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歌《一堂好课》创作心声:电影应该有志向、有情感

2019年12月02日10:11  来源:中央广播电视总台
 
原标题:陈凯歌《一堂好课》创作心声:电影应该有志向、有情感

  文艺是时代前进的号角,最能代表一个时代的风貌,最能引领一个时代的风气。让文艺之花为时代和人民绽放,是每一个文艺工作者的使命与责任。这个课题看似高深,但它就生动地体现在一部部作品、一幕幕影像、一个个人物之中。

  今年国庆期间,电影《我和我的祖国》用七个故事串联了共和国70年历程中七个“全民记忆,迎头相撞”的历史瞬间。它的巨大成功让我们看到,电影不仅仅是一种艺术表达,更能为时代画像和铸魂。

  12月1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艺频道和喜马拉雅联合出品的《一堂好课》第三期,走进彰显中国时代风采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仪仗大队。“好课班主任”康辉、“课代表”陈晓陪伴同学们一起聆听了由著名导演陈凯歌带来的“时代影像课”。

  课堂上,陈凯歌导演以《黄土地》《大阅兵》《梅兰芳》三部代表作为例,剖白融于作品的源于中国人民的土地情愫、集体精神和文化追求,“电影中应当有志向,有情感。真正好的作品,都是在反映我们所生活的时代,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我们可以骄傲地说,中国电影反映着中国的变化。”

  变成电影导演后,才明白当工农兵的十年给了自己多少东西

  作为中国大陆第五代导演的领军人物,中国第一位获得戛纳金棕榈大奖的导演,陈凯歌从业近四十年来执导了十七部电影。他以深厚的文化底蕴和扎实的艺术功力,创造了独特的带有陈氏烙印的电影风格。

  “任何一种影像方式,它都是直接或者间接地折射着这个时代的”,课堂上,陈凯歌从亲身经历出发,讲述自己的成长,和电影的缘起,以及他和作品有着怎样的精神联系。

  和中国人民解放军仪仗大队的战士们一样,陈凯歌在青少年时代也曾当过军人,“我做战士做了五年。在那之前,我在西南边疆一个农场里头做农工,其实就是一个农民。退伍之后回到北京,我又做了三年的工人,所以工、农、兵我都做过了。整整十年的时间,很多的磨难,很多的奋斗,很多的梦想,也有很多的痛苦。只有当我变成电影导演之后,我才明白这十年给了我多少东西,它给了我对人民的情感。”

  1978年,陈凯歌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之后不久,他拍摄了处女作《黄土地》。当和合作者第一次踏上陕北高原雄浑的土地,眼望黄河浩荡,山丘纵横,陈凯歌落泪了,“在我拍摄这部影片的八十年代,正是改革开放的初期,世代为农的人们开始离开土地,渴望开创新的生活。《黄土地》就写出了代表了求变的渴望,但变不等于我们丧失了对土地的感情。”

  1984年,新中国成立35周年之际,我国隆重举行了改革开放之后的首次阅兵活动。出于对部队的情感,陈凯歌产生了创作的冲动。题材确定后,他和主创团队专门去阅兵村实地观察、参阅官兵的生活训练情况,被震撼到“目瞪口呆”——352人的方队整齐划一地正步行进在机场的跑道上,方队上空有一朵云,“这就是空气中的微尘聚合起来在战士的头顶形成了云朵。他们的双脚要以什么样的力量去撞击地面,才会看到这样的云朵?中华儿女的脚步震天动地,表达了坚强的意志和决心。”最炎热的季节,陈凯歌和战士们在空降兵基地拍摄了两个多月,和他们汗洒在一块儿,泪流在一块儿,最终完成了《大阅兵》。

  情感的积淀,生活的阅历,让陈凯歌总是感觉想要表达。如果说《黄土地》讲的是人和土地的关系,《大阅兵》讲的是人和集体的关系,2008年上映的电影《梅兰芳》讲的则是人和文化的关系。

