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魚海棠》票房過5億爭議多 “國漫”爆發待何時

2016年07月27日09:37  來源:南方日報
 
原標題:“國漫”爆發待何時:最遲2019年

《大魚海棠》的導演梁旋和張春嘴上說沒關系,可出品人王長田看得出來,“他們相當崩潰”,這緣於影片爭議太多了。

8日上映的《大魚海棠》票房目前近5.5億,這在今年市場有些疲軟的暑期檔來說算是不錯的成績。可影片遭遇了兩極化的撕扯,支持者對其龐大且濃郁的畫風贊賞不已,反對者則將焦點放在了劇情單薄上。

滿天飛的爭議,不影響光線傳媒總裁王長田對影片的推崇,“我感到驕傲,不管它有多少缺點”,他對記者說。

另一方面,去年田曉鵬導演的《大聖歸來》將國產動畫電影的票房紀錄推高到9.56億,國產動畫仿佛迎來了“黃金時代”,許多投資人紛紛轉入動畫領域,也讓原本受冷落的國產動畫由邊緣走向主流。但這並沒讓國產動畫發展達到巔峰狀態,就今年情況來看,無論是原本被視為“種子選手”的《年獸大作戰》《小門神》,抑或新近上映的《大魚海棠》《搖滾藏獒》,無一延續“大聖”的輝煌,業界開始重新審視“國漫崛起”的提法。

◆口碑兩極走◆

“大魚”爭議,愛之深責之切?

《大魚海棠》上映之后,票房一路上漲之外,口碑卻下滑得厲害。近半個月來,“技術派”和“故事派”自動形成兩個陣營。

北京電影學院動畫學院院長李劍平仍記得,十幾年前見到梁旋和張春憧憬著《大魚海棠》項目時的場景,那時他們還是初出茅廬的清華大學學生。

李劍平向記者介紹,他對當時還是短片版本的《大魚海棠》印象深刻,尤其是畫面裡的中國土樓以及濃濃的中國風。不過,看過他們的策劃方案和劇本之后,李劍平琢磨著,“實現起來會非常困難”。

李劍平沒想到,后來他們真的拍了出來。

在這十幾年裡,國內電影市場尤其是動畫電影市場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一方面是票房收入的高歌猛進,另一方面本土的全年齡動畫長片長期缺席、低齡化的國產動畫長期主宰市場的情況也有所轉變。

尤其是在2015年的全年齡動畫片《大聖歸來》把票房推高到9.56億之后,觀眾覺得國產動畫電影出現大師級作品指日可待。

只是,背負著滿滿期待的《大魚海棠》上映之后,票房一路上漲之外,口碑卻下滑得厲害。半個月來,“技術派”和“故事派”自動形成兩個陣營:大批觀眾對其精致畫面和造型上的完成度給予很高評價﹔用腳投票的,則把火力放在故事性的薄弱和人物生動性的不足上,后者佔據了上風,“等了十幾年卻等來一個三角戀的故事”是流傳甚廣的一句評價。

除故事外,爭議很快延伸到其他細節。“轉成3D格式是不是為了圈錢?”“眾籌的錢怎麼分?”都是大家關心的問題,包括《大魚海棠》嚴格意義上並非中國造,它的音樂交給了日本的公司,部分的執行工作來自韓國。導演張春很委屈:“世界觀的架構和創作的靈魂,決定了一部電影精髓的所在。很多國產電影的特效也是交給韓國甚至好萊塢團隊來做的,也沒人介意它是不是純粹的中國制造啊?”

一些觀眾對國產動畫電影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情緒。

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院長尹鴻分析,由《大魚海棠》引發的爭議恰恰把觀眾對國漫的兩種不同態度表達了出來:一種是愛之太深,一種是責之太切。“愛的人是從國漫正向發展的角度來看待,責的人是從自己需求的角度來看待,而他們都沒有找到相對應的滿足感。大家各自投入了情感,並將之放大,形成了兩個陣營。”

李劍平說,虛心接受不同意見,是面向觀眾的創作者應有的胸懷,更何況發表意見的都是到電影院裡認真觀看了電影的朋友。

◆創意很重要◆

技術邁大步,編劇需加強

由《大魚海棠》引發的討論,也把一個現實擺在了我們面前:國產動畫電影的技術取得突飛猛進的發展,但講故事的能力仍有待提高。

在中國動畫行業內有個公開的秘密:不少國外動畫片是外包給中國動畫工作者去加工制作的。1992年投身動畫制作的北京電影學院美術系講師黃健明就是其中的一員,他認為原創動畫電影在技術上有迎頭趕上好萊塢的趨勢。

這位在2012年曾以《SUPER BOOK》制作人身份獲艾美獎提名的導演,7月18日推出動畫新作《刺?小子之天生我刺》。制作過程中他近乎執拗地花了大量精力在毛發的渲染上,“既然選定了刺?做主角,就希望做得更有專業品質。”至少從這點來說,《刺?小子》的面世讓不少觀眾感嘆:“中國動畫電影的主角終於‘長毛了’!”

