芻議安德魯·懷斯作品從隱喻、轉變到延續

王志城

2016年06月28日13:04  來源:今傳媒
 

摘 要:安德魯·懷斯是美國 20 世紀最具代表性的寫實主義畫家。他的繪畫語言新穎、淡雅、舒朗而簡潔。從早期的憂郁、悲戚,到成熟期的轉變,再到白首窮經的晚期。以其獨立的精神特質和精湛的寫實技巧帶人們貼近自然、貼近生活、注入靈魂。本文通過對懷斯藝術生涯、社會背景概述,對早中晚期的部分作品結合所處時代背景、個人體驗、作品特點等加以分析研究,揭示並深入分析懷斯的獨特繪畫藝術的內在特質和詩意特色,並探討其對中國寫實繪畫的影響和啟示。

關鍵詞:安德魯·懷斯﹔寫實主義﹔隱喻﹔轉變﹔延續

中圖分類號:J04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672-8122(2016)06-0145-02

一、安德魯·懷斯的生平背景

懷斯出生在美國賓州的一個藝術世家之中,很早便對繪畫有了很大的興趣,但因從小患有惡性疾病,從未能接受任何正式學校教育,作為插圖畫家的父親紐威·康瓦斯·懷斯把自己對繪畫和藝術的理解都傳授給了懷斯。懷斯從小一直受父親的影響,用心感受身邊大自然的一切,並加入自己的主觀意志與客觀的物象巧妙地融合在一起,形成了懷斯自己獨特的藝術風格。1936年,懷斯在紐約舉辦首次個人展,並一舉成名,懷斯藝術就此拉開序幕。

懷斯的一生經歷了兩次世界大戰和一次經濟危機,可以說懷斯是在全社會最殘酷的現實社會中成長起來的一代藝術家。在這個冷酷、慘淡的時代裡,對於人們身邊的很多事都失去了控制,罪惡的一面在不斷的猖獗,面對這種動蕩不安、意義不清的現實,人們的內心是恐懼和茫然的,所以這個時代的藝術家在繪畫風格的表現中趨於內向。他們的藝術常常是自我感情的表白和宣泄。所以同其他藝術家一樣,懷斯的藝術作品也表現出內省和反思的特點,也流露出一種對現實生活的暗淡、混沌的敏感性。

二、安德魯·懷斯早期繪畫藝術作品中的隱喻

人們對懷斯作品中所含隱喻的抽象性和復雜的象征意義感到神奇,對他而言,繪畫語言已經是他作為象征和隱喻的符號,已不再是單純的表現手段,弦外之音是我們感受到懷斯畫面的一個重要因素。在解讀懷斯20世紀30年代和40年代的作品時,發現都帶有憂郁、緊迫、暗晦、悲戚的感覺,有兩方面因素:第一是反映當時慘淡的時代背景和惙怛傷悴的社會氣氛﹔第二是因為父親的意外去世。這無疑讓懷斯陷入了巨大的悲痛和無比的哀傷之中。所以懷斯早期作品中所表現的小屋、草木、鳥獸、山野等一些自然現象的變化以及身邊質朴的人物表現中都帶有一種人類內心的孤獨和憂郁感。懷斯給我們的直觀感受是冷峻異常的,這是由於畫家在繪畫對象之前自己事先對對象的一種特殊的感受、以及特定的情意所激發的感觸。人們看懷斯作品中似乎平凡的筆觸和顏色卻隱含著種種聯想,所以懷斯作品中的象征意義,多是來自懷斯對繪畫對象主觀的體悟。

《1946年的冬天》是作者父親死后畫的第一幅作品。畫面中,一位失魂落魄的小男孩從高坡上跑過來,感覺幾乎要摔倒的樣子,畫面巧妙的構圖,把天空壓的很低,高大的山坡壓迫著小男孩不堪重負的身軀,身后強烈的陰影也好像在追逐他艱難竭蹶的步伐。高山遠處未融化的殘雪,又給整個畫面增添了幾分冷清的氣氛。父親的去世帶給懷斯萬分的悲痛心情在這幅作品中充分的發泄出來。懷斯談到這幅作品時說:“我有種極沉痛的情緒,幸運的是我總能將這種情緒的力量應用到人物畫中”﹔“我那樣悲傷以致無法下筆畫它”。懷斯此生最有名的畫是1948所畫的《克裡斯蒂娜的世界》,克裡斯蒂娜•奧爾森是懷斯在庫欣村居住時的鄰居,小時候患了小兒麻痺症,不能正常行走,為了捍衛自己的尊嚴,不寄人籬下,她靠自己堅強的意志力獨自生活在這個小農舍裡。這幅畫表達了懷斯對她極大的同情。畫面中克裡斯蒂娜在一片曠野中向著山頂的木板房艱難的爬去。整個畫面塑造了一種辛酸、孤寂,讓觀賞者無不為之產生憐憫之情。我們能領會到懷斯對人生解讀的創作心境,整個畫面上以有限的形式表達無限的意念。懷斯曾說過:“我本可以一開始就輕而易舉地把她畫出來,但我一直想等到能畫出穿粉色紅衣裙的克裡斯蒂娜的那一天。她趴在地上,就像我在海邊找到的退了色的龍蝦殼。我感覺到了那種孤獨——那正是我小時候的感覺。”作者借助這幅作品隱喻了自身崎嶇人生的疏解,通過對圖像的虛構來真實具體的表達自己內心的興懷,體現了壞斯意志和情感的抒發以及對人生脆弱的悲嘆。