  在《梅兰芳》这部作品中,陈凯歌将笔墨着眼于梅兰芳如何克服求新求变的恐惧、如何挑战走向世界的未知,如何在面对日本人时蓄胡明志,英勇不屈。陈凯歌提到:“影片中说‘输不丢人 怕才丢人’,我想我们在现实生活中间都会遇到‘怕’的情况。在一个新的时代,我们受人欺侮的历史永远过去了,但是我们中国的文化一直激励着我们向前走,不退缩,不落后,这就是克服我们内心恐惧的意义。”

  中国的电影反映着中国的变化,它不断通过影像告诉人们,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时代可以变,但是中国人民继续书写历史的愿望一直都在。

  将来有机会再拍《大阅兵》,因为我们有天底下最了不起的战士

  《一堂好课》本次的课堂,设在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仪仗大队。“好课班主任”康辉说,因为在这里可以最为直观地感受本次课堂的关键词“时代”:“仪仗大队的战士们,你们有没有认真地看过自己的面孔呢?我认真地看过你们,很多中国人都认真地看过你们。特别是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大阅兵的时候,当你们正步铿锵地走过天安门广场的时候,我们看到的你们的面孔,就是这个时代的中国。”

  今年在献礼剧中出演过新时代坦克兵的陈晓,担纲本次时代影像课的“课代表”。今年国庆大阅兵的场景让他热血沸腾:“屏幕里边传达给我的就是两个字:力量。这种力量感让我觉得很有底气,让我觉得我自己作为一个中国人特别骄傲,能够感受到我们现在国家的强大。”在课间讨论环节,陈晓特别以分享会的方式,通过一部电子相册,带领大家走进中国人民解放军仪仗大队背后的故事。

  一位叫宫光的战士,介绍了今年9月29日执行授勋任务时拍摄的一张照片。作为台阶礼兵,他展示的是举枪礼,因为参与授勋的老将军年事已高,行动不便,任务时间无法估计,他们在练习的时候最长举到七十分钟,下来之后吃饭胳膊都抬不起来,正式执行任务的时候实际仅用了十分钟,“作为我们仪仗兵,只要任务能够圆满地完成,背后付出再多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一位叫王歆晗的女兵,现身了今年国庆大阅兵的方阵。有一次训练,她因为穿着新鞋上场,脚上磨出血泡,有的血泡直接烂在了鞋里,但是能够走向阅兵场成为仪仗兵,是她认为“在最美的青春里做出的最光荣的事”。

  一位叫房鹏帅的士兵,曾于2017年3月赴韩参加烈士遗骸交接仪式。当时受领任务后他们从严、从难训练,实际的棺椁重量约为三十斤左右,训练重量达到五十斤,他们咬牙坚持没,有一个人说放弃。他说,远赴他国既是为了展示大国仪仗,更是为了接回在他乡沉睡多年的烈士,所有战友充满干劲。

  还有一位叫郭晗的女兵,2015年参加过俄罗斯军乐节,这也是我国女兵第一次以这样的形式走出国门展示中国形象,“当你在异国他乡,听到有中国观众大声地喊‘中国最棒’的时候,使命感和荣誉感油然而生。而且现在每当听到国歌的时候,每听一次,就更加坚定一次我内心的信仰!”

  无论是35年前的电影《大阅兵》,还是《我和我的祖国》中的《归航》,那些电影作品中的战士形象,都对现实生活进行着生动的映照和强烈的关联。陈凯歌在课堂上动情道:“我对在座的军人朋友们充满了钦佩之心。我自己感觉到,将来我们有机会再继续拍《大阅兵》,我们有更好的武器装备,更先进的军事设施,但是更重要的是,我们有天底下最了不起的战士。”

  陈凯歌是一直相信前面有光的人。《一堂好课》从始至终,他眼神清澈,饱含热忱,如康辉所说,那是时代影像的记录者和描摹者的眼睛,“而透过这样的一双眼睛,我们看到的那些时代影像当中的人,都不是被时代被动地裹挟着,而是一直努力地在向前走,甚至在某些时刻去执拗地抗争,要在时代当中留下人的印记。”

(责编:燕帅、宋心蕊)

推荐阅读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

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