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紀以來韓國幫派題材電影的敘事策略

鮑  鳳

2017年07月07日09:53  來源:今傳媒
 

摘 要:黑社會題材一直是最受電影觀眾青睞的類型片,如意大利的黑手黨故事,美國的黑幫與毒梟,以及東南亞的冷血殺手,但始終能在藝術與商業領域長期達到某種平衡的是近年的韓國電影。韓國幫派電影,在內容和類型上想方設法推陳出新,呈現了另外一種視角,往草根及人性的深處滲透,講述當下與現實,在表現黑社會現實力度上,不減反增,叫好又叫座,題材大膽,新意十足。本文就韓國幫派電影的歷史傳統演變與當下創作的類型特征和作者化的表達方式,對韓國幫派電影的類型特征、創作風格與敘事策略等多維度加以考察,從而總結梳理韓國幫派電影這一類型電影在新世紀以來的演變特點,勾勒一個較為清晰的韓國幫派電影新面貌。

關鍵詞:韓國電影﹔幫派片﹔喜劇元素

韓國電影自2000年以后,就開始狂飆猛進地發展,在創作上經歷過短暫的產業陣痛與自省自律后,近年來的韓國電影以其多元開放的類型、商業元素的巧妙糅合以及在美學范式上的顛覆創新,已經憑借其相當高的工業水平成為“亞洲電影發展的新標杆”[1]。

這其中一方面是韓國影人始終孜孜不倦、精益求精地拍片,另一方面是韓國民眾根深蒂固、雷打不動的觀影習慣。雖然韓國總人口隻有約為5000萬人,但平均每人年觀影數超過4部,這個數字已經是世界電影發達國家的水平。據時光網統計,2016年的韓國電影市場總票房達17432億韓元(約等於106.27億人民幣),不僅刷新了韓國影史最高紀錄,這節節攀高的票房韓國也正顯示著韓國電影票房吸納力空前釋放的正效應。而其中本土電影市場面對好萊塢大片依然有著本土表達的競爭優勢,2016韓國的本土電影市場佔有率始終保持大於50%,因而韓國也成為少數能在本土市場與好萊塢抗衡的國家之一。

韓國電影的主流類型隨著時代的發展一直在發生變化,60年代在軍事獨裁統治下的滿洲戰爭片,70年代受香港影響的功夫片,80年代大行其道的通俗電影,90年代中期以后,動作片與喜劇片的結合成為最受歡迎的類型,而新世紀以來,韓國電影在借鑒好萊塢傳統警匪片類型工業化制作的基礎上糅合了黑色、新派、喜劇與犯罪等元素,成功打造了具有本土特色的經典幫派電影。

這種帶有本土意識的類型電影從內容到形式,不僅具備商業魅力和娛樂功能,也延續了韓國電影的一貫優勢,即以對細節和人物形象的著力鋪陳,刻意弱化情節邏輯性反而將所有商業元素凝結,營造出時而暴躁、時而焦慮或迷茫的濃厚的荷爾蒙氣息,這種與時代更迭具有同一性的類型創作,在對社會的現實關切同時,帶有作者氣質也兼具極高的藝術價值。

本文就研究韓國幫派題材電影作為一種類型片,它所包含的基本類型特征,導演和其極具個人化的創作風格、敘事策略與表現方式,以及韓國幫派題材電影的在新世紀以來的演變軌跡,揭開韓國幫派電影創作的神秘面紗。

一、韓國幫派電影特征

幫派類題材作為最受電影觀眾青睞的類型片之一,在世界經典電影的歷史長河中經久不衰。歐美幫派電影,著力於情懷﹔日本幫派電影,形色於殘美﹔香港幫派電影,偏重於情調﹔無論這些電影對韓國電影的影響有多麼深刻,韓國黑幫電影,總能立足本土文化根源,在內容和類型上想方設法推陳出新,呈現了不同角度解讀幫派類題材的視角,新意十足,形成自己獨特的魅力。