正是這種隱喻和象征,使得他的作品完全擺脫了其表面的單純,潛移默化地走向了深刻的內涵,充滿了濃郁的藝術氣氛,在平凡中令人們深思,使人們得到了不平凡的活力和生命力。

三、50年代到80年代安德魯·懷斯藝術高峰期時的轉變

懷斯在早期作品中帶有的種種憂郁、死亡的氣氛,到了50年代便逐漸消失了,不管是畫面風格還是在材料應用上都顯示了畫家繪畫的成熟。如這一時期的《大風雪》就很明顯地表現了一種嶄新的雄偉風格。50年代到80年代是懷斯創作的高峰時期,作品主要以肖像畫為主。過去的焦慮、彷惶逐漸變的熱情,但還是富有一些憐憫心的表現。1951年懷斯遭遇了一場大病,肺部的惡疾讓他不得不做了肺部的切除手術,差點使他喪命。種種的遭遇給懷斯帶來恐懼和敏感,使他的作品中又有了新的嚴肅、節制和沉默感,從隱喻淒風冷雨的宿命感改向內在情愫的表達。

1952年創作的《克裡斯蒂娜•歐遜》明顯於之前所畫的克裡斯蒂娜題材作品都有不同,整副作品一改早期的沉郁落寞,畫風轉變為對人性的禮贊,對人生的態度也由感性上升到了理性的高度。本副畫中的人物輪廓線條更加柔和,坐姿自然,神態安詳,用筆比以前也更加的老練,色彩也變的更加低調沉穩。他幾乎很少受人委托畫肖像,他喜歡那些他認為有特殊印象的人物,他請的模特很多人都是跟他一樣沒有去過很遠的地方,都是在農庄裡有著跟作者自己共同精神特質的人。

隨著時間的推移,在這一時期,懷斯每一幅作品都有他本人情感色彩的延伸,延伸他的心情、他的過去,但是也會保留模特獨特的地方性和單純,以及自然朴實的天然氣質。如《芬蘭人》這幅畫,表現了那些從芬蘭來的移民者在新的田地裡開拓自己新家的那種意志堅定、不屈不撓的精神。《愛國者》中懷斯以拉菲·克蘭為模特,來表達自己心目當中的英雄形象,但其實這幅作品不是克蘭本人的形象,克蘭在托納斯頓的游行中充當過儀仗兵,是緬因州的一名鋸木工人,懷斯通過借助他塑造了自己內心所想象的軍人特質。懷斯說他的很多作品都是源自自己以往經歷過的夢,就拿克蘭來說,他小時候喜歡玩玩具兵,曾搜集過很多。他常跑去父親的工作室,收集很多一戰遺留下來的舊報紙。那些報紙,那些宣傳畫,讓他一直都記得,甚至是戰爭爆發時,在塞爾維亞被殺的那個人的緊身軍裝。懷斯說:“克蘭可能穿的就是那種,所有這一切,全部融入我的畫裡面——這才是我的真實。”

下一頁
(責編:霍昀飛(實習)、宋心蕊)

推薦閱讀

慶祝建黨95周年 走進黨報歷史長廊
  回首過去的95年,我們的黨披荊斬棘、開拓進取,我們的黨風雨無阻、成就輝煌。憶往昔崢嶸歲月,看今朝風華正茂,筆耕不輟,砥礪前行。以人民日報為首的黨報正是95年征程的見証者和記錄者……【詳細】慶祝建黨95周年 走進黨報歷史長廊   回首過去的95年,我們的黨披荊斬棘、開拓進取,我們的黨風雨無阻、成就輝煌。憶往昔崢嶸歲月,看今朝風華正茂,筆耕不輟,砥礪前行。以人民日報為首的黨報正是95年征程的見証者和記錄者……【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