但是,迪士尼的《瘋狂動物城》直面社會現實,皮克斯的《頭腦特工隊》把枯燥的心理學化為神奇構思的創意,與世界一流的動畫電影架構世界觀的能力相比,我們還處於缺乏經驗的起步階段。

摩天輪總經理杜揚對記者說:“好萊塢有的技術,中國很快會有,但現在中國急需一批既有創意天賦也有社會閱歷的編劇。”

國產動畫電影正處於技術和故事相融合的焦慮期,這在今年亮相的《小門神》《大魚海棠》《搖滾藏獒》身上得到了集中體現。它們都以“制作有誠意”“技術有提升”作為賣點,甚至在宣傳上變成比拼耗時多少年的數字游戲,最后都敗在了故事上。在李劍平看來,技術是為內容服務的,“我們當下迫切要解決的問題是,用目前相對成熟的技術來講感動人的故事。”

然而,動畫行業本身的特殊性就設置了一個天然的門檻。

“你沒發現嗎?中國沒有有名氣的大導演執導動畫電影?”黃健明提醒記者。黃健明介紹,整體來看,目前國內動畫電影的創作者多由傳統的動畫師、特效師轉型而來,或者是入行多年掙了些錢開公司的自己拍電影,像他這樣。當然,也有從互聯網從業者或歌手跨界而來的,比如《小門神》的導演兼編劇王微,《搖滾藏獒》的編劇鄭鈞。專業的編劇人才幾乎沒有。

在動畫行業編劇人才和力量匱乏的情況下,黃健明認為要多些耐心,等待中國動畫在修煉技術的同時真正扎實地講好故事,“當傳統動畫從業者完成了最后的提升和沖刺,一批專業導演和編劇逐漸進入動畫行業,那時候一切就會好起來了”。

針對這一現象,尹鴻報以理解的態度:“國產真人故事片一開始也是這樣。技術依賴於一些硬條件,所以先跨了一步,創作還沒有完全跟上。我們要寬容地看待這種差距,因為創作人才的培養有時比技術人才還要難,不僅需要專業性,還需要天賦和積澱。”

下一頁
(責編:霍昀飛(實習)、宋心蕊)

推薦閱讀

大魚海棠口碑兩極化 賺了情懷輸了情節?
  等了12年的國產動畫電影《大魚海棠》終於上映了。沒有哪部動畫電影能像《大魚海棠》這樣勾起觀眾如此巨大的好奇心和期待。但上映后的《大魚海棠》卻因劇情單薄,台詞尷尬遭到吐槽,一時間毀譽參半。面對質疑和掌聲,《大魚海棠》該如何存在……【詳細】大魚海棠口碑兩極化 賺了情懷輸了情節?   等了12年的國產動畫電影《大魚海棠》終於上映了。沒有哪部動畫電影能像《大魚海棠》這樣勾起觀眾如此巨大的好奇心和期待。但上映后的《大魚海棠》卻因劇情單薄,台詞尷尬遭到吐槽,一時間毀譽參半。面對質疑和掌聲,《大魚海棠》該如何存在……【詳細】

"嚴打"網絡虛假新聞 構建良好網絡生態
  國家網信辦日前印發《關於進一步加強管理制止虛假新聞的通知》,通知中明確規定了各新聞網站在日常採編過程中嚴禁出現的幾種違規情況。今后網絡媒體在日常新聞採編工作中應引以為戒,不要為了追求訪問量或營造輿論而硬闖“禁區”……【詳細】"嚴打"網絡虛假新聞 構建良好網絡生態   國家網信辦日前印發《關於進一步加強管理制止虛假新聞的通知》,通知中明確規定了各新聞網站在日常採編過程中嚴禁出現的幾種違規情況。今后網絡媒體在日常新聞採編工作中應引以為戒,不要為了追求訪問量或營造輿論而硬闖“禁區”……【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