隨著韓國電影的審查制度的取消,取而代之的是分級制度的建立。越來越多的涉黑題材電影相繼問世,它們用影像的張力關心敏感話題、觸摸現實、拷問良知,在一代韓國影人不懈的努力下,誕生了一系列黑幫電影的經典。因而忠武路目前最為搶手的類型也莫過於幫派題材電影,尤其是韓國的新人導演,首次執導紛紛選擇易於受到關注的黑幫片作為制勝法寶,尹忠彬的《與犯罪的戰爭》和韓冬郁的《新世界》就是其中的代表,大體描述在特有的大時代背景下,韓國黑幫的變遷以及正義與黑暗力量的博弈,在影像風格上充斥著原始的欲望,洋溢著熱血的沖動,敘事酣暢淋漓,揮洒著源源不絕的雄性荷爾蒙。這類作品的成功為一批新人導演因而迎來了更多自由的創作空間和資金,為實現韓國優質電影的代代傳承提供了后繼人才上的保証。

二、身份更替

20世紀90年代后期開始,隨著韓國社會政治民主化的推進,韓國黑幫片開始有了從內容到形式上的新改變。主人公從街頭混混般的無賴形象轉移成資本主義社會背景下的普通青年,描寫他們在大城市中黑暗角落所經歷的成功與墮落。“黑社會組織在影片裡開始堂而皇之地亮相於地上世界,動作空間也從暗黑的街頭巷尾轉移到室內”[2]。這一時期的代表作有李滄東的《綠魚》和郭錦澤的《朋友》,韓國幫派電影的故事主角從江湖大哥變成努力拼搏的普通小人物,經濟利益的內在驅使,使得暴力動機更為單純。如《綠魚》流露出對被資本時代裹挾前行、殘酷扼殺的小人物悲劇命運的同情和無奈,顯示出了作者對世紀交替時這一典型社會症候的深切關照。

三、類型糅合

新世紀以來韓國幫派電影常將家庭、情感、性混雜進類型片中,這裡面甚至可以看到香港動作片和無厘頭喜劇的影子。電影通過剪輯和敘事將動作場面喜劇化。人物情節則多趨於無厘頭,以夸張的表演和出乎常理的劇情制造喜劇和溫情效果。由於“香港的動作喜劇在動作設計上優美靈動,妙趣橫生”[3]。而韓國黑幫喜劇的動作場面往往是較為單一的肉搏打斗或械斗,動作的新意不多。但這類黑幫電影善於利用敘事將暴力喜劇化,喜劇化的場面消解了暴力的血腥與悲壯感,一改以往嚴肅正劇或悲劇形象,在深入現實問題的同時,放大了諷刺的效果。

在人物設定上,主角並非絕對的壞人,黑社會組織也並非冷血無情,而更像韓國傳統的大家庭,淡化了黑幫的殘酷與罪惡,增強了人物喜劇化的一面,規避了幫派電影的道德歸屬問題。《我的老婆是大佬》便是其中的代表。其類型范式通常為男性/女性為主角的一方為黑社會的最高領導,另一方則為傳統孱弱的小人物或與黑社會對立的稍弱一方勢力。兩者的沖突或通過愛情和解﹔或從無厘頭的對立到相互了解而達成和解。

雖然這種黑幫喜劇風潮在當時的電影市場風行一時,但是由於一直換湯不換藥,不免會產生審美疲勞,且由於一味地避重就輕,有著不可避免的美化幫派、混淆黑白的嫌疑,不少觀眾對此頗有微詞。

下一頁
(責編:馬瀟(實習)、宋心蕊)

推薦閱讀

習近平“4·19”講話一周年 發生這些改變
  2016年4月19日,習近平在京主持召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並發表重要講話。一年過去了,讓我們再次重溫總書記4·19講話,看看我國網信事業的新進展、新變化,感受國家的進步、百姓的收獲。
【詳細】習近平“4·19”講話一周年 發生這些改變   2016年4月19日,習近平在京主持召開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並發表重要講話。一年過去了,讓我們再次重溫總書記4·19講話,看看我國網信事業的新進展、新變化,感受國家的進步、百姓的收獲。 【詳細】

獨家:傳媒界全國政協委員知多少
  2017年全國兩會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來自全國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們齊聚北京,共商國是。傳媒界的政協委員都有誰,他們帶來什麼提案,關注哪些話題,人民網傳媒頻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饗讀者。
【詳細】獨家:傳媒界全國政協委員知多少   2017年全國兩會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來自全國各地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們齊聚北京,共商國是。傳媒界的政協委員都有誰,他們帶來什麼提案,關注哪些話題,人民網傳媒頻道特地予以梳理,以饗讀者。 【詳細】