我们是想在观众不熟悉的情况下,寻找一些让观众觉得有亲切感、熟悉的东西。春节是特别好的一个载体,能够把大家凝聚在一起。

  新京报:《流浪地球》算是国产第一部硬核科幻片,政府部门有没有一些扶持政策?

  郭帆:从局里到部里对我们都有挺大的帮助,还有挺高的认可。局里给我们颁发的是2019年001的龙标,其实就是代表一种认可,也是对我们莫大的鼓励。

  新京报:片中你们穿的那件防护服是什么感受?

  主演屈楚萧:我就想等片子上映之后好好跟人说一下这衣服有多难受,但我现在觉得真没什么可说,因为说得再生动,你也体会不到那种感觉,反而很矫情。这衣服是全身连体的,很厚也不透气,全身上下就袖子这有个口,还要有一个密封的手套。当你呼吸的时候,身上气体以及液体混合的一股热气就从下往上流到头盔,这个奇怪的味道就在身体各个位置循环。衣服和手套都是做旧的,洗不了,有味道,只能每天消完毒之后放到太阳底下晾一晾。导演休息的时候睡觉,我们就会把手套摘了,放在他鼻子面前晃一晃,他立马就清醒了。

(责编:宋心蕊、赵光霞)

推荐阅读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

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